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住她脑袋享受她的喉咙|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3 08:42:20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怎么相信你?”

 

 

“你手里捏着我这么多把柄,你还怕我不信守承诺吗?”赵长远苦笑道。

 

 

“这......”直视着赵长远的瞳孔,我心中左右摇摆了起来,对于他对我做过的事我自然恨得牙痒痒,可毕竟卡在了最后一步,为了发泄愤懑赔上自己的工作和名声,好像太不值当了。

 

 

如果他说着是真的,调离科室再加上转正,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后,赵长远突然拦腰将我抱了起来,我正要反抗就听他出声道:“别乱动,我抱你去浴室。”

 

 

尽管心中腻味,我还是依言停止了挣扎,当走到浴室门口时,一张大嘴突然印在了我嘴唇上......

“赵长远,你什么意思?”我一把推开赵长远,抹着嘴巴怒斥道。

 

 

“别紧张,就当思思跟导师分开前的礼物了。”说着,赵长远舔了舔嘴巴,摆摆手关住了浴室的门。

 

 

“混蛋,人渣......”忿忿的骂了赵长远一通后,我颓然坐在了地上,直到客厅里响起张萍的声音时,我才敢缓缓褪起了衣服。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胸前啃咬的痕接和依旧泛滥成灾的位置,我打开了浴室的阀门。

 

 

温热的水流淌过身体,今早发生的种种也一点点从脑海中掠过,最后化作了几滴眼泪。

 

 

希望,一切都会过去吧。

 

 

从浴室里出来后,拒绝了张萍留下来吃饭的好意,我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处带给我不堪回忆的地方。

 

 

恍恍惚惚了一天,好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我到医院后就直接找上了科室的护士长,提出了调换科室的请求。

 

 

护士长随口问了几句,也没有深究,只让我去找赵长远签字。

 

 

一路走到赵长远办公室门口,一想到对方丑恶的嘴脸,我鼓足的劲就泄了开来。

 

 

辗转了许久,门突然从里面打了开来,穿着白大褂的赵长远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思思一大早就想我了?”

 

 

见赵长远连伪装的意思都没有,我登时警惕的退后了两步,冷着脸道:“赵医生,这里是医院!”

 

 文学

 

赵长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扫到我手里的东西后说道:“你是来找我签字的吧?不过现在可不行。”

 

 

我面上一僵,自以为他反悔了,有些激动道:“为什么?你昨天明明答应过我的。”

 

 

“小傻瓜,我现在有台手术要做,只要你跟着我一起,做完以后我就帮你签字。”说着赵长远就要拍我的肩膀,却被我躲了开来。

 

 

对于这样亲昵的称呼我是直反胃,而且实在不愿和他接触了,连忙蹙眉拒绝道:“我只是一个实习护士,帮不到你忙的,等你手术完我再来找......”

 

 

话还没说完,赵长生就冷声打断道:“你不答应我的要求,就休想离开妇产科。”

 

 

“你......”面对赵长远无赖般的手段,我气得胸口直发闷。

 

 

我有心想拒绝,可转念一想,自己似乎除了答应,没有丝毫的办法,迟疑了一会后,不甘的应了下来。

 

 

见我点头,赵长远脸上的线条又柔和了起来:“你总归是要进手术室,就当提前演练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亦步亦趋的跟上赵长远,我暗自腹诽着他的虚伪,而且我总觉得这不过是对方拖延的手段,可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就不信,他在手术室里还能欺负我不成。

 

 

尽管上大学时学过相关的东西,可当真正进入手术室,我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手术室里竟只有我一个护士。

 

 

“赵医生,没有其他护士吗?”

 

 

“这只是一个小手术,很轻松就能完成的。”

 

 

听出赵长远的言外之意,我心下不由一阵慌乱:“我根本没有经验,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

 

 

“你这是质疑我的医术吗?”赵长远眉头一拧,脸色黑的吓人。

 

 

我缩了缩脖子还想再说什么,一辆病床就被推了进来,不得已只好噤声了。

 

 

将工具整理好,为赵长远穿戴好手术服,手术就要开始了,我这才来得及打量病床的小姑娘。

 

 

圆圆的脸蛋上点着雀斑,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因为害怕肤色异常苍白,我有心想要宽慰她几句,这才发现自己紧张的好像嗓子都黏住了。

 

 

绷紧着神经配合着赵长远,赵长远也格外的严肃,看着他专注的样子,那是以前最吸引我的地方,可经历过他所做的龌蹉,我只觉得虚伪恶心。

 

 

手术很快,当赵长远开始做收尾工作时,我一颗紧绷的心才渐渐松懈了下来。

 

 

正想着手术结束后就能摆脱赵长远时,赵长远却朝着圆脸姑娘问起了一些敏感的问题。

 

 

“什么时候开始做,爱的?”

 

 

圆脸姑娘愣了愣神,嫩脸浮上了一抹羞色,支吾了半天后低吟道:“前不久。”

 

 

“最近是不是经常啪啪啪?”

 

 

小姑娘扫了我一眼,默默点了点头。

 

 

“多久会高,潮?”

 

 

前两个问题我尚且能接受,听到这个脸蛋也开始烧了起来,这个人渣,这跟病情有什么关系吗?

 

 

偏偏那姑娘也单纯,一五一十道:“十多分钟。”

 

 

“你这病是频繁的性行为,再加上不注意清洁卫生导致的,以后可千万要注意啊,一会留我个电话,要是再有一些小毛病,直接来我家找我就好......”

 

 

他不会又想打这个姑娘的主意吧!我暗骂着对方的无耻,不想赵长远突然将战火引到了我身上。

 

 

“思思有没有男朋友,或者喜欢的人?”

 

 

我不知他打什么主意,只能老实道:“还没有。”

 

 

赵长远眉间一喜,故作叹息道:“思思这么漂亮,不知便宜了医院哪个医生。”

 

 

我哪里听不出他的画外音,气的咬了咬唇,可赵长远却愈加得寸进尺。

 

 

“像你们这个年纪正是欲望强烈的时候,不知道思思你平时是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是不是经常用手呢?”

说‘手’字的时候,赵长远特意加重了语气,眼神甚至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大腿根部。

 

 

我不自然的挪动了两步,意识却不受控的沉浸到了昨天偷窥赵长远的场景,自己呼喊着对方的名字,放荡的呻吟。想到这些,我身子不由得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板着滚烫的脸颊,我朝着赵长远说道:“赵医生,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思思,你实在是误会我了,我是真的关心你。你可千万不要因为害羞而忽视了自己的身体,前几天你不是还跟导师说小腹不舒服吗?要不趁现在你脱了衣服,我帮你检查检查。”赵长远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看上去真为我考虑一般。

 

 

我远没想到赵长远能够当着病患的面,说出这么下流的话来,胸口气得直起伏。

 

 

捏着拳头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后,我沉着脸说道。:“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说罢,我也没有等赵长远回应,气冲冲的冲出了手术室,一路走到楼层的洗手间。

 

 

拉开一间钻进去,我颓然坐在马桶上,满腔的委屈和愤怒,让我的鼻尖有些酸涩。

 

 

我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在选择科室的时候非要来到妇产科?如果没有遇到赵长远,那么之后的事情是不是都不会再发生了?自己不会看到赵长元猥亵病患,更不会险先被对方侵犯......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我更不相信赵长远会同意我调离科室。

 

 

可现在该怎么办呢?如果赵长元再这样继续纠缠自己,自己是选择鱼死网破还是主动放弃护士这份行业?

 

 

就在我揉着头发万分沮丧时,厕所的门突然被打了开来。

 

 

“赵......赵长远!”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赵长远,我惊呼出了声。

 

 

看到我以后,赵长远的嘴角弯起一丝笑意,随手将厕所的门关上,然后反锁了起来。

 

 

看着逐渐靠近的赵长远,我一点点退缩到了角落里,环着胸颤声道:“这里是女厕所,你快出去!”

 

 

赵长远眨了眨眼睛:“刚刚说好要给你检查身体,你怎么跑的这么快呢?”说着,他的眼神还在我的身体上下,不加掩饰的游走着。

 

 

被他这样打量着,我身上的衣服就好像被剥光一般,感觉浑身的不自在。

 

 

我咬着牙催促道:“谁要你检查身体,你快滚!”

 

 

“思思,导师是一片好心,你怎么能让我滚呢?”赵长远说着捂着胸口,装出一副体贴的样子。

 

 

我强忍着呕吐的欲望,不耐烦的说道:“赵长远,你究竟想干什么?”

 

 

“来厕所能干什么?当然是释放了。”

 

 

看着赵长远解开身上白大褂的纽扣,我这才发现,他裤裆的位置竟已经顶起了一顶帐篷。我脸上一臊,急忙将头扭向了一边。赵长远却指着自己凸起的位置,一脸难受道:“我做手术有个坏习惯,看到女人身体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产生欲望。以前只能用镇定剂迷昏患者,不过现在有了思思你…...”

 

 

难道除了上次的少妇,这个畜生还猥亵过其他患者?想到这,我不由浑身泛了个激灵,一股凉意瞬间席卷了全身。

 

 

“你就不怕我叫吗?到时候把其他人招来了,你的名声可就坏了!”我色厉内荏着,自以为这个威胁能够起到一些作用。

 

 

可惜的是,赵长远竟然一脸的无所谓:“哎,思思,你还是太单纯了。还是那句话,我是这个医院的主任医师,而你只是一个实习护士,就算你把人喊来了,说我欺负你,你觉得会有人信吗?要知道,不管什么行业都有潜规则的,做事情之前,最好考虑好后果。”

 

 

听着赵长远这番话,我涌起的气势瞬间泄了一半,我知道他所说的都是事实,可自己凭什么承受这些?

 

 

见我一脸挣扎,赵长远突然伸手搭在了肩膀上,戏谑道:“只不过用手帮我释放下,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比这更亲密的我们都做过......”

 

 

“你闭嘴,给我滚出去!”被触及痛处的我恨意横生,拍打着赵长远就要把他推出去。

 

 

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两道女声,我吓得连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谁曾想赵长远猛的顺势熊抱住了我,抓着我的手就塞进了他的裤裆里。

指尖触碰到一团火热时,我心间一颤,慌乱着就想把手拿出来。

 

 

可赵长远却死死的摁住了我的胳膊,一脸不善道:“你不会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在这里吧!”

 

 

死死的瞪着赵长远,我轻咬了咬唇,蜷缩在对方裤裆里的手缓缓张了开来。

 

 

尽管已经近距离接触过几次,可当掌间尽是一片滚烫时,我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家伙怎么这么大?这么可怕的东西,王莉怎么承受的住的,要是自己......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