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奸夫,胎儿是药\求你,你别伤害我的孩子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26 10:30:13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温宁向来护短,她将小云扯到身后,听着声音,听准梅香站的地方,抬手猛得狂扇梅香巴掌。

讽刺:“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

梅香气愤,伸手推了推眼瞎的温宁。

温宁身体本就虚弱,被梅香这一推,摔倒在地。

“你们在干什么?”

本再想给一脚,没想到前面却传来一声不悦声。

温婉见薄如年微微蹙起的眉头,眼中掩下怒火,一脸担心的扶起温宁:“姐姐,你没事吧。”

话落,转身又呵斥着梅香:“梅香,就算姐姐再不对,你也不能对姐姐动手。”

梅香向来精明,怎么会听不懂温婉话中的意思,她跪下哭着解释:“小姐,梅香受点委屈没什么,只是,大小姐不该骂你,骂你是……野种。”

温婉知道,薄如年怜惜她,一是因为,她几次舍命相救,二是,怜惜她的身世。

她生母生下她不久后,就死了,她被尼姑庵里师太带回的,十二岁那年,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原来是温府庶出小姐,被接回温府。

温婉故而两眼红肿,她转过身,擦了擦眼泪,委屈的说着:“我没事,如年,我没事。”

薄如年其实早就来了,他在看到梅香打小云时就来了,却因隔得远,并未听见说什么。

刚才,温婉并没有阻止梅香,听到他的声音才假意扶起温宁的。

假意?

对于这个突然从自己脑海里冒出来的词,他一惊,怎么可能,婉儿温柔善良,不会的。

或许感觉到了薄如年那探究的目光,温婉瞳孔也下意识一收,小步上前:“如年,怎么了?”

看着身边温柔的女子,他摇了摇头,目光移到温宁身上,瞧温宁那纤瘦的样子,心口不舒服:“一幅皮包骨的样子,让外人看,还以为我薄府少你饭吃了?小云,晚上让厨房炖点补物给她吃,别丢了薄家的脸。”

小云面上一喜,立即叩谢:“谢谢二爷。”

确实,小姐太瘦了,再加上昨晚病痛折腾了一夜,是该补补,可是以小姐如今在地位,这些补物,厨房自是不会给的。

温婉恨恨的盯着温宁,她衣下的手握成了拳,这个贱人,难道就是来让如年心疼的。

人都成这样子,还要勾引如年。

佯装歉意着:“是啊,瞧我给疏忽的,都忘了姐姐才受了罚。”

忽又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她捂住嘴巴,不语。

果然,这句孩子,让薄如年本平息的怒火再次升起,语气也不由凌冽:“没事,就滚回你的院子,别再生出害婉儿的想法,滚,别脏了婉儿的院子。”

对于薄如年残忍的话,温宁本以为心早就不疼了,没想到,心口还是狠狠的扎了下,她紧拽着的手松开,步步逼近。

“温婉,我只问你,父亲的死跟你有关,是吗?”

她试探的问着,虽她看不到温婉的表情,她却想听听温婉的回答,能不能找到疑点。

果然,温婉有些慌乱,却瞬间让自己镇定下来:“姐姐,你胡说什么?父亲的死怎么可能跟我有关,我怎么可能去害自己的亲生父亲。”
 

第12章 随口一问,沦为解药

温宁将温婉的话听在耳里,透着一丝急切与紧张。

她冷笑声:“温婉,你慌什么慌,我只是随口一问。”

温婉抿着红唇,杏眸通红,好不委屈,惹人爱怜,摇头:“姐姐,你又想冤枉我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与元人勾结,通敌叛国。”

再次听到污蔑温父的话,温宁怒了:“父亲没有通敌叛国,薄如年,是你诬陷。”

小手紧握成拳,她会找到证据的,愤怒转身离开。

而薄如年却盯着温婉看着,他微眯眼,透着冷意:“你怎么知道勾结的是元人?”

圣旨上从来没有言明,是勾结哪国人,而温婉怎么知道。

温婉眼中震惊,脑海里马上浮现解释,她紧张的拉着薄如年的衣角,低下头:“如年,温府大火前一晚,我是无意间看到你书房里的密函,我本来是想给你送点药膳的,不是有意的。”

听了温婉这个解释,薄如年半信半疑,那晚,确实,他将密函放在书房桌上了。

想到这些,他有些烦燥,推开温婉:“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先走了。”

薄如年心口一滞,阴沉着脸,看着地上的男人,命令:“将他扔到蛇窟。”

男人吓得当场尿了裤子,求救般的看着温婉,正要张口之前,却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声,被家奴拖走了。

此时,管家来报,说李大夫到了。

薄如年阴森的看着温宁,嗤笑声:“今晚,你欠婉儿的,我一一要让你偿还。”

偏院里。

温宁被绑在长凳上,她惊恐着挣扎:“薄如年,放开我,放开我。”

明明对她珍入珠宝的男子,竟变得如此残忍,无情。

李昆看着温宁那张惨白的小脸,他摇了摇头,有些不忍心:“夫人,麻沸散药效强,你不会感觉痛的,哎。”

“不……不,李大夫,求你,你别伤害我的孩子,求你了。”

李昆别开眼,不忍看温宁那双恳求的眸子,他转身,对着薄如年说着:“二爷,可以开始了。”

就当丫鬟准备给温宁喂麻沸散之时,没想到,薄如年出声阻止:“她这种阴毒的女人,会怕痛吗?”

大步上前,就将麻沸散给打翻了。



‘砰’药溅了一地,如同温宁的心,碎得稀烂。

温宁绝望着目光,凄惨一笑:“薄如年,我恨你,我恨你。”

薄如年身体一僵,衣袖下的手紧握着,他张了张嘴,闭眼,问着:“还有麻沸散吗?”

李大夫眸中一喜,立即吩咐小童准备:“还不快去准备。”

温婉站在门口,听到薄如年此话,本娇柔的眸子掠过一抹狠意,她就知道,如年心里还是在乎这个贱人的。

脚下一滑,惊呼出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