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风韵美妇娇羞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4 09:01:3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这个妇人名叫张玉芳,是马小福的干娘。

 

 

 

年轻的时候,她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俏美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竟然嫁给了又老又丑的赵富民。

 

 

 

婚后,张玉芳给赵富民生了三个丫头,个个都长得如花似玉的,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三朵金花。

 

 

 

不过老大和老二都已经嫁人了,现在只剩下老幺赵银杏还待阁家中,今年刚满二十岁。

 

 

 

要说这三个姐妹花,长得最漂亮的,还是赵银杏,一张白皙鲜嫩的鹅蛋脸,大眼睛整天水汪汪的,回眸一笑,都能把人给电死。

 

 

 

得益于山水灵气的滋养,当地的女人,不论姿色如何,皮肤都个顶个的水嫩。

 

 

 

而赵银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肤白貌美,大腿修长,每次走在村里,那些光棍汉们,都恨不得将她一口给吃了。

 

 

 

此时赵富民正在院子里打磨镰刀,看到他进来,马上瞪着眼珠子训斥道:”你这个小混蛋,今天到哪里偷懒了?害我找了你大半晌。“

 

 

 

”干爹,我今天突然有点肚子痛,可不是故意偷懒的。“马小福装出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说。

 

 

 

”行了,你就是懒驴上磨屎尿多,净给我刷心眼子。”马富民翻了个白眼道。

 

 

 

张玉芳端着饭碗走过来,对马小福说道:“小福,去屋里把你三姐喊出来,整天躲在房间里睡懒觉,一个大姑娘家的,也不怕被村里人笑话。”

 

 

 

“杏儿姐在睡觉?”马小福朝堂屋的方向看去,天还没黑呢,她睡什么觉啊。

 

 

 

答应一声,他便走进了房间里。

 

 

 

这是一个小套间,赵银杏睡在里间,而他睡在外间,中间只隔着一道木门。

 

 

 

由于年久失修,这道木门已经破烂不堪,上面满是虫咬出来的破洞和裂缝。

 

 

 文学

 

“杏儿姐,干娘让我喊你出来吃饭呢。”马小福推开木门,走进了赵银杏的闺房里面。

 

 

 

可是进去之后,他却有点懵逼。

 

 

 

这,这是弄啥呢?

 

 

 

由于天气炎热,赵银杏身上穿得非常清凉,一条粉色蕾丝迷你小短裙,白花花的大腿和胸脯子都露在外面。

 

 

 

在她右手里,此时还握着一根粗长的胡萝卜。

 

 

 

上面看起来非常光亮。

”怪不得杏儿姐的皮肤这么好,原来是爱吃胡萝卜的原因。“马小福理所当然地想着,然后走到了床边。

 

赵银杏睡得十分香甜,脸蛋潮红,性感红润的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做什么美梦。

 

由于村里女人都不习惯戴罩罩,敞开的衣领下,明显看到一条雪白幽深的峡谷,将薄薄的衣襟撑出两个蘑菇尖。

 

“杏儿姐,太阳晒屁股了,快起来吃饭。”马小福推了推她的胳膊,目光落在那两只大白兔上,心里一阵火热。

 

赵银杏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顿时吓了一跳:”小福?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刺溜”一声,她将手中的胡萝卜迅速藏在了身后,脸红得像天边的晚霞一样。

 

“噢,我刚进来,怎么了?”见她惊慌失措的模样,马小福有些奇怪地问。

 

“没,没什么。”赵银杏紧紧地攥着胡萝卜,红着脸说道:”你先出去,姐要穿衣服。“

 

”你身上不是穿着衣服吗?“

 

马小福站起身,看了看她手中那根胡萝卜上,笑道:“杏儿姐,我有点口渴,这根胡萝卜给我吃了吧。”

 

说完,他便将胡萝卜从赵银杏手里抽了出来,咔嚓一声,美美地咬了一口。

 

“啊,你……”

 

赵银杏立即傻在那里,这个笨小子,竟然把自己那个的胡萝卜给吃了?

 

马小福吃完之后,砸吧砸吧嘴,说道:“奇怪,什么味道?怎么腥腥的。”

 

说着,他又将胡萝卜,拿到眼前打量起来。

 

”谁让你吃的?快还给我。”赵银杏立即将胡萝卜夺了过来,囧得几乎无地自容。

 

她今年已经二十岁了,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偶尔也会有那方面的冲动。

 

今天趁着家里人下地干活,她便躲在房间里偷偷地自我安慰起来,爽透之后,本想小眯一会,哪知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

 

马小福又不傻,见赵银杏一脸心虚的模样,又联想到胡萝卜上的“怪味“,不禁想入非非起来。

 

难道杏儿姐,刚才用那根胡萝卜……

 

他心里一阵火热,立即朝赵银杏的裙底望去,由于对方紧紧地夹着大腿,自然看不出什么。

 

“看什么看,赶紧出去,我要换衣服了。”赵银杏羞涩难挡地说道。

 

马小福脸上浮现出坏笑,装傻道:“杏儿姐,这根胡萝卜坏掉了,你可别吃了,小心拉肚子。”

 

说完,他便转身走出了卧室。

 

赵银杏盯着他的背影,却微微叹了口气。

 

虽然那种感觉十分舒服,但毕竟是个死物,哪能满足得了她啊?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吃晚饭的时候,突然从东边飘过来一块黑云, 狂风大作,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

 

赵富民看了看天色,皱着眉头说道:“天气这么燥热,晚上可能要下大雨,小福,杏儿,一会吃了饭,你们去拿点柴火回来。”

 

”知道了,干爹。“马小福嘴里啃着馒头,含糊不清地回道。

 

吃过饭之后,他和赵银杏儿结伴离开了家门,径直朝村后的杨树林里走去。

 

这是一片无主的荒地,每年秋收之后,村民们都会将自家砍下的玉米杆推放在这里,等晒干之后,拿来当柴火烧。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只有微弱的星光撒下来,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小树林,里面长满了齐腰深的荆棘,中间只有一条人畜踩出来的小土路。

 

“哎呀!”后面的赵银杏,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杏儿姐,怎么了?”马小福急忙问道。

 

赵银杏抚摸着自己的小腿肚,有些痛苦地说道:“没事,被荆棘扎了一下!”

 

“杏儿姐,你坐下来,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刺扎进去。”马小福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了身子。

 

赵银杏点了点头,便将雪白的右腿伸了出来。

 

马小福将她的脚踝抓在手里,默默地打量着,上面被荆棘划了一条小口子,并没有找到有刺。

 

由于赵银杏身上穿着短裙,大腿翘起之后,腹下便成了一片真空。

 

只见丰满白皙的大腿中间,紫红色的小内内隐隐闪现,而且还是情趣款的,带着蕾丝的花边,非常的性感。

 

“往哪看呢?快点帮我找刺。”赵银杏见马小福总是往自己裙底偷窥,俏脸一红,马上用手挡在了腹下。

 

其实她心里并不是特别生气,因为二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不是亲姐弟,却比亲的还要亲。

 

在十五岁之前,几乎都是在一个被窝里睡觉的。

 

她的身体部位,哪个地方没有被马小福欣赏过啊?

 

“杏儿姐,你什么时候买的这条情趣小内内,我怎么不知道?”马小福抬起脸,坏笑地问道。

 

“前天逛街买的,好看吗?”赵银杏羞涩地咬了咬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被马小福这么盯着,她竟然有种很刺激的感觉。

 

“好看,就是有点薄,都露了。”马小福指了指她的裙底,说道。

“去死啦你。”

 

赵银杏羞得满脸通红,一下子推开了他,然后拍拍屁股上的土,从地上站了起来。

 

却发现马小福仍然坐在那里,呆若木鸡地看着她。

 

“你还傻坐着干嘛,赶紧拿柴火啊。”赵银杏催促道。

 

“杏儿姐,我难受。”马小福咽了咽口水,心里正在天人交战。

 

赵银杏虽然现在还待阁闺中,其实早在两年前,她就已经定婚了,而定婚对象,是镇上一位教书先生的儿子,那人名叫李书文。

 

老实说,马小福挺看不上这位“三姐夫”。

 

虽然李书文长得一表斯文,但文文弱弱的,简直就是个小白脸。

 

在定婚那天,面对美丽动人的未婚妻,那家伙甚至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

 

马小福觉得三姐嫁给他,纯粹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要嫁,也是嫁给自己才对。

 

其实马小福从小就有个想法,那就是娶赵银杏当媳妇,因为二人根本不是亲姐弟,并不存在血缘关系。

 

“难受?哪里难受?”赵银杏一听,马上关心地问道。

 

“这……这里难受。”马小福装着胆子,指了指自己下面。

 

赵银杏低下头看去,见他的裤子高高地顶了起来,像藏了根烧火棍似的。

 

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小坏蛋,不理你了。“

 

说完,她便羞涩地转过了身。

 

”杏儿姐,你别走。“马小福突然冲过来,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身体。

 

“小福,你干什么呀,别这样。“赵银杏有些惊慌失措地问道。

 

此时她明显感觉到,马小福的身体已经起了剧烈变化,连他嘴里喷出的气息,都有种灼烧的感觉。

 

身为一名成熟的大姑娘,赵银杏当然知道,这个干弟弟在想些什么。

 

“杏儿姐,你长得好漂亮,我,我喜欢你。”马小福喘着粗气说道。

 

赵银杏眼神有些迷离,咬了咬嘴角,说道:“小福,我是你姐,咱们不可以这样的。“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我要娶你当媳妇。”马小福一狠心,便用力抓住了她胸前的饱满处。

 

赵银杏“嘤咛”一声,身子顿时就软了。

 

她想要挣扎,可身上仿佛没了骨头,软绵绵的,根本使不出半点力气。

 

马小福兴奋极了,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毕竟是少女的身体,那种饱胀的感觉,就像两个熟透的大木瓜一样。

 

“小福,不行。“

 

赵银杏回过神来,立即推开了他的手,有些生气道:”要是被爸妈知道,会骂咱们的,你快放开我。”

 

“杏儿姐,我真的很难受啊,要爆炸了。”马小福可怜巴巴地说道。

 

“这……”

 

赵银杏脸上也犹豫了。

 

虽然她也很想尝尝那种滋味,可是理智知道她,自己不能和马小福那样做,要是传扬出去,光村民们的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们。

 

“小福,你不爱姐姐了吗?要是你今天要了我,我还怎么嫁人啊?”赵银杏沉下小脸说道。

 

马小福搂着她软腻温香的身子,实在舍不得松开手。

 

纠结了几分钟,他狠狠地咬了下牙龈,破罐子破摔地道:“我不管,死就死吧,反正我就是想要你。”

 

说完,他便弯下腰将赵银杏从地上抱起来,朝幽暗的树林深处走去。

 

“小福,你想干什么?不要这样,会被爹骂的。”赵银杏不断挣扎扭动着。

 

最后实在挣不开,她心里一着急,便在马小福脸上打了一巴掌。

 

”啪!“

 

只一下,马小福的左脸上,就浮现出五道鲜红的手指印。

 

他被打懵了,十分难过地看着赵银杏:”杏儿姐,你,你打我?“

 

打完之后,赵银杏也后悔了,对这个干弟弟,她一向都非常宠爱,长这么大,连句重话都没有骂过马小福,更何况伸手打他了。

 

“谁让你……刚才欺负我来着,再敢这样,我,我还打你。”赵银杏假装气愤地说道。

 

她这么一发脾气,马小福心中便发了窃,赶紧把她放在了地上。

 

“刚才是不是打疼你了?快让姐看看。”赵银杏看了看他脸上的红肿,又心疼地说道。

 

“不用了。”马小福赌气地转过脸。

 

“哎呦,还真生气了?”赵银杏捂着嘴,嗤嗤地笑了起来。

 

马小福十分郁闷地瞪着她:”你还笑?“

 

”好嘛,刚才是我的错,姐不该动手打你的。“赵银杏伸手抚摸着他的脸,深情地说道:“小傻瓜,你怎么不知道躲呢,打这么重,姐都后悔死了。”

 

“哼。”

 

马小福冷哼一声,还在生她的闷气。

 

赵银杏朝四周看了一眼,突然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马小福楞了楞,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