云归深处,心为何动?

范文吧发表于2017-02-24 08:30:43归属于经典文章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寂寞是一个人的伤悲,岁月是一群人的无奈。

  -----题记

  如果说青春是一场明媚的殇,过去了就这样过去了,那么成长就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啃噬后在慢慢生长,周而复始。一个个沧桑的嗓音唱着青春有悔,一段段跌倒又爬起的故事却告诉我们人生无悔。

  在细雨朦胧的季节里,一抹流云般的轻愁,不经意就爬上了眉头,丝丝浸润了心头,年少的心呐,总是有那么多莫名的惆怅,不知所以。一抹愁云惨淡的寂寥从此在眉间生了根,留下一抹淡淡的轻罗烟色盘旋缭绕在眉间心上,直到朝发暮成雪,叶落成泥。

  八月的秋风送走七月的闷热,却怎么也吹不散心中的感伤,岁月里的那些年少轻狂,早已泯灭在时光的齿轮下,曾经的人渐渐走了,过去的事漫漫淡了,无论悲喜,故事总会散场,那些回忆却又丝丝韧韧、纠结如许。我用回忆在叶片上刻下脉络的纹路,随秋风落叶满地,一路踏碎在脚下,传来枯枝残叶纷纷断裂的声音。

  风卷起片片落叶,缠绕着我,是在挽留我这个看客,还是在眷恋那厚实挺拔的树儿。年少的故事里,我是否也这样徘徊流连,你成了我人生画卷最重要的水墨音色;青春的年华里,你是否也有过这样的悸动和轻狂,你的存在渲染了我暗淡无色的流年。一路风尘,只余下一段匆匆的脚步,和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唱响了我整个华丽的青春。

  院里的香桂已经坠了满地,风过后,丝丝卷入尘埃。那抹眉间的轻愁,游荡在天底,如无色的梵音飘渺缭绕,愔愔岁月,纠缠不休。繁花投影悄然暗上了心间,遮住了骄阳煦暖,暮色氤氲,骄阳渐行渐远。焚烟缭绕眼前,风过了无痕,是什么打湿了眼眶,心不动,则不痛,心一动,愁云万里,泪洒千行。

  云归深处,心为何动?是那句:此生有你,得之我幸;与君同在,此生无悔。还是那些一睁开眼就能看得到的日子。我倾注一份毫无雕琢的的热情和真诚,想你许我一个地老天荒,美好总是太匆匆,留下的却是无休止的的回忆和淡淡的殇,丝丝扣心,想想念就会盘踞的越深,勒的越紧,直到喘不过气,才在遗忘的夹缝里死里逃生。

  岁月经的起多少等待,青春还有多少值得挥霍。尘世中有太多的山盟海誓,太少的永不分离,永远到底有多远,海到底有多深,彼此牵了手的手,如今又牵了谁的手,曾经的天涯咫尺,如今的咫尺天涯,这场无谓的青春是谁在捣弄。我伸出掌中的指纹,摩擦着时间的经轮,静静地焚香,寻求佛祖拈花一笑的真谛。

  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人生总是会有那么一些跌宕起伏,缘起终缘灭,花开终会谢。相遇,你是我漫漫人生想紧紧抓住的一缕朝阳;转身,你是我苍茫岁月随风而逝的一把烟沙。张开双手,已拥抱不到你,却拥抱到了整片骄阳。聆听时光静好,守候下一个春暖花开。

  案上的沉香,微熏在这柔静的岁月里,温婉的女子,一翦秋水般的明净,一笼新月般的轻柔,如千年的美酒醇香越浓,韵味缭绕。红尘一隅,一叶叶梧桐轻碧浅紫,风微动,点点坠落了满地,落下一地淡淡的温柔。那些一路相随的朋友,那些嬉笑怒骂的日子,却温暖了我整个暗淡的流年。

  花开花落几度春秋,

  生老病死自有定数。

  潮起潮落笑对浮生,

  缘聚缘散人生一遭。

  原来我一直执着的不是那个单纯爱过的我,也不是那么爱着的你,而是真正爱过的那些年。这么多年总是执着花开的妖娆,却忘了聆听花开的声音。云归深处,心为何动?云深归处,情随心动。

  八月的秋风送走七月的闷热,却怎么也吹不散心中的感伤,岁月里的那些年少轻狂,早已泯灭在时光的齿轮下,曾经的人渐渐走了,过去的事漫漫淡了,无论悲喜,故事总会散场,那些回忆却又丝丝韧韧、纠结如许。我用回忆在叶片上刻下脉络的纹路,随秋风落叶满地,一路踏碎在脚下,传来枯枝残叶纷纷断裂的声音。

  风卷起片片落叶,缠绕着我,是在挽留我这个看客,还是在眷恋那厚实挺拔的树儿。年少的故事里,我是否也这样徘徊流连,你成了我人生画卷最重要的水墨音色;青春的年华里,你是否也有过这样的悸动和轻狂,你的存在渲染了我暗淡无色的流年。一路风尘,只余下一段匆匆的脚步,和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唱响了我整个华丽的青春。

  院里的香桂已经坠了满地,风过后,丝丝卷入尘埃。那抹眉间的轻愁,游荡在天底,如无色的梵音飘渺缭绕,愔愔岁月,纠缠不休。繁花投影悄然暗上了心间,遮住了骄阳煦暖,暮色氤氲,骄阳渐行渐远。焚烟缭绕眼前,风过了无痕,是什么打湿了眼眶,心不动,则不痛,心一动,愁云万里,泪洒千行。

  云归深处,心为何动?是那句:此生有你,得之我幸;与君同在,此生无悔。还是那些一睁开眼就能看得到的日子。我倾注一份毫无雕琢的的热情和真诚,想你许我一个地老天荒,美好总是太匆匆,留下的却是无休止的的回忆和淡淡的殇,丝丝扣心,想想念就会盘踞的越深,勒的越紧,直到喘不过气,才在遗忘的夹缝里死里逃生。

  岁月经的起多少等待,青春还有多少值得挥霍。尘世中有太多的山盟海誓,太少的永不分离,永远到底有多远,海到底有多深,彼此牵了手的手,如今又牵了谁的手,曾经的天涯咫尺,如今的咫尺天涯,这场无谓的青春是谁在捣弄。我伸出掌中的指纹,摩擦着时间的经轮,静静地焚香,寻求佛祖拈花一笑的真谛。

  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人生总是会有那么一些跌宕起伏,缘起终缘灭,花开终会谢。相遇,你是我漫漫人生想紧紧抓住的一缕朝阳;转身,你是我苍茫岁月随风而逝的一把烟沙。张开双手,已拥抱不到你,却拥抱到了整片骄阳。聆听时光静好,守候下一个春暖花开。

  案上的沉香,微熏在这柔静的岁月里,温婉的女子,一翦秋水般的明净,一笼新月般的轻柔,如千年的美酒醇香越浓,韵味缭绕。红尘一隅,一叶叶梧桐轻碧浅紫,风微动,点点坠落了满地,落下一地淡淡的温柔。那些一路相随的朋友,那些嬉笑怒骂的日子,却温暖了我整个暗淡的流年。

  花开花落几度春秋,

  生老病死自有定数。

  潮起潮落笑对浮生,

  缘聚缘散人生一遭。

  原来我一直执着的不是那个单纯爱过的我,也不是那么爱着的你,而是真正爱过的那些年。这么多年总是执着花开的妖娆,却忘了聆听花开的声音。云归深处,心为何动?云深归处,情随心动。

返回经典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