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桩机似的撞进她,刚日完回家接着日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9-16 10:18:3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岚姐,我……”我想回家解释。

 

 

“听姐姐的话,收下吧!”岚姐对我示意。

 

 

“好,那我就收下了。”凭感觉,岚姐不会害我,所以我把一摞钞票接过来了。

 

 

“这才对嘛,走,你刚从医院出来,老哥给你接风洗尘去!”阿强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他的脚还没好利索,今天就算了,以后再说吧!”看我为难的样子,岚姐出来给我解围。

 文学

 

 

阿强也顺坡下驴,留下几句伤好之后再请客的话,就带着他的小弟离开了。

 

 

“强哥,干嘛要给那小子道歉,还给他钱,我看他和万峰根本没什么关系。”刚来到外面,阿强的一个小弟说。

 

 

“你懂个屁!这叫买保险,现在他和万峰的关系咱们不清楚,要是他和万峰有关系,咱们今天道歉就叫花钱免灾,要是查清他和万峰没关系,那就更简单了,今天送给他一万,以后咱们可以拿回来十万,他敢不给吗?”阿强的眼睛,闪过毒蛇一般的光芒。

 

 

“强哥英明!”

 

 

“强哥简直是再世诸葛,掐指一算什么都知道。”

 

 

跟随在阿强身边的小弟,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管听没听明白,都开始狠狠的拍马屁。

阿强到人走了,岚姐去把我直接叫她办公室,看着我笑着说:“行啊!长本事了,才一天不见,你居然把阿强摆平了!”

 

 

“这是一个误会,昨天万峰送我回宿舍,正好碰到阿强的手下去堵打我,万峰把他们赶跑了,肯定是阿强把我误当成江河的手下了,他惹不起,害怕了,才有今天这一出。”我连忙解释。

 

 

“还行,头脑还算冷静,这是误会,也是你的危机你明白吗?”

 

 

“我明白,阿强一旦确定昨天的事儿,只是一个巧合,就会加倍报复我。”我脸色有些黯然。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阿强手下却有十多个兄弟,根本就不是阿强的对手。

 

 

而江河,万峰,昨天送我回来是看在岚姐的面子上,我的事实际上和他们根本就没有关系。

 

 

所以接下来,就只有我直面阿强了,预计最多半个月时间,阿强就能确定我和万峰毫无关系。

 

 

“那你打算怎么办?”岚姐问我。

 

 

“还能怎么办,要不就跑路,要不就让他不敢报复!”我那个危险的念头,又坚定了一些。

 

 

走,走到哪里不是一样?

 

 

这里有阿强,离开这里之后,还会遇上大强,小强,逃避不是办法,只会让我越来越懦弱,以前我就已经够懦弱的了,我决定不再继续懦弱下去了,那个危险的念头,清晰浮现出来。

 

 

心中有事,随便应付岚姐和小清之后,我魂不守舍地回宿舍,躺在床/上往事历历浮现。

 

 

被打伤的父亲,嚣张的包工头……

 

 

决定了!

 

 

我下定决心后,反而轻松许多,离开宿舍到街边的小店点了一盘牛肉,一瓶啤酒慢慢喝起来。

 

 

“明天,太阳升起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吃完出来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了。

 

 

第二天,我早上没去上班,而是直奔医院,我已经打算好了,要变成一个令人害怕的人了。

 

 

“你要跟我混?哈哈!”来到医院,和江河说明来意之后,江河竟然笑得喘不上起来。

 

 

“我是认真的!”我鼓起勇气,也许这是我这辈子做出的最大的决定,我考虑的很清楚了。

 

 

阿强他能随便欺负我,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他手下一批小弟,而他却怕万峰,为什么?

 

 

因为万峰比他更厉害,这些天颠沛流离的日子,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拳头大才能不受欺负,所以我思前想后,决定出来混社会了,既然要出来混,跟对人很重要,而我知道的最厉害的人就是江河。

 

 

“行啦!你快回去上班吧!”江河挥挥手,万峰守在病房门口,看也不看我。

 

 

“我真是认真的!”

 

 

“你是不是古惑仔的电影看多了,告诉你那只是电影,在现实中混的人,不是过街老鼠也差不多,没人喜欢他们,有的只有讨厌,而且你一旦一步迈进来,就再也没有上岸的机会了。”江河说话的时候,眼中有少许的悔意。

 

 

混,这晚饭一点都不好吃,他如今已经是一个黑道大佬了,在别人眼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实际上却仍然心惊胆战,就像他肚子上的伤,就是拜一个对手所赐,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想要安心过日子,除非他不再混了,然而到了他这种地位的人想退出太难了,除非他能舍得一切,远走他乡再也不回来,可再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他已经没办法适应了,只能一条道跑到黑,直到闭上眼的一天为止。

 

 

所以看到我来投奔,再加上受伤住院,触动他心底最感性的一块,才再三拒绝我的投奔。

 

 

“不是,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我要跟你混。”我回答得十分坚决。

 

 

“好吧!我问你几个问题,要是你的回答让我满意,我就让你跟我。”江河看着我的眼睛。

 

 

“你问吧!”

 

 

“如果我不收你,帮你把阿强除掉,你可以回去工作吗?”江河问。

 

 

“不!”我回答的很坚决,阿强的威胁只是一个催化剂,今天有阿强,以后还可能会有大强,小强,江河不能为我解决一切,所以最根本最彻底的解决办法,就是我自己成长强大起来。

 

 

不管江河会不会为我解决阿强的麻烦,我都一定要出来拼搏,变成一个人上人,不让人欺负。

 

 

“出来混,不是吃吃喝喝,也不是说说笑笑,很危险的,你看我就知道了,我这肚子上的一刀,要不是我躲得快,现在已经进鬼门关了,你不怕吗?”江河两眼紧盯我的两眼,就像能看穿一切。

 

 

“怕,可我更怕被人欺负的抬不起头来。”想起当天拿刀去捅拖欠工资的包工头,我回答。

 

 

啊?

 

 

显然我的回答也令江河很意外,按一般人的思维,怕,是肯定的,可在这种被询问的场景下,一定要回答不怕,就算心里再怕也要说不怕,可我却直接说怕,是江河没有预料到的答案。

 

 

“好,说得好,死是很可怕,可是被人欺负的抬不起头来,比死还可怕!”江河忽然笑了。

 

 

“行,我收下你了,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和我混的,我给你三个月的考验期,能挺过三个月,表现也让我满意,你就跟我混,否则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终于江河答应我和他混了。

 

 

我长出一口气,汗都出来了,我也很诧异,一向很懦弱的我,竟然能做出如此大胆的决定,更不可思议的居然还成功了,今天迈出的一步,非常关键,代表我和过去的生活方式告别了。

 

 

“我一定会令你满意的!”我坚定地说,仿佛过去那个懦弱的根本就不是我,是另一个人。

 

 

“很好,万峰,把他送去三湾巷,给小刀,让小刀先带带他。”江河吩咐万峰。

 

 

“知道三湾巷是个什么地方吗?”车上,万峰有点神秘的问我。

 

 

听到万峰这么问,我马上就意识到一个问题,三湾巷肯定有问题,否则他不会这么问我的,而江河让我到三湾巷,显然也是一个考察,成,我就能留下来,败,也就只能打道回府了

路上,万峰给我科普,三湾巷是一条普通的街道,却有不普通的地方,三湾巷是江河和另一个大佬地盘的交界处,小冲突不断,可以说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是一个很混乱的小巷。

 

 

也是一个很磨练人的地方,我被江河放到这个地方,也是一个短暂的高强度考验。

 

 

很快车子就来到一栋楼面前,整座大楼都灰土土的,甚至外面还是土地,地面都没有硬化。

 

 

万峰介绍这是一栋烂尾楼,已经闲置五年了,看来还要继续闲置下去。

 

 

不用租金且地方宽敞,所以就被他们占领了,除非烂尾楼有人接手,否则没人会来打扰他们。

 

 

“万哥,你怎么大驾光临了?”万峰的车子刚停下,就从烂尾楼里跑出十三个人,没想到一个个子不高,眼角下有一道一次多长的伤疤。

 

 

“有空过来看看你,怎么样,这段时间对面没闹腾吧!”万峰开门下车。

 

 

“还不就是那样,三天两头就得收拾他们一顿。”他们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十三个人中,至少有四个身上带伤,当然不是什么大伤,有两个胳膊上缠着纱布,有一个脑袋上缠着纱布,还有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

 

 

“行啦!我也不和你废话了,这是小杨,跟你混一段时间。”万峰把我介绍给小刀。

 

 

“没问题,万哥你放心!”小刀马上表忠心。

 

 

他和万峰同样是江河的手下,可他只负责一个边缘的小小街道,油水也没多少,万峰却跟在江河身边,只要是头脑稍正常的人,就知道其中的地位差距有多大,他当然要讨好万峰了。

 

 

简单交代几句后,万峰就走了。

 

 

“你叫我刀哥就行,我就叫你小杨吧!这是小毛,三虎……”小刀介绍手下给我。

 

 

我能看得出来他有一丝讨好成分,毕竟我是万峰送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总要给几分面子。

 

 

“好了,我们这别的不多,就是房子多,这栋楼你想住哪间随便。”随后众人走进烂尾楼,其实烂尾楼建设已经接近尾声了,楼梯什么的都建好了,所差的只是清理,以及门面工程了。

 

 

小刀带我来到楼顶,楼顶摆着猪头肉、花生等一些小菜,还有成箱的啤酒,显然他们正在喝酒。

 

 

“来,小杨,干一杯,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小刀举起杯子。

 

 

“刀哥,别,这杯我敬你,以后就要刀哥多关照了。”我可没被表象冲昏头脑,小刀对我的态度,源于对万峰的敬畏,对江河的敬畏,要是我蹬鼻子上脸,他暗中动点手脚,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不能得意忘形,该谦虚的时候就要谦虚。

 

 

“小杨你太客气了,大家都是兄弟,一起干了。”小刀露出一丝笑容,对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喝酒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两个人一直对我抱有敌意,虽然他们没做出出格的举动,态度却很不友好,让我顿时就警惕起来,看起来我首先面对的第一困难,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内。

 

 

很多人的失败,并不是敌人太强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随便选了一个房间,在第七层,这栋楼一共就八层,仅次于顶层。

 

 

因为是烂尾楼,门窗都没有安好,小刀说了,看中哪个房间了,明天就去不远处废品收购站,花不了几个钱,弄一扇二手的门,再弄点塑料纸当窗户纸,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这么干的。

 

 

喝多了,在烂尾楼里对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辞,走了,至少要和岚姐、小清说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让我说什么好哪!”见到岚姐辞职的时候,岚姐追问我的去向,我就直说了,岚姐顿时就生气了,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岚姐,我知道你担心我,可这是我的选择,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会让那些人骑在我头上欺负我,以后我不会再继续懦弱下去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从选择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

 

 

 文学

我已经下定决心,和过去的生活方式说再见了,尽管我还是我,却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

 

 

“哎,你以为社会是这么好混的吗?江河,够厉害了吧?你看怎么样?还不是被人捅进医院去了?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怕吗?要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岚姐出面,江河不会难为你的。”岚姐劝我放弃。

 

 

“岚姐,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说什么了,记得岚姐,要是实在难了,就来找岚姐。”我看得出来,知道我要出去混社会之后,岚姐的情绪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辞了,又来找小清做告别。

 

 

对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复杂,朋友不像,恋人未满,处于一种很奇妙的关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还没等我说话,她就首先开始问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万峰吓跑阿强的手下,看你当时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离开了,也知道我劝不了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

 

 

“对不起,我会回来看你的。”扭头,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没有离开的勇气了。

 

 

我是一路跑出来的,浑浑噩噩的回到烂尾楼,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只知道现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烂尾楼我选择那套房子的时候,发现我用来挡门的板子没了,就是屋里那个快烂掉的破床,也被人给踹散架了,让我顿时想起昨晚喝酒的时候,那两个始终对我抱有敌意的人。

 

 

“看来,要先立立威,否则他们真把我当做软柿子了。”从决定出来混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不再懦弱,现在被人欺负到头顶上了,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某些人长长记性才行。

恼火,却没让我失去理智,我这现在去找他们,不会有任何结果,很可能还会让他们反咬一口,所以记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会在一起,报复的机会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随后到旁边的旧货市场,买一扇被淘汰的铁门,只比废铁的价格高一点,然后又弄来一些粗铁链,回来之后用铁链把门固定在门框上,其他人也都是这么做的,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

 

 

不过多加几道铁链,也是相当结实的,在里面用锁把铁链锁住,门就安装好了。

 

 

门上的门锁还能用,可能不是安装在门框上的,有门锁说也没用,只能用铁链锁住了。

 

 

然后,我的帮派生活就开始了,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在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中,开始锻炼了。

 

 

万峰在帮我带来的路上,曾经指点过我几句,如果只想做一个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样混吃混喝就够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浑浑噩噩了,最基础的就是从锻炼身体开始。

 

 

身体锻炼好了,打架的时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从追兵的追踪下脱身。

 

 

“小杨,你整天这么折腾自己,有意思吗?”我正在锻炼的时候,三毛嬉笑着来到我身边。

 

 

三毛和小凯,就是对我抱有敌意的两个人,直到现在我还没想明白,他们为什么对我抱有敌意,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记住他们两个了,在合适的时候,我会让他们后悔。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当然不会流露出任何不满。

 

 

“切,有这功夫不如去睡一觉,你自己慢慢玩儿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许去睡了。

 

 

接下来的几天又没什么大事,无非是每天到场子去转转,在三湾巷上,小刀负责看管三个场子,一个台球厅,一个舞厅,另外还有一个不大的酒吧,每天我们都会去这三个场子转一转。

 

 

我来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动就到来了,傍晚的时候小刀召集我们。

 

 

今天的行动是要教训一伙人,是一伙捞过界的小偷,在我们看管的场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们打声招呼,而且小偷在我们的场子每做一笔买卖,都要上交一定的保护费。

 

 

而今天要教训这伙人,原来是在三湾巷对面大佬的地盘上的,一个星期前才流窜过来的。

 

 

他们多次在我们的场子上出手,却一直没来上交保护费,尽管小刀已经找人和他们打过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这一伙小偷过来,很可能是对面的帮派怂恿的,所以他决定出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