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的情愫_夏天的自行车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7-11 15:22:50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苏可天在高二那年夏天确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情是要学会骑单车,第二件事情是他恋上了校花沈夏——初恋的情愫犹如雨后的春竹在可天的心底疯狂地生长了起来。

 

邂逅是在一次放学,苏可天在校门口碰到了满身烟味沈夏,他走到沈夏面前,装作不经意地看了过去,沈夏竟然明目张胆地叼着烟。

 

苏可天一副惊恐的样子:“沈夏同学,你不要抽烟啊,不怕老师看到吗?”

 

“他们看到又怎么了?”沈夏抬手把嘴里的烟抽出,朝空中随性地吐了个烟圈:“放学了,而且我他妈读了一天该死的功课了。”

 

 文学

苏可天刚想开口,却发现沈夏好像在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她缓缓地说道:“今天骑车带我慢点好吧,我不喜欢头发被吹乱的感觉。”

 

苏可天刚想开口说自己并不会骑车,却发现沈夏把自己手里的烟头扔到了地上,然后朝苏可天的身后走去,苏可天回头一看,马路对面不远处是校外的混混陈哲,这才知道沈夏是跟陈哲在说话的。

 

这就是苏可天跟沈夏的第一次邂逅——在可天看来这算真正的邂逅,不过对于“沈校花”这种如雷贯耳的存在,早就不知道打过多少个照面了,但是说上话倒是第一次,这让苏可天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要说这沈夏确实是南俞市第一高中一个神奇的存在,一般学霸或者校花都是搭配乖乖女的性格或者单纯的冷艳女神,但是她不是,她叛逆,霸道,成绩名列前茅却又痛恨学习,抽烟打架,倒也算得上“无恶不作”了。

 

苏可天从地上捡起沈夏刚扔掉的烟头塞到嘴里尝试吸了一口,呛出了眼泪,不理解她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东西,更不明白她为什么能把这种让人作呕的东西吸得那么帅?

 

“啪”。

 

苏可天的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是挚友王景尧。

 

“哟,还会抽烟了?可以啊。”

 

苏可天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是沈夏刚刚扔的,我只是想知道她喜欢的东西是怎样的味道……”

 

王景尧不怀好意地笑了:“顺便……间接性接吻?真有你的。”

 

苏可天把烟头扔到校门口桥下的河水里,看着流水带走烟头,跟刚刚陈哲带走沈夏似乎异曲同工。然后,跟王景尧往家的方向走去。

 

“对了。”王景尧突然开口:“苏可天,高三开学新学期的九月底我们要一场全校校园会,校长特批高三也可以参加哦。据说还有新加的自行车比赛呢……”

 

“你怎么消息这么灵通?而且怎么可能高三还让参加的啊……”

 

“这就要感谢我求校长了……”王景尧抬起手臂环过苏可天的脖子搂过他,又说道:“我找到校长,说了两句话,‘求你了’,你猜第二句是什么?”

 

苏可天想了想,恍然大悟:“‘爸’?”

 

“哎,儿子真乖。”王景尧摸了摸苏可天的头,随即两个人打闹在了一起。

 

王景尧是南俞一高校长的儿子,说来也怪,这小子人缘奇差,倒跟苏可天一样归属于异类,却也臭味相投。

 

苏可天回到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摊开作业本,满脑子都是沈夏,还有陈哲载沈夏的自行车,苏可天想在暑假好好练习练习自行车,然后在运动会上赢得第一——不不不,也许只要赢了陈哲就可以了。

 

门外,苏可天的奶奶喊了句“吃饭了”把苏可天从想象无情地拉回到了现实。

 

可是,一辆自行车的钱对于苏可天来说实在是一笔巨款。苏可天2岁那年父母就离婚抛弃了他,他的爷爷奶奶养大了他,后来爷爷又因病去世,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断了,奶奶只能靠卖菜来养活这个家,加上低保的费用,苏可天的上学也不成问题了。

 

“奶……学校要交补课费,九月前……提前一周……开学……补课……”苏可天盯着自己面前碗里的那块瘦肉,强忍住眼睛里的泪水跟心中的紧张,奶奶记得自己最喜欢吃的是瘦肉。

 

“多少钱?”

 

“两百……”

 

奶奶没说话,回到自己屋子里,打开抽屉,拿出两张钱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简单扒了一小碗饭,出去挑韭菜打捆了。

 

短暂的愧疚被脑袋里的沈夏赶走了。

 

苏可天每天都在校门口的桥上蹲点,只为多看到沈夏一眼——看到抽烟的她、看到坐上陈哲自行车后座的她。很快,王景尧知道这件事,对苏可天嗤之以鼻,但嘲讽归嘲讽,好兄弟的忙他还是愿意帮的。

 

“可天,我去从我爸那骗点钱给你买辆自行车吧?”

 

有一天,王景尧一本正经的这样说道。

 

苏可天靠在桥上,摇了摇头,一脸鄙视:“你他妈还想骗钱……你……”他忽然说不下去了,自己不就是骗了钱?

 

苏可天发现沈夏总说陈哲骑得太快,而且有时候两个人好像还会吵架。

 

这天,苏可天发现陈哲没有来接沈夏,他注视着沈夏走出校门,从自己面前经过,而后是一个落寞的背影,他鼓起勇气跑向前,拍了拍沈夏的肩膀:“沈夏……怎么他没来啊?咦……你今天竟然没抽烟,果然学习好的人什么都能控制住,烟……”

 

沈夏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琐碎的语言:“我跟他分了,再也没人送我了。觉得抽烟挺没意思的……更主要是也许我觉得自己的男朋友都抽,自己想要理解那种感觉,理解他吧。好吧,其实就是失恋了,平时开心的时候都他妈抽,现在失恋了,不想抽。但你别觉得我难过,我沈夏他妈的怕过谁?我……呕……”

 

沈夏蹲在那里吐了起来,苏可天才注意到沈夏的一身酒气,回想了一下,今天下午的课都是自习,老师们去外地培训,她睡了一个下午,原来如此。

 

“给你。”

 

沈夏抬手一看,苏可天手里多了一包纸巾一瓶水,还有一盒烟——是自己总抽的牌子。

 

处理妥当后沈夏跟苏可天一起走在马路上,沈夏的酒劲儿还没过,依旧一副微醺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大声地唱着儿歌,倒是引来了不少路人一样的眼光。

 

走了不知道多远,沈夏停了下来,蹲在路边,哭了:“都他妈的不是东西,都他妈的抛弃我……”

 

“抛弃”两个字犹如两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了苏可天的胸口,他觉得阵阵痛感由一个点蔓延到了全身。

 

沈夏跟苏可天讲了她的故事,她的家庭。大概就是她在中考后的那个暑假发现了自己现在的父母其实并非自己的亲生父,而只是抚养自己长大的养父母,她知道恩情重要,但是却恨透了世界,她叛逆,却又必须保证成绩,让自己能考出去,找到那两个该死的家伙。

 

原来,沈夏的性格、叛逆都是外界造成的……

 

苏可天也讲了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被抛弃”。

 

“女神……你等我两个月,高三开学的时候,以后放学我骑车带你吧。”

 

沈夏莞尔一笑:“好啊。”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醒着。

 

很快,放暑假了。

 

苏可天从修车铺的老大爷那买了辆二手自行车,藏在了王景尧家。

 

暑假过的比双休日还要快,要不是奶奶提醒苏可天,苏可天都忘了那个两个月前的谎言了。

 

他提前一周离开了家,白天就在王景尧家附近练习骑自行车,晚上再回到家。

 

“你也真拼,老苏……200块钱=纸巾矿泉水香烟二手自行车=追校花的低配?瓜子香肠方便面要不要?来,先生,腿往里收一下,谢谢合作。”王景尧在苏可天又一次摔倒的时候蹲在他旁边说了这样的话。

 

苏可天每天除了练习骑自行车外就是用王景尧的手机上微信跟沈夏聊天——用苏可天后来的话说,一个女生如果平时高冷指数无限接近100,那么她哭泣时你靠近并提出各种要求实现的可能也无限接近100%。所以,沈夏喝醉的那天苏可天当然“趁火打劫”要到了她的微信号。

 

真正开学的第一天晚上,当放学的铃声响起的时候苏可天好像一头撒了欢的野马,直奔校门口旁边的停车棚,他把自己的自行车停在了校门的正前方,好像在对全世界说:看吧,爷的车,一会儿,爷将要用爷的车载爷的女人离开这里,而爷的女人是校花,哈哈哈……

 

沈夏少有的披肩长发,凹凸有型的身材,比电视里的女明星还要漂亮不知道多少。

 

她看了看苏可天的自行车,又看了看苏可天:“我该担心车先坏掉我摔下去呢还是担心你发挥不稳定把我摔下去呢?”

 

“不会的啊,我技术特别好的,来吧——”

 

苏可天想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沈夏骑上来竟然感觉这么沉,这么……一大坨……

 

他的车子有些晃,心里有些慌,想故作镇定,便开口唱道:“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滞不前……”

 

“啪”,“噗通”。

 

车子不受控制地偏离了方向,撞在桥边的护栏后直接将苏可天跟沈夏带进了河里。

 

“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喊救命的当然是苏可天了。

 

沈夏把他拽上了岸,表情有些僵硬:“歌唱得不错,‘怎么能够停滞不前’……我打车回去了,再见……”

 

苏可天一边吐水,一边目送沈夏离开,心里觉得有点苦,不仅心疼女神,也心疼自己的二手自行车。

 

苏可天给沈夏发消息想要道歉,沈夏很坦然地表示自己并没有生气,劝自己再好好练习练习,可以参加月底运动会的自行车比赛,据说这次的比赛有双人赛,她愿意跟自己一起玩一下。

 

车子被推到修车铺的时候水依旧全都蒸发掉了,修车老大爷看到一脸疲惫的样子语重心长:“哎,现在的年轻人真疯狂啊,这个震那个震的……”苏可天感觉委屈,却一头雾水,并不懂老大爷开了一个有颜色的笑话。

 

运动会会在下周一如期举行,自行车比赛恰好是第一天的项目。而在这之前苏可天跟沈夏依旧磨合了很多次——当然也摔出了更深的感觉。

 

周五晚上方向,苏可天跟沈夏到操场散步——旁边是电灯泡王景尧。

 

“夏妞,你高考打算去哪?”苏可天给沈夏起了一个新的专属称呼,有些暧昧有些搞笑。

 

沈夏倒也毫不介意:“浙大吧。我有个姓陈的学姐在那边,想去投奔她。”

 

“你说……大学就随便谈恋爱了吧?”

 

沈夏瞥了苏可天一眼,心想这个人不亏是双子座的,话题转换的真快,答道:“也许吧,我不清楚也不在乎。”

 

苏可天好像有些紧张,吐了口气:“那个……要是可以的话,以后你能不能只坐我的自行车?”

 

“啊?”沈夏没反应过来,一愣,又道:“好啊……不过我以后考了驾照买了车应该就不会坐自行车了……”

 

“哎呀我去。”一旁的王景尧挤到二人中间,抢道:“沈夏,校花同学,苏同学喜欢你,这么明显你都不明白?苏可天你这个傻×,说话真墨迹。两个情商加一起不到50的人聊天真费劲……”

 

气氛有些尴尬,王景尧抛下二人走到不远处的草坪上坐了下去,苏可天跟沈夏二人也跟了过去。

 

“我已经没心恋爱了,有家庭带给我的困扰,高考临近带来的紧迫感,还有陈哲给我带来的伤痛感。”沈夏打破了沉寂:“我不值得你喜欢我什么,我也从来没承认我是个校花。是‘笑话’还差不多。周一就要比赛了,打起精神加油哦。我们往回走吧?”

 

苏可天想,自己此刻的紧张感大概不亚于在高考考场,但她模棱两可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不管了,爱情哪有什么顾忌跟思考,坚持下去总会得到想要。

 

苏可天站起身,朝沈夏伸出了手,沈夏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手递了上去让他把自己拉了起来。

 

第二天的自行车比赛苏可天跟沈夏获得了第一名,领奖的时候台下全在起哄“在一起”,苏可天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生怕沈夏说出什么让自己难过的话。

 

沈夏倒很平静,嘴角抽动了一下,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真的觉得苏同学蛮不错的,可是现在明显不是谈恋爱的时候,如果苏同学能跟我考上同一所大学的话……我愿意追他,谈一段恋爱。”

 

“听到没有,校花说要追那个爹妈都不知道在哪的男生哎?”

 

“简直狗血啊,这怎么可能,沈夏又喝醉了吧?”

 

沈夏拉着苏可天的手离开了人群,来到了校门口的桥边——上次他们的坠水就是在这里。

 

沈夏面无表情地看着桥下的流水,苏可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着递给了沈夏。

 

“我早就不抽了,你以后也不要抽了,就当为我,成吗?”

 

苏可天觉得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了,头点成了拨浪鼓:“好好好,

 

我都听你的。”他又问道:“那你刚刚说的,算么?”

 

沈夏的脸上有些不悦,但转瞬即逝,又是甜美一笑:“当然算啊,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过有个要求,高考还有几个月了,这几个月我会住校,晚上你不用送我了,而且高考前你不许再找我,不然我的这个承诺就不算数了。你能做到吗?”

 

苏可天有些不解,想要拒绝,但却还是说了“能”。

 

沈夏朝苏可天笑了笑,笑的特别甜美,然后往学校里面走去,王景尧推着苏可天那辆二手自行车走来。

 

自行车跟沈夏错开了,朝着各自的、相反的方向走去,西斜的余晖照亮了整片大地,却让这两个人的心底满目疮痍。

 

“怎么了?吵架了?”王景尧问苏可天。

 

苏可天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觉得自己一定要遵守诺言,沈夏一定会等自己,自己也一定会考上浙大的。

 

放学回家的时候苏可天在校门口站了很久,后来才想起来再也等不到沈夏了,一个人顶着夜色推着车往回走,嘴里抽的是沈夏曾经最喜欢的烟,忽然他又想到沈夏跟自己说不能抽烟,他把烟扔进旁边的小河,很开心地笑了出来。

 

路灯依次亮起,向看不到尽头的远方无限延伸。苏可天走了不知道多远,觉得累了,便又骑了一会车,在离家不远的小区里把车锁上了,然后往家走。

 

苏可天很努力的学习,只为了高考考上浙大,他也住校了,跟同学接触的多了,加上上次运动会的表现,跟大家的关系也缓和了很多,可是很奇怪,他总觉得大家看自己的眼光还是有些异样——跟以前迥然不同的异样。

 

转眼到了五月,苏可天的成绩已经排到了年级前50名,他从总榜第一名往后看,却发现根本找不到沈夏的名字。

 

他慌忙跑到沈夏的班级门口,叫住了一位同学:“同学你好,帮忙叫一下沈夏。”

 

“沈夏?”那位同学有些吃惊:“她已经不在这里读书几个月了,据说离家出……”

 

“哎,你不要瞎说好吗?”班级里走出另一个同学,推了前面那位同学一下,然后朝苏可天点了点头:“阿夏她搬家了,她说如果提前来问到她,就告诉你她会在浙大等你的……”

 

苏可天没有听她说下去,一个人往校门口的停车棚走,边走边哭。他把自行车推出了校门,推过了桥,沿着水流的方向骑行到了修车铺,毫不犹豫地把自行车卖给了大爷。苏可天攥着换来的钱往家跑去,跑累了就走路,点燃了烟,大口大口地吸,眼泪像胶水一样在脸颊上流动着,也不知道是被呛的还是因为被骗了难过。

 

他回到家把钱递给了奶奶,跳过了沈夏的存在坦白了所有欺骗。

 

奶奶没说话,做饭,吃饭,苏可天一低头,看到了自己面前的碗里有一块瘦肉……

 

第二天晚上苏可天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不用猜都知道是奶奶买的,苏可天叹了口气,没有丝毫的开心,因为他再也不愿意骑自行车了……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