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亡妻_来生拥抱着你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07 08:26:35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爱妻就要走了,到一个没有病痛的世界去。我,再也不能见到她,今生今世。

我坐在灵堂的一角,任品吊唁的亲朋进进出出。此刻,我只珍惜与妻最后的最近的距离,回忆与她二十多年的过往。

娶妻时,我是个空心人。无聊、空虚、焦虑日日困扰着我。若不是父母那一声声的叹息和日渐增多的白发,便没有我的婚姻。自从痴恋三年的女友绝情而去,我是不会再相信爱情了,我以为。

妻娴静温柔。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她无不料理。只有对我,她始终是不卑不亢,我若不理她,她便不睬我。

不出一年,妻在我所有的亲朋中都获得了一致的好评。我的父母进进出出再也不是那唉声叹气的模样。亲人们甚至都以她为荣了!那时,我开始动摇了,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探知欲。

“你家庭条件那么好,为什么嫁给我?”一日,我问。

“唉!”妻子叹了口气,接下来的话竟让我忍俊不止。

“没办法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若不结婚,家里整日阴云密布,牺牲我一个幸福一家人嘛。”听了她的回答,我竟生出一丝找到知音的感觉

从此,我便成了妻的追求者。

婚后第三年,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后来儿子也如期而至。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过去数年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

说好的白头偕老,可是妻却违背了誓言先我而去,她只陪了我短暂的二十多年,这是远远不够的。要说此生我有什么不满于妻,便只有这个了。

……

“爸爸,你看……”儿子的声音把我从深深的回忆中拉回。

“他是谁?我们都不认识。站好久了。”

抬头望去,原来是他!多年前我曾见过,在妻的手机里。

那是妻同我结婚以来唯一一次与同学聚会。回来后不久,我便在妻的手机里发现了那张照片。只是,妻一向是个极有原则的人,我对她只有信任,所以也从未向她问及过照片的事。

眼前的他与照片上并无多大变化。只是稍微胖了些,而且穿了便装。

他立在妻的灵柩前,良久。

然后,他缓缓地转身离开,出门时还回望了一眼。并没有同任何人打招呼。

儿子见状欲急步过去送他,我制止了,我要亲自送送他。

“请您等一等。”我说。

他回过头来,我分明看见了他眼里那无尽的忧伤。

“哦”,他似乎无话可说。

“吃顿便饭再走吧。”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谢谢!不了。”

说话间,我们已走到了院外。

“哦,你大概不认识我吧?我是您爱人的高中同学,这次回来恰巧听说她走了,特来送送。”他解释。

“谢谢您,请您留下联系方式,改日我想找您聊聊。”

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想拒绝,但又似乎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他慢慢地掏出了手机:“加个微信吧,现在这个最方便。”他说。我们互加了微信,之后他转身径直走了。

原来,妻子手机里的那张照片就是他的微信头像!

他在妻子的灵柩前如此伤感,近乎失态,这不能不使我好奇。

葬礼结束后,我开始思索我的小菜鸟与这个陌生男人的种种可能。

我是绝不相信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事。只是,妻曾说过,在我之前她不曾谈过恋爱,因此我还戏称她是小菜鸟。

他们之间到底又是怎样一回事呢?

一天,我灵光一闪:妻不是爱写日记吗?说不定从日记中能知道一二。

我搬出妻的所有日记。

妻是九零年上的高中,我就从九零年秋季看起。

果然不出所料!

1990年10月X日  :

今天帮老师送学籍资料,我特意看了班长的资料。没想到他竟然小我好几岁!也难怪,谁让我小学初中都留了好几级呢?和我同龄的人都上大学去了。看来以后我得离他远点,毕竟这个社会没有多少人认同女比男大的。从此我只当他是我的弟弟吧。弟弟,你这么年轻,为何却这般忧郁呢?

 

我又翻了几本日记都不见有关于这断感情的记录,不可能就这么昙花一现吧?我想。于是接着翻。

1993年9月Ⅹ日:

今天课间,我突然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是他,我的班长小弟!他不是留在原校复习班了吗?怎么也来了这里?我的天啦,这可怎么办?我想见到他,又怕见到他。怎么办……

1993年10月X日:

真是心惊肉跳的一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我去了趟厕所,回来时书里夹了张字条。是班长小弟,他约我到校外小桥边聊聊。他会跟我聊什么呢?自从看到纸条,我就一直心里不安,害得我晚饭都没吃好。幸亏他只跟我说了一些老同学的事儿,没有其他。我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呢?哈哈。

1994年8月X日:

今天去拿高考分数单了,考得还是不好,我很难过。不知班长小弟考得怎样。本来想问问班主任的,可是自己都考成这样了还有脸关心别人吗?只是,小弟说过,让我带他拿通知单的,他怎么就提前拿走了呢?

1996年5月X日:

夜里,我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梦里有一处碧绿的山林,山林间有一座茅屋。我看见了班长小弟,他穿着一身制服,说不清是警服还是军服。我们一起走在茅屋旁的花生地里。谁都没有说话。突然,一条画蛇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咬了小弟一口,他好像是死了,倒在我怀里,我绝望地哭起来。醒来时我似乎还在哭泣。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呢?班长小弟,他还好吗?

1997年12月X日:

明天我就要结婚了。说不上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我的那个他,看上去还不错。只是,谁知道呢?人不可貌相啊。我和他没有多少感情,我是本着女大当嫁的思想才接受这婚姻的。否则看着爸妈整天愁眉苦脸的,我心里难受。说不定他也和我一样想的呢?班长小弟,我以后都不会再想你了,我会努力做他的好妻子,你祝福我吧。

 

妻的日记到了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关于她班长小弟的只言片语。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果真是我的小菜鸟。

数天后,收拾好了心情,我决定找班长小弟谈一谈。

在一家茶室里选择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我们相对而坐。

“班长小弟,能给我说说你们俩的中学时代吗?”我开口道。

他非常吃惊似的抬起了头。

“我想您是不是误会了,您的妻子跟我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你不要污蔑她!”他像是在为自己辩解更像是在为我妻辩解。

“想过我为什么叫你班长小弟吗?”我问。

他看着我,一脸的疑惑。

“因为她的日记里多次提到你。”他更加错愕了。

“你不信任她吗?”他问。

“我从来都非常信任她,我只想知道你怎么看她,这样才能把她日记里,关于你的内容拿给你看。那天你来送她,我看得出来你很在乎她,不是吗”我扬了扬手中复印的日记。

“很抱歉,那天是我失态了。不过话说到这份上,我就讲讲吧。”

他似乎艰难地开口了:

高中时,我是班长,她是学习委员。我个子高总坐在教室的后排。她每天收发作业时,我都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她性情温和,每当发作业时,总有一些调皮的男生对着她吹口哨,而她似乎并不生气。我们男生都说,她如此好脾气,将来谁要是娶了她真是好福气。我们班七十多人只有十来个女生,我认为她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因为她从来不像其他女生那样时常疯疯癫癫,也从来不跟人攀比什么……

班长小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押了一口茶,似乎在酝酿什么。接着,他又开始了:

除了在班里,我比其他人接触她的机会多。因为我们都是班干部,我们有时会一起处理一些班级事物。我们从未单独说过工作以外的话,但是每当我看向他时,她都会温婉地一笑。我心里很是受用。那个时候我无论做什么都很有劲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她竟然不那么对我笑了,有时像是故意躲着我,我心里失落极了。我偷偷地观察过她,并没有发现她与别的男生有什么私交,也就放心了。我想等我们毕业后在向她表达我的感情。

他又喝了一口茶,接着说:

快毕业时,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提议到彼此家里窜窜。这里也包括去她家里。真是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那个时候,我家里还是土坯房,她家里竟然是小洋楼了!而且我还是单亲家庭,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故去了,家里真的是一穷二白。我觉得自己跟她的差距太大了!不知在心里想过多少遍的表白台词也都荒废了,我再也不敢说出来了。后来的高考,我们考得都不好。我留在了原校复读,当时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后来通过和她有通信的女同学了解到她所在的学校,我还是忍不住也去了那里。我只想离她近些。复习班的日子是很压抑的……

“你上过复读班吗?”说到这里,班长小弟突然抬起头问了一句。

“我高中上过五年。”我回答。

他似乎笑了一下,喝了口茶,然后继续他的讲述:

在那样压抑的环境里,我并没有去打扰她,我只希望我们都能有一个明媚的未来。可是,有一次,我回母校,母校复读的同学让我带话给她,那天我就约了她到校外的小桥边聊了一会儿。后来的高考,我又考得一塌糊涂。本来我说好让她给我拿分数单,这样我可以再见她,知道成绩后我退却了,没有成绩,我拿什么在她面前立足呢?我自己提前一天把成绩单拿走了……

“我和你一样,高中我上了五年”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接着说:

第五年复读后,我考上了一所警校。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你知道,那时的通讯可不像现在这样。等我得知她的确切消息时,她已经和你结婚了。我知道,我再也不能打扰她。就这样,她成了我今生遥不可及的梦。

说到这里,班长小弟抬起头来再次强调似的说:“所以,你不应该怀疑她,我和她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那就是我一直在单相思,或者说是自作多情而已。”

“你没有单相思,也没有自作多情。”我说着把手里的复印日记推向了他。

“很抱歉,我妻子的日记是我余生的念想,我不能把原本拿给你,只复印了关于你的部分,你可以看看。”

他缓慢地伸过手来,像是得了一件渴望已久的宝贝。抚摸着,抚摸着……

“你不看看吗?我希望你现在就看看,也希望今生我们能做朋友。”

他展开纸张……

我看见他的手开始颤抖,眼泪也似乎在眼里打转,但他显然在努力忍着。

“这是两只菜鸟!”我心里想。

看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好像在窥探他人隐私或者说揭开他人伤疤,很不道德,我要站起身了。

“你说今生我们可以做朋友,对吗?”当我转身要走的那一刻,他问。

“是的,我妻子的眼光不会错。”我答。

“那就非常感谢你了。不过,假如还有来生,我一定不会错过她了!”

他是那样地坚定地说。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