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摸到流水 _干到她站不起来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12 11:09:13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但是你看看我的脚,我好像走不了,地里还有更多的坑洞,还没到那,我就疼死了!”刘艳红道。

 

“我背你过去吧!”

 

说完,张小强边蹲了下来。

 

刘艳红夷由一会,仍是乖乖趴在张小强背上,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张小强显然感觉到,刘艳红的两个丰满,挤压着他的背部,触感相当不错,张小强估计一只手都不够。

 

“艳红,几年不见。长大很多呀!”张小强感叹道。

 

“是呀,都高了好几公分呢!”刘红艳抬着脑壳道,没明白张小强话中的含义。

 

很快到了苞米地中,棚子内的凉席还在那里。

 

张小强把刘艳红放到凉席上,帮刘艳红脱下高跟鞋,拿起她玲珑小巧的左脚。

 

左脚脚踝已经红肿起来,很明显崴的不轻。

 

“起初可能有点疼,艳红,你要忍住啊。”张小强道。

 

“我知道!小时候都不知道被你揉过多少回了。”

 

张小强这才开始,可刚一按,刘艳红便是“啊”的一声娇呼。

 

张小强一边按着,视线却忍不住顺着刘艳红的大腿,往上看。

刘艳红玉手撑在草席上,坐在那里,她只穿着长裙,大腿内的风光,一眼就可以看见。

 

她的两条腿又白又长,犹如羊脂白璧一般,再往里面点,张小强可以看到她双腿之间的风景。

 

“看什么呢!”

 

张小强的视线太过明显,立刻被刘艳红发现了,淡淡红晕,浮现在刘艳红脸上。

 

“没什么,我好几年没见到你了,你真是越长越漂亮了,也更有女人味,不再是当年的黄毛丫头了。”张小强笑道。

 

“你才黄毛丫头呢!”刘艳红脸上的红晕更胜了。

 

“艳红,你最近几年在大学里找男朋友了吗?”张小强按着脚,漫不经心地问。

 

“没有。”刘艳红摇了摇头:“大学里我努力学习,想拿学校奖学金,否则我的家庭状况,怎么有钱去上大学!当然没时间找男朋友了!”

 

“哦!”不知怎么的,听到这话,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悦涌入张小强的心中。

 

“小强,你在大学里找到女朋友了吗?”刘艳红忽然问道。

 

“我也没有。”张小强也摇了摇头:“我这样一个农村孩子,城市女孩根本看不上。”

 

“看不上?哼,那时她们没有眼光!”刘艳红哼了一声,心里也泛起一股莫名的喜悦。

 

“艳红,你有眼光吗?”张小强凝注着刘艳红。

 

“你问这做什么……”

 

刘艳红的脸更红了,局促了起来。

 

其实,这两人在高中时,就已互生爱慕了,但在农村,比较保守,谁也没有说出来。然后就是家庭条件不好,思想就是好好学习,为今后提张家庭生活水平,这种情绪就一直压抑着。

 

现在大学毕业了,视野广阔,张小强突然觉得,如果再不出手,就会后悔一辈子。

 

“艳红,我再帮你捏捏腿吧,在车里坐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你的腿一定很不舒服。”张小强道。

 

“嗯!”刘艳红羞涩点头,细声应答。

 

张小强双手落在刘艳红白嫩大腿上,微微按着。

 

小时候刘艳红也被张小强这样按过,但其时年纪小,没感觉什么。

 

可现在长大了,一个男人用他的手按住她的腿,登时让刘艳红的心砰砰地跳起来,心里慌乱,好像有什么隐藏的东西,被勾起了一般。

 

望着刘艳红面泛红晕的模样,张小强再也忍不住,把刘艳红扑倒在凉席上,堵住了她的香唇。

 

“唔……小强……”

 

刘艳红羞涩更盛,试图挣扎,但又不愿意这样做。

 

“艳红,我喜欢你。想你嫁给我,我想和你一起生很多大胖小子。”

 

张小强凝注刘艳红,情真意切。

 

这番告白让刘艳红措手不及,她又何尝不喜欢张小强呢,只是这情感一直被她压抑着。

 

如今张小强自动告白,刘艳红再压制不住这份情感了,她垂头羞涩道:“小强,我也喜欢你!”

 

说完,更是主动搂住张小强的脖子,然后亲吻上来。

 

张小强听罢,整个人都欣喜若狂起来,热情迎着刘艳红的薄唇狂吻。

 

他的手也不闲着,隔着衣服,按住刘艳红胸前硕大轻轻把玩。

 

摸了一会儿,张小强感觉不爽,干脆直接往衣内去,一掌放上去,跟张小强想的差不多,一只手,果然难以掌握。

 

“小强,你好色喔!”刘艳红面泛春潮,手却握住了张小强那个地方……

张小强嘿嘿坏笑着说:“艳红,给我吧!”

 

说着,张小强就要脱刘艳红的衣服。

 

“等等!”

 

刘艳红拦住张小强,羞涩道:“我们太快了,等成亲的时间,我们再做。”

 

“好吧!”既然刘艳红不应允,张小强自然不能强行。

 

“艳红!”

 

突然,李姨的声音从苞米地外传来。

 

“我妈来了!”刘艳红大骇,急忙整整自己的衣服,然后两人从苞米地中走出来!

 

“妈,我想死你了!”

 

看到李姨,刘艳红马上迎上去,抱住了她。

 

“李姨!”张小强笑眯眯着喊道。

 

“好小子,我女儿一回来,你就将她带进了苞米地!”

 

李姨挪瑜的看着张小强。

 

张小强嘿嘿笑了,抓着头,没说话。

 

刘艳红俏脸一红:“妈,你可别乱想,我只是扭伤了脚,小强带我去苞米地帮我按脚而已!”

 

“嗯,我想是的!艳红,我们先回去,妈煮了鸡汤给你喝!”李姨轻抚着刘艳红的脑壳。

 

刘艳红和李姨回家,张小强在村外又转了一圈,也回家去了。

 

当他到家时,老妈也已干完农活,在家正给张小强炖鸡汤。

 

晚上,张小强和爸妈、嫂子,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用饭闲谈。

 

饭后,老爸张大山告诉张小强,家里本来张小强住的房间,因为刮风下雨的原因塌了,今晚只能和嫂子于薇睡了。

 

张小强当然乐意的答应了,哥哥去世后,张小强以前和于薇也一块睡过,但当年的张小强还小,什么也不懂,更不会往那方面想。

 

农村人都是比较早睡的,晚上八点左右,就关灯上床了。

 

张小强洗漱以后,就去嫂子于薇的房间里。

 

 文学

“小强!”

 

一看到张小强,于薇的俏脸就泛起红潮,不禁想到今天拔萝卜的事。

 

她依然穿着那件白色睡袍,里面没什么都没穿,胸前双峰和玉腿间的美景,若隐若现。

 

“嫂子!”张小强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但理智在提醒他,于薇是嫂子,这可不能干出那啥有违伦理的事情。

 

“嫂子,我从省会给你买了些漂亮的衣服,你穿穿试试合不合身,好不好看。”

 

张小强打开手提箱,拿出几件刚买来的衣物。

 

这些衣服,都是他用做兼职的钱买的,一条短裙和一件白大衣。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