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厮守的爱|不能爱的青梅竹马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06 09:07:5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凌晨三点多,我从熟睡中醒过来,当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

我开始想起她说的话,那些话无不让我头皮发麻。

因为发错了一条说说,那条说说原只是对你可见的,却不小心公开了。

发完那条说说,我看也没看一下就去上洗手间了,刚回来,就看到她给我发的信息,她在质问我为什么放弃得那么快。

当时,我整个人都魔怔在那,怎么回事,她怎么知道的。我调整了一下呼吸,再一看,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我才意识到那条说说已经被很多人看过了,他们点赞评论,我也没顾得看上一眼,匆忙删掉。

又有朋友在问我了,为什么要放弃。就如同当时问我为什么要开始一样。

你知道我的,我总是那么软弱,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想让别人知道,尤其在我一次次失败之后。

她说我应该努力,应该坚持,应该加油。

我说我会的。

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努力,如何坚持,如何加油。

我的身边没有一个人,你也不在。当初我做这件事的时候,希望你是在的,可是你不仅不在,连问都不再问一句。

有时候,我也赌气,我甚至开始讨厌起你来,我想保留这种讨厌,可是我又担心这种讨厌会在某一天你来找我的时候,重新变成爱。

但凡你还能跟我说说话,我就可以将这些事情直接告诉你,而不至于发说说给你看。天知道,你看没看,还是仅仅只是我在自己那儿求个安慰

她跟我说的那些话,我为什么那样介怀?就因为她是一个成功的女人,一个我敬畏的女人?不,应该不是。无论是谁跟我说这些话,都会在一定时间内打乱我对平静生活的厮守。我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不小心,可是,我又轻易地原谅了自己,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再后悔毫无意义,就像眼下我准备放弃的事。

后来,我想起来了。

我把你一个人的分组删了,即使在发这条说说之前我又重新给你单独分了组,不知从何时起,朋友圈多了个分组记忆,它会提醒你上次分组的情况,我选择了它,但是在它的记忆里,你已经被删除。所以,我选择的是一个没有人的空组。既是如此,它应该提醒我的,至少应该归类为仅自己可见,而不是默认为公开。

我把这份怨气撒向你,撒向朋友圈的功能。

再后来,我看到她发了一条说说,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我的失望。我本是敏感的人,被她拿来在自己的圈子里与人做对比,形成反差,感觉到她对我的不尊重与侮辱。她不知道我是经过多么艰难的挣扎,也不知道我是对自己有多么深刻的认识,她只看到了她自己的成功与努力,以及我的放弃与不努力。

长期以来,我为自己做不好一件事情感到羞愧,我没有坚持做过任何一件事情,总在困难来的时候选择了逃避,我没有冲锋作战的智慧与勇气。

我时常嫉妒那些比我做得好的人,他们有资格对我指指点点。

等我再清醒点的时候,我屏蔽了她,我不愿意看到她日常的努力和成功。尽管她是我的老师,她也应该尊重我。与其说我不喜欢她,不如说我更害怕她了。她的气场太足,跟她说话我都哆嗦着。

在生活的低谷期,我常常屏蔽一些比我过得好的人,等到自己将生活的乱麻舔舐平顺时,再去一一打开。

这一次,我想关闭的是整个朋友圈,我自己也彻底消失。

如果你不出现,我关注他人做什么。如果你不在意,我对着你说那么多做什么。

好啦,不说这些烦人的事了,天已经大亮了,我该起床了。

走在路上,我突然又冒出一个吓人的想法。我时常这样的,你知道,你曾经说过琢磨不透我,我又何尝琢磨得透自己?

来到工作室,我将其里外横竖打量了一遍,将所有可变现的东西掂量了一下,我一边吃着顺路带过来的早餐,一边给房东发了条信息。

“刘哥,我决定在7号之前关店,这几天我会把东西处理一下,实在很抱歉。”

本来还想再坚持两个月的,纵观近段时间自己的状态,横竖一死,不如当机立断,痛痛快快的及时止损,好省去一笔即将面对的房租。

这个事情如果发到朋友圈,又会掀起一片浪花。算了,不发了,也不给你开后门,等你问起再说。

万万不可告诉父母亲的,他们一开始就不支持,虽然在我将计划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还表示支持。但是,事后他们告诉我,他们并不赞成。

房东倒也热情,打听起我的经营状况,可我偏不爱说这些,谁愿意将自己的伤疤一层层地剥开现于人前呢,这不是自讨没趣吗?旁人的热情,在当事人那里不过是等着看热闹的把戏。

讨厌,是个肉包子。我明明要的是一个榨菜包,我讨厌肉包,从小就讨厌。但我还是把它勉强吃完了,现在,我没有资格去浪费,虽然这是意识层面的提醒,还没有贯穿到我的整个生活习惯里。

原打算今天进一批货回来的,这个念头一出来,订单也取消了。

至于之后的事,我怕我没有心思想那么多了,管他的,都说绝处逢生,绝处逢生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嘛。

有时候,把目光放长远些,不要局限在目前的蝇头小利上,也不要将自己困囿于此,挣脱出来,像飞蝶挣破蝉蛹一样挣脱出来。天地之大,岂会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人生百年,你还年轻的很呢,做错些事不碍事的,之后你就踏实了。

孤身久了,惯于这样的自我安慰。孤身?你没有听错,我是结婚了,但是自从他第一次动手打过我之后,我便与他远远的隔着一层,再不信他那些甜言蜜语。

别问我为什么不离婚,我讨厌这些解释。我向来叛逆,父母越不让干的事越是想要去干,同他结婚也是一样的。诚实和善的父母哪里会喜欢一个能说会道的小伙子做自己的女婿,他们也希望我找一个像他们一样诚实和善的小伙子。但是,我怎么会喜欢那种三天说不来一句话的愣头青呢?一遇到他呀,我就心动了,最关键的是,他跟你有几分神似。我等了你那么多年,也没把你等到,那我也不等了。

婚后我们的生活过得还不错,可是一年后的那个晚上,他不知抽了什么疯,浑身酒气,东倒西歪地敲开了门,什么也不说就将我一顿好打。那一晚,我也委屈,我也不管他,就由他那么醉着,睡沙发也好,睡地板上也好,醉死罢了,总之我跑到书房,窝在沙发里哭了半天,哭累了就睡,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我走出书房,客厅没有他,卧房没有他,最后我在马桶上找到了歪头沉睡的他。我把他摇醒,他似乎清醒些,看到自己的狼狈样,又看到我脸上,胳膊上的伤,想起自己昨晚的混账事。

他向我道歉,并且发着毒誓再不喝酒。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到现在依旧滴酒不沾。只是,那一晚我突然发现,他跟你一点也不像,这让我对他的热情熄灭了。我以为,我爱上了他,但是直到那一晚,我才知道,自始至终,我爱的人只有你。

于是,在心理上,我又成了孤身一人。

这些我都没有跟你说起过,说这些做什么呢,反正你又不会让我离婚,也不会娶我。在所有人眼里,都当我们是兄妹,可是,青梅竹马的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我只是你的妹妹?你会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兄长的关怀,可是在我眼里,你的这些关怀都变了味,变得像蜜罐里的蜜,让我沉迷,让我一醉再醉。

你丝毫没有感受到我对你的感情是别样的吗?我不相信。我看你的眼神,同你说话的语气,走在你身边的小心翼翼。十三年,你完全熟视无睹,你说捉摸不透我,我才捉摸不透你呢。我说什么,你都倾听支持。可是,当我向你诉说对你的爱意时,你却消失了。直到我结婚的消息传到你的耳朵里,你才从大洋彼岸送来祝福。

你不再玩失踪,时而也给我打打电话,还是兄长的身份态度。我也认清了现实,兄长就兄长吧,总比找不到你这个人要好。

现在,我当然不会跟你说我的婚姻状况,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都好。

但是,现在我过得真不好。创业失败,又将我积蓄的勇气全部耗尽,又让我成了大家的笑话,我想找个人聊一聊,可是找不到啊,我丈夫吗?我们冷战已久,感情裂缝已经容不得我跟他说这些了。何况他已经出差四个多月,他大概还不知道我开了个工作室。现在不玩微信的人不多吧,他大概是个古代人,虽然他有一张会说的嘴。

我还是自己捋捋清吧,我需要时间恢复元气,等我把事情处理好,等着我重新活过来,我再来跟你说。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