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美妇娇躯乱颤_疯狂的交换女友第一部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2 16:33:5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口气严厉,元朵被吓住了,不敢再说话,却又带着深情的目光看着我。

天亮后,手术结束,很顺利,大家都松了口气。

元朵要给公司请假在家照顾爸爸,妈妈坚决不答应,说工作不能耽误。

无奈,元朵和我一起告别家人,踏上火车,当天夜里返回了海州。

假期结束,刚攒下的流浪资金木有了,我暂时走不了了,打算尽快再赚一笔银子。

第二天,我去了百科城市花园,找到物业管理负责人,直接表明身份,先从物业如何为业主搞好服务说起。

负责人摸不透我的意图,听我说得头头是道,不由频频点头。

我接着又谈为业主搞好服务的重要意义,负责人乐了:“看不出,你一个送报纸的,对这个倒是挺有研究,怎么?想改行来我这里应聘做物管?好啊,小子,我这里正需要人。”

我摇摇头:“谢谢您的赏识,我不是来应聘的,是想和你说一个事。你想,您的这些业主都是有一定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的人,他们对于文化的消费需求也一定是有的,比如读书看报之类的。如果您能在物管处设立一个订报代办处,那么,是不是会更加融洽物管和业主的感情呢?”

负责人醒悟过来,一拍我的肩膀:“小伙子,原来你是来这里推销报纸的。”

我嘿嘿一笑:“是,不过,这对你们难道没有好处吗?”

“倒也有好处,不过……”

我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当然,我们的利益是共享的,这么着,您这里每订一份全年的晚报,我付给您18元的劳务费。”

一份全年报纸提成36元,给他18元,我还有18元可赚。

负责人来了精神,立刻就答应下来,我当场和他达成了合作协议,给了他几本订报收据,活动为期一个月。

以此类推,我又一鼓作气拿下了3家高档住宅小区。

晚上,我又犒劳了自己一次,痛痛快快吃喝了一顿。

然后,带着对秋彤和浮生如梦的难言纠结,我打开电脑上网。

我仍然记得自己国庆节前做出的那个艰难决定。

隐身登陆后,浮生如梦不在线,却看到了她的很多留言,10月6日,昨晚的。

我决定看完留言再拉黑她。

定定神,看下去:

“异客大神,我知道你不在,或许你不会再出现了,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但还是很荣幸能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认识你。即使你不在,我还是愿意在这里和你说会话,现实世界里,我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只能在这里对着你这个空气说了。”

我凝神看着,心里有些沉重。

“此刻,我正一个人在电脑前喝酒,知道我为什么要喝酒吗?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在这个孤独的世界上,没有人为我祝福生日,那么,我只有自己为自己祝福了。”

昨天是秋彤的生日!我默念一句: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国庆期间我去丹城了,又去了鸭绿江边,又一次凝视着对岸那片土地……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里面包含着一个故事,这故事我从来没有讲给任何人听,今天,在这里,失踪了的异客大神,我说给你听……”

我屏住呼吸看下去。

“29年前,地点:丹城鸭绿江边。那时两国的边界管理没有现在那么严格,一天凌晨,一位丹城鲜族老乡到对岸走亲戚,回来的时候在江边一棵梧桐树下看到一个用包被裹住的女婴,随即将其抱回来,送到了丹城孤儿院。那一天是10月6日,孤儿院的阿姨就把10月6日作为那女婴的生日。”

我的心砰砰跳动起来,秋彤原来是一名朝鲜孤儿!无疑,她是在说自己的故事,原来她的生日是这么来的。

我继续往下看。

“在孤儿院,这个女孩得到了一对不知名夫妻的助养,他们定期给孤儿院打钱,从小学到大学,直到这女孩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那对好心的夫妻从没有谋面。直到1年前,这对夫妻才终于露面,女孩也见到了抚养自己成长的恩人……”

好人啊,好人!我感慨不已。

 文学

“这对夫妻是体制内人员,当年助养她的时候刚参加工作结婚,此时已是市里的一对高官。面对28年没有见到的恩人,女孩感恩涕零,长跪不起,愿意终生报答养育之恩。

恩人夫妻见到长大成人出落地如花似玉的女孩,面对女孩的感恩,不要任何物质上的回报,只提出了一个条件,让那女孩做他们的儿媳妇,因为他们有一个和女孩年龄相仿的儿子。但是,这儿子属于典型的纨绔子弟,整天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我一下子想起了李舜!原来他是秋彤恩人的儿子,怪不得对秋彤那么骄横。

“面对恩人的要求,女孩无法拒绝,只能应允。每每想到自己今后将要和这样一个男人度过一生,女孩只能暗自垂泪,叹息自己的命运。上帝让她遇到了生机,却也给她安排好了终身。或许,这真的就是命吧,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我的心颤抖着,继续看下去。

“其实,这女孩是谁,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对不起,我喝醉了,说了很多。你是我熟悉而又陌生的朋友,我将心里话说给你听,也似乎得到了某些释放。或许这些话你永远也不会看到,但是我还是愿意和你说。

异客,你是我的空气,我宁愿让自己也化作空气,能和你在虚拟的空间里找寻那无所不在的默契。可是,我终究知道,在我的现实世界里,这只是一个梦,没有想到,在这个虚拟的网络空间里,这仍然还是一个梦……”

看完浮生如梦的留言,我的内心彻底被震撼了!

我反复看着浮生如梦的留言,想着现实里高高在上的美女上司秋彤,心在颤抖,握住鼠标的手也在颤抖,我不停地告诉自己去落实之前的那个艰难决定,却迟迟不敢移动鼠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夜深了。

终于,一声叹息,我又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保留浮生如梦好友。

那一晚,浮生如梦没有上线,我也没有回复留言。

那一晚,我彻夜未眠。

此时,我当然不知道,秋彤的身世浮出水面,只是揭开了一个惊天秘密的冰山一角。

第二天,我心情郁郁,无法从昨晚看到的内容里走出来,现实生活里的秋彤和虚拟世界里的浮生如梦,在我脑海里不停轮换,一整天都在恍恍惚惚中度过。

下午回到宿舍,换上一身运动服,沿着西安路跑到一个街头林荫广场。临近傍晚,人很少,我在小树林里慢跑,不停做着挥拳出击动作,脑海里又冒出浮生如梦昨晚的留言……

越想心里越觉得憋闷,人世间,有多少悲凉无奈的事,人活着,就是受罪,就是在炼狱。不由大喝一声,挥掌冲着一棵碗口大的树干猛击过去。树干一颤,树叶纷纷落下。

正在这时,树林里匆匆走出一个女人,正走到我面前。

四目相对,我呆住了,秋彤。

看到我,秋彤一怔,慌忙后退了两步。

看到秋彤,我想起了昨晚浮生如梦的留言,想起了秋彤的凄凉身世和无奈的现状,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伤痛和疼怜,全然忘记了这是自己的女上司,忘记了自己是她眼里的小混混,不由迈步向前,带着酸楚的目光看着她,想说句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秋彤又继续后退,眼里闪过一阵惊慌,抓紧了手里的小包,看看周围,大声说:“你要敢再向前,我就喊人了。”

“你……我……”我直勾勾地看着秋彤,看着她受伤惊惶的眼神,心里觉得很痛。此时我没有将她当做女上司,只把她当作了网络里的知己浮生如梦,我想抚慰她,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我不由又向前迈了一步,一只手也不由自主抬起来。

“来人啊,有坏人,有流盲。”秋彤突然大喊起来,往后又急退,一下子靠在了一棵大树上。

秋彤的声音淹没在周围喧嚣的噪声中,但我却听得分明,猛然惊醒,这不是虚拟世界里的知己浮生如梦,这是我的老大秋彤。在她眼里,我不是空气里德才兼备的异客大神,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下三滥,她对我充满了十足的憎恨和厌恶,甚至是鄙夷和唾弃。

我忙后退几步,怔怔地看着她。

秋彤小心翼翼地盯住我,慢慢从我眼前挪过去,接着突然就加速走开,走出10多米后,停住脚步转过头:“混小子,我警告你,以后要是再遇见你对试图我图谋不轨,我就报警把你抓起来。”

说完,秋彤急急碎步小跑,出了小树林,穿过马路,进入了对过一家高档饭店。

我低头看看自己穿的运动衣,庆幸没穿发行员马甲,不然,事大了!

抬头看着树林上面灰蒙蒙的天空,我不由迷惘,同样一个秋彤,为什么现实和虚拟对我的差距这么大呢?同样一个我,为什么网络上是大神和知己,见了面就是下三滥呢?

看着西面落日余晖的血色残阳,我很无语。

两天后,元朵突然从公司里带回一个坏消息:我要被开除了。

事情来地太突然,我一时回不过味来:“谁要开除我?秋总?”

“怎么会是秋总?她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元朵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是赵总。”

我不禁蛋疼,又愤然,老子撒下的网还没收,如何能走?这个赵达剑凭什么开除我?

元朵很焦虑,说是因为投诉,在我负责区域内的某一个小区,昨天有15家订户都没有收到报纸,公司督察部专门去查了,汇报给了分管发行的赵达剑,赵达剑根据公司规定,二话不说就做出了开除我的决定。

这到底是公司的规定还是赵达剑公报私仇,因为15份报纸没收到就要开除一个人?我提出了质疑。

“不管他是公心还是私心,但这规定确实是有的,而且是秋总上任后制定的。”元朵看着我,“大哥,那个小区的报纸你真的没有送吗?”

“绝无可能,我百分之百送到了!”我肯定地说。

“可是公司督察部去调查,怎么他们都反映没收到呢?”元朵疑惑地看着我。

“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们?”我有些不快。

元朵低下头,轻声说:“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可是——”

“这样吧,你和我一起去实地看看。”

我和元朵一起去了那家小区,挨家挨户找了那15户没有收到报纸的订户,一问,都说那天报箱里确实没有报纸。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撒谎。

我感到困惑,出来看看报箱,都完好无损。报纸我明明都插到了报箱里,怎么会没有了呢?难道报纸长了腿,自己跑了?

回到元朵办公室,元朵愁眉苦展焦虑不安。我翻看着投递明细表里的这15户订户名单,脑子突然一闪,这15户的报纸全部是张晓天的房产公司赠送的,怎么会这么巧?难道……

我正在寻思,元朵无意往门口一看,神色紧张起来:“赵总来了——”

我一听站起来,元朵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急急地说:“这个时候不要让他看到你,赶快回避一下!”

可是,怎么回避,已经出不去了。

元朵不假思索将我推到办公室的档案柜后面,低低急促地说:“别做声!”

我这时也没有选择,因为我不想把事情弄得更糟,也不想让元朵为难。

刚躲到档案柜后面,赵达剑就进来了。

我盘算好了,如果赵达剑再对元朵不轨,就出来狠揍他一顿,决不能让他得逞,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老子要被他开除了。

“赵总,你来了,请坐!”元朵的声音有些紧张。

“元朵,怎么见了我这么紧张,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赵达剑说。

“赵总是大领导,公司上下,谁见了赵总不紧张啊!”元朵赔笑着。

“他们可以紧张,你呢,不需要。我不是说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不要叫赵总,叫赵哥就行,或者,干脆就叫哥。”赵达剑的声音有些暧昧。

元朵没有回应,一会儿说:“赵总,您来站里,有什么指示?”

“我是来落实上午和你谈的,开除那个叫什么亦克的鸟发行员的事情的,开除了这个亦克,但是不能耽误报纸投递,他那个投递段的替补找好了吗?”

“哪里能这么快找到。”

“那你抓紧,我给你3天时间,3天后,这个亦克必须给我滚蛋!”赵达剑蛮横地说。

“可是赵总,我找亦克落实了,他说报纸都送到了。”元朵说,“我觉得,这事需要再进一步核实调查,不能冤枉了好人!”

“冤枉好人?他是好人?”赵达剑重重哼了一声,“怎么?元朵,难道你这个小小的发行站长,对公司督察部的调查结果持怀疑态度?难道你对公司领导不满?”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这事有些蹊跷,我认为此事不能过于武断,或许有别的原因。”

“公司的发行我说了算,我做出的决定谁敢挑战?我说开除谁就开除谁,别说这个亦克出了工作错误,就是没出,我叫他今天滚蛋,他绝对呆不到明天?”赵达剑显然发怒了,“元朵,难道你想为了这个穷鬼和我对抗?别忘了,你这个站长,是我任命的,我可以让你做到这个位置,也随时可以把你拿下,别不识好歹!”

赵达剑很嚣张霸气。

这时,我听到了元朵少有的强硬声音:“赵总,您是大领导,我自然不敢和您对抗,和您相比,我算什么?但是,即使您撤了我,宁可这个站长不当,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在事情没有完全查明之前,不能随随便便就开除亦克。如果您非要这么做,那么,我只有将情况向秋总汇报,请她明断!”

元朵的话柔中带刚,以退为进,我不禁为元朵叫好,不禁为元朵对我的保护感动,同时,又暗暗叫苦,如果事情真的闹到秋彤那里,那么,秋彤岂不是就发现我了,那我滚得就更快了!

“啪——”我听到赵达剑拍桌子的声音:“元朵,你敢越级汇报,你敢目无上司,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你想拿那个黄毛丫头来压我,你以为我就怕了?”

“我不想越级汇报,是您逼的!”元朵的声音不卑不亢:“我岂敢拿秋总压您,只是想把事情调查彻底了再做结论,至于您怕不怕秋总,那是您的事情,我不敢妄加评论!”

“你——”赵达剑似乎一下子噎住了,半晌说:“好啊,元朵,翅膀硬了,想另攀高枝了,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您可以骂我,可以贬低我,但是,如果您要一意孤行,那我就会坚持我的做法!”元朵说。

赵达剑不声响了,似乎一时也拿元朵没有办法,听得出,虽然他一口一个“黄毛丫头”称呼秋彤,但是,对秋彤还是有些忌惮,毕竟,秋彤还是公司的老大,或许他也不想把这个事情弄到秋彤那里。

过了一会,赵达剑说话了,声音有些缓和:“元朵,好了,你不要误会我在借这个事公报私仇。我是公司领导,怎么会和小人物一般见识。给你说实话吧,这次的投诉,是那家订阅了1000份报纸的房产公司打过来的,大客户啊,人家抽查我们的投递质量,结果那些订户赠送的报纸没收到。

你说,这样的事情,能不严肃处理吗?这可是关系我们公司今后大客户开发的重要问题,关系我们公司的声誉,关系这家房产公司的1000份报纸能不能半年到期继续续订的问题。这个事情的重要性,你必须明白?”

“啊,是房产公司的赠报订户?都是他们的?”云朵吃惊地说。

“对。这事我知道了,只是做出开除发行员的处理决定,如果要是让秋彤知道了,她一定会处分地更严重。她现在抓投递质量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到时候甚至连你这个站长都会牵连进去。我不让你越级汇报,不是我害怕秋彤什么,是为你考虑,你不要不识好人心。”

元朵不说话了。

赵达剑说:“好了,我走了,你好好考虑考虑权衡得失,不要因小失大。虽然你刚才对我不敬,但我不会在意,毕竟,我还是爱护你的。记住,只要你还做这个站长,就跳不出我的手掌心。”

说完赵达剑走了。

我从柜子后面出来,看到元朵正皱眉深思。

我这时已经有了某种猜测,想起了在科儿沁草原偶遇张晓天时他看我的眼神。

我没有说话,坐在元朵身边,掏出一支烟抽起来。

元朵突然摸过座机,用免提打起了电话。

“喂——元朵吗?”电话里传出了张晓天的声音,看来他对元朵办公室座机号码很熟悉,似乎他一直就在等候元朵的电话。

“张经理,你好,我是元朵……”元朵接着把情况和张晓天说了一下,然后说了自己的想法。

张晓天听完,声音似乎很惊愕:“晕倒,我这几天一直出差,刚回到办公室,这事下面的人还没给我汇报,都是他们操作的。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个事情,这怎么可能呢,亦克是个好兄弟,一个很优秀的发行员,他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工作失误。

一定是你们公司督察部调查出了错,别说出了错,就是没出错,也不能开除亦克,你们公司太过分了,如果真要把亦克开除了,我们的报纸到期后就不续订了,另找其他家报社合作。”

张晓天的话几乎就将我感动,几乎觉得张晓天真的很够哥们。

元朵却彻底被张晓天的话感动了:“张经理,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信任。那么这事你看……”

“元朵,这事你不要担心,有我呢,亦克的事,是你们站的事,也就是你的事,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我绝对不能让这事对你产生不利的影响。你等下,我想想,这事要是我直接找你们公司的赵总,当然能保住亦克,赵总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

但是,这样会让人觉得口服心不服,在你们公司内部对你和亦克都会有负面影响。这样吧,我这就亲自去重新调查,查清了之后,直接找你们公司,要让他们口服心服,还亦克老弟的清白,也不会对你产生不好的影响。”

元朵感激地说:“太好了,那就劳累你了。”

张晓天嗔怪的语气:“元朵,说什么呢,为你办事,谈何劳累,你的事情,我累死也愿意。”

元朵干笑了一声。

“好了,我去了,尽快给你汇报调查结果!”张晓天接着挂了电话。

元朵轻松了一些。

我抽着烟,琢磨着张晓天刚才那些话的用意。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