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高粱地_他用手指捻我的花核,马小福刘美玉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7-12 11:07:35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以前也有无法忍受的时候,那时她都是趁着李莹莹睡着的时候,自己偷偷地用手弄一弄。

 

或许是今天喝了酒的原因,她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所以弄出来的动静很大。

 

听着那“咕叽咕叽”的响声,马小福哪里还忍的住,悄悄的伸出右手,覆盖住了其中一只雪白的玉峰。

 

“啊!”

 

张瑞丽感觉到了左胸上的大手,下意识地低叫了一声。

 

“丽姨,你都忍了那么久,一定很难受吧,今天让我满足你好不好?”马小福边摸她的胸,边说道。

 

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性欲最旺盛的时,张瑞丽丽又不是圣人,夜里孤枕难眠的时候,哪能不想那种事儿呢!

 

抱着这样的念头,马小福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他觉得自己就算睡了张瑞丽,也是在做好事。特别是今天看到张瑞丽一个人操持家那么艰难,而且还那么善良贤惠,心里便有些同情她,就想靠着男人的那点资本好好地满足她。

 

张瑞丽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他的大手,拉过被子盖住了身子。

 

马小福却把被子又拉开了,声音里带着恳求道:“丽姨,我知道你想要。就让我安慰你吧,我会让你快乐的!”

 

张瑞丽犹豫了好一会,这才把手给松开了。

 

其实她也很想要,但在理智和传统道德观的束缚下,她还是不能忍受自己与一个晚辈发生关系。

 

 文学

“只是摸摸,不能做其他事!”张瑞丽低声说道。

 

马小福不再答话,很兴奋地趴在了她雪白的身子上。

 

张瑞丽紧咬着牙关,被马小福吻得神魂颠倒,身上麻麻的,忍不住扭动起来。

 

“丽姨,我这里憋的难受。”马小福把她的手拉到了自己内裤上。

 

张瑞丽脑中一片空白,抓住之后,本能地上下套弄起来。

丽姨,我好舒服啊!”马小福还是第一次享受这么待遇,忍不住哼叫起来。

 

张瑞丽赶紧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马小福可不甘心只享受她小手的服务,右手慢慢的往下探去,抓住了她的短裤。

 

张瑞丽本能地夹起了大腿,但过了一会,又向两边分开了。

 

马小福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跪在她的面前,像去朝圣的信徒般,肆意地打量着她美丽的身体。

 

张瑞丽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认命似地闭上了眼睛。

 

“咕唧!”

 

马小福突然将一根手根放了进去。

 

张瑞丽死死地抓着床角,鼻息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马小福听着她越来越快的呼吸,心中大受鼓励,接着又探进去了第二根手指。

 

“呜!”

 

张瑞丽再也承受不住了,主动抓住他的手,在自己体内快速地运动起来。

 

马小福明白了她的意思,用上了胳膊的力量,很快张瑞丽就不行了,喘气声越来越大。

 

 

“啊!”

 

十几分钟之后,张瑞丽的身体突然绷紧,嘴里发出了一声畅快之极的欢叫声。

 

完事之后,她像抽离了骨头似的,身子突然酥软下来,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马小福焦急地问道:“丽姨,你不会是……”

 

张瑞丽脸红耳赤地点点头:“小福,我,我好了。”

 

马小福苦笑不已:“丽姨!我怎么办啊?”

 

“要不,我用手帮你要出来吧!”张瑞丽红着脸说道。

 

马小福此时已经刺激到了极点,离发泄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于是便点了点头。

 

张瑞丽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双手紧握着,非常卖力地服务起来。

 

不过十几下,马小福只觉得腹下一麻,像打开的水龙头似的,喷了张瑞丽一腿。

 

“小坏蛋,怎么弄到我腿上来了!”张瑞丽撑起酸软的身子,伸手将床头里的卫生纸拿了过来。

 

马小福爽过之后,侧躺在她身边,不住地喘着粗气。

 

张瑞丽很细心地擦干净了二人身上残留的粘液,接着将卫生纸塞到被褥下面。

 

“丽姨,刚才舒服吗?”马小福从后面搂住她的身子问。

 

张瑞丽看了一眼睡在里面的李莹莹,一种羞愧、自责的感觉弥漫在心头。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后悔已经无济于事。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翻过身,眼神复杂地看着马小福。

 

“小混球,这下舒服了吧!这事可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马小福点点头,保证道:“丽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嘴巴牢的很,肯定谁也不说。对了,你刚才舒服吗?”

 

张瑞丽脸上一红,说道:“这还用问?好了,别腻在小姨身上。你得把裤子穿上,不能让莹莹看见咱们光着身子。”

 

马小福有些没尽兴,轻声说道:“丽姨,我又想要了!”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