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梦,蹦迪女孩的爱情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17 10:30:1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1.

春节刚过。

小张同学又披着她那玛丽苏女主般的七彩长发出去蹦迪。光明正大的走出卫校大门,奔向自由的怀抱。

她那刚拿到驾照的老哥开着忒拉风的跑车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了,老爹对他可真的是下了血本。

老哥:“哟,今天的课终于上完了啊。”

张芸桃:“对啊,要不是那老巫婆说我这课再挂就毕不了业了,谁愿意在这个破学校呆这么久啊!刚过完春节又回来补课,烦死了!”

“大姐,你说你就读个卫校而已,还能挂那么多科,3年你硬读了五年出来,你还天天叫嚷着要出去蹦迪,你疯了?”

“你懂什么,这叫劳逸结合,要是我今年要还毕不了业,我就给你一万块钱。”

“行,你记住这句话,等下咱们再录个音,我看这一万块钱,马上就要到我手里喽。”

“录就录,谁怕谁,上次我俩打那赌的五千块钱你还没给我呢,别废话,给钱!”

“我回头给你行了吧。话说你那头发...你们老师不管吗?”

“管啊,怎么不管。我平时上课的时候反正都戴的有护士帽,实在不行,我就戴个假发呗。”

“行吧,你牛批,胆子也是真的大。”

“你也不看看你妹是谁。今天晚上去哪嗨?”

“今天我们那群发小要来,就去欧米亚吧”

张芸桃突然反应过来,说:“沈瑾也要来?!”

张允苑无奈道:“不然呢,你就那么怕他。”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现在的关系有多么的微妙,反正现在见面我还真的是蛮尴尬的。”

“那你还去不去啊?”

“去,必须去,谁怕谁啊。”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等下他又跟你告白了,我可不帮你了啊。”

“别废话了,走!”

跑车疾驰而去。

2.

欧米亚酒吧

张芸桃:“小哥,好久不见啊。给我来一杯威士忌,谢谢。”

张允苑:“我要一杯莫吉托”

调酒小哥:“好久都没有看见二位一起来了,酒马上就好。”

张允苑:“咳,你还不知道她,最近怕挂科,努力学习去了呗。”

张芸桃推了张允苑一把,说:“行了啊你,就你会说话是吧,是亲哥吗?”

张允苑故做伤怀的说:“啊!我还记得18年前的那个夜晚,鹅毛大雪肆意飞舞着,一个婴儿在垃圾桶旁边大哭,我亲爱的妹妹啊,你的身世可真的是...唉唉唉,被打我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大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吧。唉唉唉,轻点轻点。啊,嘶。”

“哟,你们兄妹俩感情还真--好啊!”

声音远远的从门口传来。

张芸桃和张允苑停下打闹,朝门口看。

张允苑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呦,这不沈瑾沈大公子嘛,来了啊。”

张芸桃使劲敲了一下张允苑的头,说:“你还以为你不会来呢,你在警校那么忙,还有时间?”

沈瑾:“对你来说,永远都有时间,而他...就不一定了”

张芸桃悄悄红了脸,张允苑站起来对沈瑾说:“你可别打我妹的主意。你来干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沈瑾轻笑了一下,说:“都是发小,我打什么主意你还不知道吗。对了,金逸说他们等下就到了。”

张允苑:“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们了,听说现在上的大学还不错。”

沈瑾:“是啊,一个211,3个985,还有几个出国留学刚刚放假回来。唉,我就好奇了,为什么他们当初那么玩成绩都还那么好,我们...就一言难尽呢?”

张允苑:“好好说话啊,什么叫我们,就张芸桃一个好吧。你考上警校了,我马上去加拿大留学。”

张芸桃:“你才好好说话呢,我那是不愿意努力学习,我要认真了,谁比得过我。”

张允苑和沈瑾两个都笑了起来:“行行行,是你不愿意努力,不愿意努力。”

“什么意思啊你们两个!”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3.

张允苑:“人都差不多到了啊,我呢,就先敬大家一杯,看到现在大家都学业有成,而张芸桃还在苦苦努力着不挂科,拿毕业证,我就放心了。”

张芸桃又使劲的拍了一下张允苑:“你特么一天不贬低我要死啊,闭嘴吧你。咳咳咳,我也敬大家一杯啊,沾沾各位大佬们的喜气。”

死党们很给力的哄笑一片,有发小起哄说:“张芸桃,学习有啥用啊,还不如早点找个男朋友给我们带来看看,你看我们,男朋友女朋友都换了多少个了,你都还在母胎单身。”

张芸桃倒是不介意的笑了笑:“我还是在这个时候把毕业证那到手了再说吧,要什么男朋友,不存在的好不好。”

大家都互相调笑着,过了一会又是欢笑声一片。

等大家差不多都醉成一片的时候,全场几乎就只有张芸桃,张允苑,沈瑾几个人还算清明。沈瑾突然凑到了张允桃耳边,用那种带着些许醉意的声音对张芸桃说:“桃子,你说我都喜欢你这么多年了,给我一个答复呗。”

“呵呵呵呵,”张芸桃强装镇定,“你在说什么啊,这个地方声音有点大啊。时间不早了,我让我哥先送我回去了。”

“张允苑,我要回去了啊,司机好像已经到了,明天我还有小考呢。”

“好,马上就来。”

只留下沈瑾一个人,在昏暗灯光下,谁也看不清他的脸。他意味不明的自言自语着:“明明早就应该知道这个结果了,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弃呢?”

说罢,又灌了一瓶酒下去,透明的酒液顺着他的脖颈落入衣领,颇有借酒消愁的意味。

4.

车上

“桃子,沈瑾他又跟你告白了?”

“对啊。”

“都这么多年了,你都还没打算接受他吗?”

“哥,你觉得,我还配拥有感情吗?”

“为什么这样说?”

“咱爸妈不也是青梅竹马吗,从小一起长大,他们最后还不是走上了那条路。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现实不也是这样吗?我就不明白了,外面那些女的真的就那么好吗,让你们父子几个欲罢不能的。结婚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许下诺言,几年后全都忘光了。我就是这么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的孩子,我配拥有感情吗?你觉得,我还能对感情抱有多少期待?”

“所以,你就这么怕沦陷于感情之中?”

“女人嘛,当她执着于一段感情的时候,太难走出来了。男人,不过都是谎言堆砌出来的罢了。”

张允苑轻笑一声,带着些许讽刺的意味“你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的,包括沈瑾?”

“不然呢,我还能抱着我那来之不易的真命天子,在一个名叫爱情的沼泽中互相取暖吗?”

“你为什么总把这些看的这么悲观呢,你个言情小说家不相信爱情?”

“爱情这玩意没啥好相信的。”

“但是你又没有谈过恋爱啊。”

“你谈过那么多恋爱,你难道就相信爱情了吗?”

 文学

张允苑被张芸桃噎得说不出话了,过了好一会才说:“好吧,说得我就很相信爱情似的。”

“回头再说吧,反正没几天你就要回加拿大上学了。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吵吵的,本来,你也不是很相信爱情这个东西的,在某个方面来说,你这个谈过无数恋爱的人,和我这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一样。”

5.

张芸桃回到寝室,凌晨三点多,室友们都睡着了。寂静的寝室中,她每走一步都能看到沉闷的回声。她的心头突然涌上一种难以言喻的孤寂感。她一个人一路走来太累了,居然有点想要一个人来陪她走完剩下的这一生。但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在这个时代,又是多么可笑。

她没有洗漱就躺在了床上,脑子里回想着她这18年孤独而又讽刺的小半辈子,现在想想,又何尝不是可笑的一生。或许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开始,那种外表风光华丽,实际灵魂早已破烂腐朽的人生就注定了吧。

张芸桃哭了,只为了自己早已预见的可悲的一生。

她从来都没有在别人面前哭过。她太过于要强了,以至于她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快忘记了她就只是一个刚刚满18岁的女生。但她还是哭了,无声而又痛苦,或许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乎的她,心里比谁都在意自己以往的一切。原生家庭给她带来的苦痛与自卑,将会伴随她的一生。

6.

母亲又叫张芸桃回家相亲,即使她并不愿意回去那个早就不是家的家里。

在张芸桃刚满18岁的时候,母亲就开始为她安排相亲了,美其名曰,是要早早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张芸桃比谁都知道,她的眼睛里只有钱,女儿根本就不重要。但她还是听母亲的话去相亲了,反正都对爱情这个玩意不抱期待了,跟谁结婚都一样。

这个相亲对象看起来就一副油腻大叔的样子,看起来起码比她大上20岁。但是好像挺有钱的样子。张芸桃皱了皱眉头,冷眼看向那个油腻大叔。

那个油腻大叔一脸横肉都随着那油腻的笑容而堆积起来,好像对张芸桃很满意的样子。

张芸桃强忍着那种反胃的感觉,和大叔闲聊了起来。

大叔色眯眯地看着看着她:“小姑娘刚刚成年吧?”

张芸桃不耐烦的嗯了一声。

大叔的脸色有点尴尬:“小姑娘还有点不太习惯吧,第一次相亲?”

张芸桃没有回答他,跟没听见似的看向窗外。

这位大叔的脸色终于有点黑了,但仍然故作和善的说:“没关系,多接触接触就好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张芸桃这会终于有点反应了,她打心底里不想呆在这里,便点了点头。她自顾自的拿着包向外走。

大叔仍然尝试着和她聊天,张芸桃还是一副放空的状态,偶尔嗯的一下回答大叔。

张芸桃也不知道大叔到底说到哪里了,她还是那样轻声附和着。忽然,她的手被人拉住了。她转头,那个大叔一脸色气的看着她。她突然有点慌了,她想挣脱掉,却没有得逞。

张芸桃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他们已经离开市区很远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这是哪里。

那个大叔还是紧紧的拽着她的手,把她往跟偏僻的地方拉去。张芸桃想大声的呼救,但是那个大叔好像看出了她的意图,连忙把她的嘴捂住。张芸桃没法说话,只能从喉咙里面发出一些破碎的音节。张芸桃觉得自己完了,但她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不停挣扎着。

大叔的手将她嘴鼻捂得越来越紧,她似乎都有点缺氧了。她感觉自己的力气被慢慢的抽空,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她今天真的会被玷污在此地吗,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却清晰的映像出沈瑾的模样,她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的呀。

可能是因为张芸桃现在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大叔怕闹出人命来,就把手松了一些。这一刻,张芸桃的脑袋从来没有如此清明。是时候了,张芸桃猛得将手肘向后一击。正好命中这个变态的下巴。变态的手劲一松,用手去触碰自己的下巴。就趁现在,张芸桃拼了命的向前跑,朝那一片光明的地方跑。

三步,二步,一步。

她终于跑到了这个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

五一广场,灯火通明。这里有许多老年人在这里健身,也有很多年轻人在这里散步。非常安全的一个地方,她终于停下喘一口气了。

可是,她现在应该去哪里啊?

她的包落在那个偏僻的地方,钱包手机都在那里。‘家’也回不去了。

对了,老哥说沈瑾好像也回来了,而且他的家就在五一广场附近,她可以去找沈瑾啊。但是她才刚刚拒绝了沈瑾不久,这样去找他,不是很好吧。张芸桃十分的纠结,她坐在广场的凳子上,不知道怎么办。

她好像听见了那个变态的声音:“那个臭女表子呢?我去你妈的,跑哪去了。”

张芸桃慌了,先假装若无其事的背着那个变态走,等到了一定距离后,她开始向沈瑾家狂奔。

7.

“哐哐哐”敲门声听起来十分的急切。

沈瑾刚刚洗完澡,裸着上身从浴室里出来,毛巾搭在肩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他缓缓的向门口走去:“谁啊?”

“我,张芸桃。”一道弱弱的,还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沈瑾连忙将门打开,只见一个眼睛红红的,身上衣物也有些凌乱的可怜小姑娘站在门口。

小姑娘看见那个少年的脸后,猛的一下扑进少年怀里。

毫无准备的少年被她弄的一个踉跄,还好及时稳住了。

沈瑾安抚似得摸了摸张芸桃的头,问:“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来了。”

张芸桃抬起头,可怜兮兮的望他,泛红的眼眶写着大大的几个字--我被欺负了。

沈瑾顿然感觉自己心里被重重一击,有点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沈瑾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然后慢慢的将张芸桃扶到沙发上。

张芸桃抽噎着把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沈瑾道明。

沈瑾气得使劲锤打了一下沙发,接着猛得一下站起来,向门口走去:“桃子你别怕,我去帮你报仇!”

张芸桃一下子把沈瑾拉回来,说:“行了,现在这样也没有必要,你反倒惹一身麻烦上身。”

沈瑾气愤道:“你难道就这样任由他欺负。反正我是气不过。我不管,我马上就去找他。”说完又继续向外走。

张芸桃无奈的再次将沈瑾拉回来,强制性的将他按在沙发上:“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白欺负我的,你就放心吧”

沈瑾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放心:“你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

张芸桃自己也从沙发上坐下去,她的眼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泛红。沈瑾侧过头去看她:“好了,我现在不去找他麻烦了。你呢,也不要再哭了。再哭,眼睛真的要肿成桃子了。今天你就好好在我家休息,明天你要回去上课的话,我亲自把你送去。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要小心一点,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记住没有?”

“好啦,我知道了。你怎么现在也这么啰啰嗦嗦了。”

“怎么着,我这么关心你,你就这么嫌弃我啊”

张芸桃突然正色道:“沈瑾,这次真的麻烦你了啊,回头请你吃饭答谢你的恩情。”

沈瑾不以为然道:“没事,就这么点小事能有什么好麻烦的啊。反正看样子我们也做不了恋人了,好哥们儿也不错。再说,好哥们儿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谢的。”

“那我就先去休息了,你也好好休息啊。晚安!”

“晚安。”

沈瑾想,有些事情,是不是应该放下了。但是沈瑾还是不太甘心。明天再做最后一次尝试吧,反正都被拒绝那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次。

8.

第二天一早。

张芸桃准备回学校继续学习了。沈瑾帮忙把她送回学校。

沈瑾在前面开着车,张芸桃坐在副驾驶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唉,你...”俩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

“你先说。”

又同时说话。两个人的脸上都浮现着尴尬的红晕

还是张芸桃先开的口:“其实吧,从昨天那件事过后,不,是之前。我就发现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你。”

然后张芸桃的语速突然加快:“我知道我之前有很久的时间都很犹豫不决,以至于我一直都没有答应你的追求。我对之前我对你的拒绝感到十分的抱歉。所以...你可以原谅我之前的拒绝,以及答应我现在对你的告白吗?”张芸桃的神情有点忐忑。

沈瑾猛的急刹车了一下,两个人都差点撞上挡风玻璃上。幸好这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车。沈瑾的脸上一阵狂喜,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喜欢你了那么久终于有了结果。我不是在做梦吧。桃子你掐我一下。”

张芸桃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头“嗷!”

“这下觉得是真的了吧!别高兴过了头,快开车!”如果忽略掉张芸桃脸上的红晕的话

张芸桃这话说的还蛮正经的。

沈瑾嘴角边的笑意更浓了,追了张芸桃这么多年,他终于把她变成自己的女朋友了!!!

9.

两周后。

母亲又给她打了个电话,声音极其冷淡的说:“你妹妹生病了,挺严重的样子,你回来一趟吧。”

张芸桃其实并不想回去。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她很怕那个变态再回来找她麻烦,还有母亲那卖女儿的种种行为,都让她觉得无比恶心。但是从小到大,和她最亲的还是这个比她小刚好10岁的妹妹。

可是妹妹生病了,张芸桃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回去看看的。

她一个人坐着火车回了家。

张芸桃一下火车便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家离火车站很近,她跑着回去几分钟就到了。

妹妹并不在家。只有母亲在沙发上不急不慌的等她回来,仿佛预料到一切。

“妈,我妹呢,你不是说,她生病了吗?”

母亲拿起茶几上放的水杯,十分淡定的抿了一口茶:“她没有生病。是我骗你回来的。”

张芸桃心中隐隐有了答案:“是因为上次那个老男人,对吧?”

“既然你都明白了,那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去,给我道歉!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得去!”

“那怕是买身,对吗?果然,我还是不应该对你有太多期待。”

“跟我马上过去,这事没有商量!”

“我再怎么样也是张家的大小姐,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一切。”

“自从你回来的那一刻,就不是了。”

母亲再次不耐烦的对张芸桃吼道:“给我走!”

“那我先去一趟洗手间行吧?”张芸桃急中生智道。

“给你两分钟,快!”

张芸桃将手机的亮度调到了最暗,她急忙给沈瑾发求救短信,然后删掉了短信记录,将手机关机。

母亲就如看一件价值连城的商品一般看着她,那贪婪的目光让张芸桃头皮发麻。

“把手机给我,然后把衣服换了。”

张芸桃知道这不是反抗的时候,乖乖照做。

母亲似是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跟着她去换衣服。

母亲跟押犯人一般将她押去了饭店。

张芸桃心里不断祈祷着“老天拜托,一定要让沈瑾看到那条消息,让他回来救我。”

张芸桃不情不愿的坐在那个老男人对面,老男人那阴郁而毒辣的目光如扫描仪一般一遍又一遍地审视着她全身。张芸桃身体不自在的扭了扭,然后往包厢门口看着。这个小城市在有钱人看来有牌面的地方也就这么几个,希望沈瑾可以快点找过来。

“呵。小姑娘,那天不是挺刚的吗?今天,怎么还是落我手里了?”

张芸桃没有说话,这个时候还不是硬碰硬的时候。

老变态起身,缓慢的将自己的椅子拉开又放回去,皮鞋与地板之间摩擦的声音仿佛是张芸桃的催命符,沉重的脚步声就如鼓槌一般一下一下的敲在张芸桃心上。

老变态不紧不慢的在张芸桃身边站住,俯下身来,在张芸桃脖颈处嗅了嗅。张芸桃往座位里缩了一下,手放在裙子上紧紧捏住又放松。她闭上眼睛,心里不停的向上天祈祷着。

老变态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慢慢的向下滑动。张芸桃紧握着裙角的手跟患了帕金森一样颤抖。

老变态的手开始向张芸桃的胸口滑动。

“哐!”包厢门使劲被人一脚踹开,发出的狂响把包厢里的人下了一跳。

张芸桃看到来人以后,激动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她如泄愤般的猛的一下把自己面前的老变态给一把推开,扑到沈瑾身上。

沈瑾的眼睛微红,拉着张芸桃检查着她身体上是否有伤痕。

张芸桃就如那春日里绽放的花朵一般笑着对沈瑾说:“放心吧,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他是不是欺负你了?我马上就帮你欺负回来。”

这时张芸桃才看到,沈瑾的背后还跟着不少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有几个身上肌肉特别发达的,都蓄势待发,想往包厢里面冲。

沈瑾确定好张芸桃真的没有事之后,面色阴霾的向那个变态走去。

他猛得一挥拳向老变态招呼着,老变态被沈瑾打的一偏头,血丝从嘴角流出。

即使老变态现在的样子十分狼狈,但他还是十分掐媚的向沈瑾陪笑:“对不起啊,沈大少爷,我这个人有眼不识泰山,一不小心惹了您的女朋友,看在我也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她的份上,您大人有大量的饶过我吧。”

“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上她。”话落,沈瑾一挥手,包厢门口的人都一股脑的涌上来,向这个老变态身上招呼着。

“兄弟们,这个人都给我往死里打,尽量别打死了,出事了算我的。”

壮汉们一听跟得劲了,继续往老变态身上打着。

10.

不同于包厢里的闹剧,沈瑾和张芸桃手拉着手向饭店外走。

两人都沉默着,可是沉默终究还是还是需要一个人来打破。

“沈瑾,你现在也看到了,我就是在这么一个淤泥之中长大的人。我的母亲可以因为钱而把我狠狠推出去。”

“我和别的富家小姐都不一样。在张家,我将会是那个永远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沈瑾没有作声,只是坚定且用力的握住了张芸桃的手,仿佛这样就能给她无限大的勇气一般。

张芸桃继续说:“我从小就是被抛弃的那一个,父母离婚的时候,父亲他已经有张尹婷这个女儿了,还有一个张允苑这样的儿子,母亲她觉得她自己还要再嫁人,没有必要带着我这个拖油瓶。”

“我父亲总以为,我只需要钱。我还没有到入学年龄就开始上学了。和我一起上学的孩子,都是些权贵的孩子,他们几乎都读过学前班什么的。而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年龄小,完全跟不上那些人的思维。”

“但是我的班主任却很奇怪,她总觉得我应该什么都会。因为我哥太聪明了,可是却一点也不像他。如果我有任何一件事做不好,她可以骂的我姓什么都不知道,而张允苑做什么她都觉得这是应当的。”

“可悲的是我父亲也这么觉得。我和张允苑从小就不一样。他一直都很聪明,记忆力也很好。他随便一篇课文几乎看一眼就能记住个大概,而我看上百遍都只能勉强记住一句。”

“到了青春期的时候,我们骨子里的叛逆因子都浮现出来了。我想让我的父亲母亲都可以注意到我,所以我比谁都玩得疯。张允苑不一样,他只是觉得好玩而已,父亲母亲注不注意到他他都觉得无所谓,因为他从来不缺乏别人的关注。”

“沈瑾,”张芸桃转过头来看沈瑾,“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你吗。”

张芸桃轻笑道:“因为你和张允苑是一路人。”

“你们都一样,是富家公子哥,你们从来不会明白我这种在淤泥中成长的人内心有多么的崩塌。我明明是一个大小姐,却活的连私生女都不如。”

“你从来都没有了解过我,或者说,你了解的,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我。所有人都以为,我和张尹婷应该是一样,毕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可是不是的。”

张芸桃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沈瑾看不懂的光,她深呼吸了一下,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说:“沈瑾,我们不合适。”

沈瑾突然笑了,毫无被分手后应该表现得很伤心的自觉,他说:“张芸桃,就因为这个你要跟我分手。”

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安抚似得摸了摸张芸桃的头:“那你就太小看你男人了。”

“分手,这辈子都不可能分手的。”

11.

七年后

张芸桃从睡梦中慢慢醒来,她偏过头看着身边的丈夫和儿子,很温柔很温柔的笑了。

这场故梦,该醒了。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