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环住了她的腰|去姥姥家的路上进入了|顶级口爆小说

范文吧
发表于2019-12-18 17:40:11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太平洋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矗立着一所神秘的基地。

基地的某个房间里,一个青年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

他的脚下,放着一只鼓鼓的行李包。

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犀利的目光透着几分轻狂,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充满了自信,眉宇间细细的皱纹,却又好似饱经风霜。

总而言之,各种迥然不同的气质,在这个青年的身上,完美地融为了一体,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独特魅力!

少顷,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中年人疾步走了进来,一脸焦灼地问道:“老大,听说你要回去了?”

中年人名叫林建勋,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他却心甘情愿称青年为“老大”。

 文学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青年名叫欧阳羽,是整个“海鹰”组织,乃至整个雇佣兵界的“神”!

欧阳羽回过头来,嘴角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经买好了,今天就动身。”

林建勋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老大,难道你能忍受过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

欧阳羽轻轻地叹道:“唉……你不懂,安安乐乐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欧阳羽说的是心里话,加入“海鹰”组织四年了,他已然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蜕变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然而欧阳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属于这里,他的心,早已经飘到了大洋彼岸的家乡。

林建勋沉吟片刻,试探地问道:“老大,你该不会因为阿曼达的事情感到内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现实吧?”

“你给我闭嘴!!!”

欧阳羽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无比狰狞的面孔!

尤其他那双充满暴戾之色的眸子,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林建勋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犹如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低头不语。

对于欧阳羽来说,阿曼达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结,是任何人不得触及的逆鳞!

虽然林建勋的初衷是希望欧阳羽能够留下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欧阳羽居然会如此动怒!

少顷,欧阳羽的脸色恢复正常,走到林建勋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经厌倦这种刀头舐血的生活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是无益。”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决!而且我也相信,凭你和其他兄弟的实力,定可以将‘海鹰’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的!”

林建勋很清楚,欧阳羽是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但凡他做出的决定,便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万分无奈,林建勋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过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拦了。不过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这么消沉下去……”

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呵……我只不过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听到欧阳羽这番话,林建勋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乡之后,一定会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这时候,欧阳羽低头看了看表,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码头了,咱们就此别过。”

“我和兄弟们送送你吧?”

“不用了,兄弟们有的正在训练,有的正在准备执行任务,我一个人去码头就可以,不用劳烦大家了。”

欧阳羽说罢,提上自己的行李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望着欧阳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勋心中不由得叹道:

老大……阿曼达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怪你啊……

…………

远洋油轮的自助餐厅里,一个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他面前已然堆满了空餐盘,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为,已然引起了餐厅内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时发出的“吸溜”声,更是令许多以绅士自居的人,对他报以鄙夷的眼神。

“跟这种没教养的乡巴佬坐同一艘游轮,真是丢脸啊!”

“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该不会是逃票溜上来的吧?”

“像他这样的土包子,就该扔到大海里喂鱼!”

……

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责和冷眼,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故意发出更大的声响。

一时间,整个餐厅内,都能听到他吃面时发出的“吸溜”声。

不仅如此,他还神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头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来的,剥开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没谁了。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羽。

欧阳羽的确不是什么绅士,要知道,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生与死的边缘,几天不吃饭、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欧阳羽便会尽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补充体力,储备能量。

对于他来说,什么绅士风度、公共礼仪都是扯淡,填饱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则之一。

正当欧阳羽吃得酣畅淋漓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喂,你吃东西能不能小声点?不要打扰本小姐用餐!”

欧阳羽放下手中的餐盘,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孩,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女孩看上去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圆圆的鹅蛋脸,肌肤白皙,一头清爽的齐耳短发,透着几分女孩子独有的可爱与顽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紧身连衣裙,却是将她那傲人的身体曲线,彰显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软,不由得令欧阳羽联想起,站在沙滩上遥望大海的情形——

波涛汹涌!

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难免都会心动。

欧阳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东方面孔的女孩了。

虽然这几年,欧阳羽征服过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但他还是觉得,东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欧阳羽异样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气了:“喂,你别这样‘色迷迷’地盯着本小姐,否则的话,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欧阳羽笑了笑,正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餐厅门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骇人的枪声!

随着枪声响起,原本喧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

循声望去,就见四个身高体壮的蒙面男子站在餐厅门口,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把明晃晃的AK47!

看到这一幕,欧阳羽瞬间反应过来——这伙人八成是海盗!

就见其中一个身穿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来,目光扫视着餐厅里的每一个人:

“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扰大家用餐了。我和我的小伙伴现在已经控制了这艘游轮,请你们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否则的话……”

说着说着,迷彩服男子举起手中的AK47,对着头顶开了几枪。

伴随着骇人的枪声,餐厅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场面甚是狼藉。

这时候,餐厅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知道他们遭遇海盗了。

只不过,恐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种只有在电视或者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居然如此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出于求生的本能,人们开始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窜!

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混作一团,好不热闹!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枪口不再对准天花板,而是对准了四散逃窜的人群!

最先冲到餐厅门口的几个人,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

整个餐厅顿时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只谋财不害命,只要你们乖乖配合,不要做出无谓的举动,我可以担保你们性命无忧。否则的话,你们的下场,就会像他们一样……”

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用枪口指着地上的几个人。

听到迷彩服男子的话,人们纷纷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扯下身上值钱的金银首饰,统统扔到地上。

对于他们来说,钱根本不算什么。

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刚刚责骂欧阳羽的那个女孩,此时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灵珊,今年刚满十九岁,乃是唐氏集团董事长唐龙海的女儿。

在华夏国,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

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耳目,并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乘坐游轮。

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是遇到了麻烦!

此时此刻,唐灵珊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似乎觉得,这些海盗登游轮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

唐灵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说本小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母亲的遗物拿到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算计了!

这下可怎么办啊?

正当唐灵珊不知所措之际,迷彩服男子已然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说着。

唐灵珊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缓缓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缓缓放到了地上。

此时此刻,她心中仍旧抱着一丝侥幸,她希望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盗,并非冲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来。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灵珊身上背着的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呢,快点拿出来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绝不会伤害你的。”

唐灵珊猛地抬起头来,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是谁派你们来的?”

听到唐灵珊的话,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什么谁派来的?我们是海盗!海盗懂吗?”

唐灵珊冷哼一声:“哼!如果你们真的是海盗,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轮,为何不把我们绑架到你们的地盘,然后向我们的家属索要巨额酬金?费这么大的力气,并且杀了人,却只是索要一些钱财和首饰,简直太不可学了吧?”

迷彩服男子脸色突然一变,阴恻恻地说道:“唐小姐,就算你识破了这个局又如何?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要你乖乖将包里面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为难你,否则的话……”

“你这个混蛋!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唐灵珊一边质问,一边暗中思考着对策。

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对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轮,自己又该如何逃走呢?

正当唐灵珊束手无策之际,突然一阵“吸溜”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灵珊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继而惊愕得瞪大了双眼!

原来,欧阳羽仍旧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唐灵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心说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如此淡定?

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是个神经病,要么他和这些海盗是一伙的!

“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逃不掉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缓缓朝唐灵珊逼近。

唐灵珊紧紧护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厉声喝道:“这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你们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们杀了本小姐!”

见唐灵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犹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雇主还打来电话,特地叮嘱他们,只要拿到唐灵珊手上的东西即可,万万不可伤她一根毫毛!

迷彩服男子对此大为不解,心说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索性直接连人一起杀了,岂不是永绝后患?

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虽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话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灵珊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终他还是打定了主意,将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继而一边撸胳膊挽袖子,一边缓缓凑近唐灵珊,企图抢夺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已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那个人,自然便是欧阳羽……

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

一来,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根本不用担心被抢。

二来,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赫然发现,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

不会吧?这些家伙难道是“猎豹”的人?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

难道……

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玛!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海盗,实际上是来自“猎豹”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

欧阳羽对于“猎豹”组织再熟悉不过了。

“猎豹”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海鹰”组织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竟然惊现“猎豹”的人,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想着想着,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

他发现,唐灵珊自始至终,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

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这次“猎豹”的猎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

“猎豹”的人如此大费周章,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这说明什么?

说明挎包里的东西,无论对于女孩,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都极为重要!

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唐小姐,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

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本小姐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绝不能交给你们!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本小姐就跳海自尽,即便玉石俱焚,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

见唐灵珊如此固执,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说罢,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

见状,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

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虽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她也很清楚,凭自己的花拳绣腿,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

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猎豹”的人动手?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小丫头……嗯,的确挺大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