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用手指拨开花珠/ 短篇散集小黄说

范文吧
发表于2019-11-02 17:30:1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不管不顾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跳到他身上,气呼呼地喊:“谁是猪?谁是猪?!”

 

✡他都四年没有抱过我了,难道认为我的体重还维持在儿童时期吗?

 

✡“好了,别闹。”他轻声呵斥,托着我的腰,把我重新放回沙发。我松开他的脖子,缠在他腰上的腿也放下来,自然而然地支在沙发边缘,小舅舅起身立在我面前,正好看到我大张着腿靠在沙发上的样子──我也发现了,下意识地立刻并拢膝盖,由於动作太过突然,反而加重了某种微妙的意味,令人愈发尴尬

 

✡“你休息一下,我去做饭。”小舅舅却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转身回房间换衣服去了。看来我又自作多情了。什麽都能联想到那种事情上去,难道生理成熟後真的就进入发情期了?

 文学

 

✡无论如何,那天晚上对我来说真的很不一样。趁着小舅舅在厨房忙,我偷偷开了一瓶红酒,独自坐在餐桌上喝了起来。到了真正吃饭的时候我已经有些醉了,小舅舅训了我几句,我借酒壮胆,告诉他反正明天不用上课,今天难得他下厨,喝点儿酒也不碍事的。

 

✡我知道他笑话我不会品酒,看看他转着酒杯那优雅地样子,而我却只会豪饮,把拉菲当做二锅头那样下肚,说不定还打了几个嗝。

 

✡“空腹喝酒不好,你吃些东西。不是说不舒服吗?”小舅舅好像皱着眉头在看我,他皱着眉的样子好看得要命。我赶紧扒饭、吃菜,咽下去以後舔了舔嘴唇,“小舅舅,老实说,你的厨艺真的很一般。你是不是把糖当做盐了?虾仁炒蛋怎麽可能是甜的呢?”

 

✡小舅舅似笑非笑地睨着我,“你说什麽?”

 

✡我不说话了,脑袋晕晕乎乎的,但也没晕到那种地步。我垂下头去不敢看他,慌忙拿起酒杯来喝酒,正要送入口中,手一歪,娇艳欲滴的红汁直接浇到了衣服上。

 

✡“苏艾惜!”

 

✡我头昏脑涨地倒在桌子上,听见小舅舅严厉的低吼声,我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好脏啊……”我说,“小舅舅,我要洗澡。”

 

 

 

两腿之间

✡ ✡幽凉寂静的夜,我趴在沙发上,似梦非梦,感觉双脚冰冷,身体一阵一阵地发寒。小舅舅大概生气了吧,他在餐厅收拾桌子,没有理我。

 

✡他为什麽不给我盖床被子呢?好冷。

 

✡“小舅舅,我要洗澡啊,好脏。”

 

✡我不停嘟囔着,醉意愈深,昏昏坠入梦中。

 

✡梦里有人将我的身体翻转,架着我的背和腿弯,把我抱了起来。明明灭灭的灯光,不知地方,我被放了下来,坐在某个坚硬的台面上。我没办法坐稳,脑袋靠在那人身上,校服的拉链被拉开,从我身上剥下来,里边的薄毛衣也被脱了下来,那人在给我脱衣服。

 

✡感觉上半身没有了丝毫束缚的时候,rufang微微晃了晃。他架着我的腋下,让我站起身,他蹲下,我整个人趴在他的肩头,他扯下了我的裤子,然後是neiku。

 

✡下体空幽幽的感觉让我不安地拧了拧腿,“嗯……小舅舅……”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叫出了声,这样的梦,简直让我心血沸腾,遗憾的是,我始终昏昏沈沈,没办法多做些什麽。

 

✡费力地睁开眼,那张英俊得令人窒息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小舅舅?真的是你?

 

✡臀上突然挨了轻轻的一下,他仰头看我,“别闹。”

 

✡“小舅舅……”我抚摸他的脸,他却在这时站起身,打开了淋浴的开关,温热的水瞬间倾洒下来,把我全身淋湿。

 

✡我的脑袋搁在他肩上,他拿起浴球,挤了些沐浴液,一边扶着我的腰,一边开始给我擦洗背部。

 

✡“待会儿要泡一下麽?”他问。

 

✡我却忽然间感到非常地伤心,伏在他肩上,喏喏地唤着他,“小舅舅、小舅舅……”

 

✡他的衬衣被水淋湿,贴着身上,隐约可见那结实好看的线条。他俯下身,手臂环在我的腰上,男性的硬朗和我腰间的柔软对比鲜明,我感觉到浴球擦过我的臀瓣,酥酥麻麻的两下,然後往腿部移动。

 

✡他又站了起来,“乖,转过去。”

 

✡我看到他脸颊不断划过的水痕,聚集在瘦削的下巴,不停滴落,性感得令人发疯。身子被他转了过去,背对着,看不到他,让我有些不安。他的胳膊依旧搂着我的腰,大掌紧紧熨帖在腰间,我一只手扶着他的手臂,一只手撑在冰凉的墙壁上,双腿开始发软。

 

✡浴球擦过脖子,手臂,胸膛,泡沫像冰淇淋一样迷人,香气萦绕。rujian被划过的时候,浑身都颤抖了一下,它又变成硬硬的小石子儿了,我知道。

 

✡小舅舅的手一路往下,已经来到了我的小腹。“嗯……”我不知为何嘤嘤地shenyin了一声,手指开始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恍恍惚惚地低下头去,看见我的双腿微微分开,他的手和浴球一起隐没在我腿间,就那麽一下,抽出来,羞耻的毛发上沾着白色的泡沫,很快被温热的水流冲刷。

 

✡小舅舅面无表情地蹲下身去,帮我擦洗双腿。

 

✡我有些难耐地扭动着,被他碰到的地方像着了火一样。

 

✡“舅……舅……”

 

✡他站起来,扔掉了浴球,抬手准备去拿毛巾。

 

✡我不由自主地抓住了他的手,按在了我的两腿之间,“这里、洗一下……”

 

✡他站在我身後,贴着我的背,左手搂着我的腰,身体微俯,下巴轻轻靠着我的脸颊,我抬头去看他冷峻的脸,某个部位愈发地敏感虚软了。

 

✡引诱他的那只手还握着他的手腕,不想让他离开。si-chu被他的大掌覆盖,天啊,那里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陌生又刺激的感觉像烟花在脑袋里炸开。

 

✡他在我那里摩擦了两下,拨开花瓣,食指和中指进入大yin+chun和小yin+chun之间,就着沐浴液和温水,上下滑动了两下。

 

✡“啊……啊……”天哪……我的双腿软成了棉花,摇摇欲坠,被他摸着的那个地方已经酥麻,身体猛地燃烧起来,有什麽东西从下面流出来了。

 

✡而小舅舅却真的只是在给我清洗而已,就那麽缓慢而短暂的两下,他的手指就那麽预备离开了。

 

✡“别、不要。”我带着哭腔按住了他,不让他温热的手离开我那已经娇艳欲泣的腿心儿,“还要……洗这里……”喘着气,我按着他的手,开始来回地抚摸起来。两条没用的腿颤巍巍地,想把他夹住,又想大大地张开,好要他更多地爱抚,真是煎熬。

 

✡“已经洗过了。”小舅舅低哑在我耳边说道。他任由我支配着他的手指,看我在他面前赤身luoti地下贱着。我将他的中指按在yingfù中间,毛发隐藏之下的那个地方,软软的小圆柱,敏感到极致,被略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擦着,又麻又热,“啊、啊……”我随着动作一下一下地叫起来,闭着眼,咬着下唇,感觉快要疯了一样。

 

✡小舅舅似乎在盯着我的脸,声音比刚才更加沙哑,“你在做什麽?”

 

✡“做……做梦。”我回答。

 

✡双腿又酸又软地拼命颤抖,臀瓣往後扬着,贴在他大腿上轻轻晃晃,抑制不住的shenyin从嗓子里憋出来,我垂下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小舅舅……啊……啊……嗯……小舅舅、小舅舅……”

 

✡已经无法分辨,到底是我按着他的手在动,还是小舅舅在动,那颗脆弱的珍珠被抚摸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大量的体液从xue口流出来,快慰的感觉一浪高过一浪地覆盖了我,“啊!啊!不要……不要、小舅舅!啊……救命啊……”

 

✡我的整个腿心都充血了,奇妙的感觉涌上大脑,波及全身,“啊……要死掉了……”我缩着肩膀颤抖,嘴里吐出微弱的chuanxi,竟然逐渐失去了意识。

 

 

 

舅舅看我的日记

✡ 宿醉的後果,次日醒来,口干舌燥,脑袋针扎一样的疼得厉害。我揉着额头,坐在自己的床上呆了很久,两腿之间有些隐隐发麻的感觉,是因为昨晚那个极度邪恶的梦吗?我倒吸了一口气,不敢再想那些下流的片段,赶紧起床洗脸刷牙。

 

✡十点半,小舅舅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电视开着,正在播放国际新闻。我走进客厅,看见他穿着休闲的居家服,一条腿盘着,一条腿曲起搁在茶几边缘,文件夹放在他的腿上,他低着头,戴着眼镜,一边喝水,一边专心地翻看资料。

 

✡鲜少见到他这样闲散的样子,没有平日里衣冠楚楚的严肃感,气场依旧,看起来却年轻了许多,像二十来岁的青年。

 

✡我的心又慌乱地快跳了几分。

 

✡到厨房温了一杯牛奶,迟疑着走到客厅坐下,离他两米远,装作随意的样子,“小舅舅……我今天睡过头了。”

 

✡他“嗯”了一声,并不怎麽理我。我咳了咳,试探着问出口说,“昨天我好像,好像喝醉了哈……呵呵。”

 

✡他抬起头来看我,眼神有些莫名,“是啊,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麽?”

 

✡他摘下眼镜,拧了拧眉心,“你说我的厨艺很好,然後桌上的菜全都吃光了。”

 

✡我使劲想了想,“是吗?”

 

✡他点头,“嗯,不过後来你把酒撒了,我还以为你醉得厉害,但看你还能自己去洗衣服,就没管你了。”他看了看我的眼睛,“以後还是别喝酒的好。”

 

✡我皱着眉头拼命地回想,发现自己什麽都记不起来了,尤其是说他厨艺好这句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