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面很湿好想要啊、 挺进湿润的甬道

范文吧
发表于2019-11-08 17:30:06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胡爷爷,谢谢你了。”娇羞的点点头,赵小妍也不敢耽搁,赶紧就从地上手提袋里拿出衣服穿上......

 

穿好后,赵小妍突然感受到自己那儿有些潮湿,黏黏的,想到之前老胡的那些动作,小脸不禁一红,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忙着往家里走去。

 

“胡叔,我侄女怎么样,还对你胃口吧?”这时,赵大庆从芦苇丛中走了出来,顺带着点起了一根烟。

 文学

 

“还...还行......”鬼使神差的,老胡应了一句,但很快,他又后悔了,这赵大庆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机灵鬼,凭白无故的,会乖乖把自己侄女送给自己?

 

“没事的,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这是认真的,具体去我家谈,刚好让小妍炒几个下酒菜!”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老胡都没反应过来,就被赵大庆给强拉回了家。

 

起初的时候,老胡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圈套,等着他往里头钻呢,指不定到了赵大庆家里头,对方会各种威胁自己,可事实恰恰相反,赵大庆这家伙,竟然从地窖里头捧出一坛珍藏的女儿红,拉着他喝上了。

 

“大庆,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些不懂?”老胡满脑子疑惑道。

 

“哎,胡叔,我就和你坦白了吧,实际上啊,我早就有把小妍给你睡的想法了,但在此之前,你得答应我办一件事情......”

 

“什么事?”老胡恍然,难怪赵大庆今天挺反常的,现在一切似乎说得通了。

 

“帮我睡了许晓雅!”

 

“啊?大庆,这玩笑可不能乱开啊......”要说许晓雅可是村主任赵虎的二婚老婆,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那叫一个如花似玉,听村里人传,在嫁给赵虎前,她还在横店做过花旦,搞不好被潜规则多少次才叫赵虎接盘呢!

 

因为,许晓雅一直都有腹痛的老毛病,估计就是那会遗留下来的,而老胡在退休前是一名老中医,时不时的,许晓雅都会上门求助,一来二去,关系自然熟络了,恐怕这也是赵大庆找他的原因!

 

“胡叔,我是认真的!”猛地灌了一口酒,赵大庆坚定道,“村里人都知道,我和赵虎有仇,自打小起我就一直被他欺负,还有,别人不知道的是,在我结婚前一天,赵虎竟然把我老婆拖进苞米地......

“如果没有这件事,我老婆就不会郁郁寡欢,和我结婚没多久就患上了精神病,直到现在都在县精神病院待着,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小妍,我早就跟赵虎那家伙同归于尽了!”

 

赵小妍是孤儿,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些年,也亏得赵大庆的照顾,才能茁壮成长。

 

但赵虎睡了赵大庆老婆这件事,老胡却是头一次听说,不过,赵虎这家伙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哪怕是到了镇上都有些影响力,这些年来凭借自己村主任的职位,谋取了不少便利,在年初的时候,他还换上了一辆宝马5系,别提有多壮观了!

 

当然,许晓雅能嫁给他,也有很大原因归结于此。

 

“大庆,其实我挺同情你的,可现在是法治社会......”

 

“胡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些我自有办法,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你现在答应下来,我立刻走出这个屋子,接下来你对小妍做什么,我都不会管,而且我保证,不会有后续麻烦,你也知道,小妍一直很听我的话......”

 

“大伯,胡爷爷,你们在说什么呢?”这时,赵小妍从厨房走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还露出甜甜酒窝。

 

现在的她,换上了一件比较居家的粉红色睡裙,随着她修长玉腿的迈动,妙曼身段都显露了出来,特别是那饱满的胸脯,微微颤动着,诱人无比。

 

当时就把老胡给看呆了,呼吸也渐渐急促,而且,他还发现赵小妍这小妮子似乎没穿内衣,那儿顶在胸前小睡裙上,竟然露出了些许弧度。

 

“小妍,我等会还得去镇上办点事情,今晚就让你胡爷爷陪你吧!”点起一根烟,赵大庆起身道。

 

“那大伯,你记得早点回来啊。”小妮子倒是单纯的很,也没有多想,不过很快,她抬手在自己胸口揉了揉,凑在赵大庆耳边,轻声道,“大伯,我胸口疼,好像之前给摔着了,你能不能先给我看看再去......”

 

“没事的,让你胡爷爷看。”说着,赵大庆意味深长看了老胡一眼。

 

“大伯,这怎么行呢.....”低着头,赵小妍小脸一片红润。

 

“有什么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胡爷爷退休前干过几十年老中医了,对付这种跌打损伤的东西,他最拿手!”赵大庆突然提高了音调,倒是让赵小妍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了,不过看她的反应,似乎也是默认了。

 

“胡叔,我侄女今晚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再次看向老胡,赵大庆道。

 

这会的老胡可纠结的不行,如果他点头的话,就代表着答应赵大庆办这件事情,但拒绝的话,看着赵小妍娇滴滴的小模样儿,他心里头又火热的不行。

 

闻着赵小妍身上时不时传递过来的处子幽香,老胡心一横,干脆点头道:“没问题的,小妍今晚交给我,大庆你就放心吧!”

老胡能答应这件事,可下了不少决心,最主要的,他根本抵挡不住这具年轻身体的诱惑,再加上自己活这么大,都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可从来没有尝过处子的味道,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他眼前.....

 

玛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就这一晃神的功夫,赵大庆已经走出了屋子,还顺带关上了门。

 

看着眼前小脸红润的赵小妍,老胡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沉默半响,他才道:“小妍,你先把衣服掀起来,让爷爷给你看看具体是什么问题......”

 

“好....好.....”扭捏一会,大概是想起了赵大庆的话,赵小妍咬咬牙,还是从背后解开了睡裙的拉链。

 

这一幕,让老胡眼热不已,而他的目光,也很快聚焦在了那白嫩一片上,只见赵小妍的右胸处红了大半,明显是嗑着了,当然,并不算严重。

 

“小妍啊,你这嗑的有些惨,得我给你舒筋活血才行......”鬼使神差的,老胡道。

 

“怎么个舒筋活血法啊?”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赵小妍一脸天真道。

 

“很简单,你先别动,忍着点......”说着,老胡迫不得已抬起双手,径直抓了过去。

 

很快,他便握住了令自己魂牵梦绕的东西,一股独特的绵柔从手心传来,让他忍不住就要闷哼出声。

 

“啊......胡爷爷,你......”一股异样感觉传来,赵小妍身子一僵,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小妍,你不用害怕,这是在活血,也是咱们中医常用的一种手法......”眼见赵小妍花容一阵失色,老胡知道自己还是急切了一些,赶紧调整好心态。

 

孤男寡女,漫漫长夜,还怕睡不了这小妮子吗?

 

“这样吧,咱们进卧室,你躺下来,我给你活下血,到时候估计你就不会这么紧张了......”怕再吓着赵小妍,老胡轻声道。

 

“那....那麻烦了......”大概是看老胡态度诚恳吧,加上小妮子未经人事,也没想太多,直接就把老胡带进了卧室。

 

中途,老胡连吞唾沫,目光一直落在赵小妍两条迈动的大长腿上,眼看着小妮子躺下来,他急不可耐的就走了上去。

 

当然,表面他还是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俯下身子,慢慢掀开赵小妍的上身睡裙,在这个过程中,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小妮子的身子紧绷起来,呼出的芸芸香气也拍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酥酥麻麻......

很快,赵小妍的傲人上围再一次出现在了老胡的视线中,灯光映衬下,泛着如珍珠般的雪白光芒。

 

不愧是十八岁少女,那片雪嫩可不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所能比拟的,饱满,挺立,充满弹性,即便躺下了,都不失该有的美感,老胡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完美的胸型,成就感简直爆棚!

 

不过,这次他可不敢急躁,慢慢把手放在雪白边缘,舔了舔嘴唇道:“小妍,你放松点,爷爷要给你活血了......”

 

“好......”吞吞吐吐应下来,赵小妍忍不住闭上双眼,又把头偏向一侧。

 

这时,老胡也开始发力,感受着那抹雪白,缓缓推拿,要说小妮子的肌肤就是细嫩的不行,特别是亲密接触下,让他有了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在老胡的“治疗”下,赵小妍紧绷的身子也渐渐放松,莫名间,她还从老胡掌心感受到了一股温热,几乎让她忘记了之前的疼痛,甚至忍不住闷哼出声......

 

“小妍,如果中途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赶紧和爷爷说,千万别藏着掖着。”暧昧气氛渐渐上涌,老胡见赵小妍不那么紧张了,吞咽一口唾沫道。

 

“我现在还挺舒服的......”下意识说出这句话,赵小妍小脸一红,慌忙中摇了摇头,“胡爷爷,你别误会,我......”

 

“舒服是正常现象,毕竟你胡爷爷我啊,干了几十年老中医了,连这点手法都没有,还怎么出来混?”笑呵呵说着,老胡心里乐的不行,没想到这小妮子这么坦诚,不由,他手上动作也渐渐加快......

 

“嗯......嗯......”

 

情不自禁的,赵小妍发出了旖旎的声音,小妮子还是挺不好意思的,赶紧就咬住了嘴唇,强忍着。

 

可她的身体却开始不受控制,酥麻的电流从胸口处传递过来,又汇聚在身体某处,让赵小妍不由夹紧了腿,感觉那儿堵得慌,似乎是有东西想要出来......

 

“小妍,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啊?”老胡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假装惊讶问起。

 

“我....我好难受啊,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尽管脸红到了脖子根,但赵小妍还是抬起手,羞涩的指了指自己双腿间。

 

一直以来,赵大庆都会告诫赵小妍,双腿间是女人最重要的部位,只有结婚洞房那一刻,才能让自己的男人碰。

 

而老胡又是赵大庆给她挑选的医生,自然而然的,她对老胡有种信任感,所以也会这么快坦诚。

 

但赵小妍丝毫没有意识到,她这是动情了,十八岁的她,对于这方面的认知一片空白,唯一想的,还是让里头的东西赶紧出来,她还有一种预感,如果里面的东西出来了,她会更舒服......

“小妍,你先别急,我给你看看那个地方......”老胡可耻的利用了小妮子的这份信任感,说完,他立马伸手,把赵兰兰的粉红小睡裙从腿脚那边掀了起来。

 

没想到,赵小妍的裤头竟然是蓝色的,还有一个美少女战士的卡通图案。

 

“胡......胡爷爷,还要把裤头脱掉吗......”赵小妍扭捏着说道。

 

“当然啦,这个事可不能开玩笑,既然要给你检查,就得摸清楚具体情况,而且,这个东西还不能拖太久了,万一越来越严重,神仙也挽救不回来喽......”老胡故作一本正经道。

 

“好,我脱......”被老胡这么一恐吓,赵小妍心一横,咬牙间就把裤头褪了下来,下意识的,她还捂住自己那儿。

 

看着赵小妍这两条浑圆笔直的玉腿暴露在自己眼前,老胡双眼似乎冒起了光芒,呼吸也灼热的不行。

 

这会的他才注意到,赵小妍的腿型堪称完美,匀称、白皙,趾肚饱满,脚趾头像嫩藕芽似的,晶莹剔透,犹如精致的艺术品,甚至让老胡有种把把玩它们的强烈冲动。

 

不过,越是到这种时候,越不能急躁,废了好大劲儿,他才控制住自己的心思,语重心长道:“小妍,你这样捂着,爷爷还怎么给你看病呢,放开点,你要相信爷爷会给你治好的!”

 

赵小妍感觉自己都快羞死了,事到如今,她只能选择把手拿开,慌忙之下,她又捂在了自己脸上,努力遮住自己那红润的快要滴出水的俏脸蛋儿。

 

看到赵小妍紧闭的双腿,老胡微微皱眉道:“小妍,你还是把腿分开一些吧,爷爷能更好的给你看......”

 

说着,老胡都听见了自己的喘息声,心脏也开始砰砰跳动起来,而赵小妍更是紧张的不行,香汗止不住从额角流下,但她还是顺从了老胡的要求,缓缓分开双腿......

 

捕捉到眼前一幕,老胡瞬间就血脉喷张了起来,顾不得许多,他赶紧解开裤腰带。

 

“这.....这是什么......”看到老胡的大家伙,赵小妍惊讶,大叫出声。

 

“这是爷爷给别人治病的东西,你躺着别动,爷爷得进去给你把那东西逼出来......”

 

“会,会疼吗?”下意识的,赵小妍问了一句,不由,她想起半个月前,自己在苞米地里撞见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她很清楚的记得,就是男的用这家伙,把女的弄得大叫......

 

更让她感到恐慌的是,老胡这个,比那个男的大多了!

 

“会有一点疼,不过很快就会舒服了,你打针不也疼吗......”说着,老胡抓住赵小妍的腰,直接把那东西送了上去......

眼看着老胡的东西靠上来,赵小妍赶紧就闭上了双眼,心脏也砰砰跳动起来。

 

同一时间,她那儿不适的感觉也愈发强烈,她不由想到,自己肯定是病的很严重,不然怎么会这样?

 

看着赵小妍这娇羞的样子,老胡也是连吞唾沫,只想着赶紧将自己的东西送进去,以免夜长梦多。

 

然而,就在这种关键时刻,房门突然被敲响了,吓得老胡一个激灵,都差点软了。

 

等他回头看过去的时候,竟然是赵大庆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大......大庆......你怎么回来了?”赶紧将裤腰带提起来,老胡惊讶道。

 

“我有个东西忘拿了。”说着,赵大庆走进卧室,大概过了半分钟,他重新走了出来,顺带着朝老胡使了一个眼色,“胡叔,你跟我出来一趟,我有话要对你说。”

 

“大伯,胡爷爷还得帮我治病呢......”赵小妍对老胡还有些依赖感,忍不住道。

 

“没事的小妍,今天你胡爷爷有点累了,我叫他下次再给你治。”说完,赵大庆直接走了出去。

 

“大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次你是故意返回来的吧?”来到院子里头,老胡道。

 

多少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老胡自然是看出了赵大庆的意图。

 

赵大庆倒是没有否认,直接点了点头道:“胡叔,我想过了,目前走到这一步也差不多了,所以接下来,你也得拿出你的诚意啊!”

 

“什么意思?”

 

“我也就先给你一个甜头,具体的事情,还得你睡了许晓雅,才能办啊!”

 

“这可不带这样的啊!”摇了摇头,老胡道,“这和你之前的许诺不一样啊?”

 

“哎,胡叔,瞧你这话说的,你这买东西也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是,刚出去的时候我还想了一下,直接把我侄女给你睡还是太亏了一点,所以啊,你也得拿出自己的诚意来,这样才能皆大欢喜嘛!”

 

“行,我也不和你争了,希望你到时候说话算话!”

 

“......”

 

在和赵大庆说了几句话后,老胡也没逗留太久,直接往家里走去。

 

其实,抛开赵大庆这边不讲,老胡自己都有睡了许晓雅的想法,只是一直不敢付诸实践,先不说许晓雅能不能同意,恐怕这个事被赵虎知道了,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有了赵大庆的撑腰,他胆子似乎大了一些,更何况,赵大庆保证过,为他解决后续麻烦......

真正说起来,老胡压根就不是柳沟村村民,他是城里人,老伴在一年前就去世了,留下来两套房子,刚好给两个儿子一人一套,自己呢,到这乡下来承包鱼塘,还是租的别人家房子。

 

而和他租住在同一个大院的,是一名乡村支教老师,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名叫苏玥儿,别看小姑娘年纪轻轻,结婚倒是挺早的,小孩都快半岁了,老公还是镇上公务员,名叫吴振邦,戴着一个金丝眼睛,高高瘦瘦的,工作倒是挺忙,只有周末回来一趟。

 

回到大院里头,苏玥儿刚好坐在院子的皂荚树下乘凉,给自己的宝宝哺乳,衣服掀起一角,露出一片雪白......

 

“胡师傅,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啊?”看到老胡出现,苏玥儿面色一红,赶紧就把衣服遮盖了下来。

 

“在大庆家和他喝了两口小酒,所以回来的有点晚。”微微一笑,老胡装作没看见似的走上去逗了几下小家伙,长得倒是挺可爱的,眼睛贼大,眨巴着小奶嘴,还乐呵呵笑着。

 

很快,老胡感觉眼角一晃,似乎捕捉到了一抹异样的白,因为居高临下的缘故,他竟然看到了苏玥儿的领口,里头什么都没穿......

 

由于还在哺乳期的缘故,那儿显得特别有料,当时老胡就有些呼吸急促了,但表面他还是不动声色道:“哎,你说振邦娶了你这么好的媳妇,还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真是他的福气啊!”

 

“胡师傅,瞧你这话说的,振邦能娶我,也是我的福气啊!”

 

“行啦,今天有点累,我先回屋洗个澡,对了苏老师,改天我从鱼塘抓几条鲫鱼过来给你熬汤,补补身子。”

 

很快,老胡回到自己屋子,烧了点水后,他痛痛快快洗了个澡,而院子里头,苏玥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进了屋子,只剩洁白月光飘洒着。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老胡就跑到村口,去自己的鱼塘看了一下,现在是六月中旬,根据他的推算,再有半个月,自己的鱼塘就能丰收一次了,今年行情还不错,到时候应该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隔壁玉米地,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瞬间,老胡的神经就高度紧张了起来,柳沟村之所以称之为柳沟村,就是因为这个村落的地理位置独特,周围都是群山环绕,只有村口一条路能去镇上,还是半年前刚开始硬化的。

 

而在柳沟村的周边,经常有野猪出没,先不说偷吃庄稼,袭击人的事件一年都会发生三五次。

 

出于本能反应的,老胡加快脚步,想着能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没走多远,他却听见了一声嘤咛从玉米地里传来:“虎哥,你使点劲......”

 

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虎哥?是谁?疑问在老胡心头浮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转身,然后慢慢靠近声音源头,很快,他就瞧见了震撼的一幕......

 

那是一对光着身子的男女,在探讨着人类生命起源的问题,而且,面孔对于他来说是无比熟悉的,一个是村主任赵虎,另一个竟然是村头小卖部老板娘张小莲!

 

奶奶的,这张小莲就是一个小媳妇,平时看着挺老实的,可现在呢?那形象和他印象中的完全不同......

 

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张小莲竟然主动蹲下,然后张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