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列微小说——《并肩煮梅燃雪》精彩赏析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08 14:02:2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黄道吉日,诸事皆宜。无暇写下这八个字,望着纸笺不由得出神,思绪飘向了很久以前...

【壹】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鹅毛大雪翩翩而降,焚天山头覆满了凝雪,寒的透骨。

无暇挣扎着从雪中翻过身来,原本白皙的小脸被冻的发青,她咬紧牙关跪坐起来一手捂住腹部,一手撑地。

然重伤的她已是强弩之末,挪动一毫也是困难。

三日前自己还是朝中唯一的女捕快,享尽殊荣,风光无限,如今却到了这等地步。

无暇大笑,风雪从头顶刮过,心底已是木然,风雪呜呜咽咽,她觉得越来越冷越来越累。

她凄然一笑把头埋回雪里,一闭眼便是血海一片,挥不掉抹不去,如这头发上的凝冰一点一滴的戳在心窝,不碰都疼。

意识模糊了起来,眼前忽的一亮她失去了直觉。昏迷前她只觉得耳畔的风停了,自己睡在一片温暖里,永远这样便好了。这肮脏的世界自己也不想回去了。

失去知觉的她没有看见自己身侧的风雪刹那间停止,男人蓝眸如水,他用雪色的披风将她抱起渐行渐远。

【贰】

这就是焚天城,九州之外的净土。

就是这净土啊,毁了自己的前程,亲情,甚者那本就苟延残喘的爱情。

无暇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眼角滑过一滴清泪,强撑着身体从头上拔下一根通体泛光的簪子。

这是祖传的宝簪,就留给救命恩人吧,自己也该走了。

 

无暇好不容易挪到门前,刚一开门一踉跄就栽进了舒湖的怀里,一抬眼刚刚撞进那双纯净如碧湖的蓝眸中。

那眸中露出的温柔让无暇心中狠狠一悸,竟微微红了脸。

舒湖缓缓扶她进屋笑道:“救人一命本是医者的职责,姑娘你怎么就想不开要对我一个怪物以身相许呐!”

无暇脸更红,囧的差点咬到舌头,咳了咳却扯到伤口,脸痛的皱成一团。

舒湖摇头,真是个鲁莽的姑娘。

 文学

屋中只有两人浅浅的呼吸声,看着舒湖为自己擦药的专注模样还有那双就像宛着月光的眸子,有些唏嘘,若是自己没有遇到那个人,或许会迷上这么一个温柔的人吧。

“嘭!”忽的响起撞击声,两人闻声一看一只麻雀撞到了窗,撞的头破血流在地上奄奄一息。

舒湖二话不说,用剩下的药和纱布给麻雀包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包成一个麻雀馅的白包子。

雀儿也晕了,圆滚滚的跳了几步竟然在地上转了起来。无暇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露出两颗小虎牙,舒湖看了眼无暇,脸偷偷的红了起来。

“舒大夫为什么说自己是怪物,哪有怪物这么温柔的对待小动物的,不是都该一口吃掉么?”无暇说着做出一个张牙舞爪的样子。

舒湖看着她俏皮的样子挪不开眼,半晌支吾道:“可能怪物觉得这雀儿不合胃口呐。”

无暇一愣哈哈哈直笑,她知道他说自己是怪物的原因,因为他有不同于常人的眼睛。

但那双温柔的蓝眸,又怎么会忍心伤害别人呐。

【叁】

焚天城在九州之外,城中有一山叫焚天山。

焚天山四季覆雪,酷冷无比。

城中只有百余人家,都是住在离焚天山百余里的野郊。从小老人们就告诉孩子们,不要去那山上,山上有妖怪,专门把孩子扔到树梢上冻死。

当然这是骗小孩子的。所以当舒湖嘱咐无暇不能乱跑的时候,无暇大笑他幼稚。

无暇有的时候很是庆幸自己能在绝望的时候遇见采药的医者。

她本是朝中唯一的女捕快,性子爽朗做事极为麻利,深得皇心。

她们一家三代都为皇室效力,她自是不例外,从小就与三皇子订婚。儿时两人亲密无间,但渐渐还是疏远。

本来她天真以为,三皇子就是自己的归宿,将来会满心欢喜的嫁给他,然后儿女成群,欢乐无边。

但,还是她想多了。

父亲离开独自去找焚天城那晚单独找过她,对她坦白了一件事。

原来他们家并不是什么为朝廷卖命的捕快世家,他们是皇家培养来专门为皇上续生的术士。

他此番前去就为了去寻找一个名叫梵天的世外桃源,去找一个名叫燃雪的东西,燃雪如血般绽放之际就是万事转圜之时。

燃雪呵寻燃雪,最后却是一去缈无音讯。

皇帝认为是他潜逃,迁怒他全家,让三皇子带兵前去清剿。

无暇还记得那晚满城寂然,只有桐油火把在空气中燃烧的噼啪声,无暇还记得三皇子冰冷的那张脸。

冻的她心口直发麻。

无暇庆幸自己从小习武,以为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可护得全家周全。

没想到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却是赶尽杀绝,万箭齐发,一家老小皆无幸免。

她腹部中箭,忍痛把三皇子打下马去,抢了马想强撑着一口气逃出城去,精疲力竭中隐隐看见天乍起红光浑身火烧一般的痛,便堕入湍急的护城河。

一觉醒来便是在雪山之上,风雪茫茫。

【肆】

纷纷的雪从后领落进,竟然融得沁骨生寒。

无暇打了一个寒颤,裹紧了棉衣,不再去思及前尘。

舒湖这大夫的医馆还算的清静,无暇歪着头边看着舒湖捣药,边就听卖菜的大婶说着坊间奇谈。

昨夜又失踪了五个人,两大人三小孩。

捕快出身的无暇有些坐不住了:“没想到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还有这种拐卖儿童的耗子屎,就因为他坏了这宝地的宁静,我一定把他捉拿归案。”

大婶愣了一下又道:“小姑娘有侠义哦,不过那不是拐卖人的贩子,听说那是一只白虎,力大无穷喜欢把人举起来摔死或者放到最冷的高枝上冻死。”

无暇轻轻皱紧了眉头似是在思考,一旁的舒湖却手一滑把要给无暇的药瓶子掉到了地上。

舒湖心不在焉的看着瓶子在地上滚动发出清脆的声响,他背着药篓去山上采药,却再也没有回来。

从那以后,无暇再也没有见过舒湖。

任凭她找遍全城,也再没有他的踪影。

无暇捂着心口,觉得那里莫名缺了什么。



【伍】

天已渐黑,雪越下越大。

无暇偷偷跑到进城的那条唯一的路边埋伏。

她要捉住那只穷凶极恶的白虎舒湖一定是采药的时候被它所害。

气温越来越冷,渐渐的她也坚持不住了,腹部的伤口被冻的生疼。

无暇咬住下唇蜷成一团。

就在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前方忽的一亮,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惊醒了无暇。

她趴在雪堆里偷偷往外看,居然真看见一只通体雪白,双眸莹蓝的白虎,白虎长着獠牙,额前纹着妖异的符文,身后竟然长着一双羽翅,极为威风。

白虎身前竟然瑟缩着几个人,他们哭喊着在地上磕头,额头上的血滴在雪地里,刺眼的红。

 

那几个人哭喊地嗓子都哑了,只是风雪太大,无暇只是零星听到山神饶命,还有我们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之类的话,正在疑惑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捂住了嘴巴。

那白虎动着耳朵,莹蓝色的眸中映出杀气。它巨爪一挥扬起其中一个人重重的摔到地上,那人吐了口血一命呜呼。

其余的人却是屁滚尿流的从雪地里爬起身来想逃,白虎长啸一声,无数的凝在树枝上的冰凌落了下来,把他们生生钉死在雪地里。

妖艳的红在雪地上蔓延,还微微冒着热气。

无暇吓得大叫,她受不了了,抱着头又想到了那夜的情景,一家老小横尸的惨状历历在目。

她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和着冷气的风刮进嘴里无暇感到一阵窒息。

终是跑不动了满脸是雪的跪倒在雪地里,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无暇终是崩溃了。

【陆】

白虎没有伤害她,白虎静静卧在她身旁用巨爪把她揽进怀里,它的毛发很厚,渐渐的无暇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回暖。

“你,你为什么不杀我。”无暇颤抖着问道。

白虎眨眨眼,从嘴里吐出来一个瓶子。

无暇定睛一看这竟然是舒湖给自己上药的那个。

无暇大骇,也顾不得害怕一把揪住白虎脖间的长毛厉声问道:“你这个畜生是不是把舒湖吃了,啊?”

白虎一愣竟然咧开嘴笑了,那声音赫然是失踪多日的舒湖。

原来舒湖并不是常人,他也不叫舒湖这个名字。

他叫孰湖,山海经有载:山中有怪,喜欢抱举人,名字叫孰湖。

孰湖天性善良,喜好惩处世间奸恶。

“他们是这梵天城中的毒瘤暗自里拐卖儿童到外边去,常常在找买家的时候把孩子藏在树上,结果找到买家回来,孩子早就冻死了。我看不过去了,就杀了他们。”

无暇有些呆愣,挤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心中却是大松一口气。

忽然她瞟见白虎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吊坠,心中一紧。

“这坠子是?”

孰湖歪头,竟然从眼中涌出了泪水。

【柒】

“你见过燃雪么?它们如同赤焰为想保护的那个人燃出一条生路。”

“燃雪?”无暇跟着孰湖喃喃出声。

当年无暇的父亲千辛万苦找到梵天山,却到处都找不到传说中那能改变命运扭转乾坤的燃雪。

他焦急的在雪中待了五日,却救下了正在被人围攻的一只长相奇怪酷像老虎的动物。

那东西为了感恩竟然剖开自己的肚子捧出一颗血红如心的东西。

他知道这就是燃雪,欣喜的准备接过,那怪物却轰然倒地。

无暇的父亲十分良善,知道定是取出这燃雪让这怪物大伤。

就找了一个山洞,守了这个怪物半月有余,直到怪物康复才准备离开。

“我还记得那日恩公准备离开却突然吐出一口黑血,他喃喃不止。我问他怎么了,他不回答只是问我这燃雪到底怎么用。”

燃雪,长于神兽腹中,有扭转乾坤的奇功。但逆天的后果便是使用燃雪那个人,将被落下的雪活活烧死。

无暇捂住嘴泣不成声,怪不得那日自己竟然能逃离,一眨眼就到了这个别人一生都找不到的地方。

孰湖望着天上的雪没有再说话。

他还记得,那日恩公为了保住自己最爱的女儿,使用了燃雪。

霎时间满山的白雪沸腾起来,如同岩浆,丝丝缕缕的翻腾起来向他涌去,就似一朵巨大的妖冶的彼岸花。

在被吞没那一刹,无暇父亲扯下脖子上的坠子扔给孰湖:“我的女儿,劳烦替我照顾了。”

那瞬间,孰湖看见天上降下无数燃着的雪,梵天山变得通红……

风雪声终于停了,只剩了耳边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紧紧抱住怀中那个哭的不能自已的姑娘,没有松手。

从今以后,就让我来守护你吧。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