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清洗惩罚分开_还说不想要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26 10:33:3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孙依依靠在墙上,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刚才的事儿仍旧是历历在目,听到厕所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流水声,强劲有力。

看来这孩子真的是长大了,功能都这么强大,尿了那么长时间还那么有劲儿。

孙依依摇摇头,我都想怎么呢,然后一溜小跑的回到了屋子里。

孙小乐舒服了之后,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开闸放水出来之后,见小姐姐已经走了。有点失落,本来还想着能再唠一会呢。

此时,手机响了,是一条微信,孙依依发过来的:不许把刚才的事儿说出去,不然我打你。

孙小乐发了一张笑脸,然后回道:那你给我发一张你的自拍,要穿的少的。

等了两分钟,孙依依没回信息,孙小乐就揣起了手机。

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柳媚儿还在家里等着自己,不禁一阵愧疚,也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

于是,打算从院子里出来去看看她好不好。

结果刚出来,就看到一辆小轿车停在了门口,然后下来了一行四人。

最前面的一对中年男女,气质看上去有些儒雅,孙小乐认识,这两个人是苏小曼的父母。

后面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女的自然就是苏小曼了,一身天蓝色的连体裙,长发简单的扎着,披散在脑后,脚上一双黑色的高跟凉皮鞋,看着既淑女又优雅。

“你就是孙小乐?”站在苏小曼身边的男子挑了一下眉头,满脸都是不屑。

“对啊。”孙小乐也有点不开心,别人还没说话呢,你就蹦跶出来了,而且还一副装逼得瑟的样子。

“这人也不咋的啊。我说叔,你咋能让小曼跟这种人相亲呢?”男子的嘴咧着,嘴角都快扯上天了。

苏小曼的父母只是礼貌的笑了笑,不作回应,看的出来,两位老人没那么势力。

“你好。”孙小乐过去,冲着男子伸出了手。

“赵光。我爸是开超市的,挣的钱不咋多,一年也就是三五十万吧。”赵光洋洋得意的扬着头,言语间都透着瞧不起人的姿态。

不过他还是礼貌性的和孙小乐握了握手,继续说道:“今天我开车,把叔叔他们送过来。那,这车,尼桑,我家的。”

孙小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抽回了手,然后在对方的身上擦了擦。

“咋的,嫌弃我啊?”赵光当时就不开心了,我还没嫌弃你呢,你居然嫌弃我?

“不是,我刚才上厕所,尿手上了。我看你衣服的料子不错,能擦干净,就在你身上擦了擦。”孙小乐说完看了看自己的手,满意的点点头:“嗯,现在擦干净了。”

‘噗嗤。’苏小曼捂着嘴笑出了声儿,这个孙小乐还和以前一样锱铢必较,而且方式永远都是那么让人意想不到。

“你,恶心。”赵光急忙抖着自己被孙小乐弄脏的衣服,湿漉漉的一小块,有些斑驳的痕迹。

“你不尿尿吗?尿尿有啥恶心的?”孙小乐根本就没当回事。

“我尿,但我不会尿手上,更不会往别人的身上擦。”赵光说道。

“那是你那玩意不行,尿不远。”孙小乐说完之后,就把几个人请到了院子里。

二叔一家则是迎了出来,以表热烈的欢迎。

 文学

赵光也要跟着进去,结果被孙小乐给拦了下来,之后冲着大黑狗吹了一声口哨。

那大黑就像是听懂了孙小乐口哨的意思,蹭的一声站起来,冲着赵光一顿狂咬,呲牙咧嘴的声势很大。

“大黑,你咬死他。”孙小乐笑着喊道。

吓的赵光急忙退后了几步,然后一边往自己的小汽车上跑,一边喊着:“孙小乐你等着,我饶不了你。”

孙小乐抿抿嘴,根本就没把赵光放在眼里,这种从小就蜜罐里长大的小富二代,也就只能仗着家里的光环耀武扬威,没啥真正的本事。

把几个人请到了家里,孙小乐以买菜为借口从院子里出来。直接去了柳媚儿的家里,他是真的很担心她这一晚上过的咋样。

没有自己在,估计是担心受怕一晚上。

院子里,柳媚儿正在撅着屁股洗头,背对着大门,一身短裙的装扮,把她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尤其是短裙下的那两条大长腿,在阳光下,白亮白亮的,比村子小姑娘的腿比起来,一点都不差劲,就跟葱白一样干干净净笔直笔直的。

孙小乐吧嗒吧嗒嘴,凑过去说道:“嫂子,昨天晚上没啥事儿吧?”

柳媚儿扭头看了一眼孙小乐,拿起了放在旁白的毛巾,一边擦着头一边说道:“你昨天晚上干啥去了?我吓的一晚上没咋睡觉。”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抱怨。

孙小乐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昨天晚上,我跟我二叔喝多了,在他家住的。”

柳媚儿白了他一眼,继续弯着腰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顿了顿,眼神里有些焦灼:“昨天的合同我看了,大概意思就是让我放弃补偿款,你哥死也白死了。”

“卧槽,村长和会计现在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帮着窦老六了?”孙小乐都没想到,这俩当官的会跟窦老六扯在一起去,而且现在也不避嫌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帮他?!

估计,这俩老家伙在这件事上也没少拿好处。

“你别冲动,这事儿没这么简单。”柳媚儿最担心的的就是孙小乐冲动,去找他们俩。

不管咋说,在村子里,村长和会计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了,真得罪他们,没啥好果子吃。

“你放心吧,我不冲动。”孙小乐说到冲动两个字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柳媚儿的大长腿上,又白又长,越看越招人稀罕,就这两条大长腿都够他玩一年的了。

“你是不是没吃饭呢?我去给你做饭啊?你垫吧一口。”柳媚儿知道孙小乐一个人过日子,能对付一口就对付一口,基本上不咋做饭。

“不用了,我还得去我二叔家,你没事儿就行。嫂子。你记住了,不管徐会计他们咋说,你都不去村里,等我腾出空,我好好琢磨琢磨他们俩。”

孙小乐有点不甘心的再看了看她的腿,然后这才恋恋不舍的从院子里出来。

本来想着直接去徐会计或者是村长家,找他们把事情搞清楚。不过一想到苏小曼一家人还在二叔家等着自己,就只好先去那边。

往二叔家走着的时候,孙小乐看到村子里的光棍李老皮哼着小曲走了过来,一脸得意的笑容,一看就是又把谁家老娘们给祸害了。

这家伙是一点都不挑食,不管谁家老娘们,长啥样,只要能睡,所以村子里的男人都跟防贼一样防着他。

越是这样的人,就要越是能闻着味儿一样,打眼就可能看出来谁家老娘们不正经,没事儿就去勾搭。

现在村子里的男人没多少了,他更得瑟上了。

“又把谁家老娘们给睡了?乐成这样。”孙小乐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平时舍不得抽的洋烟,掏出了两根,一根自己点上,另外一根放在手里晃荡了几下。

“小抠崽子,用烟逗我,是不是又有啥事儿求我。”李老皮过来一把拿走了孙小乐手里的烟。

他爱抽两口,又好吃懒做,没啥钱买洋烟,所以每次见到洋烟,都禁不住诱惑,这玩意可比他自己卷的旱烟好抽多了。

“没啥事儿,你这是把谁家娘们睡了?”

“套我话,是不是?”李老皮盯着孙小乐手里的洋烟,勾了勾手指。

意思很明确,你把烟给我。

“我跟你说,我之前看到徐会计的媳妇自己在家里抠自己呢。岁数太大,我没兴趣,不过她肯定是缺老爷们。”孙小乐直接把烟都扔给了李老皮。

“那可是徐会计的媳妇啊,我找死啊,我可不敢睡。”李老皮的脑袋晃荡的跟拨浪鼓似的。

徐会计是啥人啊,在村子那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你要是这么想就真够完犊子的了,我都瞧不起你。”孙小乐撇着嘴角,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想想,这事儿你不说,他媳妇肯定也不能说,谁能知道?”

“万一被逮着呢。再说了,那娘们要是不让我睡,跟徐会计说我坏话,我在这村子就没法呆了。”李老皮有这个意思,琢磨了一下,还是不太敢。

不过脑子里还真就都是徐会计媳妇的影子,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这要是真能睡上不的美死啊。

“要不我咋说你完犊子呢?我问你,在那方面你的能力咋样?”孙小乐朝着他的脑袋拍了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不了解女人吗?要是睡舒服了,她一准站在你这边,到时候就算是徐会计真知道了,也没啥。你还白睡个老娘们。你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李老皮眨了眨眼睛,使劲的抽了口烟,有些犹豫不决的蹲在了地上,再吧嗒两口烟,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再者说了,你们俩要是事情不败露。那婆娘在徐会计枕边给你吹点枕边风,以后你在村子里还不得横着走啊?!”孙小乐用脚踢了踢他,说道:“好娘们可不多,你想好了, 你要是不玩,我就玩了。”

“玩。”李老皮把烟头甩在地上,碾灭,一咬牙一跺脚:“到时候你帮着点我。要是徐会计不在家的时候,你告诉我一声。妈的。老子去了直接把他媳妇给睡了。”

“这就对了。去吧,徐会计不在家的时候,我告诉你一声。”孙小乐很欣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孺子可教也。

之后,孙小乐去小卖店买了一点东西,不管咋说,二叔今天都是为了自己相亲,多少要出点血,以前抠也就抠门点了,在这件事上,绝对不能让苏小曼一家瞧不起。

小卖店里,老板娘刘大美人正坐在椅子上嗑着瓜子,一身简单的农村粗布麻衣,不过因为长的好看,又水灵,而且身材极其的匀称,所以,就算是穿的不好,人坐在那里,也是让全村的老少爷们都心动。

村子里的人都说,谁要是能把刘大美人娶家去,那都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哎呦,今儿要买东西?这不是你孙小乐的性格啊。”刘大美人放下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

在她眼里,这个孙小乐就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平时不吃不喝,她的小卖店开业到现在,就没见过这小子来店里买东西,倒是偷看自己洗澡的时候,这家伙比谁都积极。

“恩呢。给我整两瓶白酒,再弄点花生米。”孙小乐过去,朝着她的屁股就拍了一下,笑嘻嘻的说道:“几天没见,你这屁股又大了,让谁家老爷们给拱了?”

刘大美人白了孙小乐一眼,似乎不太介意她拍自己的屁股,要是换成村子里其他的男人,刘大美人敢拎着菜刀追对方二里地,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大家都说刘大美人才是真正的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但没人知道为什么偏偏孙小乐就能拍。

“两瓶酒,56.一袋花生米5块,一共60.”刘大美人把东西放在了孙小乐的面前,伸出了手:“给钱。”

“给啥钱,先赊着吧,最近没钱。”孙小乐凑过去,嘴巴挪到了她的耳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意乱情迷的说道:“要不然我就以身相许吧,真没钱了。”

说完之后,孙小乐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在耳边吹了一口气,轻声的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让我跟你睡吗?今天给你个机会。”

孙小乐在说话的时候,能感觉的到,刘大美人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眼神迷离,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你想得美,想睡老娘的人多着呢,还轮不到你。”刘大美人转过身,几乎是和孙小乐鼻子碰到了鼻子,然后呵气如兰的说道:“你敢娶老娘,老娘就让你睡。”

孙小乐耸耸肩膀,他曾经好几次,都想一冲动就把刘大美人给娶回去。

不过他现在有很多事儿要处理,不想连累到别人,而且他现在也没啥事业,就这么娶了刘大美人的话,她跟着自己,只怕是要受罪了。

“走了。”孙小乐抱着酒和花生米就要出去,而此时,刚好村子里的二癞子走了进来,手里夹着烟,嘴里哼着小曲,看上去心情还挺不错的。

见到了孙小乐之后,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小乐子,听说你要告窦老六啊?”二癞子斜着身体靠在门框上,点上了一根烟,朝着孙小乐吹了一口后,冷笑着说道:“就凭你一个黄毛小子,还想跟的窦老六玩?找死吧。”

“我跟他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管,而且好狗不挡道。”孙小乐指了指门口,笑着说道。

“你骂我是狗?”二癞子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

平时,他看孙小乐就不顺眼,虽然不来小卖店,但没少勾搭刘大美人,一直以来,二癞子就对刘大美人青睐有加,所以,看孙小乐不舒服也属正常。而且另外一方面,他是窦老六的朋友,听说孙小乐要整自己的朋友,他就更没理由不针对他了。

“难道除了你之外,还有别的狗?”孙小乐摊开了肩膀,不过右手已经攥住了一瓶白酒的瓶子口,只要是二癞子敢得瑟,第一时间就拍他。

二癞子左右看了看,还真没有狗了。这是说自己呢?!

“你他妈的是欠揍了。”

“我告诉你们俩啊,要打出去打去。”做为店主,刘大美人不可能让两个人在自己的小卖店里打起来,都是屯邻,砸坏了东西,让谁赔都不好。

孙小乐点点头,几乎是习惯性的在刘大美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你,居然拍她屁股?!”二癞子顿时愣了,那可是他求而不得的地方,追了刘大美人这么久,他都没敢碰过。

“嗯。你看到了啊?再拍一下。”孙小乐又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手感不错,摸起来挺舒服的。”

“你。”二癞子气急败坏,刘大美人平时都不会让任何人碰自己的身体一分一毫,他今天居然连拍了两次,而且刘大美人看上去似乎一点都不反感。

难道她这是转性了?想到这里的时候,二癞子居然忘了愤怒感,开始跃跃欲试,别人都能拍,我为啥不能?

“你也想拍啊?”孙小乐看出了他的心思。

“你以为我不敢啊。”二癞子一看刘大美人没啥反应,马上就过去,抬手就朝着她的屁股拍了一下。

拍完了之后,刘大美人直接就走了,看架势好像是去了厨房。

二癞子窃喜,这次的效果不错,早知道,自己就早点拍了,早这么占便宜的话,没准她早就跟刘大美人在一起了。

就在他有些得意的时候,刘大美人拎着菜刀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指着二癞子喊道:“你敢摸老娘的屁股,看老娘不砍死你的。”

说着话,刘大美人就冲了过来。

二癞子吓了一跳,妈呀一声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很不服的质问:“为啥孙小乐能拍,我就不能拍呢?”

“老娘的屁股就只能他一个人拍,你要是个带把的,就给我站住。”刘大美人挥舞着菜刀喊道。

“我,我他妈的不跑我就是傻逼。”二癞子哪还敢停下脚步,以刘大美人那风风火火的性格,一旦追上他,非砍他不可。

孙小乐摇摇头,这个二癞子啊,自己作死,摸谁不好,偏摸刘大美人,没占着啥便宜,还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了。

带着东西回到了二叔家门口,准备进去的时候,门口又来了一辆车。

除了之前赵光停的那辆车之外,过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孙小乐不认识车标,就是看着这车挺高级的,一般人应该开不起。还以为是去别人串门的,也没在意,结果车子却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窗缓缓放下,一个光头男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冷笑一声。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窦老六,是孙小乐一直想要告的窦老六。

“听说你要告我?”窦老六的目光充满了侵略性,是那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孙小乐抿抿嘴,没有说话。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凭你那双种地的拳头吗?”窦老六的身体有些慵懒的靠在了车座上,不紧不慢的说道:“年轻人有点血性是好事儿,但要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我想给村子里死去的人讨一个公道,仅此而已。”孙小乐迎上他的目光,冰冷中透着几分阴森。

这绝对是一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身经百炼的人才会有的眼神。

“你告诉我,什么是公道?”窦老六随手拿起了放在座位上的雪茄,放在手里敲打了几下,然后慢慢的点燃:“有权有势,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公道,没钱没势,就逆来顺受,这就是公道。”

“你做了这么多亏心事,晚上睡觉不做噩梦吗?那可是鲜活的人命啊,几十条人命。”孙小乐看着他的神色,更加坚定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要给那些死去的人讨一个公道。

“年轻人,我在教你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都是有价的。包括人命。”窦老六摊开了双手,一副不以然的样子:“只不过,他们的命不值钱而已。有些事,你最好别做,我不想你跟他们一样,命都没了。其他的还重要吗?”

“你的威胁对我来说,没用。”孙小乐说道。

“那就走着瞧了。年轻真好啊。不知道天高地厚。”窦老六感叹了一声,慢慢的升起了车窗。然后绝尘而去。

整个过程,他的眼神都是轻蔑的,就像是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玩弄之后再吃掉。

孙小乐看着那辆黑色轿车,和那个坐在里面高高在上的人,紧握着自己的拳头。

窦老六,走着瞧吧!

第二天早上,二叔打电话,让孙小乐过去吃饭。

他正在洗脸的时候,苏小曼和孙依依手牵着手过来了,俩人看上去情同姐妹一样,弄的孙小乐都有点不可思议,这是啥情况?!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苏小曼问的直截了当,嫣然一副我是你女朋友的姿态。查岗!

“那个, 昨天晚上有事儿。”孙小乐想解释,但又不好介意,毕竟孤男寡女,又是跟村子里出了名漂亮的寡妇在一起,又是夜不归宿,这玩意说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他去柳媚儿那儿了,在她家过的夜。对了,柳媚儿是我们村子最漂亮的寡妇,年轻性感。”孙依依马上就在一边煽风点火。“对了,补充一下,柳寡妇家里就一张床。他们俩肯定睡再一张床上了。”

孙小乐一脸黑线,有你这么黑我的吗!

“你们俩啥关系?”苏小曼继续追问。

“我说我们俩是清白的,你信吗?”孙小乐摊开了双手,自己都有点不信了。

“你说呢?”

“我早就说他们俩不清不楚的,大半夜跑寡妇家把人家给睡了,哼。”孙依依是看热闹不怕烂子大,乐此不疲的在一边落井下石。

说完之后,孙依依就躲在了苏小曼的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指着孙小乐,继续告状:“你看小曼,他要急眼了,因为拆穿他了。”

“…….”孙小乐现在总算会知道了什么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我不管你以前的事儿,以后不许你再去找寡妇。”苏小曼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孙依依急急的跟在她的身后,生怕孙小乐找自己算账。

一脸无辜的孙小乐愣了一会,这才会心一笑,苏小曼这是答应了跟自己的亲事吗?

说句实话,苏小曼有着其他人无法比拟的魅力,有城里的白净也有乡村的纯美。

吃过早饭,苏家一家三口人要回乡里,对于这次的乡村之行,他们都很满意,尤其是一家三口对孙小乐很满意,这孩子不张扬,懂得隐忍,也会后发制人,假以时日,肯定是人上之人!

“小乐子,你跟我们回乡里,也算是认认门了。”苏父注定提出了邀请。

“对啊,小乐子。你赶紧的,把你老丈人他们送回去。”二叔这边马上顺应时势,用那个几乎从不离手的大烟袋锅子在孙小乐的屁股上敲了一下:“这死孩子,榆木脑袋像谁呢。一点都不随我。”

孙小乐挠挠头,想着也是,刚好刘立伟也在乡里,趁着这个机会找他好好聊聊。

找了一辆车,很快就回到了乡里,去了苏家的诊所。

门面不是很大,但一开门,就有很多病人过来,看来苏家的口碑和医术还是值得称赞的。

没多久,苏小曼了一套衣服出来,看的孙小乐口干舌燥。

一条洁白的护士大褂,包裹着她穿着黑色丝袜的长腿,美丽玉足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气质上不仅多了几分妩媚,也带着一点性感,绝对是让任何男人见到都怦然心动的那种。

“你平时上班就穿这个衣服啊?”孙小乐抿抿嘴,以前咋就没发现苏小曼穿上这身衣服这么带劲呢。

“嗯,咋的了?不好看?”

“好看,忒好看了。”孙小乐嘿嘿一笑,这岂止是好看啊,简直就是太好看了,这线条这身段,在配上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但凡是没毛病的男人,见了之后,都会冲动。

孙小乐尤其是对她腿上的那双丝袜感兴趣,在农村根本就没看到过谁家老娘们穿这玩意,显得性感不说,总是有种让人想撕破它的感觉。

“这是啥玩意啊?”孙小乐过去,在她的腿上摸了摸,丝袜的质地光滑细嫩,摸着手感确实是不错,还能感受到她腿上的温度。

“傻子,这叫丝袜,是女人展现自己的美腿用的,你个傻锤子以前没见过吗?”苏小曼看着孙小乐傻兮兮的样子,有点想笑。

此时的孙小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丝袜,而且他的大手还在丝袜上不断的摸来摸去,很新鲜。

“这玩意好,真带劲。”孙小乐应了一声,轻轻的拎起了她的丝袜,松开的时候,丝袜弹回去,弹性还蛮好的。

孙小乐就这么玩的不亦乐乎。

“差不多就行了,我要上班了,让人看到不好。”苏小曼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诊所里都是人。

“那等你下班我再玩,这玩意真好玩。”孙小乐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上面还有她身体上的芳香,淡淡的,很好闻。

“下班再说。”苏小曼低下了头,快走了两步,脸颊绯红。

也不知道这个孙小乐是喜欢玩丝袜,还是想跟自己发生点啥,大家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真要是这么玩下去,难免会玩出火来。

孙小乐看了一会她工作,就从诊所里出来了,晃荡了一会,总算是找到了刘立伟的厂子,所谓的厂子,就是一个不小的农家院子里,一间厂房,里边有机器的轰鸣声,偶尔能看到两三个人进进出出,推着小推车,里边装的不知道是啥玩意。

孙小乐笑了笑,迈步走了进去。

刘立伟刚好在旁边站着,皱了一下眉头,怎么看这个土包子都不像是来买货的,扬了扬手,喊住了孙小乐。

“你就是刘立伟?”孙小乐问道。

“是啊,你是谁啊?”刘立伟问道。

“孙小乐,柳媚儿的对象。”孙小乐打量了一下他的整个院子,还挺宽敞,此时有工人正在不断的运送货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