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拧花蒂_帝王受龙椅含玉势上朝

范文吧
发表于2019-10-02 16:34:3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刘为民挺听到这话,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苦笑,自己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让林兰花过来,不过是打着歪主意,想把林兰花变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妇,收留这陈怡图什么呀!

不过,刘为民一想起自己和陈大孔那可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时候,是陈大孔给他父亲披麻戴孝,送终的,这个人情他必须还。

再说了,那个富家少爷在有能耐,还能查到这穷乡僻壤不成。

 文学

想到这里,刘为民的拍着胸口朝陈大孔开口保证道:“行,反正我这房间挺多的,让她留下来帮忙吧!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这敢情好啊!”陈大孔听见这话,顿时紧绷的面容上一松,连忙拍着刘为民的肩膀,直呼他够仗义。

虽然来之前陈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刘为民会答应,可这种事情刘为民答应是人情,不答应是本份。

毕竟陈怡的确是在外面惹了事,这才跑出来的。

既然刘为民答应收留陈怡,陈大孔连忙让站在一旁的陈怡和刘为民见面,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

不得不说,这陈怡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爷的垂涎,甚至对她动手动脚的。

弯弯的细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兰花这种农村女人多了一丝灵动,还有自信之气。

而且因为她练过几年武术的缘故,所以陈怡的眉宇之间还多了一丝英武之气,让人看过之后忍不住把她记在心里。

“小怡,叫刘叔啊!”陈大孔看见陈怡过来之后一直站着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滞模样,让陈大孔忍不住着想要多剁脚,这丫头怎么不会看脸色啊!

“刘叔,您好!”在陈大孔的压迫下,陈怡有些不情愿叫着刘为民。

“嗯!”对陈怡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刘为民心里一脸不以为意,人家毕竟是城里人,而且还是省医科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却要躲在这乡下诊所里,给他这个土医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满腹牢骚。

身份不对等,陈怡对自己有意见,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毕他不会和陈怡一般见识的。

“既然我答应了你叔叔,让你留在这,就一定会照顾你的。”刘为民说到这,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也是医生,一会有人来看病,你就负责给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兰花回来之后,再给你安排。”

刘为民说完这话之后,起身把陈大孔送到了诊所外边。

“老刘,请你见谅,小怡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宠坏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诊所之后,陈大孔一脸歉意朝刘为民叹息道。

听见他的话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没事,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也是!”陈大孔听到这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毕竟他们都一把年纪了,又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陈大孔说到这,突然一副意味深长望着刘为民,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朝他道:“老刘,你小子是不是对林兰花有什么想法呢!”

“这,这怎么可能!”刘为民陈大孔这么突然一问,顿时神情有些慌张,嘴里连忙解释起来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种人吗?”

“你这家伙跟我,你还玩什么心眼啊!”陈大孔看到刘为民打死不承认的表情,顿时嘴里忍不住笑着开口鄙视道:“就算你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刘为民真的和林兰花在一起的话,陈大孔也是乐见其成,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过日子也无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听见什么闲话?”刘为民对于陈大孔这么问,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开口询问道。

在乡下地方,有时候流言真的会害死人。

对于这些流言,刘为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林兰花一个女人,又带着一个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这么照顾林兰花,还出钱送她儿子读书,就是一个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对林兰花有意思了。”

陈大孔拍着刘为民的肩膀鼓励道:“既然你看喜欢人家,就出手要快,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说什么闲话了。”

其实这几年因为电视,还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的缘故乡民们的想法也开明了许多。

“这,这个以后再说吧!”因为他和陈大孔都是几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瞒着陈大孔,然后点头道:“你侄女在我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的。”

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话,面上十分满意道:“有你在我当然放心了,那丫头就是这种臭脾气,你多多见谅一下。”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陈大孔就离开了刘为民诊所。

离开之前,刘为民询问了一下修路的情况,结果陈大孔却是苦笑不已告诉刘为民,修路的事情又凉了。

对于一点,刘为民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罗汉看到这里竟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管这些多余的事情。

刘为民回到诊所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乡民前来看病,而陈大孔的侄女陈怡正在刘为民的位子上给病人看病。

刘为民看到这并不说话,站在旁边望着陈怡给病人看病。

不得不说,陈怡的确是不愧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见她坐在刘为民的座位上熟练的给病人看病,然后写下看病记录。

“你这是吃错东西,肠子发炎而已,我给你挂几瓶药水就好了。”陈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开口道。

这个乡民捂着肚子一脸痛苦,朝陈怡道:“医生,赶快给我输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陈怡听见这话,赶紧起身给这病人配起药水来,结果却被刘为民拦住。

“刘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怡虽然嘴里说得客气,可是语气里对刘为民却没有半点尊敬。

“他不止肠炎犯了,而且肝脏也有问题,给他加一点治疗肝病的药!”刘为民仔细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之后,朝陈怡开口说道。

“肝病?”陈怡听见这话面上一愣,眼里满是疑惑望着刘为民道:“刘叔,你没有看错吧!他明明是肠炎,怎么会有肝病呢!”

看见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刘为民轻轻翻开乡的眼睛,指着眼底深处想淡淡的黄色素,道:“你自己来看吧!”

陈怡听见他的话,一脸疑惑上前望着乡民眼底黄色的细肉,在听从刘为民的方法,轻轻敲着患者肝脏的位置。

结病人疼痛感更加强烈,甚至满头冷汗,脸色惨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仅如此,这个乡民被陈怡用手轻轻一按之后,整个人疼痛增强,生不如死。

听完刘为民的解释之后,陈怡的眼里看向刘为民的时候,再没有什么藐视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给乡民配好药水输液之后,陈怡来到刘为民面前开口问道:“刘叔,你怎么知道那个病人的肝脏有问题?”

这时候陈怡实在是没想到刘为民,光凭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这技术也太牛逼了吧!

面对她的疑惑,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陈怡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不敢再瞧不起刘为民了。

他和乡下那些坑蒙拐骗的庸医不一样,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陈怡服气的眼神之后,刘为民心里一脸满意的模样开口朝她道:“刚才那个病人因为长期喝酒抽烟的问题,再加上经常熬夜,身体里的毒素不断累计在肝脏,从而引发肠炎。”

刘为民说的着,然后从旁边的药房里抓出几副中药包好,然后递给陈怡开口说道:“一会那病人输完液之后,让病人拿回去熬药喝,这些药对肝病有很强的疗效。”

“中药?”陈怡听见这话,在看桌上刘为民包好的中药,面上一副讶异的表情道:“不是说中药都是骗子吗?”

在她学习的医疗知识里,中医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骗子而已,一点都不靠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