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道具塞跳走路调教_三个王爷一起上王妃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2 16:29:10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秦锋来到厨房,端出婆娘一大早就准备好的早餐,稀粥,包子,小菜,当然,他也可以完全将之当成午饭来吃了,毕竟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热头都这么大了,我早就已经吃饱了。”苗大壮就搬来一凳子,坐在桌子的另外一边,看着男人吃得有滋有味,她就欢喜,男人能吃,才能干!“我刚才在车站看见秀萍和小伟坐车去城里了,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

苗大壮试探着说道,因为昨夜在家门口差点就和秦锋成就了好事,但是终究没有成功,所以才让她心思老是往那里想,刚才看见宋秀萍回娘家了,她马上就赶过来。

“是的,小伟也放暑假了,去城里姥姥家耍耍,比窝在家里要好。”秦锋点头说道,一口包子,一口稀饭,吃得吧唧吧唧的。

苗大壮就点点头,但是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当然也有一句没一句接着话题。

两人很快就到了客厅,秦锋泡了被茶,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吧。”

“峰子哥,我想跟你再好一场,昨夜……”苗大壮直接说道。

“昨夜的事……那就当我们是一时冲动吧,不可当真。”秦锋现在心里最想着的就是陈玉红,对这个女人暂时提不起兴趣。一来这个女人在村里的名声不大好,传言嫁给柳大海之前,就有风流帐。二来,这个妇人在夜里看着还有点姿色,而在这光天化日之下,那脸上的雀斑就很明显了,身材虽然丰满,但是同时也有点臃肿肥胖,甚至于现在热天气,他能闻到对方身上浓重的汗迹味道。

这六月天,不出汗是不正常的,但是人与人就不同了,宋秀萍出汗就变得香香的,秦锋闻着就舒服,甚至还能勾引起他的兴趣。

他知道,这是因为宋秀萍自己注意卫生的原因,身体洁净,衣服洁净,自然出汗也香香的。

“呵呵,讨厌的峰子哥,你昨夜在外面看了一夜。”

“胡说,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吗?我昨夜是看田水……”

“我知道的,峰子哥,那死鬼只喜欢弄后面,对前面不感兴趣,所以还是很干净的,要是峰子哥喜欢……”

“这话能随便说的吗?”秦锋现在才知道这个妇人过来找自己有什么事了,真是送上门让自己干的。

不过,这事也有另外一个说道,现在是中午,还是在他家,要是被人看到,有心人举报一下,说村长光天化日之下和村里妇人通jian,他的村长和村委书记,也都得被撸下来。

做了十年的村干部,就因为这种事而晚节不保,他也觉得不值得。

当然,最主要是的,这个妇人还没有能够吸引他的地方!要是陈玉红此刻提出这个要求,他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峰子哥,我早上才发现,昨夜那死鬼没有关窗户……”苗大壮昨夜回房之后,就没有再开灯,等了几分钟,没有听见狗叫声之后,她就想去窗户前看看秦锋走了没有,要是没有,她就打算再出去的。没有想到窗户根本没有关,她甚至看见秦锋抽烟点的火了,她才猛的想起,这秦锋为什么能够一摸就那么硬的,敢情tou窥了半天!

秦锋更加确定这妇人有备而来,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他就直接明说道:“是的,我是看见了,你们两公婆玩得也真够劲。你们太开放了,还开着窗户,不说走到你们窗前,就算是在三柱子家阳台,他都能看见了。”

村里房屋大都不会离得很远,都是一二层的建筑,一家能看到另外一家中发生点什么事,也不为奇。

“都是那死鬼……峰子哥,我想让你像昨夜那样,再来草我。”苗大壮说毕,将身子移到秦锋身边,直接就抓住秦锋裤裆里的雄*根,见它软软的,但是也非常大,她心里顿时要酥上天了。

“这是大中午的,哪有这个时间打炮的……”秦锋倒是没有闪躲,毕竟就算这个女人再怎么弄,他要是想弄,那就弄不成!

“嘻嘻,峰子哥,你有所不知道了啊,现在城里人,弄这事的时间都喜欢全天候的啦,早上起来弄一弄,还叫晨练呢。峰子哥,你刚起来,正好晨练一下嘛!”苗大壮说道。

秦锋顿时想,要是真答应你,和你弄上一炮,这对他也没有什么损失,但是,他怎么觉得,他是被她给上了!

从来只能他上女人,怎么能够让女人把他给上了呢!

 文学

不过,这个欲求不满的女人要是今天不满足一下她,估计以后少不了被她搬弄是非,而且她说到了城里人,他马上想起陈玉红……就坏笑着说道:“趴在床上被人弄屁*眼,感觉怎么样?我倒是想试试。”

“呀?峰子哥,你也喜欢弄那里啊?”苗大壮心里一惊,她其实不想和秦锋弄后面的,她想让一个大东西进入到前面的,胀胀她,好让她爽一回。

“怎么,你不喜欢?你老公不是最喜欢弄你哪里的吗?如果你不喜欢,那就算了!”秦锋说道。

“好吧,那我上去洗洗,你关门再上来弄我。”苗大壮抓着秦锋的那活玩着,突然想,这么大的家伙要是弄上一回,也比柳大海那条小泥鳅好好不少。

“关门做什么,大中午的。将外面的铁栏杆放上,有人进来我们也知道,上二楼房子就好了,来,先脱下裤子,我来看看!”秦锋无所谓的说道,然后一拍那妇人的大臀,松软松软的,弹力却比宋秀萍的差了不少,不过,峰子他这么一摸,还真将他的兴趣刺激上来了,这个女人会是他除了宋秀萍之外,会成为他第三个被他干的女人吗?

老婆还是别人的好,这样想着,他下面那活也有抬头的趋势了。

“嘻嘻,我知道了,这样才刺激,我先上去了。”苗大壮轻轻拍拍秦锋那鼓起的大裤裆包,还真褪下裤头,但只露出半边,没有让秦锋全看,给他一点念想,就这样扭着大屁股上楼了。

不过,就在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音。

“峰子哥,谁来了?”苗大壮一慌,小声问道。

“先上去,别出声!”秦锋一见着妇人裤头脱得容易,可穿起来就麻烦了,只得让苗大壮先上楼房间藏起来,他才走出门口。

来人是村委的女文书陈小雯。

“峰子哥,镇长到村委了,要开会啦。”陈小雯说道,可能一路小跑过来的,脸色都有点绯红了。

“老孙来了,你怎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哎哟,差点误大事了。”秦锋这才想起要和孙劲德谈谈土地所有权的事。

“峰子哥,你的手机关机,我们都打不通,你是不是忘记充电了。”陈小雯反驳说道。

“哦,不管他了,快走吧,我们就去……”秦锋说毕,一步跨出就往村委走去。

“你……就这样去,你……”陈小雯却顿住,用手指了指秦锋那高高鼓起的裆包。

“那你先去,我去换换衣服就来!”秦锋这才发现不妥,屋里还有个女人,得先弄走了再说。

孙劲德叼着个大烟,露出两个金牙,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村委的人谈天说地,却没有说话的意思。

村委的人见孙劲德好像没有什么兴趣,他们也就没有胡天胡侃的兴致,场面慢慢的冷却了下来。

村委的人心中都暗觉不妙,看来这秦锋的迟到已经引起了这孙劲德的不满,试想,一个镇长下村开会,却要等待一个村长,这级别就颠倒过来了嘛。

秦锋进来,见到场面有些寂静,他就知道是因为他迟到的原因了,不过,他壮硕的身子往这里一站,一股莫名的威势就透出来,他哈哈一笑,伸出手去和孙劲德握手,说道:“哎哟,老孙,你看我,昨天吃了顿狗肉,今天一天都起不来,耽误事了,我迟到,我该罚,我已经让大桂准备好中午的活动了。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

秦锋知道这孙劲德是个吃货,镇长下村,豆芽都要短三寸!

果然,孙劲德吸了一口烟,就掐灭,说道:“那就走吧,会就应该在基层中开!”

农村中最基层的地方就是盛满草鱼,土鸡和大猪蹄的餐桌了,这最对孙劲德的胃口,同时也有这秦锋在村中的威势有关,这孙劲德来到这里,都得给秦锋这个村长和村支书几分薄面。

而且,孙劲德知道,今天这顿饭不吃不喝,还真不好将来意说出来。

“哈哈,这提议好,以后老孙你下来了,我们就直接在基层候着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孙劲德脸上就油光焕发了,他和秦锋再碰了一轮杯子,就直接说道:“峰子,你上次的提议我原则上同意,我也会多给你跑几趟县里面,你就等着文件下来。”

他说的事,秦锋提议的创建农村生态园的建议,将整个桃花村的土地集中起来,集中租赁或者种植经济作物,好好的弄一个项目。村民以土地入股,利益就按照入股的土地比例来清算。

这个建议本来不新奇,但是却有触及红线的地方,就是想要获得土地所有权,他秦锋偏就是这个所有人,让镇里都管不上,这样一下子相当于将国有的东西变成私有的了。

农村土地私有化还是一个有待商议的红线问题。

孙劲德可不敢拍这个板,不然,下一秒,他就得被撸下来!但是孙劲德却又很想秦锋的提议能通过,或者折中的通过,给秦锋几十年的廉价使用权,让秦锋在第一年保证他的财政份额就可以了。他孙劲德城乡履历满了,只要不出问题,就能调到县里,他拍拍屁股走人,哪里需要管下一任的事!

秦锋自然又喝了一杯,这孙劲德能这么说,说明事情有了眉目,至少不会出现比他预想还要差的结果。

“不过,峰子……哎呦,我得去放放水先。”孙劲德有点欲语又止,起身去外面的厕所。

秦锋自然知道,孙劲德有话要跟他单独说了,他就让村委的人多吃多喝。

“峰子啊,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孙劲德放了一泡,神情轻松,在树荫下,点着烟,悠闲得很。

“没有啊,这村里面的事,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什么重大要紧的事情,不应该有人跟我作对的啊。”秦锋眉头一皱,瞬间想了一遍村里的情况。

“可是有人在县里将你参了一本,说你独裁专政,村长和支书你都当了,是要做土皇帝,县里组织部的人核实,让我把你给撸了。你得罪人,怎么就得罪到县里去了呢?”

“不可能的啊,我老实吧唧的农民一个,一年我都不去一趟县城,就算我老丈人在县城,我也很少去,我会得罪城里的什么人啊,老孙,是不是因为我的提议碰到红线了,让上面的不爽。”秦锋很无辜的说道。

“那红线的问题我都给你解决了,我在你的提议书做了修改,抹掉了,不然,我都得挨骂!不是这个事,肯定是你得罪了什么小人,而这个小人在县城里面有人,你再想想。”

“你将我的提议改成什么样了?”秦锋不关心小人,倒是关心这孙劲德自作聪明,那样,他的计划也就不能实现了。

“就是把你成为所有人的去掉,这点你不要想,其他的没有变。我得跟你说一声,今天下来我是有任务的,就是让你交出村长和支书两个职位,你可以想不通,但是你得听我的。”孙劲德将吸到一半的烟头掐灭。

“老孙,昨天你咋不在电话中跟我说,凭你我的交情,你都不能提前透露给我?”秦锋说道,见孙劲德这样,就知道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他娘的,我也是一个小时前接到的电话,打你的电话又打不通……我说了,你想不用,你也得听我的,回头写个辞逞,我批了,也比被人撸了来得体面,等着风声过去了,我再弄你出来,风风光光的出山。当然,作为补偿,那个生态园的园长我可以争取给你,以后你怎么搞,还不是说了算!”

“我草他姥姥,这是哪个王八犊子在背后阴我……”秦锋一脚将地上的断砖踢飞,砸出十米开外,今天真他妈是乐极生悲。

孙劲德也叹息一声,说道:“我正准备就将你弄到镇里呢,我走了,这桃花镇还不是你的。”

“哦,我想起一个人了,妈的!”秦锋脑中灵光一闪,昨夜不是打了一个秦朝生的人吗?

好快的报复啊!

“谁?”

“老孙,你也惹不起,这事你就不要搀和了。走吧,回去继续喝酒,以后这样子喝酒的机会,就少啦!”

“那好,冲你这句话,我就得多上你几轮……”孙劲德也不想惹事,毕竟他还需要顾及一下前程的。

“尼玛,你当老子是什么,你想上几轮……”

“哈哈,我说错话了,我该罚,我该罚……”

酒过之后,孙劲德并没有马上离开,刚好一阵密云盖天,微风也吹起,想要下雨,但是看着又不会马上下雨,他就想着和秦锋好好谈谈,毕竟他是看好秦锋接任下一任桃花镇镇长的。

“峰子,走,带我去看看你的鱼塘,给我搞条二斤八的。”孙劲德等其他人散去之后,他就直接说道。

“搞个毛,没心情!”秦锋口直心快,也不将孙劲德当自己人了,这孙劲德也是个明哲保身的货色。

“嘿嘿,你有这口心气那就对了,谁要是遇上你的事,也是没有心情的。不过,你换一个角度想,塞翁失马,尚且焉知非福。”

“老子是被人从头撸到脚,还有毛个福!”秦锋说这话,还是往鱼塘哪里走去了。

孙劲德依旧呵呵笑道:“从头撸到脚,也得经过鸡巴那道坎,不也得见那福毛吗?走吧,你那个园长,我给你留着呢,事关你我兄弟的利益,我还是不会放手的。再怎么说,这桃花镇还是哥哥我的一亩三分地。”

秦锋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这孙劲德虽然不见得是个好货,但是至少对他秦锋还是有帮助的。

六十亩的鱼塘在轻风中清波涟涟,颇为好看,波浪轻轻拍打着塘埂,亲亲离离的,倒是有一番情调。

秦锋撒出一把青草,片刻之后就见到不少鱼儿上来抢食了,他瞄准时机,一网撒出,数了几声,也就开始往上拉了。

顿时,鱼网中就有十数条活蹦乱跳的鱼儿了,大大小小,分外带劲。

秦锋捡了两条肥大的,装进水袋中,剩下的就再放下塘中。

“峰子啊,不是我说不好听的,你这鱼塘虽然是正当渠道标来的,甚至是在你当上村长就标上的,但是你既然被人撸下来了,难免就没有人会不打你的主意。你还是做好另外一手的准备啊。”孙劲德背着手,看着面前六十万的鱼塘,故作深沉说道。

秦锋洗过了手,弹了弹,又在裤上抹了抹,拿出烟盒,抽出两支,给了孙劲德一支,挡挡风就点上,他自己也点上,吸了一口,才说道:“是不是你嗅到了什么风声?你就不给我透露一点!你想看着我被人玩死!”

“我只知道,这是组织部长直接通过苗江林撸的你。他一开会就打了老子搓手不及,我也草他姥姥的!”孙劲德阴狠说道,他说的苗江林,就是桃花镇的书记,在某个情面上,桃花镇才是苗江林的一亩三分地!

秦锋就吧嗒吸烟,不说话了,天下没有无来由的恨,桃花镇谁人都知道他和孙劲德的关系,这次虽然是秦朝生作的祟,但是也难说没有人借机生风点火。

自古一把手和二把手就难和睦,有句话不是说一山不容二虎吗?除非一公一母!

“还有呢?”秦锋问道。

“哼哼,你老哥我能在这桃花镇经营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白混的,我已经帮你探出来了,这次你得罪的是一个什么企业家,就是有点钱那种人,兴不起什么风浪。来到桃花镇,老子鸟都不鸟他。”孙劲德说,言外之意就是一切来外的人,他都不会放在眼里,包括那个苗江林。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