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妇女不戴套_ 别进去轻一点好疼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7-17 16:33:26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是啊。”林子惠叹叹气道,“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说不准她和陈正真的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子惠想好了,只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照顾儿子和陈正就是。

 

 

刘玉芳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同情林子惠,想了想在她耳边道:“我送你个东西。”

 

 

“什么啊?”林子惠好奇的看着刘玉芳,顾不得将网拿上,被刘玉芳拽着离开。

 

 

陈正是被一股浓浓的鸡汤味给勾引醒来的,睁开眼,早就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将自己收拾利索,准备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故意将鞋子穿反,撒娇着走到门口,靠在门沿上,一边撒娇,一边打呵欠道:

 

 

“嫂子,我……”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光被人挡住,从上往下看,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擦的发亮,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正,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刘玉芳笑着捏了捏陈正的鼻子,只觉得可爱至极。

 

 

小的时候,陈正就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陈正的瞳孔微微收缩,大概几分钟之后,猛的一把抱住刘玉芳,兴奋道:“玉芳。”

 

 

刘玉芳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也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怪人。

小的时候有那么多男孩子跟她玩,她偏偏跟在自己的后面保护他。

 

 

陈正没想到自己会有恢复神智的一天,更没有想过会再见到刘玉芳。

 

 

现下神智已经恢复正常,心里自是喜不自胜。

 

 

“你看看你,还是和过去一样。”刘玉芳无奈的任由这个傻子将自己抱着,林子惠端着鸡汤刚出了厨房,看到两个人拥抱的样子,心里有些别扭,只是脸上到底没有表现出来,走到两个人的面前,笑着道,“进屋喝鸡汤。”

 

 

“这个可是玉芳专门给你带过来的。”林子惠看向陈正说着。

 

 

陈正点了点头,听话的跟在林子惠的后面进了堂屋,只是手始终握着刘玉芳的手。

 

 

反正他现在是个傻子,谁会介意一个傻子做了什么。

 

 

刘玉芳买的乌鸡,是专门在山上天然饲养的家禽,味道十分鲜美。

 

 

陈正喝了一大碗,不停地吵着还要喝,林子惠被他闹得没了脾气,准备去盛的时候被刘玉芳叫住:“嫂子,等等。”

 

 

“怎么了?”林子惠转过身看向刘玉芳,心里有些疑惑。

 

 

“还是我去吧。”刘玉芳尴尬的起身,将陈正从自己的怀里推了出来,脸色发红的走出去,林子惠看看刚才的动作,心里明白过来。

 

 

敢情这个傻子一直靠在人家的胸口上。

 

 

 文学

林子惠皱了皱眉,不满的看着陈正,又不能说重话,只能叹气着拉住陈正的手,解释道:“以后不能这么做,知道吗?”

 

 

人家刘玉芳就算是从小到大的闺蜜,如今也已经长大,如果让外人知道,不定会怎么说。

 

 

“玉芳现在已经是女孩儿了,你趴在人家的怀里像怎么回事。”

 

 

“可是我以前也趴在嫂子的怀里睡觉啊。”陈正一脸天真的说着,忍不住将头靠在林子惠胸前的浑圆上,带着女人特有的味道,说不出的好闻。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女人这种生物居然会有致命的诱惑力。

 

 

林子惠看着陈正痴傻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多时,刘玉芳端着鸡汤走进堂屋,然后就看见这么香艳的一幕,从小到大的玩伴竟然靠在自家嫂子的胸口,而嫂子居然一脸享受。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陈正的情况,肯定会以为他们有什么关系。

 

 

“嫂子,你尝尝。”刘玉芳笑着打断了两个人的动作,陈正光明正大的趴在林子惠的身上,而林子惠则是无奈的模样。

 

 

看着陈正将一碗鸡汤喝的干干净净,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到一起,看向刘玉芳,拉家常道:

 

 

“你这几年都没回家,在城里到底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刘玉芳笑笑道,“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到厂里上班。”

 

 

“现在你可不知道,厂里几个月的收入都抵得上村里一年的收入。”

 

 

“谁还在这个鬼地方待着。”说着有些嫌弃的看看四周,人一旦见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很难再习惯这种生活。

 

 

“那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吗。”林子惠的眼睛亮了几分,不过转瞬恢复正常,以前她还有选择的余地,现在她只能待在这里,出不去。

 

 

有了孩子的代价就是失去自由。

 

 

虽然说陈伟不会干涉她太多,不过一个孩子,加上智障的小叔子,足够她头疼了。

 

 

“当然有很多好玩的。”刘玉芳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林子惠听的很是神往,眼睛闪着光,就这么看着刘玉芳说的,心里很是澎湃。

 

 

陈正又怎么会看不出嫂子的心思,笑着站起身,撒娇着拉住刘玉芳的手,指着窗外:“玉芳,你就带我嫂子一起去嘛。”

 

 

“去哪儿?”刘玉芳不明所以的看着陈正,不知道这个傻子又是什么意思。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