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女寝室的乱欲生活|一什么一身嗯|小说网小浩虞妙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1-15 11:00:13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要是晚上查房没有看到病人在床上,护士是要负责任的。

 

 

因为本来就是精神病人,尤其是得了抑郁症的人,半夜不在病房,考虑的后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病人可能自杀了。

 

 

把杨姐的三魂七魄吓丢了一半,当杨姐看到在厕所里面的我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在这里干什么,张千,我叫你也不搭理我!”杨姐拍了拍她的胸脯,我低着头看着脚尖,慢慢地朝着她走去。

 

 

“我想到不开心的事情了。”我的声音有些落寞,杨姐心想不好,以为我想不开,开始胡思乱想了。

 

 

病情严重的话,杨姐就得让医生开安定,然后把我绑在床上。

 

 

 文学

“怎么会,人生充满了希望,张千要不你跟我说说,你都想起什么了?”杨姐关切地问道。

 

 

我抬起头看向杨姐,那双眼睛美丽且充满光彩,尤其是在看向我时,充满了温柔

 

 

可能是我和有了那一层关系,所以杨姐有些时候看我的眼神都带着意味。

 

 

“我想我女朋友。”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杨姐没有见过这样的我。

 

 

一直以来我在她的面前都是孩子,从没有这么正经地对她说话过。

 

 

杨姐没想到我有女朋友,眼中带着震惊。

 

 

感情上的事情,她自己都搞不懂自己的,更别说我的了。

 

 

双手张开,我将杨姐抱住,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让我抱一下,就一会儿。”

 

 

杨姐的身体起初是僵硬着的,但是随后我的一句话便让她柔软了下来。

 

 

像是怀疑我似的,杨姐悄声问了我一句:“张千,你是不是好了很多了?你今晚突然这么正经地说话,我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那可不,之前我傻兮兮的样子,杨姐见得最多,反而我正常起来,杨姐还害羞了。

 

 

“心痛,杨姐我心好痛哟!”我嘟囔着跟杨姐抱怨,杨姐无奈地伸出手也将我抱住。

 

 

闻着杨姐身上好闻的气味,我心里美的很。

 

 

窗外有风声吹动,枫叶摆动发出“沙沙”地响声,病房里面一片温馨,两道修长的影子,斜斜地倒映在地上。

 

 

杨姐的手指在我的后背上动了动,示意我可以松开了,我好不容易抱住杨姐,哪里舍得随便松开手。

 

 

“张千,你手松松,我要喘不过气来了!”杨姐大口呼吸着。

 

 

我心里就跟被猫抓了似的。

 

 

无形之间,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丝线将我和杨姐链接在了一起。

 

 

突然,杨姐猛地推开了我,手指指着我,惊呼着:“张千,你,你这是做什么?”

 

 

杨姐被我的反应给愣住了,我低下头看了一眼,还用手指戳了一下,愚蠢而可爱的动作,让杨姐失笑。

 

 

“痛!”我拧着眉对杨姐说道,杨姐深吸了一口气,上一次杨姐直接拒绝了我,这一次,她总归不会拒绝了吧?

 

 

再加上我现在心理出了问题,杨姐要是想走,我就说心情不好,这样一来,杨姐肯定就会帮我解决。

 

 

心里这么盘算着,我看着杨姐冲我笑得魅惑,上前一步就把我抵在了门上,开口:“那杨姐帮你止痛好不好?”

 

 

我的后背紧紧地靠在门上,杨姐蹲在我的面前,如果从我们的正前方看,或许别人还以为杨姐是在帮我系鞋带呢。

 

 

肌肤露在空气中,夏夜本身就凉爽,带着空气中的闷热,我的衣服渐渐地被汗水浸透,而杨姐已经热的把她的护士服脱下。

 

 

里面穿的是一件淑女衬衫,类似于蚕丝的材质,下身则是一条暗黄色的丝绸裙,将将盖住杨姐的膝盖。

 

 

其实杨姐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如果不当护士的话,随便去外面都能独当一面。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抚摸上杨姐的头发,悄悄地将她被头花包裹住的头发放下。

 

 

长发的杨姐,简直美呆了!

 

 

如瀑布一般,头发披在她的脑后。

 

 

杨姐发觉头花不见了,抬起头看了我一下,我连忙挤眉弄眼地喊:“好痛啊!”

 

 

听到了杨姐的笑声,我心里有些发虚,只看到她站了起来,牵着我的手,让我坐在凳子上。

 

 

“你等等!”杨姐柔声说道,我一脸疑惑地望着她走进了厕所,心里还有些期待。

 

 

几分钟后,杨姐羞涩地走到了我跟前,道:“你别一直盯着我。”

 

 

我点了点头,牵住了杨姐的手,软软的,都要摸不到骨头似的,看着她的眼睛,称赞着:“杨姐你好美!”

 

 

夜色微凉,杨姐的睫毛煽动,如同两只美丽的黑色蝴蝶。

 

 

那张白皙的脸蛋,在我的头顶上端,那倾城的笑容,足够让我陷入她的温柔乡中,我觉得我醉了,醉在了杨姐的美色里,也醉在她的怀抱中。

 

 

杨姐将我抱住,我深呼吸声,眼神中依然带着那种懵懂的表情,我知道,杨姐她其实已经有感觉了。

 

 

隐约之间,我感觉杨姐,好像是只粘人的猫,一刻都不想离开。

 

 

那略微被她打乱的头发,此刻在我的头顶盘旋着,细细地,扫着我的脸颊。

 

 

我被她给逗乐,发出爽朗的笑声,杨姐索性捧住了我的脸,在我的脸颊上,额头上,分别印下了一个吻。

 

 

鲜艳的红色口红,残留在我的脸颊上,杨姐并不是完全地素颜,相反地,略施粉黛还会显得她更加动人。

 

 

我爱极了这样的杨姐,心底早就已经清楚杨姐素颜的模样,一样的漂亮,一样的好看。

 

 

浅浅的吻,和鱼儿啄着水面般,很轻,轻到我几乎都要察觉不到,如果不是贴近的气息,我甚至以为是不是我产生了错觉。

 

 

脸上所有的位置都被杨姐亲吻了一遍,杨姐休息了一下,额头抵着我的额头,柔声道:“张千,杨姐现在要帮你止痛了,你要乖乖的,千万不能反抗我,好吗?”我巴不得杨姐这么说,点着脑袋,姿势放好。

 

 

坐在凳子上的我,仰望着杨姐。

 

 

柔软的唇,印刻在我的唇角,杨姐的身子瑟缩了一下,显然还是有些紧张。

 

 

一切要等到水到渠成,我不能急,虽然身体的难耐已经让我有些无法控制我的理智,但是为了我亲爱的杨姐,我咬着牙承受着。

 

 

我开始有些激动,手慢慢地抬了起来,然后将杨姐一把抱住。

 

 

“张千!”杨姐惊呼了一声,被我的突然动作给吓了一跳,我咯咯直笑,回答着:“杨姐,你好香,我想跟你一样香!”

 

 

话说的单纯,但是在进入杨姐的耳朵中,却有着另外一番意思。

 

 

杨姐俏脸微红,身上薄薄的汗水,贴在了我的胸口处,我也很热,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让杨姐看了只想笑。

 

 

手掌在额头上轻抚,杨姐温柔的眼底都是我的脸,我觉得,要是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就算不离开这里又怎么样!杨姐实在是让我割舍不下了。

 

 

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和杨姐好好地在一起谈心过,那美妙的滋味在我的脑海里面回忆起,再看着杨姐的脸庞,我觉得人生莫过于此。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

我从昨晚的美妙中醒来,身体舒畅,和洗了澡一样。

 

 

杨姐身上的香味,在我的枕头上萦绕,我摸着枕头傻笑着,这样的日子真好。

 

 

“咚咚咚!”我的门被杨姐敲响,我看到杨姐进来时眼神看我极其的温柔,脸颊上还泛着丝丝红润,昨晚,应该是累坏了她吧。

 

 

想起杨姐那么努力,我挺不好意思的,要不是因为现在还假装生着病,我绝对比杨姐还要主动。

 

 

老虎扑食,绝对不给她留下一根毛发。

 

 

“张千,这是你的药!”杨姐很羞涩地将药递给了我,我伸出手去接过她掌心的药时,还顺便摸了一下她的手。

 

 

从今天开始,杨姐就是我张千罩着的女人了,要是哪个病人不长眼的敢找杨姐的麻烦,我绝对让她也不好过。

 

 

然而,我这个话还真是不能这样想。

 

 

“护士小姐,那边有个大爷吃药卡住了!”走到我这边说话的是那天唱戏曲的老太,眼神镇定,但是她吐出的话却让杨姐被吓住。

 

 

“什么?”杨姐来不及再看我一眼,直接飞奔着冲出了病房,我盯着杨姐匆忙的背影,好奇地也跟了上去。

 

 

吃药还能够卡喉咙里面的?

 

 

我的嘴角抽了抽,那些老大爷精神上有问题,卡住的这种可能性还真的是有。

 

 

那个病房就挨着我的病房不远,杨姐几步就冲进去了。

 

 

“大爷,你怎么回事!能听得见吗?”我在门外听着杨姐慌张地喊着那个人,等我站到门口的时候我才发现,一个大爷正跪在地上,双手抓着他的脖子,一张脸涨的都快要紫了。

 

 

那是缺氧的症状。

 

 

二话不说,杨姐直接将那个老大爷扶了起来,没有人帮着她搭把手,那老大爷很重,估计有个一百五十来斤,而杨姐个头也就九十来斤,抱起他确实是有些吃力。

 

 

眼看着人都开始要吐白色泡沫了,杨姐急的是满头大汗。

 

 

这个时间点,其他的护士还没有上班,杨姐没有法子去叫人,一切都只能让她一个人来。

 

 

我回忆起以前在当保安的时候,好像也见过一回小孩子卡住的案例,不过当时是被其他人给救了回来。

 

 

好像是双手放在那人的胃部,手掌在他的后背推着,然后那人就吐了出来。

 

 

杨姐没有拉起那个老人,其他人只是在旁观看热闹,卡住的老人已然奄奄一息,杨姐将目光投向了我。

 

 

毕竟我在这些老大爷,老大当中身体和年轻都是最好的,杨姐只能将寄托的目光放在我身上。

 

 

“张千,你帮我搭把手,扶着他!”杨姐双手抱着那老大爷的左手,一边对着我请求道。

 

 

虽然我不懂该具体怎么救人,但是帮忙扶人还是行的。

 

 

二话不说上去就把那老大爷给夹住,杨姐抽空出来,双手扣在了那老大爷的腹部,推着老大爷的脊柱弯曲,然后使劲儿地用力,没有过几秒,那老大爷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一块我小拇指大小的药丸,才能够那老人的口中吐出,杨姐松了一口气,指挥着我,把那个老人给扶着做子啊床边。

 

 

没有异物卡在喉咙上,那个老大爷的脸色渐渐地恢复成了正常的眼色。

 

 

没有平常人口中所说的“谢谢”两字存在,只要是出现这种情况,护士救了他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要是他们出事了,倒霉的也是他们。

 

 

走廊上的人被杨姐给韩开了,我站在门口望着杨姐。

 

 

她蹲下了身体,白色的护士服下面是一双纤细的腿,那弯腰向上的姿态,有些勾人。

 

 

脑海里面突然想起以前我女朋友也这样面对过我。

 

 

“谢谢你,要不是你帮我,我估计再晚点就要抢救。”杨姐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记录本,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后怕地对我说道。

 

 

摇了摇头,我开口:“杨姐,刚才挺危险的。”我很配合地回应着她。

 

 

有些时候我的神智是好的,但是又的时候我的神智又是不清的,杨姐早就习惯了,也没有多想,伸出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还顺便捏了一下我的脸蛋。

 

 

“好了,你先回病房吧,我还有事情,乖!”杨姐哄着我,我听话的点了下头。

 

 

“怎么回事?”正当杨姐要回护士站的时候,王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可能是看到这边动静有点大,而她恰好也在走廊上。

 

 

在这里,病房的护士和医生的查房时间是不同的,医生查房查的比较早,而护士就要晚很多。

 

 

“王医生,你来的正好,有人卡住,我刚才才处理好,你看要不要给予静脉输液?”

 

 

可能杨姐的话有点小题大做,王医生的视线又落在了站在杨姐身后的我身上,我退后了一步,默默地低下头。

 

 

“我先看看情况。”王医生大步从我们旁边走过。

 

 

在她经过我的身边时,她竟然伸出手在我的后面拍了一下,动作隐蔽,正巧被她的白大褂给遮挡住,我跟受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

 

 

“怎么了?”杨姐狐疑地看着我,我摇头,回头去看王医生,发现她正对我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自从杨姐出了这么一件事情的时候,王医生就要求所有的人必须亲自看着病人吃下,直到确定无误才行。

 

 

而出事的老头,本来已经好了很多了,可能是想一口气吃个大胖子,药丸太多,就恰好有一个卡住在他的喉咙上,好在有惊无险,但是杨姐也被扣了五十块钱。

 

 

就当做是惩罚。

 

 

杨姐气愤地坐在我的病房里,只有我能够稍微成为一下她的知心朋友。

 

 

“张千,我早就想不干了!”杨姐的眼中的光芒有点黯淡,我一愣,杨姐不在这里干的话?那我岂不是也没办法见她了?

 

 

“我不要你走!”随即我立马就冲过去抱住了杨姐的肩膀,嘴里喊着。

 

 

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杨姐失笑,忙推开了我些,而我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在她身上乱蹭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