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内疯狂的冲刺_我现在就要了你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13 15:29:28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刘大爷?你这是?”李悦虽然紧张,但是看着老刘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抓住。

现在,老刘满脑子都是小姑娘的身体,一张老脸变得和蔼可亲,哄着她道:“大爷给你看病,这裤子不脱怎么看?”

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

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

“可以,可以看病了。”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

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摩加快吧。”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胸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大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按摩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胸部,现在被刘大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大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文学

“我明白大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大爷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而且刘大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按摩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大概是被刘大爷的按摩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大爷的手对自己的按摩。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大,大爷,你看看,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

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没错,是出来了,看来我的按摩手法相当管用。”老刘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

“还没出来完?”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爷,你能再帮我排排吗?”

老刘眼珠子一转,自己都这样弄她了,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看来要来点真枪实弹了。

“那是肯定要帮你清除干净的,就是大爷现在有点累了,你坐在大爷腿上,大爷给你好好治治。”

“成,没问题,谢谢大爷。”

现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对刘大爷更加没有了戒备之心,便主动朝老刘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悦背对着老刘的时候,眼看着她就要落在老刘腿上,头脑发热的老刘竟然悄悄的将裤子解了开来。

眼瞅了,两人就要身体就要有了接触。

却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刘大哥,你这大白天不开门看病,关门干啥?”王然好奇的看着这紧闭的大门,她感觉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准备来老刘这开两副药。

这可苦了刘为民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这样被打破。

李悦对这个男女之事确实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耻,如果被人看见她这幅模样,肯定是不行的。

“小悦没事,咱这是看病,不着急,穿好后出来就行了。”老刘乘着李悦愣神的空档将裤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李悦点点头,红着脸将裤子穿好。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