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进去就不疼了深一点会_吻嘴胸全身好爽床大全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26 10:32:4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不用看,签吧。”徐会计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笑着说道:“你要是不签的话,就拿不到钱。而且我这几个哥们就在这里等着呢,你要是不签的话,他们没法交差。”

柳媚儿一看就知道,这群人是想强买强卖,这份合同肯定不是给自己钱的了。

想到这里,柳媚儿不敢再留在村部,转身就要走。

结果发现有两个人堵在了门口,根本就不让她出去。

“这到底是什么合同啊?”柳媚儿停下脚步,整个人都有些发懵,她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

“现在是什么合同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必须签。”徐会计使了一个眼色。

然后那几个彪形大汉就动了起来,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狰狞龌龊的神色,把手伸到裤子上,打算直奔主题。

柳媚儿一看情况不妙。直接就朝着门口冲了过去,就算是明知道逃不出去,她也要试试,希望还是有的。

“别挣扎了,我要是你,我就好好享受。”徐会计冷笑着说道。

“就是,让我们哥几个好好的舒服舒服,我们舒服了,你也舒服。”

“这么漂亮的小寡妇我还没试过呢,一定很爽。”

几个人摩拳擦掌的慢慢靠近柳媚儿,甚至是有人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徐会计和村长相视而笑,分别掏出了手机,准备把接下来振奋人心的好事儿给拍下来。

‘咣当。’在所有人都得意,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村部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一身休闲装,剃着小光头的孙小乐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眯着眼睛,犀利略带冰冷的眼神在每个人的身上扫视而过。

“谁这么牛逼,要试我的女人啊。”孙小乐走到了柳媚儿的身边,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如果农村的公狗在宣誓自己的主权。

这是我的领土,寸土不让。

徐会计咽了咽口水,他没少跟孙小乐打交道,这小子在他眼里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种地孩子,没想到今天却这么邪性,看那气势和那眼神,就像是大山里走出来饥肠辘辘的熊瞎子,不吃饱不归山。

“小兔崽子。你算什么东西,敢坏了大爷的好事儿。”其中一个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面色狰狞的说道。

另外两个人也一并朝着孙小乐走了过来,目光中同样是充斥着阴冷狠毒。

“柳媚儿的男人。”孙小乐冷笑一声。

“我他妈的管你谁,识相的就滚,别等我们出手,要了你的命。”光头男朝前跨了一步,站在孙小乐的面前。

“那还废啥话啊。干吧。”孙小乐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道理,这几个人肯定不是好人,他们和徐会计把柳媚儿骗到这里,还要强迫她签合同,强迫她陪睡,冷丁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到了这个节骨眼,也没废话的必要了。

对方来路不清楚,人又多。不先出手肯定不行。

说完之后,孙小乐猛然抱住了光头的脑袋用力往下一拉,迅速的抬起自己的膝盖,猛然撞了上去。

‘砰。’

‘啊。’

 文学

随着一声撞击,光头男惨叫一声,本能的想要推开孙小乐。可他的动作还是晚了一步。

孙小乐撞了第一下之后,继续抱着他的脑袋往下拉,连续撞击了几下,随着砰砰的撞击声,光头男只感觉自己的鼻梁都被撞塌了,鲜血横流,整个人眼前都是金星,没有了丝毫的战斗力。

“我操。”剩下的两个人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出手这么狠毒。

一出手就干脆利索的把光头给干的没了反击之力。

趁着俩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孙小乐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一拳就砸了下去,不偏不倚的打在了第二个人的眼睛上。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同时也是头上最脆弱的地方。

这一拳打的结结实实,那个人瞬间感到一阵剧痛,用手捂着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小腹上又是一阵剧痛。

“走你吧,孙子。”孙小乐抬起了腿,卯足劲朝着对方的小腹踹了过去。

男人一时吃痛,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只手捂着小腹,站不起来了。

剩下一个人已经冲到了面前,扬起了拳头准备砸下去。

孙小乐就在此时猛然转身,冲着他冷笑一下。

最后一个哥们瞬间就蒙了。

“咋的,你是等我把你撂翻,还是自己倒下?”孙小乐耸了耸肩膀,他还这么把这个人放在眼里。

孙小乐平时在村子里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农活,久而久之,练就一身的肌肉,比起那些健身房里练出来的更结实也更有力量。

“哎呀,我肚子疼,我先出去方便一下。”这哥们衡量了一下,以刚才孙小乐瞬间干趴下那两个兄弟的力量和速度来说,他上去只会挨揍。

于是,他不假思索的借着尿道逃走了。

孙小乐有摊开了双手,走到了徐会计的面前,瞄了一眼旁边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是村长,暗暗点头,到底是老狐狸啊。这个时候还能装的这么镇定。

徐会计咽了咽口水,勉强在自己那张褶皱的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来。

“你们逼着柳媚儿签的是啥玩意?”孙小乐冷声问道。

“也不是啥,就是一份简单的合同,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徐会计颤颤巍巍的靠在在了村长的身边,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村长可就是土皇帝,谁能不给点面子。

孙小乐瞄了一眼合同,然后拎了起来。之后问道:“补偿款呢?”

“哪有啥补偿款啊。你是知道的,那窦老六现在不肯给钱,走司法程序,就是想拖着不给钱,我们也没办法。”徐会计马上解释。

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想惹恼孙小乐这个瘟神。

孙小乐想了想,还是带着柳媚儿出来了,他现在还不想跟徐会计和村长彻底闹翻,毕竟在这里,这俩人就算是地头蛇了。

但如果他们俩要是继续干过分的事儿,那孙小乐可就不客气了。

孙小乐一直自诩自己就是刁民。

既是刁民,何惧其他。

带着合同,孙小乐和柳媚儿回来,他现在也很好奇,这个合同里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让村长和会计同时出马,非骗柳媚儿来这里呢?

“孙小乐?!”就在俩人走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听到有人叫自己,孙小乐警觉的转过身,毕竟刚才在村部发生了不少事儿,不知道是不是村长和徐会计找人来对付自己了。

月色的树影下,站着一道靓丽的身影,长发飘飘,一身浅白色的运动装,看着就有分清纯。

来的居然是二叔家的小姐姐:孙依依。

“姐,大晚上你咋不睡觉呢?”孙小乐对自己的这个小姐姐一直很有好感。

她是二叔当年在村口捡的,没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生日,但却一直揪着他的耳朵,让他叫姐姐。

“我找你有点事儿,你跟我回家一趟。”孙依依瞥了一眼柳媚儿,月光下,看不清她的表情变化。

“哦。”孙小乐应承了一声,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柳媚儿,心里有点不舒服。

眼看着她吓成这样,今天晚上俩人肯定会住在一起的,她身边常年没个男人,又是最如狼似虎的时候,想不发生点啥都难啊。

在他看柳媚儿的时候,柳媚儿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孙小乐,轻轻的咽了咽口水,通过刚才的打斗,她看的出来,这个男人的身体素质很好,硬朗健硕,这样的男人要是……。

柳媚儿脸一红,呸了一声,我这是在想啥呢。

“那我先回去了。”柳媚儿低着头说道。

“行。”孙小乐凑过来,在她的身边轻声的说道:“晚上给我留门,我这边完事儿我就回去找你。”

柳媚儿感受着他身上的汗渍味道,那是男人味,忍不住又怦然心动起来。

点了点头,柳媚儿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家里,大口大口的喝水,然后拍着自己的胸口,她甚至是都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只是看到他打架,就觉得他那么猛,而且总能联想到那方面。

“大半夜的不回家,跟一个寡妇在一块,你是不是不学好。”孙依依过来,直接拧着孙小乐的耳朵,踮着脚说道:“说,你们俩干啥了,是不是扯犊子了?”

“轻点轻点。”孙小乐下意识的抓着她的手,轻轻的摸了几下,芊芊五指,细嫩修长,而且皮肤光滑,摸上去比村口豆腐西施的豆腐还嫩。

“你还摸我。咋的,跟小寡妇没扯够啊。”孙依依一边拧着他的耳朵,一边抬起腿朝着他的小腹就踢了过去。

“你还踢我。”孙小乐一把抱住她的大长腿,浅白色的运动裤下,是一双干干净净的运动鞋,短桩的运动袜,都是孙小乐喜欢的。

“你放开我啊。让人看着不好。”孙依依忽然觉得这个姿势很暧昧,她的腿还从来都没被男人这么抱着过呢。

“说吧,找我啥事儿。”孙小乐也没敢太放肆,毕竟名义上她还是自己的小姐姐呢。

不过脑子里都是她刚才那条腿的画面,又细又长,难免让人有所想入非非。

“我爸找你喝酒,说要跟你说点事儿。”孙依依捋了捋有点褶皱的裤子,然后补充道:“我也不知道是啥事儿。”

孙小乐挑了一下眉头,这个二叔确实是很疼他,也是老头子留在这个村子里的唯一子嗣。

平时二叔有事儿没事儿都会找自己喝点小酒,他不去的话,二叔自己也爱整几杯。

不过像今天这么正式的,还是第一次。

“我脚疼,你背我。”孙依依抓着他的衣领子,直接就跳到了孙小乐的背上,两条腿夹着他的腰,蹬了两下,喊了一声驾。

孙小乐背过手兜着她的屁股,笑嘻嘻的说道:“姐,你这屁股这么大,一准能生儿子。”

“你还摸。”

“姐,你得多吃点木瓜了,你这胸都咯我的背了。”孙小乐左右晃荡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让她的胸在自己的后背上尽情的蹭。

“我小吗?顶死你。”孙依依故意用力挺了挺自己的身子。

居然说我小?我的胸多大我还不知道吗?顶死你。

俩人说说笑笑回到了家里,孙小乐和往常一样,过去摸了摸大黑狗的脑袋,然后才进了屋。

二叔二婶已经做了一桌子的饭菜,很丰盛,平时舍不得吃的大公鸡都杀了。

“二叔,今儿是啥日子啊?搞这么大阵仗。”孙小乐在菜盆里抓了一块鸡肉,扔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洗手。

“当然是好事儿。”二叔拿过那根老头子留给他的烟袋,装了一袋旱烟,按了按,点上抽了一口,面前烟雾缭绕。

“啥好事儿啊?”孙小乐也好奇,坐下来给二叔倒了一杯酒,兴致勃勃的问道:“咋的,咱家要有钱了?”

“就知道钱钱钱。”二叔笑嘻嘻的用烟袋锅子在孙小乐的脑袋上,轻轻的砸了一下,说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二叔给你找了一门亲事。”

“给我找媳妇?”孙小乐抿抿嘴,他现在还不想找对象,虽然岁数不小了,但他还是想自己奋斗几年,总不能一辈子生活在农村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吧。

孙依依坐在桌子边上的身体一激灵,不知道为啥,听到老爹要给小乐子介绍对象,心里很不舒服,是不是以后俩人就不能像以前那样玩耍了?!

“我跟你说,这个对象可了不得,我二叔我可是拖了很多关系才跟人搭上线的,你小学同学,苏小曼。你应该记得吧?”二叔说到这里的时候,有点得意:“她卫校毕业后,就回来在她爹的诊所里帮忙了。你要是过去的话,以后的日子肯定差不了。吃香的喝辣的,还不用种地了。”

“让我当上门女婿啊,我可不干。”孙小乐晃荡着脑袋,在农村,不少的孤儿或者是家庭条件差的男孩子,都会选择给别人当上门女婿。

毕竟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孙小乐可不想过去。不过对苏小曼,他还是很有印象的,从小就很漂亮,而且还会打扮。绝对是十里八村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啥玩意你不干啊,人家要是能瞧的上你就烧高香了。”二叔的脸当时就阴沉了下来:“我告诉你啊,这件事已经定了,他们明早就过来。要是成,你就跟他们去乡里。”

二叔根本就不给孙小乐说话的机会,一边训斥他一边灌孙小乐酒。

期间,孙小乐知道,苏小曼和她的家人明天一早会来二叔家,算不上正式的相亲,就当做是走亲戚串门,如果两个孩子不反对,再谈相亲的事儿。

毕竟苏家算是有点头脸的家庭,不想把事情干的太明目张胆,要是不成的,也不耽误自己的闺女继续找人家,以免搞的十里八村都知道,影响不好。

就这样,酒量不好的孙小乐被二叔给生生的灌醉了,在床上睡了对付了一晚。

早上,孙小乐是被尿憋醒的,喝了那么多酒,膀胱涨的厉害。

农村,厕所都是在院子里的,很多人家都是找个角落,用砖头砌成一个空间,挖个坑,就算是厕所了,也没那么多讲究。

孙小乐急忙忙的到了厕所门口,解开腰带就冲了进去。

场面瞬间尴尬了。

厕所里,孙依依刚上完,起身,准备提上裤子出来,俩人四目相对。

孙小乐上上下下的看了几眼,脸上一红。整个人都愣住了,咽了咽口水,尴尬的说道:“姐,你咋不弄个动静,我还以为厕所里没人呢。”

“你,你也不弄个动静。”孙依依整个人都蒙了,她长这么大,还没被男人这么看过呢。

“要不然,你先把裤子提上?”

“你是不是也得把裤子提上?”孙依依反问。

两个人光顾着聊天,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你,你先转过去去,不,你先把裤子提上。”孙依依说完之后,急忙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很紧张。她没想到弟弟确实是长大了。那东西咋看上去很狰狞,一点都不好看。

但为啥这么丑的东西,看着还让人心跳就快呢。

“啊。”孙小乐应了一声,提上了裤子后,转过了身。

背对着厕所,做了几个深呼吸,毕竟是年轻人,真有点受不了这个场面,感觉浑身上下都被火烧着了一样。

厕所里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声音,很小,应该是孙依依在提裤子。

很快,孙依依就出来了,脸上烧的厉害。

“下次你能不能不这么冒冒失失的?”孙依依抱怨了一声。

“我也没想到,实在是憋的厉害,谁让我二叔灌我那么多酒呢?”孙小乐只能解释了。

不过他还挺感谢二叔的,要不是喝了那么多酒的话,他也看不到今天这么好的风景。

“你是不是故意的?”孙依依挑了挑柳眉,这事儿是挺巧的。

要是他真故意闯进来的呢?

“当然不是。姐,我这快憋不住了。”孙小乐捂着下面,急的直跺脚:“要不然咱回头再聊。”

说完之后,冲进了厕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