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荡公乱妇_往大腿根部摸去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13 15:41:56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黄琴像是睡着了一样,毫无反应……

老王心中邪恶的念头又在蠢蠢欲动,他心想,今晚就算吃不到肉,也该喝点肉汤吧?他将黄琴抱在自己的怀里,手放在黄琴的大腿上,悄悄往大腿根部摸了过去……

就在这时,黄琴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老王吓了一跳,手赶紧缩了回来。黄琴听到手机铃声的时候终于清醒了一点,她摇摇晃晃抬起头来,老王怕她发现自己将她抱在怀里又要生气了,正想解释,却见黄琴好像没注意到这事,她伸手拿起包里的手机,按了半天才按到接听键。

“喂?”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听出来她醉了,询问她现在在哪里,黄琴迷迷糊糊将酒店的名字报了出来,老王暗道坏了,应该是她的家人朋友,看来今晚连肉汤都喝不成了。

黄琴又跟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几句,很快就挂了电话。她也觉得自己好像是醉了,要不然怎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刚刚她坐在椅子上分明觉得那椅子挺软挺舒服的,怎么这会由觉得自己屁股下面好像藏着一根木棒,膈得她难受

黄琴心想,这种感觉好像似曾相识,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有过,好像是在车里头?一边回忆着,一边又觉得心痒难耐,小屁股忍不住动力起来,对着那跟硬硬的东西磨了起来……

老王被这小妖精磨得目赤欲裂,心道再忍下去他就不是男人了!老王一把将黄琴抱住,正准备撩起她的裙子大干一场,怎料黄琴突然抱怨道:

“这椅子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这么膈人?赶紧把它拿开!”说着,她的手还往下探去,直接就摸到那根罪魁祸首。

她的小手摸上去的那一瞬间,虽然还隔着裤子,老王还是爽得浑身一颤,可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没想到黄琴忽然握紧那根膈着她的东西,用力往外一拔!

啊——

老王舒爽的表情瞬间变得痛苦,他赶紧将黄琴作乱的小手拉住,这才保下了自己下半辈子性福的工具。

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抹了把冷汗,心想这丫头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啊?可再看黄琴那副胡言乱语的样子,也只能暗暗叹气,看来灌得太狠了,没想到黄琴平时斯斯文文的小女孩,酒品居然这么差。

老王没办法,加上想到刚才那通电话,心想黄琴的家人估摸着差不多到了,万一看到他这么一个屌丝猥琐她,还不得把他打死?

想到这里,老王吓得一个激灵,暗道还好刚才没冲动,不然等黄琴酒醒了,怕也是也要怨恨他了。

老王赶紧招来服务生买单,然后将黄琴扶出酒店,正想招一辆的士送黄琴回去,旁边忽然串出来一辆豪车,急刹停在他面前。老王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二话不说就朝老王挥了一拳。

老王被打地一个趔趄,鼻血马上就出来了。他捂着鼻子看过去,那男人正是白天送黄琴去考场的人!

“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男人黑着脸从老王手中抢过昏昏沉睡的黄琴,确定她的衣服是否完好后,这才指着老王的鼻子撂下狠话:

“教练是吧?像你这样的糟老头还想打我妹的主意?行,你给我等着!”

黄琴的哥哥说完狠狠瞪了老王一眼,随即将黄琴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老王被打得一肚子火,但知道了那男人的身份,心里又悄悄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黄琴的哥哥。

但想起刚才她哥哥的恐吓,心里还是憋着一股火,他知道黄琴家有钱,之前送她回去的时候,他就发现黄琴的家是在一片富人的别墅区,他哥说到底还不是看不上他是个穷人?

如果他也住在那片别墅区,她哥还会指着鼻子骂他糟老头子吗?

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文学

老王看着豪车扬长而去的方向,狠狠抹掉鼻子上的血,低头呸了一口。

当晚,老王躺在破旧的木床上辗转反侧,他一闭上眼就想到黄琴家的那栋别墅,还有她哥哥阴狠的警告,老王有那么一瞬间打了退堂鼓。

他甚至心里也觉得,自己这样一个穷屌丝,又怎么配得上黄琴这样的白富美呢?

可一想到黄琴,脑海里全是那凹凸有致性感身段,还有她喝醉之后的媚态。老王顿时又硬了,他忍不住将手覆在身下,缓缓律动起来,脑子里全是黄琴喝醉了酒在他身上磨蹭的媚态……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到最后发泄出来的时候,老王心想,白富美又怎么样?他王刚偏偏要收服这个白富美,总有一天要让她躺在这张旧床上任他为所欲为!

第二天,老王照常起了个大早,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骑着一辆摩托车准备去驾校。他住的地方是一片老城区,到处都是破旧的老房子跟小巷子,这里治安很差,经常有地痞在这抢劫。

可他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他碰到了。老王的车是在一条小巷子里被人拦下来的,为首的是几个染着黄黄绿绿头发的地痞,四五个人全带着一根水管。

老王的脸顿时就沉下来了,他心里奇怪,这些人为什么一大早来抢劫,还抢他这么一个大老爷们?

“你们想要钱?”

那几个地痞哈哈大笑,为首的说:

“老伯,钱我们是要的,但是人我们也得要。”

老王心里咯噔一下,皱着眉问:

“什么意思?”

他心里隐隐有个猜想,果然只听那地痞道:

“什么意思,就是你得罪人了呗,有人花了大价钱请我们哥几个来教训你一顿,让我们警告你癞蛤蟆就别想吃天鹅肉了!哈哈哈!”

老王气得撩紧拳头,这事不用猜,就是黄琴的哥干的!不过他不怕,年轻的时候他也当过几年兵,这些年他也经常锻炼自己,就这几个小流氓,他还有信心打得过。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些小流氓一上来就对着他的摩托车一顿抡打,他气红了眼,抢过一个小地痞的水管将人往死里打!

那几个小地痞也是硬气,见他有两下子,也不躲,几个人一起上,每次水管都往他下半身招呼,老王心里气急,这些人一定是受了指示,想要废了他的身下!!

几个小地痞懂得劲往一处使,老王渐渐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他急的心里团团转,心想难道今天真得在这被这些小痞子给废了?

就在他急的满头大汗的时候,只听一道悦耳的女声大喝道:

“警察来啦!警察来啦!”

与此同时,一道急促的警笛声响起,几个小地痞脸色大变,赶紧丢下水管四散逃窜。老王回头一看,那女人居然是……

那女人居然是黄琴的好闺蜜刘玲玲!

老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

“刘玲玲?你怎么在这里?”

刘玲玲见那些地痞跑了,才敢跑过来,她拿起手上的手机紧张地说:

“王教练,警察压根就没来,我这是手机放出来的,咱们赶紧走吧,万一那些人回来就惨了!”

老王愣了一下,啼笑皆非,没想到这刘玲玲脑袋瓜子还挺聪明的,这次多亏有她了。

“谢谢你啊玲玲,你怎么在这?”

刘玲玲帮着老王将地上的摩托车扶起来,指着不远处一栋老房子说:

“我家就住在那边啊,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教练你也住在这。”

说到这,刘玲玲疑惑地打量着老王。

“对了王教练,你跟这些小地痞有仇吗?他们抢钱也就算了,怎么还把你打成这样?”

老王摆摆手,无意将黄琴哥哥的事说出来,就含糊说:

“谁知道呢?可能觉得我长得比他们有魅力?”

老王这人平时在驾校也是出了名的幽默,刘玲玲噗嗤一笑,从头到尾打量了他一遍,眼睛不经意撇到他穿着有点松垮的裤子,却依旧顶得鼓鼓的裤裆,俏脸偷偷红了,半开玩笑道:

“教练你还别说,现在很多小女生还真就喜欢你这样的大叔款,而且你长得也不差啊,就是黑了点,而且平时打扮邋遢了点。”

“我觉得啊,你要是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平时穿着打扮正经一点,不知道有多少小女生迷倒在你的西装裤下呢!”

老王被她说得心里一动,心想好像还真那么一回事!就像昨晚,黄琴不也对他正经打扮的样子面露惊喜吗?

他暗暗琢磨着,以后要好好收拾一下自己才行了。刘玲玲也像是想到什么,眼珠子一动,上前主动扶着老王,胸口有意无意摩擦着老王的手臂。

老王感受到手臂上的柔软,这才侧眼偷偷打量着刘玲玲。

这刘玲玲不愧是黄琴的闺蜜,那身材跟黄琴有的一拼,不过她比黄琴矮了一点,也胖一点,但胖的地方全在胸和屁股上,正显丰满。

刘玲玲的穿衣风格跟黄琴不像,黄琴的日常穿搭整体还是比较清纯保守的,可刘玲玲却相反,怎么性感怎么来。

她今天穿的是鹅黄色的高腰碎花雪纺裙,领口是低胸的,露出一条深深的事业线,她刚才弯腰的时候,该看的不该看的全被老王看了个精光。

老王两眼一眯,没有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暗暗猜想刘玲玲的意图。

只见刘玲玲的身子有意无意往她身上凑,同时笑眯眯说:

“王教授,我听说黄琴这次能拿到驾照全靠你给她走了后门?”

老王心里恍然,原来是冲着驾照来的,面上却不显。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刘玲玲嗔了她一眼,娇滴滴说:

“教练你怎么这么偏心啊,我跟黄琴是好朋友,你怎么只照顾她却不愿意帮帮我呢?”

老王心想,这刘玲玲真是一身媚骨,要不是有黄琴这么一个女神在,他今天非把持不住了。

“玲玲啊,不是我不想帮你,可你也不是我的学员啊,你应该去多请教请教你的教练。”

刘玲玲嘟着小嘴,小手攀着他的手臂使劲摇,冲老王撒娇道:

“王教练~我的教练要是也能有一个老同学的监考官,那我还用得着求您吗?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想走关系有多难,有钱人家也不敢收啊!要不是认识的,谁还敢冒险收那个钱啊?”

老王手上还有伤呢,被她这么一摇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的。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轻点,我手刚擦点废了。”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