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被弄得很舒服_带“违禁品”上车的叛逆男孩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19 10:39:20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从文化大道到学院路,63路公交车行走在这座城市的两条大动脉上,串联着城市最偏僻和最繁华的城区。刚来这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也包括我)大多会选择租住在这座城市南面的城中村中,城中村是年轻的漂泊者们在这座城市站稳脚跟前最理想的过渡。作为年轻的上班族,我们是这辆车最先接上的一批人,也是整个车厢里最安静的一批人,几乎不会和车里的人有任何的交流。63路同时也连接着这个城市的住宅、企业和学校,早高峰的车厢内除了年轻的上班族外,还会有一群七嘴八舌聊个不停的学生和农贸市场赶集回来的老奶奶老爷爷,他们负责活跃整个车厢的气氛,从安静到喧嚣,从年幼到年迈,小小车厢内,人生百态,尽收眼底。

        但夜班的63路公交车又是另外一种风景,现在是周六的晚上8点,昏黄的路灯,静谧的城市,颇有些冷清的街头。车厢里没有了上下班时的忙碌,原本拥挤的公交车,此时也只是将将坐满了人,加班回家的我坐在这辆车的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子,我喜欢这个位置,因为这里既可以欣赏到沿途的风景,又能够看到车内人群的一举一动。车厢前部的“爱心专座”上坐着一位年轻的妇女,怀里抱着一位两三岁左右的孩子,因为车辆行驶的晃动,使得小孩一路都在大声啼哭,他的哭声很大,即使坐在后排戴着耳机我也能清晰地听见这刺耳的哭声。面对此起彼伏的哭声,车厢里的乘客似乎早已习以为常,毕竟选择了公交车这样廉价的出行方式,就不应该再奢望有安静舒适的环境,与其宣泄不满而引发争执,不如另寻方法转移注意力,大家都默契地选择忍受,只有与妇女同排的一位阿姨经常会投去熟练的笑容,试图帮助妇女让小孩停止啼哭。

        “学院路华星路口到了,请下车,开门请当心……”随着报站声,63路公交车打开了前后车门,学院路是地铁站入口,换作白天,在这个公交站上下车的人是最多的,无数在这座城市租房居住的白领都会选择在这站下车转乘地铁,但因为今天是周末,到站只上来了一位高瘦的中学生,他带着黑框眼镜,穿着松垮的校服,背着黑色双肩包,手里似乎抱着什么东西。男孩弓着身刷完卡便朝着司机师傅一侧后方的空座走去,迅速而且熟练。可这又岂能逃过经验老道的司机师傅的双眼呢?

“小伙子,这个东西不能带上车的,赶紧下车!”司机师傅冲已经在后排落座的男孩喊道。

 文学

        男孩究竟带了什么“违禁品”上车,我好奇地看了下前排面向我坐着的男孩,他手里抱着的不是带有刺鼻气味的食物,也不是什么易燃易爆品,更不是管制刀具,而是一只半岁左右的棕色泰迪犬。都说泰迪犬机敏而聪慧,正如形容般的那样,此时此刻它并没有惊恐地左顾右盼,也没有肆意地叫嚷,只是紧紧地依偎在男孩的怀里。

“它很乖的,不会乱跑不会乱叫的,平时我也都是这么带它乘车的。”男孩回答道。

”平时都带它坐车,我怎么平时都没见过你啊?“司机师傅质问道。

”它很听话的,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面对司机师傅的质问,男孩无法据理力争只得这么固执地说道。

”小动物是不能带上公交车的,除非你把它关在笼子里,这是规定。“司机师傅见男孩非常固执,稍有妥协地说道。

        男孩带着青春期的叛逆开始与司机师傅置气,他不再回应司机师傅,原本哭闹的小孩此时也停止了啼哭,车厢陷入了沉默,隔着过道与男孩并排的妇女下意识地抱着小孩转过身去,作保护的状态。乘客们不时抬头望望这两位”特殊“的乘客,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紧张的氛围。

        司机师傅和小男孩的”冷战“持续了一会儿,随后我听到司机师傅发出的一声长叹,突然整个车厢一阵剧烈的抖动,伴随着车引擎发出的声音,车子熄火了。只见司机师傅拿起电话慌忙地走出公交车,紧张的气氛顿时在整个车厢里升温,人们纷纷用眼神指责男孩,男孩招架不住眼神开始闪躲,他低着头像极了因做错事害怕被责罚的孩子。又过了几分钟,还是不见司机师傅的踪影,闷热的车厢里终于有人坐不住了,率先站起来的是一位身穿白色T恤的中年男子,戴着黑框眼镜,配上标准的国子板寸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他走到男孩身旁耐心地说道:

”同学,你家住哪里,要是近的话你下车步行回去吧?公交车公司有规定,不允许带宠物上车,因为你违反规定的缘故,你看这一车的人全都走不了了。“

 文学

”我家住在莲花社区。“男孩回答道。

”莲花社区离这儿很远诶(还有大概5、6站的距离),你为什么遛狗会跑这么远呢,你父母有给你钱吗?不然你打个车回去吧,或者打电话叫你父母来接,这么远走回去也不方便。“男子继续说道。

”哎呀,我身上没钱也没带电话,你们为什么总是针对我?它又没有吵又没有叫,哪里影响你们了?“男孩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情绪上头的他反而提高了嗓音冲男子吼道,男孩说的确实没错,男子有些无奈,但他并没有选择与男孩争吵,他下车了,他的举动很符合他的形象。这时,坐我另一侧靠窗位置上的一个男子被男孩的言行激怒了,他用比男孩更大的嗓门喊道:

“喂,带狗上车本来就是你的不对,怎么,你还有理了么,喊那么大声?”紧张的氛围一下子被推到了顶点,我转头一看,这是一个矮壮的男子,光头,神情凶悍,上臂处有纹身,他的年龄看起来和刚才的中年男子相仿,可给人确是另一种完全相反的感觉。

男孩也不甘示弱,回应道:“我又没钱,你们不让我坐车,让我怎么回去?”

”没钱你管你爸妈要去,这是公交车,不要让大家在这里陪你一起浪费时间行吗?你没看司机师傅都给你气走了吗?“男子继续喊道,”你不懂规矩,你爸妈也不懂规矩吗?他们让你带着狗坐车的吗?我告诉你,这就是你爸妈没把你教好,是你爸妈的责任。“争执变成了争吵,道德评判变成了人身攻击,男子不停地用高亢的嗓门骂着男孩没素质,没教养,一边说,一边用手不停地指他,有些用词不堪入耳。妇女抱着的小孩受到惊吓,又“哇”地哭了起来,男孩随后承受不住,和妇女怀里抱着的小孩一样哭了出来,他强忍着自己的抽泣与男子争吵着,争吵声响彻整个车厢,妇女按着孩子的头哄着受惊哭泣的孩子,车厢的人有的向男孩投去鄙夷地目光,有的把这样的目光投给了那位“正义凌然”的男子,有的低着头,默默看着手机,有的则拿出手机记录着整个的过程……

        暴力常常让我们联想到愤怒、生气、争执,但实际上道德评判和冷漠才是最大的暴力,我们总是习惯于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去评判他人,而事实上,站在道德的角度,我们的言语时常着重于自我的价值观判断而忽略自己和他人的感受,人们在当下都认为不作为是最佳选择,选择沉默意味着暂时不会引火烧身,我们都觉得不出面制止自己至少不会与其中一方争执,看似每个个体都在理性思考,却不知不觉陷入了囚徒困境。我有摘下耳机说点什么的冲动,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争吵就能解决的问题,男孩有不对的地方,但男子的错似乎更大,但发声意味着站队,站队意味着与另一方“为敌”,我没有这个勇气,我害怕麻烦,更害怕别人将矛头转向我,看着敞开的车门,我犹豫不决……

        最终这场争执以男子的胜利收场,男孩抱着泰迪哭着下了车。当争吵止息的时候,人们这才恢复理智,意识到真正的问题在于消失的司机,他打着电话下车后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也没有跟车里的乘客说一声,他到底去哪了呢,如果真是被男孩气走了,那我们这一车的乘客应该怎么办呢?司机应该不会也像男孩一样那么意气用事,那么不成熟吧,随后有人下车去找司机,约莫又过了几分钟的样子,正当我再也等不住,鼓起勇气想要下车换车的时候,司机师傅回来了:

“不好意思啊,车的变速器坏了,发动不了了,我刚刚去打电话给公司了,后面的车已经来了,我跟师傅说过了,你们直接上车就行,不用再刷卡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司机师傅向我们表示抱歉。补偿带来的安慰让车厢里又恢复了和谐,人们都条件反射地向师傅微笑表示感谢,然后有秩序地从后门下车。随后司机师傅又笑着问了一句:

 文学

”刚才那个带狗的小男孩去哪了?”人们自顾自地下车,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人跟他说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后面果然停着一辆63路公交车,依旧空旷,人们礼貌地上了车,包括刚才那位与男孩激烈争执的男子和抱着小孩的妇女。惊魂未定的小孩继续在车里大声啼哭。我坐在相同的位置上,望着窗外发呆:他不会真的走回家吧?他认识路吗?想到这儿,我又看了一眼那个光头,手臂处有纹身的矮壮男子……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