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_接吻时隔着裤子摸女生下边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26 10:31:01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你放开我,我就答应你。”

 

汪洋慢慢松开搂着她脖子的手,刚一放开,刘仙儿重重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地踉踉跄跄往后退,而她却像个兔子一样一抹脚就跑了。

 

刘仙儿站在田埂上,警惕地侧着身子。她望着吃瘪的少年,弯成月牙儿状的眸子里尽是笑意,像个得逞的狐狸捂嘴轻笑。

 

“你再追来,我可就要喊人咯。”刘仙儿的眸子亮着晶莹的光,在黑夜中,像是那天上坠落下来的星辰一样。

 

汪洋最终灰头灰脸地回家了,他暗叹: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这张破嘴啊。

 

在床上的汪洋翻来覆去,一闭眼,脑子里像放电影闪过刘嘉怡那张让人痴迷的脸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让汪洋怎么也睡不着。

 

“娘的”汪洋捶了下胸口,索性盘腿坐在了床上,一坐起来他就想到了自从得到幻心诀,还没有真正地摸索它的妙用呢!

 

心随意动,汪洋盘腿坐在床上,微微闭着眼睛,嘴里念叨着幻心诀的口诀,一些金灿灿的光芒笼罩着他,同时,在他的意识海洋里,一行行闪烁着金光的字体静静悬浮着。

 

“幻心诀,乃上古卷轴所记载的神诀,其用奥妙无比也,它乃是为了满足人之心欲而创造出来的,如同其名,能随心而动,幻化出心中所想之物。”

字体下移,最后一行金色字体在雾气朦胧的意识海洋上显得特别大,刺眼的金光把整个意识海洋都给照亮了,汪洋用心去看:“然而,切记,心诀幻化之物也需阴柔之力,如越级幻化必爆体而亡。”

 

心诀读完了,汪洋收敛住意识海洋,顿时体外的金光也渗进了体内。

 

汪洋被最后一句“爆体而亡”给震住了,他低着头坐在床上,思索着幻心诀的幻化之物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随他想就能变换出东西来。

 

想着正好最近也收集了几个女人的阴柔之力,汪洋气运丹田,驱使着聚集在小腹处的一团阴柔之力,心头想着所变化之物体,手指晃动着,有白色的雾气在指尖溢出。

 

“变,一碗白米饭。”七里沟的人之所以耕田种地,都是为了一日三餐能吃饱,这也是爷爷死后,汪洋心里最向往的。

 

手指上的雾气轻轻飘动,微弱的白光在床上闪耀,汪洋连忙去看,顿时那欢喜的神情变得萎靡不堪。

 

白米饭倒没有变出来,却又一颗黄澄澄的水稻种子正躺在被褥上,种子是椭圆的,比平常种的种子要显得细长一些。

 

“莫不是这种子不一般?”汪洋想道,“待明天种在地里试试看吧。”

 

汪洋想着,突然脑袋一阵剧痛,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他紧紧的抱着头,一颗颗豆子般大的汗珠从他脑门上滴落。

 

 文学

好在那种剧痛只是一瞬间的,当痛感消失后,汪洋脸色惨白的瘫坐在床上,后怕的喘着粗气。

 

果然,自己的幻心诀练的一点不到位啊,想变白米饭却来稻子不说,还承受了那把人撕开一样的疼痛,看来以后除了多吸收阴柔之力外,还要抽空多练练功啊。

 

望着窗外如同银盘一样悬着的月亮,汪洋甩了甩大汗淋漓的脑袋,倒头便打着咕噜睡着了。

 

而当月亮的光辉洒进窗户里,那颗不起眼的稻子竟闪着隐晦的金色光芒。

 

汪洋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站在一片金色的稻田中。每一株稻子的稻蕙上都挂着沉甸甸的果实,随着一片风的吹过,满田的稻蕙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一颗颗饱满的米粒在稻蕙中散发着浑圆的金色光芒。

 

当汪洋看着这喜人的稻子,忍不住想伸手去摘时,一阵金光在稻蕙上闪烁着,只见那些被金色外壳包裹的米粒全部掉落在田中,在汪洋目瞪口呆中,化成了一个个圆滚滚、笑呵呵的金色小童。

 

“你们是谁?”汪洋惊奇地问。

 

那金色小童捧着圆滚滚的金色肚皮,咧开嘴冲汪洋大笑,道:“我们是仙稻啊。”金色小童爆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声音震耳欲聋。

 

汪洋醒了,阳光从破烂的窗户里射到房间里的时候,汪洋坐起来看了下桌子上的时钟,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没想到竟然睡到这么晚,那幻心诀的'幻物'在没有足够的功力下不能随便施展啊!”汪洋甩了甩发胀的脑袋,颇为头疼的想道。

 

想到那个奇怪的梦,汪洋把昨晚弄出来的稻子拿在手中,轻轻用手指搓着,暗想:不如去地里种种看,看长成啥样。

 

吃过了饭,汪洋弄来一些塑料纸、一根竹签,在地里搭起了个小型的大棚,小心的把稻子放进泥土里埋着,并给它浇了些水。

 

弄好之后,汪洋也没有再管它了,而是挥着锄头,在打理地里种植的一些瓜果蔬菜。

一日,汪洋盘腿坐在床上,他口念幻心诀,身体外有着层朦胧的雾气。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汪洋长呼口气,雾气从头顶处钻了进去。他走下床去开门,却见门外站着一个笑盈盈的妇人,妩媚的脸蛋上有着诱人的红晕。

 

妇人的手上端着一个农村特有的大碗,碗里面装着热气腾腾的饺子,汪洋吸了吸鼻子,笑嘻嘻的从妇人手中接过碗道:“春萍婶,你咋知道我喜欢吃韭菜馅呢?”

 

自从那天晚上汪洋背三毛去看病后,王春萍对他的看法就有了很大的改观,以前看着他要么是不理就是皱眉,唯恐避之不及;而现在碰上他脸上总是笑吟吟的,而且家里一有饺子、炖汤什么的都会给汪洋端来一碗。

 

汪洋把饺子一个个的塞进嘴里,连带着碗里的汤都一滴不剩的喝完了,打了个饱嗝,他捂着肚皮满足地说:“春萍婶你包的饺子真好吃!”

 

王春萍看着汪洋狼吞虎咽,一下子就把饺子都消灭了,她的嘴角一撇,笑骂道:“你这小子,饿死鬼投胎吗?”说完就把碗拿起来,跨出门就要走。

 

“既然来了,那么着急走干嘛?”汪洋笑嘻嘻的拉住王春萍,把她搂在怀里道,“在这坐一会儿嘛。”妇人的身体被他搂在怀里,隔着布料能感受到那惊人的弹性,还有淡淡的幽香从衣襟里散发出来,惹得这小流氓又是吸鼻子、又是流口水。

 

“春萍婶,你身上好香啊。”汪洋骨碌碌的转动着黑眼珠,脑袋都快要钻进王春萍的衣服里面去了。

 

王春萍一下子被汪洋拉住,猝不及防的倒在了他的怀里。她羞怯的想要挣脱出去,脑袋靠在男孩灼热的胸膛上时,却感受到炉火般的火炙热,一颗空旷的心不由得“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软的像什么一样的身体哪还有半分力气!

 

汪洋把王春萍紧紧搂着,顺手关上门,把她推到门板上,就此缠绵起来。

 

感受着妇人身体上触电一般的颤抖,他的手摸着眼前光滑如剥壳鸡蛋的脸庞,张开嘴巴,哈喇子顺着嘴角流出一条晶莹的'口水线'。

 

“你放开我,”王春萍的声音软弱无力,“被人看见我还怎么做人啊。”

 

一抹红霞在妇人滚烫的脸蛋上飞起,她的美目一颤一颤,像是有秋水溢出。

 

看在眼中的汪洋被这美景惊呆了,惊的都不知道抹去流淌在胸膛上的哈喇子,他的手向下滑去,滑过高耸的山峰、平坦的平原,最后落在那滑腻不堪的纤手上。

 

汪洋握住王春萍的手,把手背抬到嘴上亲了一口,声音柔和地说道:“春萍婶,你好美啊。”他的眼睛中痴迷的神色尽显无遗,像是一头饿久了的狼,有贪婪的光芒从因激动而放大的瞳孔中透出。

 

“你这小鬼好讨厌,”王春梅的俏目一翻,却有着无限风情,“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这些哄人的话。”她的脸庞被羞涩渲染出血一样的红。

 

汪洋的手更起劲得摸了起来,他像是在翻一块肥沃的田地,田地中熟透的瓜果都被他摸索了个遍,有:番茄、冬瓜、木瓜……

 

“啪”突然,一声炸响,是瓷器坠落在地的声音。原来,那只放在桌子上的碗被汪洋的胳膊肘碰到了地上,碎成一片一片。

 

突然的声音吓得汪洋一'哆嗦',身下某个坚硬的地方一下子软了下去,差点就永垂不举了。

 

王春萍被这声音一惊,目光中的迷离像大雾碰到阳光一样散去了,她从汪洋身上起来,抹着滚烫的脸蛋,低着头不敢再看汪洋一眼,逃也似的飞跨出门槛。

 

“春萍婶,谢谢你的饺子。”汪洋看着妇人的背影,大声喊道。

 

王春萍匆匆的走出院子,被清凉的风一吹,她的脸不那么烫了,朝着汪洋的门口轻啐了一口:“这小流氓。”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