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微小说《时光机》精彩赏析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7-11 15:18:5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现在是1928年的冬季,还好这座城市并不冷,我身着白色长裙只身一人穿过重重森林来到肖何所在的城堡。

我不知道肖何为什么在这座城堡里面约见我,上一次离开我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让那个女人离开他的身边,要么永远不要再找我。

这座城堡是肖家留下的唯一财富,按理说当时富可敌国的肖家不应该落魄到只有这一个遗产。据说城堡始建于1885年,尽管是唯一的遗产,但现在的保守估值已逾千万——我不明白肖何为什么保留了这座坐落在荒无人烟郊区的城堡,因为他明明跟我一样,也喜欢热闹。

肖何比我大十几岁,我并非贪图他得财富,只是喜欢他身上作为一个大叔所具备的魅力。

穿过长长的走廊,便是近百平的大厅,肖何正坐在桌子前,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后转过来看了我一眼,笑眯眯的,“哟,沐子,来啦?”

“嗯,你跟方晴离婚了?”我走到他面前,发现他面前的盘子里摆放着已经模糊到分不清种类的一摊肉,我吸了吸鼻子,一阵刺鼻的味道让我忍不住咳了起来,“你在吃什么?”

肖何脸上伤痕累累的,答非所问:“这下她真的离开我了。”

“我不想跟你废话,你找我来到底想干什么?”

 文学

“你知道肖家的钱当初都花在哪里了么?我决定告诉你这个事情,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把事情都告诉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1885年,已经年迈的肖氏夫妇斥重金盖了这座城堡,同时安排了一批科学家打算研究出时光机。次年,他们在这里生下一儿一女,并杀掉了城堡里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除了一个管家。身患重病的两个老人于1890年撒手人寰,只留下一份遗嘱、管家、一儿一女、时光机跟这个城堡。

“这就是为什么我父母只留给我一座城堡的原因,因为他们倾其一生财富找人研究时光机。”肖何用挂在脖子上的看起来像裙子的白布擦了擦嘴,指了指桌子上的那瘫肉,“你要不要吃?”

“这是什么肉?”

“方晴的肉。”

我摇头:“你是不是疯了?什么时光机,怎么可能?你脸上这么多伤哪来的?”

“今年是哪一年?”他突然问我。

“1928。”

他把左手手腕上的手表露了出来,把年份调到了1908年,拉住了我的手:“我们来测试一下就可以了。”

我刚打算甩开他的手,结果眼前一黑,再反映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城堡里肖何的卧室中了。

“你这是搞什么把戏?”我问旁边的肖何。肖何指了指前面,床上躺着的女人正是方晴,看起来有些慵懒,却比我年轻漂亮。

方晴突然醒了过来,先是指着肖何骂道:“你还知道回来啊,你把我们的孩子弄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又去找小三了?”

我知道她口中的小三指的就是我,尽管我并不想承认这个称呼。她好像注意不到我,站起身下了床,朝旁边的柱子撞了上去,肖何冲上去拦住她,却被她的双手用力地挠地破了相。

“儿子,我要我的儿子,你滚!你跟小三过去吧!”说完她又失控地扑向了肖何,我冲上去跟她撕扯了起来,肖何过来分开了我们,三个人都累了,瘫在地上用目光在另外两个人身上扫过。

“说说吧,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肖何接下来的话让我的思绪彻底凌乱了。

“我说出来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要太惊讶,我怕你经受不起打击了。”他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地板上,不看方晴也不看我,“其实我变过性。”

肖何的父母其实是国内颇负盛名的科学家,一生都在尝试发明时光机,后来在这个穷乡僻壤建了这个城堡也是为了可以安心搞发明。

在他们已经身患重病的时候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肖何笑,可是两位老人觉得一个女人没办法把他们毕生追求期望造出的时光机工作进行下去,于是立下遗嘱,将所有财富捐了出去,只给女儿留下了一个城堡。

后来这个女孩依靠自己努力的学习终于发明出了时光机,可是她已经没办法继承那笔遗产了,决定自己生一个男孩子回去继承遗产,改变历史。

她每次想到自己由于是女孩所以前半生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决定去掉名字中的“笑”并开始做一个男人。长达十个月,分三次的手术终于让她成为了一个男人,这个时候已经是1906年的夏天了。

也就是在这个夏天肖何认识了方晴,两个人相恋结婚很快有了孩子,很幸运,是个男孩,肖何利用自己发明的时光机带自己的儿子回到了1886年自己出生的那一天。

“奇怪,我在哪儿?”我的头感受到了真真疼痛,忙用手去按压太阳穴。

“穿越时空很容易让人失去一些记忆碎片,你可能还不太习惯,实在不行先躺一会儿吧。”

我倒下趴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耳边有什么响动,睁开眼一看,肖何就站在门口发愣。

我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便指着肖何骂道:“你还知道回来啊,你把我们的孩子弄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又去找小三了?”

他没理我,我站起身下了床,朝旁边的柱子撞了上去打算以死相逼,肖何冲上去拦住我,我开始发了疯一样挠他的脸。

“儿子,我要我的儿子,你滚!你跟小三过……”我朝他吼着,却突然愣住了,我是谁,这些话怎么这么耳熟呢?

“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方晴?”肖何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我用力地想着却又很难把一些残缺的记忆拼接在一起。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尹沐子,只是你由于失去儿子受了巨大刺激所以分裂出了两个人格,而且觉得我就是找了小三,每天跟我吵架、甚至对我施加暴力借以缓解丧子之痛。我才在你面前装出吃人肉想要刺激你,才决定用时光机带你回来想起一些过去。”

眼前这个男人让我觉得有些恐惧,我嘴巴动了动,想要继续追问他有关儿子的下落,却由于恐惧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说出口。

他应该是听到了。

“二十年前你刚把儿子生下来不久我就把他送回到1886年了,还特意把你编好的红绳系在了他的右手手腕上。我正想着把刚生下来的我带回二十年后,结果发现一个管家走了进来抓住了我,他一把拽掉了我的帽子然后盯住我愣了几秒,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问我怎么来了,我来不及回答他,跟他撕扯了几下,跳出窗子躲在了墙根,一阵敲门声响起后他应该收走了出去,我再回房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把两个孩子都抱走了……”

我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溢了出来,恳求着他:“不管你到底是谁,也不管我的过去未来,求求你,求求你把他带回来好不好?”

“我有尝试把他带回来,刚开始的目的也是通过他拿到我父母的遗产,不过我发现我并没有改变历史,并且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你先好起来。”

“我现在已经好了啊,你快带我回去!”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自己的儿子了。

“我并不打算带你一起穿越回去,你刚好些,如果带你穿越回去我怕再对你造成什么伤害。”肖何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现在就马上穿越回去。”

他再次把左手手腕上的手表露了出来,把年份调到了1886年,“嗖”地一下消失了。

我焦急地等待着,坐立不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期待渐渐被阵阵袭来的困意所击败,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来的的时候是被肖何叫醒的,他正打算跟我讲述了这段时间他在1886年的城堡里面的经历,我发现他左手的表戴到了右手上。

肖何通过时光机回到了1886年自己婴儿床所在的房间,他走进房间,结果发现一个身穿帽衫的男人正在摇篮床旁鬼鬼祟祟的往一个婴儿床里塞什么东西,他一把拽掉了他的帽子然后盯住他愣了几秒,那个人竟然让自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不,那个人好像就是自己。

“你怎么来了?”肖何问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跟肖何撕扯了几下就跳出了窗子,而撕扯中肖何左手的手表掉到了地上,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熟悉而陌生的一位老人苍老的声音:“管家?”

肖何应了句,思索了几秒,把手表捡起来看了看,已经坏掉了,只好将两个孩子同时抱了出去,留意到儿子右手上正是方晴编好的红绳。

“阿何啊,你也知道我们时日不多了,这封遗嘱你在我们离开后打开吧。”老爷子突然双眉紧蹙,“怎么,不是生了一个孩子吗,这是怎么回事?”

“这……”肖何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他知道这两个老人并不是多有善心的人,他也没有办法回去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进去的时候发现多出来的一个婴儿,可能这附近的穷苦人家偷偷放进来的吧,要不,我把他扔出去?”

老爷子抱过我的儿子看了看,笑了:“哎,挺可爱的,留下吧,也跟笑笑做个伴。”

“然后你就一直待下去了?我到底睡了多久?”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了他。

“因为是不同的时间轴,所以时间发展的速度也不同,我在那边待到了长大的我发明出时光机才得以回来。”

“那你倒是把儿子带回来啊!”

“不不不,我觉得有点蹊跷,为什么我看到四十年前的我跟我的儿子那么像年轻时期的我妈跟我爸呢?这说不通啊……”

我有点不耐烦了,“肖何,你是不是今天一直都在骗我,只是自己找了小三然后开始逃避所以岔开了话题?”

“你又开始了,我再回去一趟就好了,我直接回到1885年调查清楚好了。”

肖何再一次回到了过去的城堡,他发现城堡男主人的右手上有一个红绳,而女主人的左手上有一个手表——那是一个时光机。

肖何打开口袋里的遗嘱,发现上面只有一句话——

放下自己。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