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 戚枫不是直男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19 10:51:1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1.

拿到诊断通知的那一瞬间,库羽长吁了一口气。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天前他才跟喜欢的人告白成功,十天后命运就给他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

恶性淋巴癌。

晚期。

保守估计,还有3个月的生命。也许还会更短。

所以这段时间他会这么累,还时不时就发烧想吐的。想想戚枫问起来的时候,他还贱贱地说这是相思成疾,只要戚枫从了他,他就好了。

没想到戚枫真的从了他,他却好不了了。

 文学

库羽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心情,唯一确定的是,这件事不能让戚枫知道。

2.

戚枫是他的男朋友。

或者说,是准男朋友。

他苦苦追了戚枫五年,一直没什么结果。直到十天前,戚枫才松口答应跟他在一起“试试”。

虽然还只是“试试”的阶段,但这些天库羽已经开心得快要疯掉了。

天知道,他实在是太喜欢戚枫了,从五年前第一次被戚枫从混混手上救下来,他就心动得一塌糊涂。

此后他就开始过上了没羞没臊追着戚枫跑的日子。

曾经有人还打趣过,库羽的生命里只剩下了三件事:吃饭,睡觉,撩戚枫。

也有人嘲笑过,库羽是一个大男人,成天这么没脸没皮地缠着一个男人,真是贱骨头。

但是戚枫什么都没说,虽然一直没爱上库羽,却也从来没有伤害过他。

甚至现在还答应他在一起试试。

这么一想库羽觉得戚枫更好了~

哈,果然不该奢望命运对自己太好。

库羽默默地想,戚枫实在太好了,能跟他在一起,哪怕只是试试,也让他夜半时分能够笑出声来。

只是......有点不甘心啊......

库羽有些难过地想,他还想跟戚枫多“试”一段时间啊,说不定试着试着,戚枫也就爱上他了呢。

3.

现在库羽有点纠结。

现在的他,既害怕戚枫不会爱上他,更害怕戚枫真的爱上了他。

去医院反复确认过了,没有报告拿错的狗血事件发生,同时医生也委婉地表示了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

也就是说,他的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他不想戚枫为了他的死难过。

如果十天前戚枫没有松口就好了,那他肯定也就不会难过了吧。

至于现在......戚枫虽然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却也是有原则的,既然他说了要在一起,那多少还是有一点喜欢他的。

等他死了,戚枫万一难过了怎么办呢。

库羽觉得让戚枫难过是一件比他生病还要严重的事情。

4.

晚上,戚枫打电话来约库羽吃饭。

有时候库羽觉得,戚枫好像也是爱着自己的。

尤其是在一起之后,戚枫三不五时的就要约他吃饭看电影啥的,就想真的谈恋爱一样。

每当他这么感叹的时候,戚枫还会点点他的鼻子,温柔地笑:我们这就是在谈恋爱啊,傻瓜。

但是大多数时候库羽觉得他可能想多了。

因为戚枫不想睡他。

戚枫不是直男,他们这群gay也没有婚后才能有性生活的精神洁癖,不提滥交,但其实约炮是很常见的。

在他们说好要试试的那个晚上,库羽都准备好了rush润滑液避孕套等等一整套装备,撅起屁股就想开车了。

但是戚枫拒绝了,甚至还一本正经地告诫他,rush对身体不好,以后绝对不能用。

不止这一次,这十天里,戚枫从未答应过他的留宿邀请,也从来没有表现出对他有性趣的样子。

一个身心健康的正常男同,这种情形只能解释为他不爱他了。

5.

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库羽的错觉,总觉得戚枫看起来比他还憔悴。

就好像病了的那个人不是他而是戚枫一样。

晚饭吃得很沉默。

戚枫和库羽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库羽在叽叽喳喳,仿佛对着戚枫有说不完的话题;而戚枫总是朝着他微笑颔首,虽然沉静,却不会让库羽觉得没有回应。

那是一种,温柔的,包容的,甚至,库羽有点害羞地觉得,戚枫对他,有一种大爱无言的感觉

而现在库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个人之间就彻底安静下来了。

库羽倒不是不想开口,他只是在看到戚枫的第一眼,就开始害怕。他怕他一开口,就会哭出来。他还不想死,真的,他太舍不得戚枫了。

遇见戚枫以前的库羽,肯定不会这么怂的。

那时候的他,游走在人群中,表面上热情开朗,写满了合群;内心却是一个疏离的人。他跟这世界没有什么羁绊,所以只是死而已,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像戚枫,戚枫是一个表面很冷漠,但是内心充满了温柔的人。

 文学

库羽是孤儿。

这么多年,没有父母,没有朋友,他在人群间游走,却总也融不进去。

除了戚枫,他其实什么都没有。

6.

库羽看着坐在身边的戚枫。

晚饭后,他拒绝了戚枫送他回家,反而舔着脸跟着戚枫回来了。现在他正坐在戚枫家的沙发上,跟戚枫排排坐,看电影。

准确来说,是戚枫在看电影,而库羽在看着戚枫。

其实这不是库羽第一次跟着戚枫回家了。

但是在戚枫答应跟他“试试”之后,这还是第一遭。毕竟,库羽一开始想着,要跟戚枫循序渐进的,gay圈多骚受,而他不想让戚枫觉得他是一个轻浮的人。

而现在,这不是要死了嘛,死之前总得把该干的都干了,库羽有些脸红地想,戚枫家的床还蛮大的,沙发也不小,也不知道他这有没有东西,第一次,好像还挺疼的......

戚枫还在认真地看电影,丝毫不知道身边的人已经在脑内开起了云霄飞车。

电影看完了,已经很晚了。

库羽看了看时间,零点二十七。他适时地打了一个哈欠,摆出了一幅很困的样子。戚枫揉揉鼻子,认命地起来给库羽准备洗漱用品。

yes!等戚枫去给他拿牙刷毛巾的时候,库羽开心地朝自己比了个V。

7.

洗了一个心猿意马的澡,库羽从戚枫家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脸还是红红的,不知道是被浴室的水汽蒸的,还是被满脑子有色镜头给熏的。

戚枫去洗澡了。

库羽开始扒拉戚枫的床头柜,想看看有没有套套,润滑液啥的。实在没有的话,他只能偷偷叫外卖让人送过来了。

今晚晚餐结束的时候,库羽突然不想哭了,他死缠着跟戚枫回来,是他突然决定,得趁着现在身体上还没长那些乱七八糟的淋巴结,也没有皮肤溃烂瘦成人干,赶紧把戚枫睡了。

库羽心想,自己临死前最后一个愿望,只不过是睡一睡自己的男朋友,这应该不算太过分吧。

可是戚枫为人貌似太正派了,库羽几乎要把整个卧室翻了一遍了,却什么带颜色的玩意都没有。

但是库羽在戚枫的抽屉了找到了一个比较眼熟的文件袋。

能不眼熟吗,这个跟早上在医院里医生给他的那个,一模一样。

库羽突然想到了戚枫十天前突然答应他在一起;突然想到了戚枫从不剧烈运动;突然想到了戚枫这几天的消瘦;突然想到了戚枫看今晚眼里的悲伤。

他突然手有点抖。

8.

命运这个东西吧,有时候真的很不好说。

库羽之前很感谢命运让他遇见了戚枫,现在他很想日命运的老母。

库羽一直觉得自己是很能看淡生死的,但那只是自己的生死,关系到戚枫了,他有些没法淡定。

那份报告一堆CT心电图的检查数据,其实库羽看不太懂,但是病历上的那些字他还是认识的:心脏病,家族遗传,死亡率97.7%,不能有任何强烈心情波动和剧烈运动。

库羽心想,好烦,为什么现在的病例都是打印而不是手写了呀。要是医生手写的字,他肯定看不懂,那么也不用这么难受了。

一滴,两滴,点点泪滴晕湿了病例上的铅字,库羽慌忙用手去擦。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10天前戚枫会突然答应跟他在一起了。因为有一份病危通知单夹在病例中,日期就是10天前。

库羽不知道自己该开心还是难过,戚枫死之前想跟他在一起,是爱他吧,他们其实是相爱的吧。

可是为什么呢,自己要死了,戚枫竟然也要死了。

戚枫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库羽拿着他的病例哭成傻逼的样子。

9.

戚枫跟库羽讲了一个有点长又有点狗血的故事。

有一个小男孩,从出生开始,就被父母告知,他出生的意义,就是为哥哥奉献自己。

小小的男孩并不懂奉献的意义。

他很羡慕哥哥。

哥哥的身体不好,但是特别优秀,爸爸妈妈都非常喜欢哥哥。其实他也很喜欢哥哥,可是哥哥不是很喜欢他。爸爸妈妈好像也不太喜欢他。

“小榆乖,等你成年了就可以做手术了,小枫就可以把心脏给哥哥了。”

爸爸妈妈这么安抚哥哥,却没有告诉他,把心脏给了哥哥之后,他要怎么办呢?

可是事情并不如爸爸妈妈想得那么顺利,哥哥还没撑到可以做手术的时候就病情恶化,爸妈急急忙忙让小男孩去做身体检查,却意外地发现,小儿子的心脏有和大儿子一样的毛病。

然后就是长达几年的兵荒马乱,小男孩成年了,哥哥也拖不下去了。

再然后,小男孩就没有了哥哥,也没有了爸爸妈妈。只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工的心脏,还在他的胸腔跳动。

10.

戚枫说的时候倒是很平静,掩去了最后那段时间父母的歇斯底里。

库羽却听得涕泗横流,恨不得去揪着那对父母的衣领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戚枫?

故事说完之后,两厢沉默,只有库羽的眼泪还在流。

良久。

戚枫轻轻地说:“库羽,我真的快要死了。以前我从来不觉得死有什么,但是现在,我很舍不得.......”

我本并不畏惧死亡,直到遇见你。

 文学

库羽哭得更凶了。

他想告诉戚枫,不用舍不得,也不用害怕,反正他也活不成了,到时候还可以一起想想下辈子怎么过。

但是所有的话都梗在嗓子里,一句都说不出来。

那天晚上,戚枫是用了一个温柔缠绵的吻,才止住了库羽的眼泪。

那是他们第一个吻。

也是唯一一个。

11.

最后,还是戚枫先死一步。

可能是戚枫真的撑了太久了,跟库羽敞开心扉聊过之后,他本就接近油尽灯枯的身体迅速衰败,第二天下午就进了ICU。

不愧是下过病危通知书的啊,库羽甚至在想,果然比自己厉害。

戚枫弥留之际,库羽被准许去跟他告别。

其实库羽并不觉得有什么需要告别的,反正很快他也就死了。

医生护士们看着库羽笑着走进去,握住戚枫的手,喃喃地不知说了些什么,病床上的人急促地呼吸了两下,然后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库羽走出病房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他第一次遇见戚枫的场景。

他被几个小混混抢了包,他下意识地就去追,却没想到追到了一条暗巷里......那一天要不是戚枫出现,他可能要被那几个人揍成内出血......

戚枫报了警,惊走了混混之后,把被揍倒在地的他搀回家,替他买了药处理了伤口,给他准备了晚饭,甚至还借了他一些现金。

戚枫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

可是,这么温柔的戚枫,还没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过,就离开了。

12.

戚枫走了之后,库羽拒绝了医生让他化疗的建议,辞了工作住进了戚枫的家里。

库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天一天的变得腐朽不堪。

但他还是好整以暇地住在戚枫的房子里,睡在戚枫睡过的床上,想着戚枫曾经跟他说过的话。

他跟戚枫说过好多好多的话,说得最多的就是“我喜欢你,我爱你”;

戚枫也跟他说过好多好多话,但说得最多的却是“对不起”。

库羽有些难过地想,直到最后,戚枫好像也没有说过爱不爱他呢。

又过了很久,又好像没有很久。

库羽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戚枫从混混手里救下他,但是并没有把受伤的他领回家,于是两个人擦肩而过,道声谢谢之后便再没有交集。

但梦里的戚枫是健康的,没有生病,也没有拿他做心脏储备库的爸妈。他过得很好很好,除了没有库羽,哪里都很好。

库羽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意识清醒了,还是已经死了,只剩一抹游魂还在飘着。

想想刚才那个梦,库羽既开心又难过。他想,要么下辈子就这样吧,没有库羽不重要,只要戚枫能过得好。

13.

家庭医生找上门的时候,库羽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他躺在戚枫的大床上,黑色缎面的床褥衬得他跟鬼一样的苍白。他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转转眼珠证明他还活着。

医生给他拿来了一部手机,是戚枫的。

 文学

戚枫在手机里给他留了一段话,只是库羽在他死后就再没有见过医生,也就一直没有听到。

“库羽......”又听到了戚枫的声音,库羽仿佛突然来了精神,转了转脖子,更贴近耳旁的手机,“库羽,在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了。

死,其实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太伤心,要好好地活下去;但是,我又很怕你真的就不伤心了,如果你忘记我了,那我就真的死了......

“库羽,其实我们俩的缘分早在名字里就写死了,凄风苦雨,能有什么好结果.....

“库羽,这辈子太匆忙,下辈子我一定会早点找到你,不再让你追着我跑,我会把这辈子你跟我说过的话,先说给你听。

“库羽,我也很爱你......”

14.

咔。

录音停掉。

戚枫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库羽艰难地把头转向屋顶,一滴泪没衔住,滑了下来。

他看着苍白的天花板,那里仿佛有一个人在对着他温柔地笑,问他:“库羽,你要来了吗?”

他也笑,轻轻颔首:嗯,等着我,我来了。

然后库羽闭上了眼睛,再没有泪落下来。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