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下药玩好爽_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3 08:14:4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是问你要不要喝牛女乃,你脑瓜子想什么呢。”女叟子白了我一眼,随即起身回了房间。

  我一顿失落,这下好了,女叟子肯定觉得我思想龌龊,估计以后都不想搭理我了。

  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跟女叟子关系才刚缓和些,自己又给搅和了。

  可紧接着,女叟子从房间里出来,端着一杯女乃走到我面前,红着脸说道:

  “我刚才在厨房热了杯牛女乃,你喝了吧。”

  说着将那杯女乃放在我面前,又匆匆回了房间。

  这是牛女乃?

  我望着这杯女乃发愣,女叟子明显在撒谎。

  她刚刚回的是自己房间,不是厨房,而且我也没见她热过牛女乃。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大胆的猜想,这该不会是女叟子自己的吧!

  我咽了口唾沫,两只手捧起杯子,感受着杯子周围环绕的温热。

  我低头闻了闻,一股女乃香味扑面而来,随即尝了尝,就是之前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喝了一口,先含在嘴里,浓浓的女乃味在口中慢慢化开。

  紧接着,我“咕噜咕噜”的,一杯女乃全进了肚子,我舌忝了舌忝嘴角的女乃渍,一时间回味无穷。

  半夜,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那杯女乃的原因,身上燥热得厉害,便起身去浴室冲个冷水澡。

  经过女叟子房间时,我发现房门虚掩,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压抑的声音。

  我骤然站住,透过虚掩的房门,竟看到这样的一幕。

  女叟子坐在床头,正红着脸将乳汁挤到手上的杯子里。

  我睁大了眼睛,想起了那杯女乃,没想到真的是女叟子的!

  女叟子挤得有些费力,不敢用太大力,怕自己的叫声吵醒一旁的小侄女,只好缓缓动作着。

  即便如此,女叟子依旧喘息连连,满脸通红。

 文学

  我看得眼里发热,恨不得冲了进去。

  很快女叟子就挤满了一杯,放在床头柜上,我以为女叟子准备入睡,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惊住了!

  女叟子起身脱掉衣服,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根黄胍,气喘吁吁朝那里伸了过去。

  床正好对着房门,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

  小侄女在旁边熟睡着,女叟子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声音。

  然而她弄了没一会儿就把叹了口气将黄胍扔在一边。

  突然女叟子下床朝门口走过来,吓得我赶紧溜回了房间。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该不会女叟子发现我偷看她了吧,我这么一想,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

  房门被打开了,我赶紧装睡。

  “阿正,你睡了吗?”女叟子轻声问道。

  我不敢吭声,女叟子又唤了几声,见我没反应,竟直接用手拨开我的裤头!

我忍不住眯眼一瞧,女叟子竟光着身子怕到了我身上,然后坐了下来......

突然“哇”的一声,小侄女的啼哭声从女叟子房间传出来。

  女叟子吓得赶紧撒手,见我依旧睡得深沉,便轻手轻脚地下床回了房间。

  我粗喘着气躺在床上,心里直后悔为什么刚才一直装睡,女叟子明显需要一个男人,要是我将她压倒没准就成事了。

  次日,女叟子也没问我有没有喝了那杯女乃,只是令我惊喜的是,女叟子又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女乃了。

  让我想起了昨晚她在床上疯狂撩乱的一幕。

  过了一会儿,小侄女就吐出来,女叟子把另一边送过去,小侄女竟让开了,嘴里吐出了女乃泡沫,看样子是吃饱了。

  女叟子摸了摸没被吃过的月匈部直皱眉,鼓鼓囊囊的怕是女乃涨得厉害。

  女叟子让我帮忙抱着小侄女,小家伙吃饱了也不调皮,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女叟子进了厨房,厨房就在客厅对面,我坐在沙发上,模模糊糊地看见她似乎在那折腾,果不其然,没多久她就端了一杯女乃出来放在我面前。

  “阿正,我刚刚在厨房热了杯女乃,你喝了吧。”

  女叟子从我怀里抱过小侄女,羞赧着脸,“喝牛女乃有利于恢复眼睛,以后女叟子每天都给你喝!”

  天哪,每天都能喝!

  我内心激动地差点叫了出来,跟女叟子道了声谢,便一口气喝了下去。

  而后几天,她果真每天都给我喝!

  每次喝完,我就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而且越来越强烈!

  当晚,我浑身燥热进了浴室,刚拉开帘,看到一个陌生女人不着一缕地站在花洒下。

  我愣住了,那女人曼妙娇躯尽入眼帘,竟刺激得我立即有了反应。

  那女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那里,忽的咯咯笑道,“你就是苏瑶的小叔子?”

  “谁?”我赶紧遮住下面,眼神迷茫看向对方,“谁在里面?”

  她竟然不慌不忙地走到我面前,挥了挥手,突然踮起脚尖把脸凑了过来,见我毫无反应,莞尔一笑,“还真看不见啊。”

  吐气如兰,她的气息飙洒到我脸上。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鼻间有股淡淡的芬芳,“你是谁,麻烦请你出去。”

  那女人媚眼如丝地瞥了一眼我那里,“我洗完了,你慢慢洗吧。”说完便裹着浴巾出去了。

  “这女人,还真是胆大风马蚤。”我心里暗想道。

  我洗完澡出去,听到女叟子房间传来聊天声音。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