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缘|你是我一生中最美的缘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08 14:03:3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鹊缘                                                                                                    郁孤

    碧空似海,淡云墨染,秋风翦翦。缠绕着太阳的丝丝纤云如水一般溃散,熔金的阳光重又洒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洒在纷乱枯叶上,混杂在嘈杂的喧闹声里。

                                                                           

    载满货物的马车呼啸而过,牛郎拍拍落在衣上的灰尘,整理了一下零碎的步子,继续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想来自己离开牛家河已经快两年了,虽说这两年过得真是不容易,这年代银子才是通行证,口袋里没有银子迎来的只能是冷落,不过好在都过去了。又想到自己开的清风酒馆生意日渐兴隆,牛郎嘴角不觉扬了起来。

    转过街角,走到玉兰街,他眼角的余光落到了柳树下躺着的一个人身上,是个老翁,衣衫还算整洁,不想是街头乞讨的人,他注意到老翁时不时地抽搐,脚步渐渐慢了下来。“要不要走过去看一看,兴许他需要帮助呢。”他转而又想,“也许他就是一个乞丐呢,又或许……”踱着步,一番犹豫后他还是决定走近看看。

    街市上,依旧热热闹闹,东边传来些许叫卖的吆喝声随即隐没在喧嚣中。牛郎快步走到老翁身前,老翁半睁着眼看着他,嘴一张一闭听不清在说些什么。他弯腰俯身依稀听见“救救我,救……”看着老翁眉毛弯曲,狰狞惨白的脸,他不忍心把他抛在这里,于是伸手抓住老翁的胳膊用力拉到自己的背上,朝着不远处自己的清风酒馆走去。

                                                           

    阳光依旧很好,流过树隙,溢满了他一个个沉重的脚印。穿过人群,终于走进了店里。

    “小张,把他扶到里屋去。”

    “掌柜的,这谁呀,脸色这么难看。”说着小张把老翁扶了里屋去。

    “我刚刚在街上遇到的。”

    “哎呀,掌柜的,别嫌我话多,路上的事最好别插手……”

    “行了,忙你的吧”“对了,给他叫个大夫看看。”

    小张无奈地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牛郎随手抽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倚着桌子长舒了一口气,用袖子擦了擦满头的汗珠。忽而一阵风吹得门外的桑树哗哗作响,一阵清凉袭满全身。一个长髯大汉迈进店里来,点了一壶酒。

    “呸呸”,大汉仅仅喝了一口,就急忙的吐了出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好像吃了未熟的杏一般。“砰”,大汉随手把酒罐摔得地上,溅了旁边坐着的牛郎一身,周围桌上的人纷纷把目光聚焦到他的身上。

    “小二人呢,过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酒馆内。

      店内的伙计呆呆的看着这场面,眼睛中布满了吃惊,牛郎站了起来,向伙计摆了摆手,走到大汉桌前。可不等他开口,大汉就大吼起来。

      “这么难喝的酒,是给人喝的吗!”屋子似乎都在颤抖。

      牛郎怔住,转而微笑着对大汉说:“这位客官,可能给你拿错了,我让伙计给你拿最好的,你看这样,这桌钱也不用给了,行不行?”听到牛郎的话后,大汉笑了,“这还算过得去。”牛郎走到酒柜前让伙计拿酒,伙计小声的说:“这种找事的不管他也行。”酒放到桌子上,大汉满意了。

                                                                   

    十天。牛郎在里屋请账目听到外面有人喊:“叫出你掌柜的来,我要跟他谈生意。”他推开门一看,一下子愣住了,说话人竟是那日来酒馆的大汉。

    原来大汉是打西边来的,无奈西边战事正凶,大汉变卖了家产一路向东来到启县,因为人生地不熟,想寻一个合适的人一起做生意。

    “前些天就听人说清风酒馆生意不错,掌柜的人也挺好,那天来看了看,果真,这酒也非同寻常滋味。”

    牛郎笑了笑,两人愈谈愈恰,酒杯撞得咣咣响。

    “两天以后,我带银子过来,咱们合作,分店的生意咱们四六分。”

    牛郎听后高兴地不得了,紧紧握住大汉的手,刚要开口答应转而又想到今天已经七月四号了,马上就到见织女的时候了。

    “能不能再推迟几天?”

    大汉听后,见牛郎满是犹豫,脸色突然变了。“怎么?能不能干,不能的话我就找另一家。”

      虽然犹豫,但牛郎真心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不,不是不想合作,只是……算了,那就两天之后再谈吧。”

几壶酒一眨眼就见底了。

      两天。大汉果真带着银子来到酒馆,两人商定好,签下字据。想想这以后银子大把大把的流入口袋里来,牛郎心里不觉畅快起来,两个人两壶酒,从中午到下午。

    晚上,小张把喝的烂醉牛郎背到床上,牛郎睡得沉沉的,呼噜一声接着一声。睡梦中,自己的分店开业了……

      翌日天明,酒的余劲仍控制着他。到日近正午,他才迷迷糊糊地醒来,头昏脑涨,走路摇摇晃晃,。突然一件事如行星撞近他的脑子里,今天 七月七日!

                                                                                                           

    马车在路上飞驰,车轮不断卷起石头溅在路边。林中没有一丝风,连叽喳的鸟儿也沉寂了,静静地看着。到瑶山下,牛郎纵身跳下马车,撩起衣服朝山上的亮光跑去。

    亮光环绕着鹊桥,单薄的身影,凝滞的目光,织女望着山下,可是路上模糊不清。风吹得她裙决飘动,如被风摆弄的纤薄的花瓣,吹乱了她披散在肩上的长发,也吹散了她满心的期待和欢喜。耳畔回响着阿娘的话“别糊涂了,在人间,他迟早会变心的”。“不,夫君,我不信!”落日的余晖正在一一消逝殆尽,可山下仍不见有牛郎的身影。西边最后的一抹红色染红了她齐腰的长发,渗入她眼角晶莹的闪光中。

    山上的亮光消失了,牛郎停下脚步,跪倒在地上。低落和愧疚如潮水漫上来,林中狂风呼啸,鸟儿也嗡嗡乱叫,似在嘲笑。他跌跌撞撞地走下山来。月光爬上窗台,牛郎失神的望着帘子被风吹的摆来摆去。

                                                                                                       

    金钱的欲望总能疏解内心的忧愁,几天后,开分店的念头拂去内心的低落感,经过两天的奔走,牛郎买下了启县最繁华的崇熙街的一个好门面。

    隆重的开业,朋友的捧场,崭新的明月酒馆如树一般挺立在了崇熙街上。热闹过后,牛郎坐在店里,想着以后的生意会怎样的兴旺心里充斥着高兴和满足。怎料,不只幻想,现实如同美丽的泡沫。

    突然,店门被一脚踹开,只见一个身着银光闪闪像是富贵大家的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弯着腰小眼睛弯眉毛的人。

    小张凑到牛郎耳边轻声说“那是启县的县令常戚戚,不好惹。”说罢,眉开眼笑,迎上去:“呵,这不是常大人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常大人站定,斜着眼将店里的人打量了一遍,,抬手指了指眼前的凳子。身后的跟班灰溜溜地跑到前面搬起凳子放到常大人身后。

    “最近生意不错啊。”常大人摆弄着他那细长的胡须,牛郎对他那大架子厌烦不已。

    小张笑着凑上来,“多仰仗了常大人你啊。”说着把茶水递了过去。

    常大人好似没看见一般,低头摆弄着他手上闪光的金戒指。

    “你知道,乌舫街西卖丝绸的的赵掌柜上个月刚开了新店,他就把旧店送给我了,你这新店已经很不错了,不妨……”

    “大人喝什么酒?”牛郎急忙打断了常大人,他心里很明白常大人想要自己的旧店,可眼看着生意刚起,他不能就这样白白自断了财路。

    话音刚落,常大人拍案而起,直直的瞪着他。“了当的跟你说了,给你三天,你要不把店送给我,这生意就别干了。”他一脚踢开凳子,放下袖子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怎么办?”小张慌慌张张地在牛郎旁边坐下。

    牛郎也着急了起来,忽而想到,城门旁的告示上说“任何地方上解决不了或对地方不满意,百姓可以向上诉告到靖安郡。”

    马车备好,奔向靖安府。

                                                                                                       

    见到李大人,牛郎把常大人威胁自己的事告诉了李大人。李大人听后微微笑着,一口答应了。“你放心吧,这件事我立马着手处理,定会查明白的,你先回去吧。”牛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前脚刚迈出靖安府,李大人就对旁边的人说道:“去告诉常戚戚,清风酒馆的人告他,让他不露声色地处理掉这件事,以后收敛点,别再给我找麻烦。”

  心里的重担放下,牛郎一阵轻松地回到店里,“怎么样?”小张问道。

  “上面会处理的”

                                                                                                  

    那天,天色阴沉着,雨点零零星星,风试图打扫着地上的杂叶却弄的更乱了。店里客不多,牛郎正清理着桌子,突然,官府的人闯了进来。

    “谁是这里的掌柜?”领头的问道。

    “我是,怎么了?”牛郎一脸茫然。

    “带走!”两个人架着牛郎走出了酒馆。

    “你们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到了就知道了”,衙役冷冷的说到。

    牛郎后背直冒冷汗,“兄弟,你行行好,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没干违背律法的事,为什么要抓我。”

    “还问为什么,你得罪了天,常老爷就是这里的天。”领头的嘲笑着,旁边的接着说“他还往靖安府里告,你说可不可笑。”话音刚落,手下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只有牛郎心里满不是滋味,脸上红一阵黑一阵。

    领头的笑够了,望着牛郎那可怜的神情说道“不过,年纪轻轻的,可惜了。告诉你也无妨,前些日子,赵掌柜得罪了常老爷,被弄到大牢去,昨天刚处理了尸体,怪就怪在没顺好官府的气。”

    牛郎听后心里一震,感觉走路软绵绵的,望着将落的黯淡的太阳,眼前也渐渐暗了下来。

    月光透过狭小的窗户将破旧的墙壁照的惨白,没有任何声音,甚至风也不敢打断这冰冷的寂静。渐渐地,牛郎醒了过来,可发现自己已经在牢房里了,想到自己如即将被风折断的青禾,一股悲凉从心底而生。冷寂似乎把时间给拉长了,这两年的一幕幕在眼前一一浮现。“假如我不吝惜钱财给了常老爷酒馆就不会沦落到这般地步,假如我知足当下不去谈生意就不会错失与织女相见的机会。”想着,心里一阵阵悔恨涌来。“金钱有什么重要的,真恨自己当时被生意蒙住了眼睛。可是,现在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了,织女。”“唉,老天大概不会再给我机会了。”无情的月光打湿了牛郎的袖子。

    子夜,张狱卒接班,听李狱卒说,今天来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得罪常老爷,于是他拿起钥匙想去看看那可怜的小子。

    走到门前,张狱卒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背影,越看越觉得眼熟,像极了那天他在东市病倒救他的那个人。

    “嗳,是清风酒馆的掌柜的吗”沙哑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也打乱了牛郎的思绪。

    “啊,你是……”牛郎转过身来。

    原来真是自己的恩人,于是张狱卒连忙打开了锁,将牛郎扶了起来。“恩人,我是你那天在街上就的那个人,那天多亏了有你。”说着张狱卒扶着牛郎朝大牢门口走去。

    牛郎想了许久才想了起来,张狱卒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不住地说着感激的话,渐渐地走到大牢门口。“你走吧,恩人,出去之后进山里过清心的生活吧。”上天这个惊喜让牛郎有些受宠若惊。 

    “那你怎么办。”

    “放心吧,在大牢里混了六十年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没有人会知道。只不过再也没有清风酒馆的掌柜的了。”

    辞别张狱,隐姓埋名,藏居瑶山,牛郎数着距离七月七日,五十天,四九天……,有时活着只是为了等待。

                                                                                               

    七月七日,牛郎苦苦的等待终于被时间的沙漏漏尽。清晨,叶上露珠初生,薄雾斜挂枝上,牛郎早早来到鹊石旁,倚在桑树下,等待着。时间无情的流走着,似乎比任何时候都快。日上正东,薄雾散去,日过正午,树影东移,但西边丝毫不见鹊桥的影子,牛郎多想抱住时间的脚跟,可眼看彩霞染浸西天而无可奈何。余晖正在一一敛尽,也在敛尽他心中丝丝微弱的希望。

      “织女,怕是今生再也无缘再见到你了。昔日忙着追逐夜空的星辰,竟忘了,认识你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相遇。既不能再见到你,这颗冰冷的心也无念了。让我在这桑树下自终吧,一切让时间去判决,勿再念我,愿你安好。”他解下一壶酒,一口气喝得见了底,躺倒在树下,失去了知觉。月光透过树隙为他盖上了一层薄纱,山中空寂无声。

                                                                                               

      当晨光驱走黑夜,尽山中空无一人,当秋叶吹落满地,将痕迹一一掩盖。谁也不会发现在树下竟躺着一个人,就连洞察一切的天空也毫无察觉。唯有一棵树,孤独的陪着他。

    当月光再现,照亮黑暗,狂风忽起,山中万物都在颤栗,刹那间,牛郎恢复知觉,猛地站起,回头,看见自己的身体仍盖在枯叶下。疑惑间,狂风掀起地上的枯叶,一片片漫飞在空中,舒展翅膀,幻化为一只只鹊鸟,转而聚集在鹊石旁。

    月光下,一座闪着银光的桥延伸,向银汉。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