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 \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8-01 16:30:41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最主要那小妞还长着一张妖精脸,像是生下来就是为了勾引人似的。

“妈的,我居然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有幻想,看来真是单身久了。”王彪摇了摇头,换上一条内裤就朝着厕所走了过去。

可人才到厕所门口,他那才垂头下去的家伙立刻有了反应,她的女房客在洗澡,最主要那门还是虚掩着的。

“这……”王彪吞了吞口水,告诉自己这样偷看是不道德的。

人家小姑娘才出大学,既然放心到他这个大叔这里住,他也不能干出太过分的事情出来。

可是光透过那玻璃瞧见里面的身影,王彪身上就忍不住燥热起来。

此刻那诱人的身影正拿着香皂擦洗着身子,她躬着腰,身材的曲线让人遐想连篇。

“噗通。”

伴随着香皂掉地的声音,里面的身影立刻开始手忙脚乱起来,透过门缝,王彪正好看见那诱人的美臀。

顺着美臀往下看,正好是那最诱人的地方,目光继续往下是两条修长的大白腿,白腿上带着晶莹的水珠,别提有多勾引人。

就在这时,厕所的玻璃门居然被缓缓拉开,一只无骨小手从门缝中伸了出来,正朝着外面的毛巾摸去。

可能是手不够长的原因,杨晓晓索性打开门,从雾气中走出,突然出现在了王彪的面前。

四目相对……

“啊!”

尖叫声从杨晓晓的口中发出,她那原本带着俏皮的小脸也彻底变成了惊恐。

“不是,我……”王彪伸出双手摆了摆,刚想解释。

可此时杨晓晓却因为惊慌没有站稳,脚底一滑朝着他这边扑了过来。

王彪连忙伸出手去接,总不能让人家摔着,可没想到的是,人是接住了,入手却是一阵柔软

王彪由于本能反应猛的一抓……

“啊!”一阵尖叫后,杨晓晓就像是受惊的兔子,快速躲入厕所把门给关了起来。

“流氓,色狼!”

杨晓晓愤怒的声音从厕所里传了出来,在杨晓晓记忆中王彪起床都很晚,所以她洗澡时才忘记把门给反锁起来,谁知道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

杨晓晓羞红着脸,她不知道王彪是什么时候来的,如果是刚来还好,要是更早,自己岂不是什么都被看了个光?

自己有把门关紧的吧?

相比于杨晓晓的胡思乱想,王彪其实也好不到哪去,他脑海里全是那妙不可言的身姿,以及那无法一手把控的柔软。

“晓晓你听我说,我就是想来上个厕所,没想到你正好打开门出来,我也不是有意要看的,我真是刚来。”

王彪不强调‘刚来’还好,一强调杨晓晓脸羞的更红了。

“你先出去!”杨晓晓愤怒中带着羞涩,快速的穿起了衣服。

被杨晓晓这么一说,王彪也不再解释,干脆回房间套上衣服去了自己的保健店里。

 文学

王彪本来以为时间能冲淡一切,但一切和他想象的不一样,那个让人冲动的身影一直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根本就抹不掉。

今天生意还算不错,卖出去好几件保健品,可给客人找钱时,他好几次都把钱给找错了,一天下来至少损失了小几百。

不过王彪根本就没想去计较这点钱,他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自己问自己真的能够长期和一个身材如此火辣的小妞住在一块还不发生关系吗?

王彪带着这个问题托着身体上了小区楼,而此时的天空已经黑了下来。

当他走到楼道里准备掏出钥匙开门时,房屋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而且他发现房间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

“进贼了?”

王彪心里一紧,刚准备冲进去,一声呻吟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嗯~,不要这样,我好……好热……”

“求你了,别这样!”

杨晓晓的声音断断续续从里头传出来,很像是痛苦的哀嚎,但仔细一听又感觉带着娇喘

“撕拉!”布料被生硬扯开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王彪立刻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一脚把门给踹开,提着门口的扫把就朝着客厅里冲去。

此刻的杨晓晓披头散发,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里正滚动着热泪,那雪白的皮肤袒露在空气当中,就连那片雪白也是裸露出一大半。

她身上还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见门被踹开,那小伙愤怒的反过头,双眼死死的盯着王彪。

王彪见这状况火气可不比小伙小,提起扫帚就给干到了小伙子头上,接着又是一脚给那小伙给干岔气了。

他正准备继续动手,双手突然被怀抱住,那一对饱满不停的在他手臂上磨蹭着。

杨晓晓的小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他的眼前,此时正朝外吐着热气,弄的王彪心里痒痒的。

见杨晓晓眼神迷离,王彪知道肯定是被下了药了,他自己就是开保健店的,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

“晓晓,你清醒点……”

王彪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张温暖湿热的嘴唇给堵住,接着一双柔软的小手便朝着他的胸脯摸了过去。

“大叔,我,我好热,好想,要……”

感受着怀中的柔软,王彪是真的快把持不住了,晓晓这欲拒还迎的样子,可比赤裸裸勾引她还要诱人。

可随后,他又摇晃了下脑袋,心里想着,要是自己真的趁这个机会对晓晓下手,那和对晓晓下药的家伙还有什么区别。

不行,不能这么做!

王彪理智下来,尽量克制住内心的冲动,可眼前的晓晓却如同发春的猫儿一般,身子如同瘫软一般贴在自己的胸膛上。

晓晓嘴中吐着热气,吹到王彪身上别提有多痒了,但晓晓根本就不满足,抬起那樱桃小嘴直接朝着王彪嘴唇咬了过去。

“不行,你不能~”

王彪想要叫醒晓晓,可这嘴巴一堵,哪能听出事说什么啊。

可能是药效上来的原因,晓晓彻底失去了理智,她的脸部越发红润,亲吻的同时,还不断的发出那种令人骨头酥麻的哼哼声。

她的表情像是痛苦但更接近享受,她的呼吸声开始急促起来,伸出一双芊芊玉手不停在王彪的身上抚摸。

胸膛处若有若无的抚摸让王彪感觉很刺激,那双小手的位置不停往下移,缓缓的停留在了小腹位置。

这王彪的身子不由得一抖,脑中混乱如麻,全身泛起一阵的燥热,手也不由自主的向晓晓的后背摸了过去。

手刚摸到后背,王彪就感受到了晓晓皮肤的白皙光滑,手感恰到好处。尤其是晓晓刚洗过澡,发香扑鼻而来。王彪忍不住把脸凑到晓晓的耳边,一呼一吸的闻着她那披散的秀发,逐渐痴迷。

不得不称赞,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就是不一样,对于单身多年的王彪来说,这一切的挑逗,都足以燃起自己身体里那熊熊的欲火……此刻,他也管不着什么理智不理智了,他只想拯救这个被下了药的女房客,进入她的身体,拥有她。

他的双手开始大胆起来,开始在晓晓的后背来回抚摸,每动一下,晓晓的身子都会敏感的往前一动,那双饱满的前庭也随之一晃一晃的,在王彪的胸口荡漾。

“大叔……我好热……我受不了了……”

晓晓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发型有些许的凌乱,眼神迷离,双手开始顺着王彪的小腹向下摸索。

几分钟后,王彪身子忽的一颤,开始心跳加快,双腿上的肌肉猛的绷紧起来。

晓晓那双小手探入那里,急切的摸索着,虽然药的效果刺激着她,但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胡乱摸索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索取,去释放。

王彪不停的吞着口水,一把将晓晓扑到在沙发上,双手终于变得放肆起来。

可就在这最激情的时候,王彪只觉得脑后一阵剧痛,不由得瘫倒在地,用手朝后脑勺摸去。

当他见到满手的血,不禁怒视着一旁手拿棍子的小伙,王彪正想起身反抗,却被小伙朝着自个裤裆里踹了一脚。

这一脚下来,王彪只感觉胯下那玩意就跟要废了似的,一种蛋壳破碎的声音随之而出,不仅是剧痛,更是快速软了下去。

在晕倒前王彪只能眼睁睁看着小伙子跑了出去,而晓晓也摇晃了下脑袋,有些找不着北的样子看着他,满脸的惊恐。

王彪明白,是药效过去了。

在王彪晕过去几分钟后,晓晓才彻底苏醒过来,她仔细回想,才知道是王彪救了自己,心里对这个房东的反感慢慢消除,反倒多出几分好感来。

她看了眼王彪,快速披上衣服叫了救护车,把他送进了医院。

……

可能是头部受了重创的原因,王彪直到半夜才醒过来,睁开眼后他发现晓晓就在自己跟前,不禁松了口气。

“还好那流氓最后给跑了,不然指不定的发生什么。”王彪摸了摸头,感觉挺庆幸的。

可随后王彪却猛的坐了起来,头上痛算是正常,可自己小二哥那里,却毫无反应。按照以前的习惯,每次醒来,它都会特别精神。

这一刻,他不由觉得自己可能是不行了。

一想到会成阳痿,或者独丸,他就忍不住一阵烦躁,愤怒的举起拳头就朝着床板砸去。

自己还没结婚生孩子,这方面要是不行了,他可就真活该一辈子单身了。

他这一拳用的力气很大,原本睡着的晓晓揉着眼睛给坐了起来。

晓晓醒来后,看着王彪,惊喜之下,一把搂抱住了他,随后红着脸就给松开了,“还痛不痛?”

王彪倒没那么高兴,一脸的愁容,想着自己为了救这个女孩,自己却被踹出了毛病,真是够悲催的。

晓晓见他不高兴,那俏挺的小鼻子微微皱了一下:“是不是哪里还疼,我帮你看看。”

王彪看着自己裤裆的位置,更是忧愁起来,“萎了,以后都没用了。”

晓晓虽然清纯,但好歹也是成年人,萎了这个词她还是明白的。在加上王彪这模样看起来也不像是在骗人,这让她心中也是一紧。

“如果真的没用了,我是该负责的吧?”晓晓脸色愈发红润,想起了今天在客厅发生的所有一切。

房东叔叔,好像要比她想象中好很多,至少那不顾一切救自己的模样,很让人心动。

片刻后,她的目光便坚定了下来,“房东叔叔,我帮你看看,如果真的没用了,我一定会负责的。”

说完杨晓晓也不迟疑,直接在王彪诧异的目光下,将皮带给解了下来。

但当那鼓起的内裤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偏过了头,脸上的羞红愈发严重。

不过那里是男性最隐秘的部位,对于她一个未经世事刚毕业的小姑娘来说,确实是心存顾忌,只是她想到眼前这个男人不顾生死的救自己,自己也应该为他做些什么。

晓晓想到这里,便大喘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似得,慢慢的把手伸进了王彪的内裤里。

“晓晓,还是算了吧,毕竟……”

没等王彪把话说完,晓晓就摇头打断了他的话,继续手中的动作。

当她摸到那东西的时候,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她惊讶的捂着嘴巴,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死死的朝王彪那里看去。

好大!”

说完这句话,晓晓心中莫名的羞涩与惊讶。以前在宿舍,她的闺蜜就喜欢看那些岛国电影,但那里面的,根本和王彪这个没法比。

她脸蛋羞红着上去拍打着王彪的肩膀,娇声道:“房东,你个大坏蛋,哼,不理你了!”

话音刚落,晓晓就把头扭向一边,嘟着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晓晓一下子这般撒娇,让王彪的心里也跟着痒痒的,尤其在她那一下触摸后,那里现在都撑的有些痛了。

但王彪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就算没萎,他的蛋儿好像确实扁了下去。

王彪的脸上略显尴尬,但又考虑到自己对这个女房客一直是我见犹怜的态度,所以就不好意思开口。

没一会,晓晓平复了下心情后,回过头来。

看见那玩意一直在挺着,就担心了起来,问王彪:“大叔,你以后再用这种事骗我,我就不理你了!”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