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埋在里面不出来_ 爽死你个荡货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15 16:07:2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柳馨儿眼神有些不自然,根本不敢和陈州对视,局促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道:“这、我,我……”

 

 

她紧张万分,慌乱之下并没能想出一个借口。

 

 

但是,陈州却脸色一黯。

 

 

“馨儿,我知道是我这么多年来对不起你,你通过这种方法满足自己,我也不会有意见,可你得注意点影响啊!”

 

 

他以为自己的妻子这幅模样,是在自我安慰,以填补他没能给她的快感和满足,所以心中满是羞愧。

 

 

“家里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人,你学生来家里补习,你要是发出声音,被他听到了怎么办?”

 

 

一听陈州提到我,柳馨儿脸蛋又红了几分,目光还偷偷朝我这里瞄了一眼。

 

 

好在她脸蛋一直很红,所以陈州并没发现这个异常。

 

 

柳馨儿将计就计的哼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套在了自己身上,随后道:“我刚才打发张浩出去了,声音才大了一点。”

 

 

“你放心吧,我以后会注意的。对了,你不好好上班,回来干吗?”

 

 

说完,柳馨儿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快步往外走,我觉得她是想把陈州引出去,免得一不小心发现了我的存在。

 

 

陈州得到了妻子的保证,脸色才好看了几分,跟在柳馨儿身后,看着妻子妖娆的背影,笑眯眯地凑上去说:“昨天做的文案忘了拿了……馨儿,我好像又有点感觉了,要不……”

 

 

柳馨儿和陈州是背对着我的,我并不能看到女人的脸色。

 

 

但她的声音,却透着几分不愿的说:“不要,你老板最多给你批了半个小时的假,拿了东西赶紧走吧。”

 

 

她这话刚说出口,陈州就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显然,柳馨儿是觉得他只能坚持两三分钟,最后弄得她不上不下太难受

 

 

等两人走出卧室顺手关了门,躲在衣柜里的我才长长的喘了口气。精神放松下来,无意识间抬头一瞄,忽然看到头顶挂了一排样式各异的蕾丝内裤。

 

 

我眼睛陡然瞪大,一缕缕幽香钻入我的鼻间……

瞬间,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各种奇怪思绪,浑身血液也开始沸腾了起来,鬼使神差的,我抬手摸到一件蕾丝,正准备扯下,可就在关键时刻,衣柜突然传来柳馨儿的声音:“张浩,我老公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声音,我隐隐有些亢奋,就感觉自己和柳馨儿在背着她老公偷偷做那种事情,有种莫名刺激感,多想了一会,我打开衣柜门,走了出去。

 

 

“抱歉啊馨儿老师,给你添麻烦了。”干咳一声,我还偷偷瞄了柳馨儿一眼,此刻的她面色还是有些红润,神色也挺不好看的。

 

 文学

 

“没事,你接着去做你的高考模拟卷吧,做完记得给我检查一下。”似乎并不想和我多说,柳馨儿有些回避道。

 

 

经过之前的一番冷静,大概她也意识到了我是她学生,两者间本身就存在一种层级关系,又怎么能发生突破呢?

 

 

当然,这时候的我也没有多想的心思了,老老实实跑到客厅拿起卷子做了起来,而在这个途中柳馨儿老师还出去了一次,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刚好把卷子做完,给她检查了一遍。

 

 

其实我成绩还不错,在班里属于中上游的水平,如果一直保持下去,考个一本院校肯定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爸妈还是商量着让我在柳馨儿这补习,而我做梦都想不到,借宿第一晚,就撞见柳馨儿他们夫妻俩办事情,甚至在第二天早上还差点和柳馨儿发生亲密接触。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