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地在浴室洗手台做,吸弄小核喝花水啊舌头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9-12 09:49:34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的大小姐,你别拧了,耳朵都快废了。”

正待我脑速飞转,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回绝安琪儿之时,裤兜中的手机却及时响动起来。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我挣脱安琪儿的小魔爪,躲到一边接通了电话。

“喂,阿凯。你快过来一趟,这边要打起来了。”

和嫂子通完电话,我便急匆匆打车赶回家中。

当我火急火燎进入家门时,嫂子正坐在沙发上,小手揉动着红肿的脚踝。

“嫂子,你没事吧。”连续爬了七层楼梯,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询问道。

嫂子靥面含笑,柔声道:“没事,就是不小心崴脚了。”

我从冰箱里面拿出跌打药酒,坐在沙发上。凭借我在医学院学到的知识,先是给嫂子小腿做了一番按摩

 文学

当手掌接触到嫂子时,我心跳再次加速。虽说我和嫂子已经发生了很多不可描述的妙事,但那毕竟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再加上全程都是嫂子把控节奏,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

而这一次,我切切实实和嫂子有了亲密的接触。嫂子有些害羞,精致面颊不由飞升起来两抹红霞,娇艳欲滴,着实可爱。

我也是如此,甚至我都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在颤抖儿。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啦,就是陪着王艳去哪个混蛋教务主任家里。本来打算把这件事说清楚,让教务主任不再纠缠王艳。可没有想到教务主任的妻子是个不讲理的‘混不吝’。先是动手打了王艳,我去劝架,却不小心崴到了脚踝。”

或许嫂子感觉出来气氛有些尴尬窘迫,浅浅一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

我一边仔细按摩着她的小腿,一边思索着该如何回答嫂子的话。

“下次不要掺和这种烂事了,男女感情之事,说也说不清楚。”我往手下倒了一些药酒,小心翼翼地往嫂子皓白盈润的脚踝处涂抹着。

可手掌刚刚接触白皙脚踝,嫂子下意识地缩了回去,贝齿轻咬着红唇。

对于嫂子的这种本能反应,我还是比较理解的。

在心理医学上,女人敏感点包括脚!

而且不仅仅是现代心理医学这样分析的,就连古代也是如此。

若是一个色胚偷偷碰了女人的脚丫,实际上要比碰到女人的胸部更加恶劣。

我会心一笑,朗声道:“嫂子,别不好意思啦,要是在不给你的脚踝上药,恐怕就要变成烤猪蹄了。”

烤猪蹄!

嫂子看了看自己红肿的脚踝,发现的确红肿的像烤猪蹄。靥面含笑,随即羞嗒嗒的将白嫩脚丫送到我面前。

“不怕臭你就给我涂药吧!”嫂子跟我开了个玩笑。

其实嫂子小脚丫不仅没有丝毫异味,还有淡淡的香气飘散出来。

小巧的五根脚趾犹如经过工匠精心雕琢一般,俏丽可爱。再加上嫂子的脚丫只能穿上三十六号鞋,还真是有点三寸金莲的感觉。

我一边犹如侍奉神明般小心揉搓着玉白脚踝,一边平息内心蠢蠢欲动的邪念。

我很清楚一点,在嫂子没有完全接受我的时候。我的任何过激行为,都有可能造成嫂子的抵触。

而这种抵触,很有可能将我曾经的努力瞬间化为泡影,不复存在了。

客厅内的气氛有些亲昵,亲昵的仿佛我跟嫂子不再是没有血缘的亲戚关系,更像是一对小情侣。

许久,嫂子主动提出了一个话题。

“小凯,你觉得王艳这个女孩怎么样?”嫂子幽幽的发问道。

王艳!

我跟王艳只不过一面之缘而已,压根就不了解她。

可若是我回答‘不了解’,那岂不是让嫂子很尴尬。

犹豫片刻,我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其实,我觉得这个王艳很不检点,明明知道教务主任是有妇之夫,还要跟教务主任厮混在一起。最起码从道德上来评判,她不是一个好女孩。”

“你真是这么想的!”嫂子黛眉紧蹙,精致面容上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可我也是实话实说,便点了点头。

“唉,其实你们男人根本就不懂女人。如果男人爱上女人,很可能只是为了跟女人上床,并且占有她,无论是光明正大,还是偷鸡摸狗。可对于女人来说,爱上一个男人,那是一生一世一辈子的事情,她可以义无反顾,不去顾及任何流言蜚语和众人鄙夷的目光。这就好像是一场赌博,赢了,你能收获终生幸福,输了,你注定一败涂地,黯然断肠!”

嫂子说话时的神情有些迷惘,但更深的则是失落。而她这番话,却像是一块石头闷声敲在我脑袋上,让我马上转过弯来。

“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

还没等我解释完,嫂子苦笑连连的摇了摇头,她抽回脚,穿着拖鞋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房间,将我孤零零的丢在客厅。

我有些理解嫂子为何突然对我冷若冰霜!

刚才她让我评价王艳,表面上是闲聊,可实际上,嫂子是想试探我的口风。

换一种角度,无论是窃取有妇之夫的王艳,还是跟我发生亲密关系的嫂子,她们都是同一类人。

撞破了正常世界的伦理道德,最起码这种背德的行为现在是让人不齿的。

而嫂子本来跟王艳就没有深交,之所以跟王艳去教务主任家,最主要的还是嫂子在王艳身上看到了与自己相似的地方。

义无反顾的爱上一个男人,但却被千夫所指,忍受着众人的冷嘲热讽,背后议论。

只不过嫂子更幸运一些,一者是她没有挑明跟我之间的关系,二者是我没有抛弃她。

或许在嫂子看来,我并不是没有抛弃她,而是现在她对我来说,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一旦我有了女朋友,她就会成为一文不值的人,我轻轻地招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独自坐在沙发上苦思冥想了很久,我深知自己已经说错话了,甚至因为这一句话,我跟嫂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将会再次回到谷底。

事实跟我预想的相差不多!

那天晚上,嫂子并没有让我去她房间睡觉,更没有跟我说什么自己一个人睡觉会害怕。

而在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失眠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嫂子的房间若隐若现传来一阵阵哭泣声。

虽然那抽噎声已经尽量被压制到了最低,但却像是一把把尖刀利刃,痛彻心扉的刺入我的胸膛。

或许,我跟嫂子之间的感情,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我便起身离开了家。此时嫂子对我的态度已经接近了冰点,而我一时间也想不出任何跟嫂子解释的办法。

说一些甜言蜜语?

那只不过是小情侣间闹别扭时的把戏而已,但却不适用与我跟嫂子这种微妙的关系。

一夜未眠的我,只想今早离开这困兽般的牢笼。

大约五点半,如同车轮般大小的骄阳刚刚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起。我还在学校大门徘徊着,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偏巧这个时候杨丽华教授的电话,将我从不知所措的境地解脱出来。

“王凯,你马上跟我去第三总医院一趟,今早六点那里有一场手术,我已经跟院方申请让你去学习观看。”

对于去其他医院亲眼观察手术,这已经是医学院学生必不可少的工作流程。

毕竟,医生这个行业是需要大量实践经验积累的,一旦因为医生的怯场,很有可能断送一条鲜活的生命。

我二话不说的应承下来,回到实验室拿了白大褂和护目镜之后,便打车去了第三总医院!

这是杨丽华教授给我争取的机会,我必须要好好把握住。

刚赶到第三总医院的门口,我便已经看到杨丽华教授站在她那辆白色奥迪车旁边。

我急匆匆下车小跑过去,可走进才发现,这次去手术室实习观摩的人只有我一个。

“教授,安琪儿还没有来吗?”

和安琪儿共处了三年时间里,我很了解这位大小姐的生活做派。

必须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娱乐玩到尽兴时。

提到安琪儿,杨丽华教授脸上不免生出一抹厌恶之情,“那位富家小姐我怎么能请的动,要不是看在校长亲自说情的面子上,我绝对不会收她的。好啦,今天这次手术实习,我没有叫她,现在我们快点进去吧,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

杨丽华教授出事利落干脆,直接带我进入了医院。

手术六点半进行,我跟杨丽华教授先是在消毒室待了几分钟,才戴着医用口罩头套,全副武装的朝着手术室走了过去。

“马上通知医务室准备RH血型,病人手术过程中突发胃出血,需要输血。”

“RH血型仅有的库存都已经拿来了,还不够吗?”

刚走出消毒室,医院长廊中两位护士急促的对话声,吸引了我和杨丽华教授的注意。

“联系其他医院,询问是否储存RH血型,如果有马上开通紧急绿色通道,把血袋运送过来。病人出血量很大,血液流速也很大。”

RH是罕见的血型。一般在人群中出现的概率,大约在百万分之一,是稀有血型的一种。

再加上现代人对献血公益行动并不是很积极,造成医院对稀有血型的储备量很有限。

可无巧不成书,我身体流淌的便是这种稀有血型RH血型。

“不行,来不及了,病人出血量太大,已经没有时间等其他医院血液运输过来了。主刀医生已经对病人下方了病危通知书!”

女护士的话骤然让我本已经悬着的心提到嗓子眼儿里。

犹豫片刻,我低声对杨丽华教授说道:“教授,我……我是RH血型。”

杨丽华教授微微一怔,旋即急声问道:“王凯,你能确定吗?万一要是弄错了,这个病人可是必死无疑了。”

一时间我有些犹豫了,病人出血量非常大,就算是把我身上的血液抽干,都未必能填补这个窟窿。

思忖良久,我还是本着医道主义精神,还是选择抽取自己的血液。

“能确定,我现在就去护士那里说明情况!”

……

“小伙子,不能在抽了,已经抽取了600毫升,这要是在继续下去,你就危险了。”

“还不够,再抽200毫升,放心,我命大,死不了死不了死不了……”

恍惚间,苦心劝说的声音在我浑噩脑海中一时迸发而出。我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当我再次睁开双眼时,已经临近傍晚了。

日暮沉沉,血红的残阳渲染着晚霞,凄凉的红色光辉透过窗帘倾撒在病房中。

窗帘随风摆动,“哗啦啦”直响,却营造出一种安逸的氛围。

我挣扎着要坐起来,却发现四肢乏力,头昏脑涨,最后我还是放弃这个念头,乖乖躺在了病床上。

可当我环视四周时,意外的看见杨丽华教授正趴在床沿边上,恬然熟睡着。

凌乱发丝遮挡住杨丽华教授的面颊,虽说杨丽华教授已经四十五岁了,可容貌依旧不减当年。

圆圆的鹅蛋脸上镶嵌着一双水吟吟凤眸,挺翘小巧的琼鼻点缀在双眼下方。

由于杨丽华教授保养的很好,白皙肌肤还是充满弹性,无形中释放出一股让男人无法抵御的魅力。

或许,这正是成熟女人中最大的亮点吧!

以前杨丽华教授在我面前一直是严肃师长形象,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杨丽华教授。

忽然,长长的眼睫毛微微轻颤儿,杨丽华教授睁开了惺忪睡眼。

“王凯,你什么时候醒的。”杨丽华教授娇容露出惊喜神色,“你都昏迷快十二个小时了,唉,吓死我了。”

“那位病人怎么样了。”我嘴唇翕动,有气无力地询问道。

“病人已经无恙,他现在是你的临床。你刚醒,我去医务室给你买两瓶葡萄糖,能让你尽快恢复精神。”

说着,杨丽华教授便兴匆匆离开的病房。

我扭头向左侧看了一眼,却发现一双好似幽灵般的鼓泡眼儿正在盯着我,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啧啧啧……你小子可真有福气呀,没想到这样徐娘半老风韵依旧的女人,对你也是爱慕有加。”

在我眼前的是一位邋邋遢遢老头,看样子也有古稀之龄了。可更让我觉得这个老头神经兮兮的,便是他刚才所说的那番古怪话语。

徐娘半老风韵依旧?

难不成是指杨丽华教授!

还爱慕有加?这都哪跟哪呀!

“老爷爷,你可能误会了,刚才出去的那位女人是我导师。”

老头揉了揉通红的酒糟鼻,丑陋地老脸上浮现出一抹狡黠笑意:“我这辈子阅人无数,岂能看走了眼。瞧着吧,待会儿她进来,我只需要略施小计,便能试探出她对你的心意了。”

对于老者鼓吹杨丽华教授爱慕我的事情,我只是一笑置之,没有丝毫相信。

且不说我和杨丽华教授年龄和地位上有着天壤之别,最主要的是,杨丽华教授的女儿年龄几乎与我相仿,听说今年已经从国外留学归来。

这本身就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

“老爷爷,你千万不要不要误会,刚才那位女人真是我的导师。”我一本正经地重申道。

老头揉了揉通红的酒糟鼻,咧着大嘴冷笑道:“男女之爱,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我观那位女士的言行举止,也是个有涵养之人。可她颧骨突出,眉宇间有一颗黑痣,一看便是寡居克夫之相。恐怕多年守寡早已经让她忍耐不下去了,只需要老头子我略施小计,便能试探出她对你的心迹。”

老头这番白话文言语弄得我是晕头转向,可他还真是有点门道儿,竟然将杨丽华教授早年离异的事情说的非常准确。

我听其他学长说起过,当年杨丽华教授刚刚生下女儿,便跟丈夫协议离婚,从此劳燕分飞,互不干涉。

这样算下来,估计杨丽华教授的确守了二十多年的活寡!

可我还是有些不愿意笃信老头的胡言乱语,便一口否决道:“老爷爷,杨丽华教授的爱人还健在呢,你说她寡居多年纯属无稽之谈。”

“呸!你小子少来哄骗我,老头子喝酒经常喝多,但我相面卜卦之语却从来没有出错过。”老头牛鼻子冲天,张开大嘴咧咧道:“好吧,看在你输血救我一命的份上,老头子就让你看看我的真本事。”

说着,老头挣扎从床上坐了起来,颤颤巍巍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不由分说的泼在我身下。

“哗啦啦……”

 文学

一杯水倾尽,瞬间便将我身下的裤子浸湿。

“你……干什么呀。”

我刚想将裤子脱下来,却不想正在这时杨丽华教授推门而入。

“王凯,是不是又头晕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杨丽华教授拿着两盒葡萄糖走了进来。

脸色难看?

裤子被眼前这个神经兮兮的老头弄湿,不难看就怪了。

可还没等我说话,老头便倚老卖老地说道:“唉,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听劝了,我一直告诫让他静养,可这小子偏偏要自己做起来喝水。好嘛,水没有喝上,反倒洒了一身。正好你是他媳妇儿,帮他换一下,我先去撒泡尿。”

老头在护士的搀扶下了床,临出门还不忘回头对我挤眉弄眼,似乎是在暗示我继续照这个戏码演下去。

往裤子上洒水,这都是老套路了,而杨丽华教授毕竟是结过婚的,岂能是不破这种鬼蜮小伎俩!

就在我暗自腹诽之时,杨丽华教授却面颊通红,娇嗔埋怨道:“这个老爷爷可真能开玩笑,我都这么老了,他怎么还以为我和你是一对呢。”

“教授,是你保养的很好。如果仅从外貌上来看,说你是我妹妹都有人相信。”我满脸含笑的奉承了一句。

杨丽华教授含情凝睇地瞥了我一眼后,竟然像个小女人似的撒娇道:“你在乱说话,我可不管你了,让你一整天都穿着湿裤子。”

我不敢在揶揄杨丽华教授,乖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杨丽华教授皓齿半露,靥面含羞。可她马上找到化解窘迫的办法。

“王凯,你现在不仅仅是我的学生,也是一位病人。听我的话,马上把裤子脱了,我给你擦擦。”杨丽华教授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自己可以。”

毕竟杨丽华教授在我脑海里一直是严肃的形象,让她给我擦拭那块,我还真是有点诚惶诚恐。

“马上把裤子脱掉,你刚刚抽完血,如果猛然起身会造成大脑颅内血压不足,很有可能昏厥过去。”杨丽华教授不再跟我废话,直接动手把我裤子拔了下去。

霍然间,杨丽华教授娇容失色,小手不由捂住嘴巴惊呼了一声。

其实我不愿意让杨丽华教授给我擦拭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有反应了。

没有办法,刚才被那个神经质的老头一番忽悠,我还真有点鬼迷心窍了,满怀期待的能和杨丽华教授发生点什么。

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刚才还萦绕在我心头的旖旎幻想,此刻竟然变为现实。

被杨丽华教授看光,我面色膛红,不由汗涔涔地低声道:“教授,你能不能快点,我怕有人进来。”

“好!”杨丽华教授缓过神来儿,抓起床头的纸巾,小心翼翼擦拭着。

杨丽华教授的动作十分轻柔缓慢,但我总能感受到她好像一直在盯着我那块看,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

身体完全暴露在外面,让我内心陷入了焦灼之中。既有些期待杨丽华教授真能用温润小手替我抚摸,又希望这个尴尬而并不愉快的过程能尽早结束。

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的确出乎我的意料,足以让我回味一生……

殊不知杨丽华教授有意还是无心,温暖细腻的手背总是似有似无的触碰着雷区。

再加上从杨丽华挺翘琼鼻中喷薄出来的热气,更是让我内心蠢蠢欲动的邪念瞬间喷井而出。

“嘭”的一声闷响,那个好像打了成长激素的之物,眨眼间增高五六厘米,还不小心触碰在杨丽华教授的面颊上。

“啊!”杨丽华教授先是一声惊呼,而后羞涩含笑道:“真是不老实,待会儿看我怎么收拾它。”

“这块也有点……有点湿了,我给你擦擦。”杨丽华教授给自己荒唐的行为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她现在可以不用在偷偷摸摸了,而是光明正大的进行抚摸。

“它必须要保持干燥,这对于男人的健康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杨丽华教授振振有词,但全程几乎都是用温柔的小手在进行着清理。

不过,杨丽华教授的处理方法甚是让我舒爽,舒爽的几乎全身每一寸毛孔都完全张开,贪婪的吞噬着空气。

以至于我开始期待更为刺激的事情,那就是杨丽华教授的身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