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农村妇女奶水_最真实的乱我与的回忆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26 10:34:1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扯犊子,她哪来的对象?!”刘立伟眼珠子一瞪,不服气的说道:“李媒婆都说了,柳媚儿压根就没对象,守寡多少年了。”

“现在有了,不算晚吧?!”孙小乐扬着嘴角,笑着说道:“我来呢,就是告诉你一声,以后别去骚扰她。”

刘立伟一阵恼火,这可是在自己的家,被一个农村的土包子这么威胁自己,他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于是,提高了嗓子,怒气冲冲的说道:“老子不仅要去骚扰她,还要睡了她,咋的吧?你一个农村的土狗,你凭啥跟我斗?”

“你没听说过土狗最伤人吗?!”孙小乐一点都不在乎。

如果他真的是一条土狗的话,他今天来这里,就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在自己的领地上撒尿。

“行啊,你小子,等着瞧呗。”

“等着瞧吧,对了,忘了跟你说了,你要是去骚扰他的话,我就打断你那玩意。”孙小乐随手指了指。

刘立伟下意识的夹上了自己的双腿,然后阴冷的看着孙小乐:“你有这个本事吗?”

“那就要看你敢不敢了。”孙小乐扬了扬手,转身走了。

就他妈的这么走了?刘立伟一个人在风中凌乱。这小家伙来了撂下两句狠话就走了?

他还打算等孙小乐嘚瑟大劲的时候削他一顿呢。

孙小乐出来后,哼着小曲,在乡里晃荡,虽然只是一个乡,但远比他所在的村子要大的多,到处都门市,买卖啥的都有。

孙小乐走着走着,就溜达到了一家没有门脸的店门口,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里边的一个穿着跟苏小曼一样白色大褂的女孩,属于那种小巧玲珑的女孩,很漂亮,可惜的是,她没穿丝袜,下边是修长的大腿。

孙小乐好奇,这里边是干啥的,为啥整的这么昏暗呢,反正看着就是不亮堂,一般来说,干买卖的都想把自己的门脸弄的亮堂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孩似乎是也看到了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把挎住了孙小乐的胳膊,笑着扬起了头:“帅哥,进来玩玩。”

“玩?玩啥啊?我不赌博的。”孙小乐完全没弄明白状况,他毕竟只是个年轻小伙,没经历过这些,难免发懵。

孙小乐哪里能想得到,在乡里还能有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

“小哥你可真逗,来,进来再说。”女孩子抱着他的胳膊就把人给拽了进来,随后拉进了一个小黑屋里,直接关上了门,反锁。

屋子里,只有一张很小的床,属于进门就上床的那种,门距离床紧紧是几公分的距离。

“我说妹子,你要跟我玩啥啊。”孙小乐似乎意识到了啥,这丫头该不会是想跟自己那个吧?他倒是听村子里的李老皮说起过,乡里边有小姐,他每年卖粮的钱,有一小部分都会拿到乡里来挥霍掉,估计是都花在这些小姑娘的肚皮上了。

“玩你平时玩不着的,小哥,就一百块钱。”说话的时候,女孩的手就放在了孙小乐的胸口上,然后指尖点了点他的胸口,嘴巴凑到了他的面前,呵气如兰:“来吧,保证让你舒服,可得劲了。”

“我不玩。”孙小乐这下明白是咋回事了,这姑娘真是干那个的。

“那是你还没尝到甜头呢。你要是尝到甜头的话,就乐意花钱了。”女孩的手顺着他的胸口,慢慢下滑,放在了孙小乐的腰带上:“我叫丽丽,这次舒服了,以后要记得经常来找我哦。”

“你这么干不好吧。”孙小乐吧嗒吧嗒嘴,这个丽丽是真的想赚自己的一百块钱啊。

为了挣点钱,不惜下了血本。他能感觉的到,丽丽的腿在自己的腿上蹭来蹭去的,别说,这感觉还挺好的,他也是下意识的摸了摸丽丽的腿,又白又嫩的,很光滑,到底是年轻的女孩子啊。

“有啥不好的,你花点钱,舒服一次,多好啊。”丽丽说话的时候,把手放在了孙小乐的腰带上,很轻车熟路的就把他的腰带解开,然后柔嫩的小手顺着他的肚皮就要往裤子里伸。

“你要是摸的话,我也不干。”孙小乐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虽然丽丽很漂亮也很性感,但终究是干这行的。

而且,孙小乐不会把钱花在这种事儿的身上。

“来吧,玩玩吧。”丽丽明显有点不开心了:“你不玩进来干啥啊?”

“这不是你把我拉进来的,还要脱我裤子呢。”孙小乐耸了耸肩膀。

“不玩的话,你也得给钱,房都开了。一百块。”丽丽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冲着孙小乐伸出了手。

这种土包子,连一百块钱都舍不得花,以后肯定不会再来店里找自己,那这次能讹出来一点是一点。

“咋的,讹上我了?”孙小乐一看这是想敲诈自己啊。

这种地方果然不靠谱啊。

“对喽。”丽丽一点都不否认:“你就说你给不给钱吧。”

“不给。”孙小乐说完就推门走了出来,出了这家没有门脸的小店。

我干都没干呢,给你啥钱?床我也没睡,我给你啥钱?!

“峰哥。”丽丽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然后小店的后面的房间里窜出来了三个男人,各个膀大腰圆,一股脑的冲了出来,直接就把孙小乐给拦下,围了起来。

“兄弟,事儿办完了。不想给钱啊?”林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恶狠狠的盯着孙小乐。

“我没办事儿啊,差点让她把我给办了。”孙小乐不以为然,他知道这群人就是仗着自己膀大腰圆出来唬人的。

真要是打起来的话,他一点都不怵这几个大汉。

“少废话,你就说你给不给钱吧。”林峰走到孙小乐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孙小乐的衣领,想着直接把他给拎起来。

吭哧。

吭哧。

吭哧。

林峰使了几次吃奶的力气,但根本就没拎动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土包子,这孙子的劲儿咋这么大呢?!

拎不动,就索性不拎了。

“这是咋的了?哎呦喂,我看看这是谁啊?”赵光此时从看热闹的人群里走了出来。他刚好闲着没事儿,出来溜达。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见到了快要挨揍的孙小乐,逮着这个机会,他怎么能错过,这要是不煽风点火火上加油都对不起自己。

孙小乐看到他过来,一脸黑线,知道这孙子肯定得勾火了。

果然,没让孙小乐失望,赵光过去拍了拍林峰的肩膀,笑着说道:“林峰啊,咋的,你的店让人吃霸王餐了?白在乡里混这么多年了?!”

“赵光,你小子在这儿挑衅呢吧?”孙小乐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有点冰冷的笑容:“不管你说什么,苏小曼都不会稀罕你这种人。”

“你还是先把你这点屁事儿整明白吧,你跑这种地方玩小姐,也不怕得病。”赵光立马就洋洋得意起来,整个人都沉浸在快乐里。

不知道为啥,看着孙小乐被欺负,他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感。

“你说啥呢?我家的姑娘都干净着呢。”林峰一听就不乐意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毕竟他还还指望着这几个姑娘给他赚钱呢。真要是有病,谁还敢来呢!

“没,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赵光也自觉失言,急忙解释。

“对,他的意思是你们这里的小姐都有病,谁要是来玩,谁得病。”孙小乐要是不趁机挑拨离间一下,都觉得对不起刚才这家伙对自己落井下石的那个劲头。

“你小子别信口开河啊。我没说。”赵光有些急了,能在乡里开这种店的人肯定都是有点背景的。他可不想因为这点破事儿得罪林峰。

“你刚才明明就说了,老爷们吐口吐沫都是钉。”孙小乐抓到了他的把柄能不好好利用吗:“哎,看来,你是真挺懂行的啊。”

“我…….”赵光觉得自己的嘴皮子这会不利索了。

想来想起,越解释越乱,还是溜之大吉吧,转身就跑了。

“小子,最后问你一遍,给不给钱吧?”林峰又开始针对孙小乐。

“不给。”孙小乐很肯定。

 文学

“那就别怪我了。”林峰瞬间就扬起了自己的手,朝着孙小乐的脸就要打下去。

“我看看谁这么牛,敢打我的男人。”人群外,一道婉儿的声音响起。

来的居然是苏小曼,她在诊所里忙完之后,没啥事儿,就出来找找孙小乐,怕他一个人在外面闯祸。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遇到了他,而且还没人欺负。

苏小曼理所当然的站了出来。

“苏小曼?你男人?”林峰诧异,没听说过苏小曼有男人啊。

“对。我男人。”苏小曼走过去,扬着头不屑的说道:“有什么事儿冲我说,另外林峰我警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的都是啥勾当。”

苏小曼的态度很强硬,她相信孙小乐肯定没干那种事儿,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林峰带着人堵在门口不让走了。

“这事儿你非要管啊?”林峰的态度缓和了很多,毕竟都是在乡里住着,而且苏家在乡里也算是有权有势了,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真要是撕破脸皮的话,他未必能整过苏家。

“当然,我的男人我就要管到底。”苏小曼挺了挺胸脯:“而且你林峰可要想好,这件事闹大,惊动了派出所,对你可没啥好处。”

“行,今天我就给你们苏家一个面子。”林峰权衡之下,还是决定不要这一百块钱了,反正丽丽也没让这小子占到什么便宜,索性就过去了,还能卖给苏家一个面子,何乐而不为呢。

苏小曼点点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一个女子的一己之力把孙小乐给带了出来。

孙小乐吧嗒吧嗒嘴,有点不是滋味,这种事儿还让女人强出头?

“心里不舒服?”苏小曼似乎是看出了孙小乐的想法:“这种兵不血刃就能回来的事儿,为啥非要动手呢,还有啊,你上人家按摩店干啥去了。”

“我可没去啊,我就是看了一眼,那姑娘就把我给拽进去了,要脱我裤子,我没干,这就要讹我钱。”

“你没事儿上人家那看啥去?”苏小曼停下脚步,盯着孙小乐,一字一顿的说道:“是不是年轻搂不住火,想去发泄一下,发现兜里没钱了?”

“你想哪去了,我是那样的人吗?”孙小乐挠挠脑袋,他兜里还真没钱……

“你不是那样的人吗?”苏小曼反问。

“别纠结这个问题了。反正我是没碰那姑娘。”孙小乐摆摆手,这种事情纠结起来也没意思。

“碰没碰你自己心里有数,就你那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不占点便宜不是你的性格。”苏小曼撇了撇嘴角,以孙小乐这个带着便宜就上的性格,还能不占点便宜?!

这小子沾上毛比猴还精,怎么可能会一点便宜都不占呢。

“你还怪了解我的。”孙小乐也不否认。

“行了,以后这种地方你少来,这里的姑娘你也少招。”苏小曼说完就朝着家里走了过去。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不管是谁,只要有人过来,多看一眼,里边的小姑娘的就会把人给拽进去,不管你干不干,都先试试,玩意要真干了呢。

孙小乐紧走几步跟了上去。笑着说道:“看看没啥事儿吧,咱也是正经老爷们,没啥毛病。看看还不行吗。”

“行啊,你要是再看的话,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那我还是不看了。”孙小乐笑着跟了上去。

俩人说说笑笑到了家,吃过饭之后,苏父问他识不识字,知道他认字后,就给了孙小乐一本医术,是那种古代传下来的中医医术,和现在的西医完全不同。

书有些泛黄,外面的皮掉了,后来又加上去了一张牛皮纸,孙小乐翻看了几张,都是一些中草药的性能之类的介绍,还挺不错。

“你呢,也老大不小了,现在学点东西,对以后来说,总是有点好处的。”苏父没有嫌弃他的意思,老话说的好,不管干啥终究得会点手艺。

苏父不指望孙小乐能全都学会,不过就算是学点皮毛,至少也能帮帮他。

“行。我今天就开始看书。”孙小乐对这本医书还真的就有点兴趣,看的津津有味。

一直看到晚上,吃完了饭,孙小乐继续看了一会,然后电话响了起来。

是李老皮打过来的,本来不想接的,可这个李老皮很执着,是一遍遍的打着。

“咋的了?”孙小乐接起了电话,有些不耐烦,此时他正在看中草药的药理,越看越有意思,感觉以后头疼发烧之类的,他自己都能看病了。

“跟你说个好消息,我把徐会计的媳妇给睡了。”电话那边,李老皮根本就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开心的要死。“我跟你说啊,我去她家了,徐会计没在家,我直接就把她按在床上给咔嚓了。”

李老皮说完还吧嗒吧嗒嘴,回味无穷。

“就这事儿啊?”孙小乐没想到这个李老皮真做到了,看来徐会计的媳妇也挺寂寞的。

“恩呢,我跟你说,睡完了之后,她非得让我再睡一次。干上瘾了。”李老皮那边靠在床头,点上了一根平时都舍不得抽的洋烟,美滋滋的咧着嘴。

“你听我的,先不要声张,稳住。一定要让她稀罕你。然后你找她要徐会计的账本,听到了吗?没把握之前,千万不要说。”

“要那玩意干啥?”李老皮可没想那么远,也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就想跟徐会计媳妇好好的在一起,至少不用再花钱去乡里找别人了。

“我就问你想不想跟他媳妇在一起吧?”孙小乐捏住了他的软肋。

“当然想。”

“那就按我说的做。听到了吗?”

“听到了。”李老皮点点头,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睡徐会计媳妇再说,当初要不是林小龙给自己出主意,他也不能这么顺利的酒吧徐会计的媳妇给睡了。“哎呀,不跟你说了,他媳妇又来了,看来今晚我又有福了。”

说完之后,李老皮就挂断了电话。

孙小乐耸耸肩膀,继续看书。

也不知道看到了几点,有些累,起来活动了一下,喝点水,就去了厕所,从吃完晚饭,他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看书,一出来活动,就感觉膀胱憋的厉害。

直奔洗手间,打开了门,然后孙小乐就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这是真的吗?!

此时,厕所里有一个女孩,一条很短的睡裙,极其精致,是属于那种半透明的质地,半遮半掩的,露出衣服里面雪白的肌肤。

女孩一条腿搭在马桶上,手里拎着的丝袜,刚好套在脚尖上,动作停顿在这一刻。

“你啥时候来的?”孙小乐不敢相信的是,孙依依啥时候来的?而且大半夜的还在厕所里偷偷的穿丝袜,这是想干啥啊。

“我早就来了。”孙依依扬扬嘴角,冲着孙小乐摆摆手,那意思是你可以出去了。

“你来干啥?”孙小乐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斜着身体靠在了门框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孙依依穿的这么少,尤其是那条搭在马桶上的腿,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又白又长还好看。

真是女大十八变,还记得二叔刚把捡回来的时候,俩人还在一起撒尿玩呢。

一晃,她都这么漂亮了。

“小曼给我打的电话,说你在乡里胡作非为,我就过来了。”孙依依抿抿嘴角,之后发现孙小乐一直盯着自己的大长腿,索性就把腿拿了下来,然后下意识的往下拽了拽自己的短裙。“你说你咋不学好呢,还去那种地方了。”

“啥玩意啊,不说这事儿了。”孙小乐现在最不想提起的就是在按摩店里的那段往事。“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儿换丝袜干啥?”

“我听小曼说,你喜欢丝袜。我就偷偷买了一双。”孙依依也没藏着掖着,有啥就说啥了。

她也觉得苏小曼穿丝袜挺好的,买完了之后,也没来得及试,晚上寻思没人,就过来试试。

要不是因为以前没穿过,她没自信的话,也不至于来洗手间穿。

“我会穿。我帮你穿。”孙小乐一向都是助人为乐的好孩子,这个时候,他理所当然的要挺身而出。

还不等孙依依拒绝,孙小乐走过去,就抢下了她手里的丝袜,慢慢的蜷缩成一个团,然后示意孙依依抬起腿。

“不太好吧?”孙依依有些犹豫。

“这有啥不好的,不就是穿个丝袜吗。”孙小乐伸出了自己的胳膊身子慢慢下蹲,伸平胳膊,随后,冲着她点点头。

孙依依犹豫了一下,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裙,实在是太短了。真要是抬起腿的话,怕被他看到点啥。

“这个墨迹啊。”孙小乐也想看看孙依依穿上这丝袜是啥感觉,跟苏小曼比起来是不是更好看。

索性,孙小乐自己动手,过去,一把抱住了孙依依的一条腿,猛的抬起来,架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孙依依吓了一跳,身子趔趄,本能的抱住了孙小乐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脸。

她能感觉的到自己的腿就这么被他给抱了起来,难免有些尴尬。

“这玩意你不能着急,得慢慢来。”孙小乐拿着丝袜,慢慢的朝着她的脚尖送了过去,那是一双极其精致的小脚,纤纤玉指,修长如葱白,脚趾甲上涂抹着一抹淡淡的豆蔻红色。

可能是因为太过紧张,孙依依的脚趾微微上翘,有点不太自然,却又多了几分生动的美。

“你们俩干啥呢?”就在孙小乐准备把丝袜套在孙依依的脚上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

来的是苏小曼,睡眼朦胧,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他们俩。

没想到居然看到她们俩在这儿,而且还是这个姿势,也不知道干啥呢。

“依依要换丝袜,差点摔倒,我扶着她了。”孙小乐急中生智,马上就找了一个不错的理由。“行了,你们俩都是女孩,我在这儿也不方便,我睡觉去了。”

解释完之后,孙小乐逃一样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子里都是刚才她抱着的孙依依的长腿,还要那纤细修长的脚趾。

这对正处于青春期的孙小乐来说,无疑是具有极强的冲击力的。

这一晚上,孙小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反正就是迷迷糊糊的一晚上,一睡着就做梦,一做梦就梦到孙依依的腿。

第二天早上,吃完了早饭,孙小乐和孙依依就跟着苏家人的诊所帮忙,别的不能干,帮忙打扫卫生啥的还是行的。

正在干着活的时候,看到刘立伟走了进来,四下扫视了一圈,似乎是在找什么。

“你是在找我吗?”孙小乐拎着扫把走了过来,在他脚下划拉了几下。

刘立伟急忙退后了几步,说道:“没想到你个孙子真在这儿啊,听说你跟苏小曼搞对象我还不太相信呢。”

“你咋的了?得病了?”孙小乐一边扫地一边问道。

“你昨天去我那儿得瑟一圈就走了,以为我刘立伟真这么好欺负啊?”刘立伟退到了门口,阴森森的盯着孙小乐,说道:“你既然在苏小曼这儿,那就顾不了柳媚儿了,今天晚上,我就去你们村子里祸害她。对了,忘了跟你说,我呢,就是有钱。这个世界上,不喜欢钱的人,你觉得还有几个?”

“我说话算话,你可以去试试。”孙小乐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相信柳媚儿,别人也许会因为刘立伟的钱和他在一起,但柳媚儿绝对不会。

只是不得不放着点这个刘立伟,这孙子一看就不是啥好鸟。

“不如咱俩打个赌。看我到底能不能睡上柳媚儿。”刘立伟扬着嘴角,阴森森的说道:“一千块钱不行,我就给她两千,两千不行就五千,我不相信她能扛得住钱的诱惑。”

“看来你是自找苦吃。”孙小乐摇摇头,然后举起扫把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我不太喜欢你这个人,你可以滚了。”

“走着瞧吧。”刘立伟说完就走了。

昨天被小子一顿装,今天总算是找回来点面子,而且他早就想好了如何把柳媚儿弄到手,就是不知道孙小乐这小子会不会上当。

反正他相中的女人,就一定要弄到手。

刘立伟的嘴角上慢慢的浮现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孙小乐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挑了一下眉头。

“这个就是你的情敌?”孙依依拄着扫把杆,看着刘立伟的背影消失的方向,啧啧嘴:“这人可真不咋的,不过有钱啊。你小心点吧。”

“小心?”孙小乐笑着说道:“我想,该小心的应该是他吧。”

“也是,在村子里,你就属土狗的,有仇必报。而且出了名的坏,这刘立伟也就是财大气粗,真不一定能弄过你。”孙依依太了解孙小乐是啥样的人,疯起来就是疯狗,典型的帮亲不帮理,不管你多有理,碰我的亲朋好友,老子就干你。又出手狠毒,村子里背后都他土狗,疯狗。

“他来找你,告诉你今天晚上要去祸害柳媚儿,让你有所防备,这有点不合乎常理啊。”孙依依分析道。

“这孙子肯定是有啥阴谋。”孙小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就跟别人要睡你媳妇是一回事。人家想睡你媳妇,还告诉你啥时候去你家睡,要么就是太装逼,要么就是有阴谋。

“那你晚上回去吗?”孙依依打心眼里不想让孙小乐在这里住,怕她们俩真的发生点啥。

“回去。要是他敢来,老子就让他下半辈子蹲着尿尿。”孙小乐攥了攥拳头。

就在此时,他看到不远处的角落里,一双眼睛阴森森的盯着这边!

孙小乐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对方也看到了他,然后转头就钻进了旁边的小胡同里。

孙小乐快步追了过去,结果进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比狗跑的还快。

回来之后,孙依依下意识的拉了拉孙小乐的衣角,小声的说道:“咱们好像是被人盯上了。”

“嗯。”孙小乐点头,看了看屋子里还在忙着的苏家一家三口,轻声的说道:“苏家在乡里有点实力,一般人不敢惹他们。刚才那个人肯定是冲着我来的。”

孙依依点头,孙小乐分析的很有道理,如果苏家真的有什么敌人的话,估计早就下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明显是冲着孙小乐来的。

“是不是刚才那个刘立伟的人?”

“不好说,我在乡里得罪的可不只有刘立伟一个人。”孙小乐扔掉了手里的扫把,本想着刚才要是逮住那个人的话,非得削他一顿大扫把不可。

人没了,扫把也就用不上了。

在门口找一个舒服点的地方,孙小乐蹲下来,点了一根烟,眼前顿时烟雾缭绕。

孙依依站在一边没说话,她知道每次孙小乐这样,都是在想事情,她从不打扰。

不知道多久,孙小乐抬起了头,之后一愣,抹了抹自己的鼻子:“依依,你穿裙子咋不穿打底裤?”

“你…….”孙依依急忙并拢自己的腿,她哪里想到孙小乐蹲着的角度那么刁钻,什么都能看的到。

“你要是再偷看我,看你不给你告诉我爸的。”

“我可没偷看,我这是光明正大的看的。”孙小乐淡然一笑,使劲的瞅了几眼,然后站起身:“粉色的挺适合你的。”

“你还说。”孙依依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把人给拎了起来,气的她脸颊绯红。

除了粉色的,我还有黑色的豹纹的,老娘还有蕾丝的呢。

“行了。不说了。不过你这腿真白啊。”孙小乐吧嗒吧嗒嘴,也不知道咋的了,这几天孙依依总是能给自己惊喜。而且一次比一次猛烈。

看来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切。”孙依依都不知道说啥好了,我本来就很白好吗?还有更多白的地方你没看到呢。

“你在诊所呗,我回去。”

“不的,我也跟你回去,我认床,在这儿睡不好。”孙依依急忙拒绝。

孙小乐知道她的脾气,说跟自己回去,就一定得回去,他希望孙依依在这儿,是有苏家保护,不至于有危险。

然后,孙小乐回到诊所里和苏家人说了一声,并且把他的那本书给带了出来,现在他对这本书很有兴趣,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他用苏家的电脑查阅资料,把来龙去脉都搞清楚,彻底弄明白才行。

“不错。”苏父点点头,看着孙小乐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认真的人,你是第一个。”

孙小乐挠挠头,有点小尴尬。

“怎么了?”苏小曼在一边听的莫名奇妙,她爸可是从来都不夸人的。

“他不仅看书了,把书弄的很通透,而且还做好了笔记,写的工工整整。”苏父露出了男的的笑容。“这孩子有点干劲儿。”

“我那都是瞎琢磨的,以后有啥不懂的地方,我就问您。”孙小乐一直想自己弄清楚,这样记忆深刻,可以在脑子里扎根。

不过毕竟是医书,有很多地方他也弄不清楚,就算是查阅资料也很深奥,毕竟涉及到很多专业的知识。

不过这些问题他都记录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了,打算以后统一跟苏父请教,他要的不是死记硬背,而是灵活运用,并且最最终印在脑子里。

“行。”苏父拍拍孙小乐的肩膀:“回去吧,以后有问题随时来找我就行。”

直到孙小乐和孙依依离开,苏小曼才凑到了自己的父亲身边,小声问道:“爸,你觉得这人咋样,我咋感觉不太靠谱呢?”

“金龙岂是池中物。”苏父用七个字,简单的概括。

两个人到了乡里的路口,从乡里到村子里还有十几公里的路,他们不可能走着回去,只能找一辆黑摩的。

路口,很多等着拉活的摩的。见到有人过来,跟抢人似的,争先恐后的问他们去哪。

“杏花村。”孙小乐报出了自己的村子名。

“两人50。”一个大哥站出来,拉着孙小乐就要上车。

“不坐。”孙小乐果断拒绝,他们这里有这么多人。肯定有压价的空间,只要不赔钱,他们都可以去的。

“40,我带你们去。”果然有人自告奋勇的压低了价格,过来抢客。

“贵了。”孙小乐摇摇头,这个价格比他预期的要高。

“三十,三十总可以了吧。上车。”自告奋勇的那哥们一咬牙一跺脚,做出了做大的让步。

“15,俩人。”孙小乐给出了自己的价。

“那不行,哥们,油钱都不够啊。”那哥们很为难。

“15块钱,有去杏花村的吗?”孙小乐马上就看向了虎视眈眈的人群。

“我。”真有人宁可冒着赔钱的风险接这个活。

“孙小乐?”就在他们俩要上摩的的时候,旁边停下了一辆车,居然是窦老六。

孙小乐见到他,脸色一沉,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居然会出现在乡里,不用想,应该又是托关系处理他的那些破事儿了。

“这么尿性个人,居然也坐摩的啊?”后面的车窗放下,又探出了一个人头,居然是林峰。

孙小乐怎么都想不到这俩人能凑到一块去。

“孙依依,上车,跟我们走。”林峰一脸猥琐的笑容,露出了他流氓的本相:“六哥的奔驰有空调,坐着还舒服。”

“是挺好,有空调,而且也舒服。不过……”孙依依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林峰还挺好奇的。

“不过我看见你们俩恶心。”

“你…….”林峰被怼的满脸通红,好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话:“行,你们等着,我们现在去你们村,咱们在你们村子里见,孙小乐,走着瞧,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说完之后,车子绝尘而去。

“小乐子,咱们还回去吗?我咋感觉这俩人要对付你呢?”孙依依有点担心孙小乐。

一个是开矿的窦老六有权有势,一个是乡里的土流氓,心狠手辣,手底下还有一帮小弟,他们俩要是联合起来对付孙小乐,真不好弄。

“没事儿,他们有多大能耐就使,我不在乎。”孙小乐打了一个指响,带着孙依依上了摩的。

他知道,只要回到村子里,不知道有什么危险等着自己,但他勇者无惧!

摩的在回去的路上一路颠簸,弄的孙小乐很不舒服。

主要是孙依依在身后抱着自己,一颠簸就蹭一下,而且因为紧张,两只手紧紧的抱着孙小乐,有的时候一紧张就容易抓错地方,稍稍往下一点就容易抓到不该抓的地方。

所以这一路下来,孙小乐是很辛苦的。

好不容易到了村子里,孙小乐下了摩托车就蹲了下来。

“你咋的了?”孙依依不解的蹲在他身边,看弟弟挺痛苦的样子,有点心疼。

“没,没事儿。”孙小乐有苦说不出,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看你这样可一点也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啊。”孙依依就算是再傻也能看到孙小乐脑门子上的汗,还捂着下边,看上去像是肚子疼。

“姐,你能不问了吗?”

“走,我带你去看大夫去。”孙依依过来搀着孙小乐,想把他给扶起来,有病不看医生怎么能行呢。

“你,你刚才抓着我蛋了。疼。”孙小乐蹲着不肯起来,这是真疼啊。

孙依依脸一红,当时摩的太颠簸,她也没想那么多,结果扯着他的蛋了。

轻哼了一声,急忙转身回到了院子里,她是真不知道该咋整了。总不能去帮他揉揉吧。

孙小乐蹲了一会,疼痛感没那么强的时候,站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