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和没睡醒的打一炮: 女朋友太瘦洞好浅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1-14 17:21:4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据海内网01月14日报道:

网络爆红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撅屁股的时候,短裙要随之掀开了一点,下面只穿着一条丁字裤,屁股缝隙夹着一条很细的带子。

 

在老家的时候,老周就听闻村里的人说刘琳风骚,可哪知道穿衣打扮,竟然这么开放

 

老周看的正入迷呢,身子情不自禁的就往前挺。直接让自己的裤裆狠狠的顶在了她翘臀的位置。

 

刘琳被这么一顶,急忙站起了身子,眼神晃了晃……

 

她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姑娘,没有体验过,当即就感觉到了老周那里的坚硬滚烫,低头瞟了一眼,发现他裤衩的反应。

 

只是眼前这个可是大她两轮的老邻居,自己可是喊他伯伯的人,怎么能?

 

想到这,她本能的回避。

 

可是,刘琳再一瞧,顿时张大了嘴巴,心底想着:“这周伯都过了五十岁的人了,怎么反应这么强烈,而且这家伙看着可真是凶猛啊,比自己的老公都要厉害啊!这至少是自己老公的两倍啊!”

“琳琳,我帮你拿行李吧。”

 

老周所幸反应很快,赶紧过去找了个借口,接过行李箱把柄时,趁机往她的身前凑了凑!

 文学

 

真香啊……

 

刘琳也没好说什么,至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尾随他进了家门。

 

老周给她安排了二楼的客房,就在他隔壁。

 

“今天不是周末,我开的这个民宿酒店也没啥客人,我儿子这些天也经常加班,还得好长时间才能下班回来。”

 

安顿好后,老周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刘琳丰满的上围看。

 

现在酒店里就他跟刘琳两个人,不光能大饱眼福,说不定还有特殊的收获呢。

 

“嗯,我知道了。”

 

刘琳应了一句,便打开行李,从里面找到一件非常性感的黑色蕾丝睡裙。

 

老周就站在不远处窥探,这一瞧,老周整个人都发热了,裤衩处的感觉也跟着热腾起来。

 

原来,在刘琳的行李箱里面,竟然摆满了各种不同的内物,甚至还有一些女人用的玩具。

 

就连杜蕾斯也放了好几盒,这,这,这是要跟谁???

 

想到这,老周心底沸腾了,寻思着,刘琳这个小妮子可真是骚啊,也怪不得她那么有女人味儿。

 

刘琳拿着衣物就走进了卫生间。

 

“周伯,我刚下车,身上都是汗,先进去洗个澡。”

 

话音刚落,还没等老周说话呢,她人就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是半透明,带磨砂玻璃的,老周就站在门外,隐约能看见里面的轮廓。

 

虽然有点模糊,但也能看到大致,不得不说,这小妮子的身材可真是劲爆啊,胸部真不小,屁股也很挺拔。

 

这前凸后翘的S形曲线,惹得老周眼珠子都看突出来了。

 

看着看着,这刘琳竟伸出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比划了两下,然后捏了两下,姿势极为撩人。

 

瞬间,老周就饥渴难耐了,脑子里开始幻想着她洗澡的模样。

 

白嫩的肌肤,浑身都是水珠,一滴一滴的从上往下滴落,纤细的玉手拿着肥皂,从脖子到脚丫,缓缓而下,再到最神秘的地方。

 

甚至联想到刘琳如此风骚,怕路过花园的时候,还会偷偷的自己弄两下。

 

正想的欢呢,突然浴室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啊!

 

老周猛然一惊,当即就直接推开门,冲进了卫生间里面。

 

推门一看,此时的刘琳正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全身一丝不挂,身上还涂抹着一些沐浴露,一些部位弥漫着白色的泡沫,因为双腿是叉开的,所以那里也全部暴露在外面。

 

虽然说躺在地上,但是胸前的完美竟然格外的挺拔,丝毫没受到平躺的影响,形状煞是好看。

 

老周忍不住猛吞了口口水,真想冲上去,压在她的身上。

 

但他又怕刘琳接受不了,抗拒,所以想想还是忍着了。

 

“琳琳,你这是咋了?”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来到刘琳的面前,伸出手放在她雪白的肩膀上,微微蹲了下来。

 

刘琳脸色张红了,面对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老周可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而自己现在光着身子,被他看光了,无穷的尴尬与羞躁。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自己摔在了地上,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现在这又只有老周一人……

“这地面实在是太滑了,我不小心摔到了。”

 

刘琳皱着眉头,伸出手捂着自己脚踝的关节,说道。

 

老周呢,也太坏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滑动着,触碰在那吹弹可破的皮肤上。

 

这一滑动,刘琳俏脸更加涨红了,尴尬的同时,在老周的撩动下,竟来了一股强雷的暖流。

 

当即感觉浑身舒爽起来,下面似乎有蚂蚁在蠕动一样,痒的不行。

 

“琳琳,你这是摔的不轻啊,来,我给你揉揉。”

 

说完,老周的手顺势而下,直接触碰到了她胸口的位置。

 

只是这样轻轻一抚……

 

他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对着上面一顿撕咬,将那完美之物含在嘴巴里。

 

“嗯……”

 

可能是受不了被这么触碰,刘琳竟然不自觉的叫出了声音,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

 

俏脸红到了脖子,心底无比挣扎,很快理智占据了上风。

 

“周伯,我没多大事儿,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可以起来。”

 

“琳琳,你这刚来就受了伤,我可不放心哟,这地板是大理石的,摔到关节可咋办?我必须要好好给你瞧瞧。”

 

老周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言辞,手上的动作也随之越加大胆起来。

 

顺势而下,按在了她肚皮的位置,轻轻按压了两下,眼神还色眯眯,直勾着胸前的完美在观赏,想入非非。

 

“琳琳,你这里疼吗?”

 

老周摸索了一下她的腹部,恰好有几丝黑色卷曲在外面,他立马就用手指勾了起来,在手心里反复的揉捏着。

 

刘琳咬着唇角,摇了摇头,呼吸也变得紧促起来。“不,不疼……”

 

以前,她跟自己老公做那事情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准备工作,都是直接进入主题。

 

今天遇到这么温柔的撩拨,竟然有了很强烈的舒服感,老周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细节非常到位,只是这么三两下,还没到关键的地方,竟如此强烈。

 

她浑身不自在,扭了扭屁股,下面早就已经空了。

 

红唇微微张启,但本能的羞耻感,让她又缓缓夹紧了大腿,想遮掩住暴露的地方。

 

但老周哪里让她夹紧,直接伸出手摁在了她的大腿上,还轻柔的滑动了一把。

 

“琳琳,你这是摔到了大腿吗?是不是这里疼呢?”

 

一边说着,老周一边滑动着自己的胳膊,趁着她迟疑的间隙,将她的雪白大腿,每一个部位都碰了一边。

 

碰的时候,手指头还时不时的在四周触碰。

 

刚开始刘琳还有点羞躁而抵触,但随后竟然被那种舒服感给占据了内心,所幸完全放开,闭着眼,开始享受起来。

 

看着刘琳脸上表情的变化,老周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手也没挪开,两只手直接探索了进去。

 

刚一点,刘琳身子就猛地一颤。

 

“周伯!”

 

她彻底惊慌,失了神,猛地扭动了下身子,大腿压了过去,避开了老周的手。

 

“我没事了,你快点出去吧!”

 

老周象征性的缩了缩手,他知道自己这个时间千万不能心急,必须要逐个击破她心理的防线。

 

想了一阵,他决定要慢慢的来……

“真是奇怪了哦,这到底是摔到了哪个部位呢?”

 

老周好奇的瞄了几眼,全身打量,很快视线开始往上,最终停留在了她胸口的位置。

 

“琳琳,这里,疼不疼呢?”

 

老周抓的不是很生猛,带了一些技巧,在揉捏的时候,手法非常的刁钻,就冲着那铭感的穴位来,稍微加点力道,就能给刘琳带来无穷的刺激感。

 

嗯哼……

 

刘琳不自觉的叫出了声音,身体本能的发出了反应。

 

“这里,是什么感觉?”

 

老周色眯眯的坏笑,手爪子也更加用力了,只看着它变换出不同的形状出来。

 

把弄的同时,两根手指时不时的勾着。

 

“别,别,不要啊……”

 

刘琳猛地颤抖了两下,扭摆了下小蛮腰

 

这样的柔内手法,实在是太撩人了,对欲念极强的小少妇来说,压根就没有抵抗的余地,下面早就已经肆意开来。

 

虽然嘴巴上说不要,但心底深处却特别的想。目光也随之落在了老周的裤衩处。

 

吧嗒了下性感粉嫩的小嘴巴,微微张开了嘴巴,眼神也变得渴望起来。

 

“琳琳,看来你是这里出问题了,现在必须要好好给你治疗才行。”

 

说完,老周慢慢的弯下腰,低下身子,张开了大嘴巴,直接含了上去。

 

这小少妇的味儿可真是美味哟。

 

刚尝了一口。

 

“啊,别,别,别啊……”

 

刘琳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连声道。“你不能这样啊,这里,你怎么能用嘴巴……”

 

老周此时哪能管得了那么多,继续咬了几口,吧唧吧唧直响。

 

用嘴巴的同时,手也跟着不老实,一刻也没消停,在她的身上游走。

 

“琳琳,你刚才摔了,摔的位置又是在那里,肯定是筋脉阻塞了,我得给你吸下毒素,畅通下筋脉,再给你按摩一下,这样你的身体才好得快。”

 

老周的解释,是那么的完美,听得就好像这是真的一样。

 

刘琳咬着下嘴唇,缓缓弓起了身子,还想抗拒,但看见此时正蹲在身边的老周,一阵麻酥酥的感觉袭来,她竟然开始有点抵抗不了了。

 

“可是,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

 

“琳琳,你放心就好了,这个方法肯定有效,我保证能给你治疗好。”老周挪开了嘴巴,瞄了刘琳一眼,信誓旦旦的说道。

 

老周心底清楚,现在刘琳的心理状态完全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只要这一轮她妹抗拒,接受了自己,那下一步,自己再前进一步,就可以彻底的将她征服了!

 

吧唧!

 

老周的嘴巴开始发力了,伴随而来的是刘琳上围的反应越来越大。

 

他开始有点受不了,手四处探索着,滑过她腰部的每一丝肌肤……

“周伯,你刚才不是说只是推一下……怎么现在还用手……”

 

刘琳的俏脸红的跟个苹果一样,咬着唇角,一边说着,一边呼吸上下起伏,就连说话也不连贯了。

 

嗯嗯唧唧的,老周听得那叫一个刺激。

 

“我肯定要给你检查到位啊,先看看你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受伤,这样我才放心嘛。”

 

老周虽然年纪大,但是脑子反应速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理由,说的是一本正经。

 

有了这个理由,刘琳就算是抗拒,在心理作用下,也没办法抵触,再加上现在这么舒爽,怎忍心拒绝呢?

 

所幸,刘琳就开始享受起来,在这种刺激下,闭起了眼眸。

 

老周的手顺势而下,触碰到了最铭感的位置,刁钻的指法,极为精妙,似乎就跟有经验的老中医一样。

 

“周……周伯……”

 

刘琳被弄了几下,开始有些紧张了,大腿也随之慢慢的并拢,纤细的手缓缓挪了下来,意图遮掩住。

 

“嗯……不……不……不可以这样……不要碰……”

 

“琳琳,不许我碰哪里呢?”

 

老周可坏了,彻底摸透了刘琳的心思,故意压低了嗓子,亲切的问道。

 

问的时候,手可一直都没消停,一直在挤压,轻轻的撩动着。

 

突然。

 

刘琳猛地一颤抖,全身跟被电流击过了一般。

 

啊!

 

一声曼妙的叫声。,

 

出于本能,刘琳再也克制不住这种感觉了,身子颤抖后,眼神开始变得魅惑起来,红润的唇角微微的张开,此时她就渴望有个男人能彻底的征服自己。

 

“琳琳,这里不舒服?”

 

老周再次滑动了几下……

 

“不,不是,别……别……”

 

刘琳皱起了眉头,眼神一片迷离,粉嫩的脸蛋上,一片片彩霞,煞是好看。

 

老周往前一凑,让自己的身子贴的她更近乎一些,几乎是贴在了一起,那的反应也顶在了刘琳的侧面。

 

本来刘琳仅剩一丝理智想拒绝,但感受到那一股强烈的温热之后,她内心彻底动摇了,那份挣扎也随之烟消云散。

 

虽然说隔着一条裤子布料,但是刘琳很清晰的感受到那有多恐怖!

 

“琳琳,我来帮你看一看这……”

 

说完,老周手上的动作开始加快,明显感觉到一股热度蔓延上来。

 

刘琳呢,也慢慢放松了身子,随之享受,大腿缓缓的张开了,所有的一切都曝光在老周的视线里。

 

看见这一幕,老周惊呆了,仔细观赏了一番之后,直接趴了下去……

“啊!刘琳不由自主,柔软腰肢向上挺起,一股暖流顺着她的血液喷发,让她尖声叫出。

 

刘琳明显的感觉,老周的一双大手,在自己大腿内侧左右徘徊,他手上的老茧摩擦自己柔软的皮肤,那磨砂的触感让刘琳欲罢不能。

 

老周被刘琳完美的一切所吸引,身子不由自主向前逐渐探着。

 

“爸!”

 

朦胧之间,楼上的二人忽然被一声清脆的音响所打断,紧接着两个人清楚地听见,沉重的脚步,跺在台阶上的声音。

 

是我儿子回来了!

 

要是放在以前,老周早就喜笑颜开,站在楼梯口迎接自己的儿子,可是现在......

 

老周看着自己面前衣衫不整,双腿微微向左右岔开,皮肤雪白的刘琳,吞咽口水,眼中的欲火强行忍下。

 

这个臭小子回来的还真不是时候,老周在心中怒骂。

 

刘琳也听见这个陌生的声音,从美梦中惊醒,红着一张脸,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把老周推到一旁,刚想夺门而出,只可惜慢了一步。

 

周建南已经迈着轻快的脚步,推开门,带着一张笑脸,险些撞到了刘琳。

 

“诶呀!”

 

刘琳一个重心不稳身子向后倒去,周建南眼疾手快,拖住刘琳,却不曾想,一阵清新的香水味,闯进了自己的鼻子。

 

周建南今年刚上大学,正是热血方刚之时,被这香水味儿冲昏了头脑,不由自主低头望去。

 

看到的只是刘琳俏脸一红,飞快地将周建南推向一旁,手忙脚乱裹紧衣服。

 

周建南最后的一抹目光,停留在她完美的事业线上。

 

热血一下子在周建南脑中像一朵花一样炸开,把周建南炸的眼花缭乱,眼前迷离,半天才能傻愣愣的指着面前的刘琳,怀疑地问着老周。

 

“爸,这位是?”

 

“儿子,这是你把我原先的邻居刘琳,比你大不了几岁,你管她叫姐就好。这几日刘琳来这里出差,碍于之前的关系,我就留她在咱们这民宿住下,反正这里人少,也清静,也好让你刘姐安心工作。”

 

“琳琳,这是我儿子周建南,是一个大学生。孩子小,生性莽撞,刚才吓到你了,抱歉。”

 

老周十分自然,插在刘琳和周建南的面前,向二人分别介绍。

 

毕竟是寄人篱下,刘琳虽然心中不愿,看在老周的面儿上,还是主动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周建南的面前。

 

“建南是吧?还是一个大学生,真不错嘞,好好上,以后找一个好的工作,成家立业,也好让你爸乐呵乐呵。”

 

周建南交际能力极好,要是平日,早就和刘琳谈笑有风声。

 

可如今,这男女之情冲昏了他的头脑,让他像个傻小子,傻愣愣的,刘琳的手在那摆了能有半分钟的时间,硬是没搭理她。

 

“咳咳。”

 

有了老周及时的提醒,周建南及时缓过神来,一双大手包裹着刘琳一只细嫩光滑的小手,掌心的温度,刺红了刘琳的手心。

 

周建南毕竟是个一米八的热血男儿,手劲儿极大,攥的刘琳的手,微微有些发红,可就是不肯松开。

 

刘琳嘴角抽动,使了半天的劲儿,才从周建南的手里逃出,匆忙向这父子二人道别,便通红着一张脸,回到自己的房间。

 

人家都已经走出老远,可周建南的一颗心,却仿佛跟刘琳一起离开,流着口水,像一个大龄的智障儿童,只会盯着刘琳的背影发呆傻笑。

 

“臭小子,我看你现在是胆肥了,我可跟你说人家都已经结婚了,你要是敢给我做出有辱家门的事儿,我有你好看。”

 

老周是个过来人,怎么可能会看不出周建南那点小心思,二话不说抬起自己的手,打在周建南的后脑勺上。

 

周建南“啊”了一声,魂儿总算是被叫了回来。

 

“爸,你这是干什么?”周建南被打的有些吃痛,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老周:“我都已经上大学了,国家提倡自由恋爱,你没有权利阻止我。”

 

“臭小子,我看你是胆儿肥了,还敢跟老子我提条件。老子我都是为了你好,你都上大学了,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吗?干嘛惦记一个已婚少妇?”

 

“眼睛长在我身上,我愿意看就看。”周建南不满的嘟囔两句,等着老周再次问他,他却根本不承认,推脱有事儿,回屋休息了。

 

老周气不过,追着儿子来到门口,却吃了一个闭门羹,怒骂了两声,背着双手,蹒跚着走了。

 

周建南整个晚上全靠幻想度日,只要一闭上双眼,眼前浮现的就是刘琳那白花花的身子,就连她身上的香水味儿,仿佛还在自己的鼻尖萦绕。

 

真是一个绝世美人儿!

 

带着好奇的心理,周建南对男女方面早就有了新的理解,晚上,趁着黑夜,第一次来了实战演练,只觉身心舒畅,挂着满足的笑,进入到甜美的梦中。

 

再说刘琳,关上房门,这回屋子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叹了一口气,身子倚着木门,一路下滑,坐在地上,冰冷的地板,隔着一层真丝睡衣,刺痛着她裸露的肌肤。

 

刘琳不由自主,双手抚摸自己的皮肤,尤其是刚才被老周碰过的地方,现在还带着一点瘙痒。

 

每碰一下,刘琳就能想起,老周对自己做的一切,尤其是肌肤的摩擦,让刘琳忍不住咬着自己的下唇,发出一两声嘤咛。

 

我这是怎么了?他可是周伯,比我大出一轮,再说我还是有家室的人,这样想简直是太不应该了。

 

刘琳拍着自己一张本就通红的脸,直到有些发麻,才去冲了一把凉水,倒在床上,直到后半夜,才能朦胧睡着。

 

次日一大早,刘琳习惯性的伸个懒腰,将四肢在床上摆成大字型摊开。

 

没想到,这民宿也是老房子了,里面的家具上了年头,只要动作一大,就会咯吱直响,旁边的人肯定能听见。

 

刘琳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这要是以后床上谈生意,还不是会被旁人听到,那可真是太丢脸了。

不行,我一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刘琳在心中暗自发誓,想了一下,还是裹紧自己的睡衣,穿着拖鞋,赤着双脚,来到老周的房间,叩响房门。

 

老周才刚起来,还没来得及刷牙洗脸,听见有人敲门,慌忙放下自己手里的盆,走到门口打开一看,正是刘琳。

 

低胸的真丝睡衣勾勒出她身材完美的曲线,看得老周直吞咽口水。

 

“琳琳呐,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来帮忙?”

 

刘琳咳嗽了两声,老周这才从慌忙之中清醒过来,尴尬的看着刘琳,强迫对视她的双眼,疑惑地向她问道。

 

“周伯,我房间的床有些老旧,只要一晃动就会有声响,我怕以后回来晚还要工作,打扰到你的休息,心中过意不去,所以特地来找你帮我修理一下。”

 

刘琳不好意思的看着老周,脚尖在地板上画着圆圈。

 

“嗨,不过就是这事儿嘛,行,我现在就过去帮你修理一下。这件事情,说来也怪我,我这本来就是民宿,平日又很少有人会过来,所以这些家具老了我也不知道。也正好赶上你提醒我了,要不然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修呢。”

 

老周十分爽快的答应了刘琳,刘琳开心,带着明媚的笑谢过了老周。

 

“那我先回房间把东西整理一下,周伯,你一会儿直接过去就好。”

 

刘琳想起自己那个房间行李箱敞开,里面有不少自己的私人物品,害怕老周看见,所以想要提前回去。

 

老周没有怀疑什么,目送她离开,这才快速的整理好自己,顺带喷上一点香水,整个人竟然这样一打扮,瞬间就年轻了十几岁。

 

老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比了一个“耶”的手势,咂了两下嘴巴,得意的说道:“看来我还真是宝刀未老啊。”

 

一路哼着歌儿,老周走到刘琳的门前,直接推门进入。

 

不曾想,刘琳正在那儿忙着收拾东西,恰好面对门口,蹲着身子。

 

老周一进来,正好迎面撞上刘琳胸前漫长的事业线,挺拔而饱满,被她的膝盖挤得,微微有想要蹦出来的迹象。

 

“呀,还真是抱歉。我没有想到你在这儿收拾东西,没来得及敲门。”

 

老周尴尬地对着刘琳说道,目光却没从她身上移开。

 

“周伯我已经忙的差不多了,你赶紧先进来,我把这些东西放在一旁,马上就好。”

 

刘琳红着脸快速起身,向下拽了拽自己的睡裙,刚好能够遮住屁股,将行李箱胡乱一塞,放在一旁,为老周提供空间。

 

老周手拿工具箱走到床前晃了两下,果然正如刘琳所说,因为长时间未修缮,所以导致床板和木腿之间的缝隙扩大,钉子钉的不牢固,声音响的,恐怕在楼下的人都能听到。

 

“周伯,您看这床是不是不太好修?”

 

“你放心吧!你还不知道吗?我以前就是做过一段时间的木匠活,这点小事儿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老周假装无所谓,摇了摇自己的双手,对着刘琳自信地说道。

 

说罢,老周便蹲下自己的身子,年老了,骨质有些疏松,老周长时间未动,这么大的举动导致他膝盖传来响声,听的刘琳还有几分担心。

 

“周伯您慢一点,床好不好的都无所谓,您可千万别伤了身子。”

 

“琳琳呐,你可别瞧不起你周伯我,我的体力好着呢,有时间我要好好地向你展示一下,可不比那十八岁的小伙子差。”

 

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加上老周那眼神儿,再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刘琳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脑中闪过害羞的画面。

 

老周趴在地板上,加固钉子的连接,别看他刚才夸下海口,但实际上若真忙起来,他也明显觉得,身子骨有些跟不上,才过了不大一会儿,汗珠就已经沾湿了整个地板。

 

老周腾出一只手,用衣袖擦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本是无意一转,谁知恰好从底下的缝隙中间,看见一双美腿,修长而光滑。

 

时间静止,底下的空气有些稀薄,老周只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身子蹭一蹭,找到一点光亮,顺着这两条美腿,一路向上,恰好看见刘琳交叉双腿,不停的摩擦着,时不时还会有一两抹乳白色,闯进老周的眼睛。

 

光是看着,老周的脑中就幻想出一切,包括它的触感。

 

刘琳或许是站的时间有些长了,觉得自己小腿有些酸痛,不使用脚尖,立在地板上,脚踝处那凸起的骨头,异常诱人,就像老周的喉结,上下滑动。

 

老周瞳孔放大,又害怕会被刘琳发现自己这痴汉的一幕,只能一边探着头,一边将自己的身子往床板下面掩藏,一个不注意,双腿一抖,螺丝刀顺着缝隙滑了出去,恰好打在刘琳的脚边。

 

“周伯,你也太不小心了。”

 

冰凉的刀尖,触到刘琳的脚背,刘琳身子微颤,赶紧弯腰拾起。

 

由于她是背对着老周,动作一大,那本就有些短的睡裙,便什么也遮不住,背后美好的景象,展现在老周的面前,完美的酮体,顺着蕾丝边溢出。

 

“撕拉!”

 

一瞬间,老周的鼻血根本不受他本人的控制,直接喷涌而出。

 

老周感受到空气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儿,和自己鼻尖的一阵湿润,心中一惊,伸手触摸,慌忙擦着。

 

“周伯,螺丝刀给你,你小心一点,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刘琳不知道床下发生的事情,将自己手里的螺丝刀递给了老周。

 

老周慌忙接过,嗯啊答应了两声,便不再说话,糊弄了两下,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背对着刘琳,整理一下自己褶皱的衣服和上面浮着的尘土。

 

“好了,这回修的差不多了,你看看怎么样?”

 

刘琳双手拄着床,果然,老周的手艺就是没法说,这回有了老周的加固,床不仅不响,连晃都不带晃的。

 

“真是太感谢您了,没有想到,你还有这特异功能呢。”

 

刘琳一脸开心转过头,恰好看见老周手忙脚乱擦着自己的鼻子,可惜他越擦越乱,一张脸被血水和尘土弄得面目全非。

“呀!周伯,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撞到哪儿了?怎么出了这么多的血?”

 

刘琳一声惊讶,慌忙查看老周的伤势,因为紧张,让她忘记,自己只不过穿着一件睡衣。

 

她身上自带的体香,钻进老周的鼻子里,淡淡的香味儿像一只蝴蝶,萦绕在老周的身旁。

 

那一只小手,带着一点微凉,替老周清理脸上的血污,所到之处,冰凉凉的,还有几分舒服。

 

“我没事儿,可能是刚才不小心碰到床板了,没关系,我现在去洗手间洗一下就好。”

 

老周自然不能告诉刘琳的真相,同样也因为刘琳的靠近,让老周下身又不受控制,裤子尺寸有些微小,涨的他越发难受,一张脸也憋的通红,血出的竟然更多了。

 

刘琳虽然关心老周,但架不住老周自己的坚持,也只好一脸担忧看着老周,闯进洗手间的背影,心中带着一丝的愧疚。

 

唉,要不是因为自己事儿多,老周也不至于亲自上阵,还害得他受了伤。

 

闷头闯进洗手间,老周只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刘琳每天早上都会有洗澡的习惯,今天也不外乎。

 

由于时间刚过去不久,导致老周一进来,明显的感受空气中传来微微的水汽,和其中夹杂沐浴露的香味儿。

 

这香气与刚才刘琳身上的味道有几分相似,让老周又开始胡思乱想,他甚至能够想象出来,当刘琳全身赤裸,站在浴霸下面,淋着浴头,被水冲刷的场景。

 

想着水珠划过刘琳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再落在瓷砖上面,绽开,消散。

 

想着想着,老周的体温又上来,想起刘琳还站在外面,老周慌乱,用一把凉水刺激着自己,才能让这股欲火略微消退。

 

眼前带着朦胧的水花,老周微眯起双眼,透过镜子,看见身后的洗衣机上,有白色的衣物。

 

这是刘琳今天早上刚刚换下的内裤,还没来得及清洗。

 

老周双手微颤,拾起内裤,白色的衣料上有一抹淡黄的痕迹。

 

啊,真香啊!

 

老周将白色的内裤揉成一团,放在自己鼻子下面,猛吸一口气,感慨的想。

 

“周伯,你没事儿吧?”

 

刘琳见老周许久不出来,略微有一些着急,害怕他会晕倒在厕所,一脸担忧,站在门口隔着浴室的大门,提声询问。

 

“我没事儿,刚才洗了一把脸,现在已经好多了,马上就出去。”

 

老周思绪被旁人打断,慌慌张张将内裤揣到自己的兜里,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假装刚刚洗完脸的样子,走出了门。

 

“床已经给你修好了,以后要是再有问题,你不用客气直接跟我说就好。”

 

“周伯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这一大早,还来给我修这种东西。”

 

“嗨,这有什么的,咱们原先本来就是邻居,再说了你叫我一声周伯,我对你多几分照顾也是应该的。以后你也不用跟我客气,有什么需要的你直接去旁边找我就行,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谢谢周伯!”刘琳一脸感激送老周离开,看了一下时间,想起自己今天还要去南京的公司报道,慌忙开始收拾。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刘琳穿着白色衬衫裙,扎上腰带,画上精致的妆,站在镜子前,自我欣赏一番,这才满意的背着背包,下了楼。

 

“周伯我先去上班了,会晚一点回来的,你不用担心我。”

 

“南京晚上有点乱,你最好早些回来,别让我太过担心。”老周抬头看着貌美的刘琳,心中闪过一抹惊艳,眼中含着笑意,像是一个老父亲,对她说道。

 

“好的,我记住了,周伯,我走了啊。”

 

老周的关心,让初到南京的刘琳,感受到一种家的温暖,心中一阵暖流闪过,笑着回答老周,最后开心的走掉。

 

所幸老周的民宿,距离刘琳的这家公司并不算太远,坐公交车,也不过才五站地的距离。

 

乘上早班车,精心打扮的刘琳,一下子成了全车人的焦点。

 

开始还好,随着公交车不断开启,上车的人越来越多,车上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刺激着刘琳的鼻子,让她不禁皱着眉头。

 

公交车一个急转弯,刘琳明显感觉,自己背后的人,一双手恰好碰到自己翘起的臀部。

 

刚开始,刘琳只以为对方是不小心碰到的,可没想到公交车再次平稳的驶在直路上,这个人竟然还放在原位置,而且不停地用小动作刺激着刘琳。

 

夏天每个人的衣服都十分的精薄,那人掌心的温度,穿刺着衬衫,打在刘琳的身上,刘琳心中已经,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抹娇红。

 

真该死,第一天就遇上色狼。

 

咸猪手事件对刘琳这种天生的大美女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种厚颜无耻又大胆的,却还是第一次碰到,让人有些生气。

 

刘琳心中憋着火,看前面马上就要到站了,眼球一转,踮起自己的脚尖,深吸一口气,快,准狠猛的跺脚,只听自己的耳边传来哀嚎一声。

 

只可惜这声惨叫,和汽车的急刹车混为一体,除了刘琳,恐怕没有谁能听见。

 

刘琳心情愉悦,裹紧了自己的背包,开心的下了公交车,将那个人的骂娘声抛之脑后。

 

南京的公司比刘琳之前的公司,要高的多。

 

刘琳站在公司楼下,抬起头,看着那十几层楼的高度,只觉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痛。

 

“小姐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一进公司,梳着高马尾,穿着得体正装的前台小姐,带着职业微笑,对着刘琳,说着自己最平常用语。

 

“我是今天刚调过来的员工,是来报到的。”

 

刘琳出示自己的证件,展示给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大概浏览,拨打一通电话,半分钟后,电话挂断,前台小姐依旧微笑,对着刘琳讲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