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岁女还有水吗|快咬住朕的龙精

范文吧
发表于2019-11-18 17:30:31归属于经典文章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老公,我给你用耻毛编个小辫怎么样?”

 

 

编小辫?这是在做什么

 

 

我下意识的走过去,想把耳朵贴在上面,门没关严,一下子就被我顶开了一条缝隙。

 文学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

 

 

岳母竟然一丝不挂,白嫩的娇躯晃得我有些眼花,尤其是那挺翘又十分巨大的胸部,简直把我给看的燥热难忍,下面的话儿把裤裆顶的老高。

 

 

性感的躯体就这样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脑袋正在岳父的两腿之间,小嘴一张,舌头正卷在岳父的话儿上,那种触感,我能想象的到,一定很温润,被她嫩肉包裹的感觉,一定爽死了。

 

 

让我吃惊的是,她一边舔着,还一边用手编织岳父的毛发,真是心灵手巧。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岳母的娇躯,给我的心触动蛮大的。

 

 

想不到平时端庄贤惠的岳母,现在竟然这么骚,如果她现在含的是我,那该多好啊!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她那白花花的肉体,她半跪在床上,那悬在空中的美乳,正随着她的身躯晃动。

 

 

很快,岳父似乎有点受不了了,他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岳母的口技似乎受过训练一样,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她吞,舔,缠,饶,摩擦,这香艳的场面,简直让我的话儿暴涨到极点,真的很久没有这么硬过了。

 

 

“老公,我舔的爽吗?你看我的小嘴唇正亲着你的硬家伙呢!”岳母的嘴角渗出了口水,嘴上的动作越发的悬殊,尤其是岳父的话儿,把她的腮帮子顶的鼓鼓的,就像含了一根棒棒糖似的。

 

 

我已经开始嫉妒岳父了,凭什么他就能够单独享用这么美艳的岳母。

 

 

我睁大眼睛瞧着他们的活春宫,生怕漏掉一个爽点。

 

 

她的脑袋一上一下的套弄这,每次都把岳父的话儿深喉,吐出来的时候,还粘连着属于她的口水,

 

 

含了一会儿之后,她骑在岳父肚皮上,笑道:“老公,快干人家,你看骚水都流出来了!”

 

 

岳父明显犹豫了一下,还笑道:“这个时间,华子快回来了,要不……”

 

 

“我不管,我想要了,快干我!”

 

 

说着,她扶住了岳父的话儿,缓缓地坐了下去……

 

 

一坐下来,她就拼命地上下运动,一对豪乳上下颤动,晃得我有点头晕眼花。

 

 

我没想到,平时那么端庄如淑女的岳母,在床上竟然是这么一副骚样子,我的裤子很紧绷,

 

 

话儿赫然已经有些发红,显得十分狰狞。

 

 

也许是两人的动作太猛烈,只见岳父的话儿从她那浓密的毛发间滑了出来。

 

 

“小鸟儿乖,快回来给姐姐的骚洞洞止痒!”

 

 

别说,岳母倒是保持她一贯爱开玩笑的性格,对待岳父的话儿像对待小宝宝一样,哄着她进洞,不愧是幼师,平时一定没少用这个语气哄孩子吧?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骚浪的样子,我浑身都是浴火,恨不得马上冲进去。

 

 

“老公,用力……雯雯的骚洞洞好痒……用力,骚雯雯马上就要尿出来了……”岳母一声声的娇吟,娇躯被岳父订的乱颤,脸上也布满了细汗……

 

 

岳父还算有点理智,他顾及我的感受,所以提醒道:“你小点声,万一华子看到你这么骚,

 

 

以后你还怎么见人?”。

 

 

“那……那就让他一起,让他也插进骚雯雯的洞里……”

 

 

“啥?”

 

 

听到这话,我有点儿傻眼了……。

“你可真骚啊,竟然想让的女婿干你!”

 

 

也许是岳父脑补出那个画面了,他突然叫喊道:“啊……不行了,我要出来了!”

 

 

“老公,别急,我还没……”

 

 

话还没说完,岳父下身一哆嗦,亿万的子孙后代喷涌而出,那白浊从岳母的私处流了出来。

 

 

而他的那话儿,软塌塌的褪了出来,还大喘粗气。

 

 

“老公,人家还要嘛!”

 

 

她用小嘴吸吮着岳父的话儿,只可惜,那软塌塌的话儿没有半点反应,就像一个病死了的蚕

 

 

宝宝,我也是才知道,岳父可能是早泄了,岳母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快乐了。

 

 

“雯雯,我这两天可能是累了……要不,下次吧!”

 

 

岳父有点歉意,背过身去,盖上被子,准备睡觉了。

 

 

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幽怨,正朝着外边的浴室走来,她的身子距离我越来越近,一时间,让

 

 

我有些慌乱,我不舍得看完这一眼,回到了我的房间,也不知她发现我了没有。

 

 

我没想到岳父居然这么不行,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却没精力玩,你可真是暴殄天物啊!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再一次的忍不住走了出去。

 

 

巧了,浴室的门也没锁,还有一道缝隙。

 

 

她一定认为我不在家,所以也就无所顾忌。

 

 

但是,她哪里知道,她亲爱的女婿正在外面偷窥她。

 

 

浴室里,晶莹的水珠落在她奶白的身子上,尤其是她打沐浴液的时候,胸前的两团一颤一颤

 

 

的,简直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当莲喷头触及到她的私处时,只见她轻哼一声:“嗯哼……老

 

 

公,人家还想要……”

 

 

下一秒,不为人知的一幕出现了,岳母从她的化妆包里取出了一个橡胶棍子,那形状和男人

 

 

的话儿无异,大概二十厘米长,上面还有清晰可见的螺纹,就好像青筋暴起的话儿。

 

 

“嗯哼……老公,好爽啊……”

 

 

只见那橡胶棍子毫无阻滞的进了她的私处,每一次的进入,都会让她发出丝丝的满足感。

 

 

真是苦了她了,岳父身子不行,每次结束之后,她还要自己抚慰自己,真可怜。

 

 

草!

 

 

这一刻,我的话儿几乎要顶破裤子出来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当时就把裤子解开,话儿出来的那一刻,显得很狰狞,青筋暴起,比她

 

 

手里的橡胶棍子还要大,还要粗,尤其是硬度,就仿佛铁匠铺里烧红了的铁棍。

 

 

眼看着岳母在里面抚慰私处,那诱人的场面简直刺激着我的性感官。

 

 

我加快套弄,而岳母也在里面疯狂抚慰,我们这一对痴男怨女竟然在这一刻火力全开。

 

 

我喜欢在打飞机的时候闭眼睛意瘾,脑海里全是她被岳父压在身下狠干时,那一道道的销魂

 

 

声,那被压迫的胸脯颤动时的跳跃感,那小巧玲珑的舌头正在吸吮着岳父的话儿……

 

 

一幕幕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下一刻,我的白浊控制不住的迸发出来。

 

 

这时,岳母刚好披着浴巾出来,迸发出的白浊刚好喷洒在她粉嫩的大腿上……

 

 

“啊……好烫!”

 

 

我睁开眼睛,当看到岳母那惊讶的表情,我又是一慌:“妈,我不是故意的,我……”

 

 

好大啊!”

 

 

这时,岳母竟然好奇的伸手摸了过来……

“对不起,妈,我……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眼睁睁的看着岳母要开这种伦理的玩笑,我急忙跑开了,哪怕我再畜生,也不能给岳父戴绿帽子啊!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想到岳母那白花花的娇躯,我承认,我越发的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一直到下半夜两点,我依旧还是清醒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

 

 

借着皎洁的月光,我看清来人,竟然是岳母。

 

 

最令人诧异的是,她竟然一丝不挂,白花花的身子给了我足够的刺激,我胯下的话儿已经是硬邦邦的了。

 

 

看到岳母这样子进来,我脑袋嗡嗡的。

 

 

她看起来迷迷糊糊的,应该是刚上完厕所,走错了房间,如果我现在叫醒她,那肯定极为尴尬,以后我可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俏丽的岳母了。

 

 

我不敢动,只是呼吸有些急促,眼看着她躺在我旁边,只要我翻个身,就能把这个美人占有。

 

 

胯下的话儿越发的坚硬,同时,心里也在打鼓,我现在上了她,那顶多就是个畜生,我要是不上她,那可就连畜生都不如了啊!

 

 

老婆这次出差已经有一个月了,说实话,我憋得慌,现在那根烧火棍已经肿的红彤彤的了。

 

 

可她是我岳母,我得克制欲望,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和老婆肯定要离婚。

 

 

正当我心里做着挣扎的时候,岳母突然一翻身,小手伸到了我的双腿之间,隔着那薄薄的内裤抚摸着我的话儿,迷迷糊糊间,还冲我耳边轻吐一口气:“老公……”

 

 

她把我当成岳父了,这么说的话,我可以趁着她还不清醒的时候占有她。

 

 

我不动,不代表岳母也不动,她竟然搂住了我的腰,那两团避免华还要软的肉团正压在我的身上,只见她的身子下移,竟然把我的内裤给褪了下来。

 

 

我的话儿很硬,很挺,像一根旗杆立在那里。

 

 

下一刻,一只温润的小手就包裹在了话儿顶端,几滴晶莹的泪珠从话儿顶端冒了出来,它应该和我一样,很爽吧?

 

 

“老公……我好痒,想要你的棒棒……”

 

 

她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借着月光,我发现她更美了。

 

 

她温润的小手正撸动这我粗壮的话儿,手指时不时的捋过棒头,时不时的在那道楞儿上摩擦,又时不时的搓动着下面的两颗蛋蛋,那力道很轻柔,好像很爱护它,就像她平时工作时安抚小朋友一样。

 

 

随着她的玉手不断地抚摸,我的话儿已经硬到了极点,又粗又大,好像个擀面杖。

 

 

她疯狂的举动让我失去了理智,我刚要翻身压住她,却不成想,她竟然跨在了我的腿上,一只玉手在我的身上抚摸,而另一只手却爱不释手的玩着我的话儿。

 

 

“老公,我想要你狠狠地爱我……”

 

 

她突然爬到了我身上,那两个肉团紧紧地贴合在我身上,樱桃小嘴在我的脸上亲吻。

 

 

我的心里狂跳,岳父真幸福,难道她们每晚都是这么做的吗?

 

 

岳母的嘴唇很软,我激励的配合她,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没有异味,反而还有一点点薄荷的甜味,我拼命地汲取她口腔里的唾液,甚至还发出了“啧啧”声。

 

 

以前,我很老实,生命力只有老婆一个女人,可是现在,岳母如此挑逗我,让我有一种想上了她的冲动。

 

 

“唔……老公……你把人家嘴都亲麻了……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

 

 

岳母喘了口粗气,本以为她就这么放弃了,谁知,她根本没亲够,她又把小嘴贴了上来,这回她更加主动了,一根灵巧的舌头正伸进我的口腔,汲取着我的唾液。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手慢慢试探,抱住了这梦寐以求的肉躯。

 

 

岳母玉体伏在我身上,触感很贴切,她的呼吸越来越急躁,竟然在我耳边呢喃道:“老公……艹我……”

 

 

我爽的差点叫出声,她竟然俯下身子,把那大胸脯伏在我的脸上。

 

 

我像个孩子一样含住了她的奶子,那两颗小豆粒已经硬如花生米了。

 

 

“来嘛……老公……,你看人家下面都湿了!”

 

 

岳母正用她柔嫩的私处,摩擦着我的大腿,那毛发的触感就像是小猫咪的毛发,在我的大腿上蹭来蹭去,我能感觉到我大腿上有丝丝的水渍,她没骗我,她真的湿了。

 

 

我能体会到她想要的心情,只见她的身子下滑,小嘴突然含住了我的话儿。

 

 

“唔!”

 

 

我差点射了,不是因为我不行,是因为岳母实在是太会舔了……

我的话儿在她的嘴里极度膨胀,变得更大了。

 

 

吮吸的声音很大,我真怕隔壁的岳父会听见。

 

 

她的右手握住话儿根部,小手在来回的套动,而小嘴却在棒头出摩擦,舌头舔的棒儿眼都微微颤动,牙齿在话儿楞子上摩擦,那种触感,让我恨不得打哆嗦,我几乎要爽的晕过去了。

 

 

受到岳母浪荡的挑逗,使我更加刺激,我按住她的头,腰上用力,一下一下的在她的口腔内撞击。

 

 

“老公……我下面的小嘴也想吃了!”

 

 

岳母的嘴角流下了哈喇子,那瘾菲的模样可爱极了。

 

 

我没回话,而是主动用手在他身上游走,她的肉吹弹可破,可见,岳母平时保养的不错,她没做过粗活,而且经常去美容院,导致她看起来像三十岁的熟妇一样。

 

 

我摸着她的肌肤,倾听着她的“嗯哼”声。

 

 

从她的两颗大甜瓜划过,略过无赘肉的小腹,拂过那稀疏的毛发,我中意摸到了她的私处。

 

 

刚一触碰,我就发现她私处早已泛滥成灾,蜜液在她的幽缝只见,滚烫滚烫的,黏黏糊糊

 

 

的,就像润滑油一样滑腻,配合那私处敏感的嫩肉,她浪叫一声:“老公……求求你……艹我……

 

 

骚雯雯已经受不了了!”

 

 

我爆发了,我再也忍不住了。

 

 

别怪女婿不是人,只怪岳母太迷人啊!

 

 

我翻过身,把岳母压在身下,在原始的兽欲下,我端起话儿在她的私处用力一挺。

 

 

“唔,好大!”

 

 

岳母轻哼一声,吓了我一跳,难道她已经猜到进入她身体里的男人不是我了?

 

 

我急忙搂住她,在我垂涎已久的胸脯上贪婪地吃了起来,我不敢说话,我怕她清醒,只能低着头像个婴儿般贪婪地吃她的甜瓜,那两颗小豆粒被我咂的“啧啧”作响。

 

 

久违的女人,九尾的爱。

 

 

我的速度逐渐加快起来,只见岳母娇吟道:“好深……老公……你今天好像比以往大了……

 

 

啊……骚雯雯的骚洞洞快装不下了……”

 

 

“老公……你插得好深……好硬……好爽啊……”

 

 

不是吹牛逼,我外号叫小马达,老婆平时都怕我,每次做完之后,第二天她双腿都是软的。

 

 

如此百十来下后,我观察到岳母仍然紧闭着眼睛,只不过,她一脸的享受。

 

 

我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干脆扛起她的双腿,肚子在她的大腿上撞击出“啪啪啪”的声音。

 

 

我发疯似的攻击,岳母不断地迎合我,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如触电般的颤抖,尤其是小

 

 

腹,就好像痉挛了一眼,一股骚水淋在了我的话儿棒头上。

 

 

我知道,她这是高潮了,这个时候的女人,身体是最敏感的。

 

 

“啊……不行了……不要……停……不要停……”

 

 

“老公……你快把人家干死了……干死我吧……”

 

 

不多时,岳母继续进入状态,下面的骚水一浪接一浪,滚烫滚烫的热浪让我更加性奋,我的小马达越来越快,我觉得这是岳母有史以来被干的最爽的一次了。

 

 

“啊……又上天了……再用力……”

 

 

“不行了……骚雯雯要上天了!”

 

 

……

 

 

这是一种另类的激情,和老婆做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刺激感,我们这叫偷情,我正在插我的岳母,我端庄贤惠的岳母,她不止骚给岳父看,还骚给他亲爱的女婿看,她真的好骚啊!

 

 

我只能用更猛烈的攻势来回报她,在我勤奋的开垦下,岳母叫的更欢了。

 

 

“飞起来了……啊……老公,你今天好强啊!”

 

 

废话,我好歹是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当然比岳父那个老家伙强多了。

 

 

“嘶……”

 

 

在我的狂轰滥炸下,我感觉到一股水流伴随着抛物线喷射而出,淋了我一身,岳母真是极品,她竟然还会喷潮,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今晚我一定要爽个够。

 

 

“骚雯雯泄了……骚雯雯飞了,老公……雯雯又来了……”

 

 

娇吟声几乎伴随着哭腔,岳母叫的很放纵。

 

 

既然岳母不太行了,那就由我这个孝顺的女婿来帮忙吧!

 

 

疯狂的念头让我越发的刺激,岳母的水真多,每一次挤压都有汁液飞溅出来,留在床上。

 

 

我真怕明早起来好像尿床一样,到处都是图案。

 

 

“我不行了……又死了……老公……我要死了……”

 

 

又一股热浪喷涌而出,正淋在我的棒头上,已经数不清第几次高潮了,只见这时候,岳母晕了,她就像一条死鱼一样,一点感觉都没了,该不会出事了吧?

“妈?”

 

 

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可是她并没有回应。

 

 

完了,该不会真出事了吧?

 

 

我急忙抽出了硬如铁棒的话儿,再也没有兴致再搞下去了。

 

 

原本只属于岳父的女人,现在正软绵绵的躺在我身下,那密密麻麻的稀罕,那微弱的呼吸,

 

 

我真怕出什么事了。

 

 

我搂着她躺了一会儿,可是这时,已经四点多钟了,屋子里越来越亮了,万一一会儿岳母醒

 

 

过来,发现昨晚和她做爱的是我,那我真就是畜生了。

 

 

想到这儿,我穿上衣服去了楼下的网吧。

 

 

正没心没肺的打着游戏,不成想,一个电话打来了,竟然是岳母。

 

 

我纠结了,岳母该不会已经发现什么了吧?

 

 

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晨九点钟了,岳父应该已经去上班了,家里应该只有岳母一个人了,

 

 

她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一定是想跟我说清楚,也罢,既然躲不过,那就默默承受吧!

 

 

“华子,你去哪了?”

 

 

我一下子愣住了,她这是在关心我吗?

 

 

“华子?”

 

 

见我许久未说话,岳母又试探性的叫了我一声。

 

 

“啊?妈,我……我在外面呢,怎么了?”我装的若无其事,就好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真是万幸,岳母没出事,只是我们太疯狂,以至于她虚脱到晕过去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射出来了,现在既憋得慌,又担惊受怕,真不像个男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决定了,回去跟她说清楚。

 

 

“你几点回来?回来的时候别忘了买点早晨,妈还饿着肚子呢!”

 

 

岳母说话依然那么温柔,只不过,我听出了一点不一样,她好像有点哽咽,以往每天早晨,

 

 

岳父上班之前,都是她亲自下厨,可现在都九点了,她还没吃早餐,谁会信啊?

 

 

这分明是发现了什么,用早餐岔开话题呢!

 

 

“哦,好好,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我买了早餐,上了楼,果然,岳父不在,家里只有岳母一人。

 

 

一看到她,我有点儿慌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倒是没什么,脸上没什么异常,还笑着接过我手里的早餐。

 

 

“妈,我……我昨晚去网吧包夜了,有点困,我先回屋睡觉了啊!”

 

 

我慌张的解释,几乎是跑着回的屋。

 

 

屋子里,床上的被单换了,不用想,一定是岳母换的,可是她为什么没点破呢?

 

 

渐渐地我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了。

 

 

伴随着尴尬,我到了客厅,正看到忙碌着的岳母,和今早不同,她穿了一件宽松的背心,领口和袖口都大的出奇,半个白皙的胸膛袒露在外面,袖口处更是能看到全貌,简直一览无余。

 

 

两颗又白有大的肉球正随着她的忙碌,摇摇晃晃,令我有点吃不消了。

 

 

想到昨晚就是这副躯体在我身下忘情娇喘,我已经硬的不行,短裤都要被话儿顶破了。

 

 

“我爸呢?”

 

 

我像没事人似的,问了一句。

 

 

“他出差了,太忙了,在广圳那边又要见个客户!”

 

 

“啊……好!”

 

 

岳父出差了,她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吃饭吧!”

 

 

岳母突然站在我面前,低身盛着碗里的饭,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她上身的全貌,那平坦的小腹,那两个大甜瓜又大有白,竟然没有穿胸罩

 

 

勾引,赤裸裸的勾引……

 

 

难道昨晚她是故意的?

 

 

对了,她昨晚想摸我的话儿,难道真的是因为太寂寞,所以才来我的房间?

 

 

“华子,你慢慢吃,别噎着!”

 

 

她又给我递过来一杯水,我只看到两座肉峰正在朝着我靠近。

 

 

“啊……好好……”

 

 

我望着两座肉峰有些发呆,甚至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由于紧张,我端起碗的功夫,把筷子碰掉了。

 

 

“不好意思!”

 

 

我低下身子去捡筷子,可是一蹲下身子,我就看到了岳母又白又嫩的大腿,巡着腿上的风光,朝上看去,我的心脏病马上就要犯了,这也太诱人了。

 

 

岳母竟然没有穿内裤,腿根处,稀疏的毛发下,肉缝处,溪水潺潺,私处上泛着光泽……

“华子,你捡个筷子怎么这么久?”

 

 

岳母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可是下一刻,她的腿竟然不是夹紧,而是张开着的,使我看的更清楚了,她这是在暗示我,还是在勾引我?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舔舔发干的嘴唇,双手雨鞋颤抖,现在就想使劲掰开她那丰满的翘臀,把我的话儿塞进去。

 

 

脑袋里的理智渐渐地小事,也不知道岳母有没有察觉我看到她没穿内裤的事,她继续扭动着大腿,中间的私处显得更好看了。

 

 

“我……我没事……这筷子哪去了?怎么找不见了?”

 

 

我咽了咽口水,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啊……没事,你慢慢找,别慌……”

 

 

我清楚的看见,她的那只手竟然还调皮的摸了摸自己的黑色毛发,下身一阵骚痒,竟然还抖动了一番,看得我有点儿走火入魔了。

 

 

刚才我还只是有点儿控制不住,可是这个举动,就好像一把机枪扫碎了我的心理防线。

 

 

我脑袋瓜子嗡嗡的,竟然还往前蹭了几步,看的更加仔细了。

 

 

“在这儿呢!”

 

 

我拿着筷子,轻轻的拨动着岳母下面的小豆粒,那唇瓣一张一合,简直诱人急了。

 

 

“妈……你没事吧?”

 

 

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可是,她竟然没有戳穿我,而且还配合着我笑道:“没事……啊……慢慢找,我……我没事!”

 

 

我心中狂喜,一边用筷子轻轻拨动着她的小豆粒,一边问着那花瓣所传出的诱人香气。

 

 

胯下的话儿更加膨胀,几乎要把我的内裤顶穿。

 

 

“华子……我怎么感觉这么痒,是不是蚊子在钉我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下身,那声音仿佛像勾魂一样娇媚,紧接着,她的把手伸下来,扒开她的私处给我看,那唇瓣上沾着丝丝水渍,简直美极了。

 

 

这回我终于确定了,她就是在诱惑我,而且是赤裸裸的诱惑。

 

 

岳父老了,不能满足他了,所以她可能打起了我的注意。

 

 

这种扒灰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就像是昨晚那样再来一次的话,那得多爽啊!

 

 

不过,这种事,不能草之过急,我真怕她会突然反悔。

 

 

我扒开了她那正在扣弄的手,把我的手搭了上去,还笑呵呵的问着她:“妈,我抓到蚊子了吗?”

 

 

“可能……可能在里面,你再试试……”

 

 

岳母的声音有些颤抖,果然,她是个敏感的女人,要不然的话,昨晚也不会连续高潮七八次,把自己活生生的折腾晕过去。

 

 

“里面,这里吗?”

 

 

我一根手指摸在她的小豆粒上,轻轻地波动,而另一根手指,则是试探性的摸了进去,那种温润的潮湿感然我感觉很熟悉,昨晚就是这些嫩嫩的骚肉包裹着我的话儿,那种感觉简直爽极了。

 

 

“是这里吗?”

 

 

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对对……你再动动……再深一点……”

 

 

收到她的命令,我简直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我的中指和无名指已经完全没入其中,随着我指尖的波动,g点上的骚肉包裹的越来越紧,岳母真不像生过孩子的人,竟然可以这么紧。

 

 

“妈……是这吗?”

 

 

“对,大力……大力一点……蚊子就在里面……”

听到岳母那瘾荡的声音,我越发的卖力起来,最起码,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咕叽,咕叽……”

 

 

我清楚地感觉到手指上水渍越来越多,最后,甚至传出了“咵叽咵叽……”的声音,我手指越发的灵动,热浪更是一浪接一浪。

 

 

“要死了……啊……要飞起来了……”

 

 

岳母情不自禁的浪叫起来,幽径内溪水潺潺,只听“噗呲”一声!

 

 

我的手指感觉到一大股热浪涌了出来,竟然生生的把我手指拱出来,热浪从她的唇瓣间喷洒出来,喷了我一脸,咸咸的,涩涩的,还有那么一点儿小骚味,这是来自岳母的味道,真美味。

 

 

再一看,岳母的小腹疯狂的抖动,唇瓣一张一合,简直美极了。

 

 

“妈,蚊子死了没?还痒嘛?”

 

 

我捂着嘴偷笑,既然知道丈母娘就是个骚货,那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得到她,不如,趁热打铁

 

 

有了这个想法,我的话儿就更硬了。

 

 

想到昨晚那白花花的肉体就在我身下承欢,甚至那痛苦的娇吟,我更加性奋了。

 

 

“不……不痒了,华子,你慢慢吃,我去卫生间!”

 

 

岳母看见我从桌子下面坐起来了,我们俩脸对着脸,她的脸很红润,像是十八岁含苞待放的大姑娘,竟然还知道害羞了。

 

 

去卫生间?是去清理腿上的水渍嘛?

 

 

嘿嘿!

 

 

眼看着她诱人的背影,我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岳母果然再冲澡。

 

 

如果岳母昨晚是故意来我房间的,那就说明她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现在岳父不在家,正是她勾引我的好时候,她如果真想和我这个乖女婿发生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那肯定会给我留门。

 

 

想到这儿,我咽了咽口水,又整理了一下衣襟,轻轻压下了门把手。

 

 

“咔嚓!”

 

 

门真的开了,只见岳母那奶白的身子正在淋浴下,雾气蒙蒙,可掩盖不了岳母诱人的身子。

 

 

“华子,你……你怎么进来了?”

 

 

岳母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但却并没有用手遮住自己的身子,反而落落大方的洗着澡。

 

 

她还是保留着矜持,我不能主动,我要演下去,我要等她堕落。

 

 

“我……我刚才抓蚊子的时候,手上沾了粘乎乎的东西,我想洗洗手!”

 

 

这蹩脚的理由,我笃定任何一个理智的女人都不会信,但是岳母偏偏就信了,她羞涩的点着头,还应道:“那……那你洗吧!”

 

 

她背过身子,继续用淋浴冲着背部。

 

 

“妈!”

 

 

“啊?”

 

 

岳母明显有些紧张,痴男怨女,本该知道怎么回事,可就是捅不破这层窗户纸,我在等,我等岳母放下矜持,等她主动投怀送抱,等她娇滴滴的跪在地上求我草她。

 

 

可是,岳母明显还是理智的,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一点机会没有了。

 

 

“我帮你搓背吧!”

 

 

这该死的理由,岳母如果真的很寂寞,那她一定不会拒绝我。

 

 

“好啊!”

 

 

岳母把澡巾递给了我,说明她已经答应了。

 

 

看着我眼前那晃晃悠悠的甜瓜,我真想上去摸一把。

 

 

岳母慌张的背过身去,我也不客气了,带上澡巾,我轻轻地抚摸着她嫩滑的后背,她都已经四十多岁了,可这身材究竟是怎么保养的,怎么会这么好?

 文学

 

 

“妈!力道怎么样?”

 

 

一边占着她的便宜,一边又贱兮兮的问道。

 

 

“还……还好,帮我搓搓屁股,我不太方便!”

 

 

如果岳母正过身子,我一定能看到她羞红了的脸,她很紧张,她的身子都在颤抖,可我依然不能太主动,占便宜可以,可我若把她推倒,那我可就是畜生了。

 

 

“妈,你的屁股怎么这么嫩?”

 

 

我抚摸着岳母的屁股,亲眼看到我刚刚料理过的私处。

 

 

依然那么好看,不黑,反而很整洁。

 

 

“啊……”

 

 

又是一声娇吟,岳母的双腿开始打颤了。

 

 

这是我的功劳,她应该还沉浸在刚才餐桌下高潮的余韵当中,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敏感。

 

 

“华子,我……我好痒……”

 

 

岳母的话让我浑身一颤,她这是要捅破窗户纸了吗?

 

 

“妈,你哪儿痒,我帮你止痒!”

 

 

我只是在疯狂的占她的便宜,可我还是没上,我在等,我等她放下所有的矜持。

 

 

“下面……下面好痒……华子……抱我回床……像昨晚一样……把我干晕……我受不了了……”

什么?

 

 

虽然我刚才一直在猜想,但现在,我终于敢确定了,昨晚她是故意的。

 

 

“快……华子,抱我回屋!”

 

 

岳母再一次的催促我,简直撩拨的我浑身痒痒。

 

 

我揽住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则是抱住了她白嫩的双腿,她很娇羞的楼主了我的脖子,就像要和我如洞房的小媳妇一样。

 

 

她很配合我,我刚把她抱起来,她的藕臂就勾住了我的脖子。

 

 

“唔!”

 

 

下一刻,我就愣住了,没想到岳母竟然如此骚浪。

 

 

她竟然主动稳住了我的唇,这么撩拨,我再没反应,那我可就连畜生都不如了。

 

 

我一边朝着卧室走过去,一边回应着她的湿吻。

 

 

我的舌头已经被他吸吮的麻木了,她的双眼很迷离,小脸更是红扑扑的,还半张着嘴,那样子格外骚浪。

 

 

十多秒钟,我们进了卧室,我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床上。

 

 

“华子,我漂亮吗?”

 

 

岳母没有放开我,顺着我的脸,吻到了我的耳垂,她真的很会撩拨,连我这么个纯情小男人都把持不住了,我已经爱上了眼前这个女人,尽管我知道她比我大上二十岁,可我依然想突破年龄的限制,伦理的禁忌。

 

 

我想草她,像昨晚一样疯狂。

 

 

“漂亮!”

 

 

我偷偷的吞了吞口水,如实回答道。

 

 

“华子,我的腿好看吗?”

 

 

岳母的手很不老实,她竟然隔着内裤搓着我强大的话儿。

 

 

越来越硬,越来越难以把持,我用力的把她压在身下,有忘情地吻了她一次。

 

 

“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你比娟儿还漂亮!”

 

 

我真是个畜生,我背着媳妇偷情,搞了她妈不说,我竟然还拿媳妇跟她妈作比较。

 

 

“华子,你昨晚好厉害!”

 

 

岳母扭动着她娇弱的身子,疯狂的在我身上摩擦,那肉与肉的摩擦,让我的话儿几乎要爆出来了。

 

 

我的手不断地向下游走,顺着她粉嫩的脖颈,游走到她嫩滑而又奶白的胸脯上,乳晕不是很大,小豆粒周围一圈圈的红色,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是暗红色,甚至发紫才对,可岳母就是会保养,就像三十岁的女人一样妩媚

 

 

那嫩滑的奶子任由我的手把玩,我的嘴巴也划了下来,完全是半趴在她的身上。

 

 

“妈,你的奶子好香,像两个大甜瓜!”

 

 

我一边夸着她,一边贪婪的吃着她奶子。

 

 

“那……那你就多吃点……啊……好痒……好麻……华子,你轻点……”

 

 

岳母按着我的头,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吃点。

 

 

我的手再次下滑,从她的小腹划过,又穿过了那芳草萋萋,终于到了那桃园蜜处。

 

 

“妈,你真漂亮!”

 

 

我不嫌她脏,我也不嫌弃她和岳父做过,我只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属于我,她身上的每一寸都是我的,我要呵护她,我要让她爽上天,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送她上云霄。

 

 

就这样,我的脑袋伏在了她的跨间,灵巧的舌头舔动着她迷人的小豆粒。

 

 

“啊……”

 

 

岳母忘情的呻瘾了一声,我觉得她应该已经爽得要上天了。

 

 

这时,岳母的手摸住了我的裤裆,我差点忍不住叫出声。

 

 

“华子,你难受吗?”

 

 

“难受!快要憋炸了!”

 

 

我时不时的接话,我觉得岳母会像昨晚舔岳父一样舔我的棒子。

 

 

“那妈帮你!”

 

 

隔着裤子,她的小手揉搓着我的话儿,还赞叹道:“华子,它怎么这么大?”

 

 

“什么好大?”

 

 

我故意挑逗着她,想让她说些骚话。

 

 

“你……你的鸡鸡好大……”岳母低声的夸赞着,还解开了我的裤子。

 

 

看到我的话儿全貌,她轻轻地套动,生怕玩坏了。

 

 

我做梦也没想到,如此端庄贤惠的岳母会给我打飞机,真的如同做梦一样。

 

 

“一只手握不过来,我的天啊……华子,昨晚就是它把我干晕的吗?”岳母轻轻地抚摸着它,在手里亲切的把玩,我真的怕了,岳母太会玩了。

 

 

她把我推倒在床上,就像昨晚对待岳父一样对待我。

 

 

“妈,你觉得我的大,还是爸的大?”

 

 

岳母娇嗔一声,碎骂道:“呸,都这时候了,干嘛提你爸,你的大,你比他大两倍!”

 

 

“唔!”

 

 

岳母竟然低下身子,把我的话儿含在嘴里。

 

 

棒头上沾满了她的口水,在她口腔内嫩肉的包裹下,我激动地发出了声。

 

 

“妈……你的小嘴好嫩啊!”

“啧啧啧……”

 

 

岳母像吸吮棒棒糖一样吸吮着我的话儿,咂的声音很大,也难怪,岳父不在,她变的放肆了,甚至敢明目张胆的勾引我了,我的话儿昂首挺胸,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华子,我好喜欢你的大家伙,我下面好痒,干我吧!”

 

 

见我正瞪着眼睛盯着她看,岳母轻轻地骑在我的肚皮上,用她腿间稀疏的毛发摩擦着我的肚皮,那种感觉,就像千万只蚂蚁正在我肚皮上爬来爬去。

 

 

“妈,你真漂亮!”

 

 

被我一夸,岳母更性奋了,她脸色绯红,很娇羞,但动作上却一点儿也不含蓄。

 

 

只见岳母抓起我的话儿,在她的幽缝之间摩擦,私处的骚肉格外娇嫩,那种触感简直爽的我浑身颤抖。

 

 

“哐哐哐……”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喊声。

 

 

“妈,开门啊,我忘带钥匙了!”

 

 

我和岳母同时傻眼了,我老婆陈娟竟然回来了。

 

 

“糟了,娟儿回来了,妈,你快穿衣服,我去开门!”

 

 

我慌了,结婚有几年了,虽然我们夫妻关系很平淡,老婆总是出差,但我一直很本分,我从

 

 

来没偷过腥,即便是老婆常年不在家,我都是靠手来解决生理需要。

 

 

若是让老婆知道,我趁她不在,搞了她妈,我们肯定离婚,而且不光影响了我,还会影响到我端庄贤惠的岳母,绝不能让老婆发现我们的奸情。

 

 

我都急躁成这个样子了,可岳母却不慌不忙的穿着睡衣,侧躺在床上,手放在她的美腿上,

 

 

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摆出撩人的姿势勾引我,真是个妖精。

 

 

“慌什么,我们衣服都穿好了,又没有被他捉奸在床,再说了,你不是说你更爱我嘛,怎么还怕她?”

 

 

都这时候了,岳母竟然还吃醋了,她可真是个不省心的女人,改日一定要草翻她,让她彻底听我的。

 

 

“妈,我……”

 

 

一瞬间,我被她逼的进退两难,我怕得罪了她,她今后就不跟我暧昧了。

 

 

我又怕被老婆发现,和我离婚,那我就彻底完了。

 

 

“行了行了,快去给你亲爱的老婆开门吧!又要独守空床喽!”

 

 

岳母吃醋了,她绝对是吃醋了,就算我不了解女人,我也能够看得出来,岳母吃了老婆的醋,她可是老婆的亲妈啊,怎么会这样?我想不明白,女人为了爱情竟然可以这么自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经典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