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戳蜜汁流淌|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1 09:51:20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李军说道:“我安排一个人带带你,刘娜,你来给博启当师傅,给他多找几本书,让他尽快熟悉工作。”

 

 

刘娜笑道:“没问题大科长,不过徒弟拜师,需要一个仪式,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收了徒弟。”

 

 

常博启说道:“那今天我请客,行拜师大礼。”

 

 

这下大家才高兴起来,随后大家坐下继续手头工作,常博启的桌子和刘娜并在了一起,李军是科长,有单独的办公桌,这个大办公室,加上常博启有五个人。

 

 

在这里有三男两女,除过刘娜,还有一个女人,叫徐曼丽,年纪都不大,二十四五岁样子,其他两个男的一个叫赵勇,一个叫王晨,年纪大一点,都过了四十了,是秘书科的老人手。

 

 

这两个老人手平时和刘娜和徐曼丽不开玩笑,办公室里也如一潭死水,常博启加入进来,那就不一样了,这两个女人就开始活跃起来。

 

 

常博启心想罗明和凌丽对自己确实很照顾,办公室里有这两个小美女,迟早都是自己的菜,看来以后有得乐了。

 

 

眼看就到下班时间了,常博启要请大家吃入伙饭,他身上还有孙国丰给他的“开办费”,请吃饭没问题,不过他还想叫上凌丽,只要能得到凌丽的关照,他在秘书科就没问题了。

 

 

常博启去请凌丽,这次他忘了敲门,直接推门进去,没想到凌丽正在换衣服,凌丽脱了上衣短袖,拿掉了胸罩,正要戴上另一件粉色胸罩,两人都尴尬起来,常博启急忙退到门外,带上了门。

 

 

过了几分钟,凌丽叫道:“进来!”

 

 

常博启手塞在裤兜,肯定又要按着那不争气的东西了,说道:“嫂子,刚才我忘了敲门,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凌丽脸红了起来,给她增添了几分妩媚,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怎样,到了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吧,有什么事?”

 

 

常博启说道:“嫂子,我请大家吃饭,请你也一起去,你去了就给我撑面子了,你一定要参加啊。”

 

 

凌丽说道:“哦,不巧,我中午约了人了,你先跟他们吃,到了晚上你在请我吃,好了,你去吧。”

 

 

常博启说道:“那好,到了下午我来叫你。”

 

 

常博启转身要走,又让凌丽叫住了,凌丽说道:“博启,你刚才都看到什么了?”

 

 

 文学

常博启说道:“嫂子,我什么都没看到。”

 

 

凌丽说道:“不是没看到,而是你根本没来过,好了,记住以后别这么冒失了,去吧。”

 

 

常博启离开凌丽办公室,刚才不是他没看到,而是看的特别清晰,凌丽的身材已经钻进他的眼睛,一辈子都别想忘掉了。

 

 

可这样的宝物不属于他,凌丽换了衣服,肯定是去约会了,不知道凌丽这样的美女,最后会便宜了哪个男人。

 

 

如果没有今天的饭局,常博启真想去跟踪一下凌丽,但现在不能这样做,他科室那几个人已经嗷嗷待哺了,先去把他们管饱再说。

 

 

小县城没几个像样的饭店,为了赶时间,他们把吃饭的时间放在了和县政府一条街的一个小饭馆。

 

 

这里环境还算优雅,有一个大厅,还有几个包间,他们就坐在包间里,常博启让大家点菜,点那种最贵的。

 

 

平时大家拮据惯了,也很少来这种地方狂吃海喝,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就想狠宰常博启一顿。

 

 

点了四个凉菜四个热菜,都是那种上档次价格高的,常博启又要了一瓶酒,打开给大家倒上。

 

 

常博启说道:“无酒不成宴席,无色路断人稀,现在咱们酒和色都有了,大家看得起我常博启,一定要吃好喝好,我敬大家一杯酒。”

 

 

刘娜说道:“博启,可我不会喝酒啊,我这杯酒你也代劳了。”

 

 

常博启说道:“师傅,这可不行,能当我常博启的师傅,那各方面都要非常的优秀,你不喝酒,那怎样能带出一个好徒弟啊?”

 

 

李军说道:“难得常博启这么爽快,那就喝了前三个,后边你可以不喝,咱们秘书科没有怂人,不然我这个科长就失职了。”

 

 

四个男人喝酒没问题,可就苦了这两个小美女了,他们也很想看到她们的醉态,到了酒场就劝着她们喝。

 

 

几杯酒下来,四个男的还无所谓,可刘娜和徐曼丽就有点醉态了,醉眼朦胧的,憨态十足的,大家都非常开心。

 

 

刘娜说道:“李军,你好坏啊,就想把我灌醉,我是名花有主的人,你千万别打我主意。”

 

 

李军说道:“刘娜,你男人和我是哥们,我咋能打你主意,只要你别打我主意,我就烧高香了。”

 

 

徐曼丽站起来,有点头重脚轻,说道:“我要去卫生间,谁扶我去?”

 

 

刘娜自己也喝多了,不能去扶徐曼丽,李军是科长,也不能让他去扶,剩下两个是老杠子,也不合适,这个重任只能落在常博启身上了。

 

 

常博启看了一眼大家,说道:“那我就辛苦一下。”

 

 

常博启起来拉着徐曼丽的胳膊,把她扶到了卫生间门口,看着徐曼丽进去,可里面的徐曼丽手不听使唤,怎么也解不开裤子。

 

 

徐曼丽叫道:“博启,来帮我一下。”

 

 

这下常博启为难了,要是跟进了卫生间,让人看到了,那可是耍流氓啊?他还不知道徐曼丽的背景,像她这种年纪,这种脸蛋,肯定少不了追求者,说不定都结婚了,这事要是让他男人知道,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常博启说道:“曼丽,你慢慢解,我等你。”

 

 

徐曼丽说道:“我手上没劲,你要不帮我,我就要尿裤子了,博启,你对我就这么讨厌啊?”

 

 

常博启无奈了,不帮徐曼丽,她真要尿裤子了,丢人丢大了,那事后肯定饶不了他,那就做做好事吧。

 

 

常博启看一下身后,也没女人进来,马上闪身进去,进了格挡,帮徐曼丽解开了裤子,他正要紧急撤离,就有一个女人进来,他就不敢动了,留在了格挡里。

 

 

这时徐曼丽意识全无,抱着常博启的一条腿,蹲坑撒尿,这下常博启听到那潺潺的水声,立刻有了反应。

 

 

等隔壁那女人方便后离开,常博启把徐曼丽拉了起来。

 

 

他喝了这么多酒也没上头,但看到徐曼丽的时候,出气也急促起来。

 

 

可这地方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先把徐曼丽带出去再说,他急忙拉上了徐曼丽裤子,为她系上皮带,扶着她离开了卫生间。

 

 

常博启带着徐曼丽回到包间,刘娜已经喝的东倒西歪,脖颈撑不住头了,一只手去撑自己的头,李军和赵勇王晨正在拼酒,三个人像斗红眼的斗鸡一样,非要把对手灌醉。

 

 

常博启坐了下来,李军说道:“博启,你再要一瓶酒放着,然后去送刘娜曼丽回家,今天下午我给大家放假。”

 

 

小县城就这样,对大家工作纪律要求不严,迟到早退是家常便饭,只要不影响工作,上不上班也无所谓,慵懒散漫已成常态。

 

 

先去结账,又拿了一瓶酒放在包间,然后一左一右扶着两个美女离开。

 

 

常博启到了路边,叫了一个蹦蹦车,三个人挤上了蹦蹦车,这种蹦蹦在小县城很多,县城还飘不起出租车,平常大家出门,都坐这种蹦蹦车。

 

 

常博启先去送徐曼丽,徐曼丽有了男朋友,但是还没结婚,还住在县政府大院的宿舍搂,和常博启的宿舍隔着一面墙,是常博启的邻居。

 

 

常博启安顿好徐曼丽,又去送刘娜,刘娜的家就在县城,问清了她家地址,就和刘娜坐着蹦蹦去她家。

 

 

到了刘娜家门口,她家门上挂了一把锁,常博启让蹦蹦先走了,然后扶下了刘娜,刘娜现在闭着眼睛,身体软得像一根面条,到了门口,刘娜已经不能自己找钥匙开门了,常博启只得在她衣服口袋找钥匙。

 

 

她的上衣口袋没有,常博启又在她下身口袋摸,他的手一伸进刘娜的裤兜,这下又让常博启一阵激动。

 

 

还好,终于摸到了钥匙,常博启打开门,扶刘娜进去,找到了刘娜的房间,把她放到了床上。

 

 

看着刘娜浮凸的身躯,常博启有点心猿意马,难以自持。

 

 

即使现在对刘娜做了什么,刘娜也不会知道,但常博启还是没有这么做,就是以后有机会了,那也要她愿意,以前自己不是君子,但现在有了身份,就不能趁人之危,宁当一个真小人,也不能当一个伪君子。

 

 

常博启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刘娜哇地一声吐了,刚才吃下的饭菜灌下的黄汤,带着一股酸臭,直接喷在了她的胸膛上。

 

 

这下常博启傻眼了,就这样让刘娜睡在床上,他也于心不忍,可要他去帮刘娜清除他胸膛上的秽物,他也不好下手。

 

 

常博启犹豫了一下,心想自己这是在帮刘娜,即使她以后埋怨自己,甚至恨上自己,那也是为了她好,那就再做做好事吧。

 

 

常博启鼓起勇气,上来拉掉了刘娜的裙子,解下了她的胸罩,刘娜那一对宝物呈现在常博启面前……

常博启去找了一个抹布,开始清理刘娜美身上的秽物,手刚一触到那饱满浑圆的东西,就让常博启难以控制了。

 

 

常博启的自控能力本来就差,就是看一眼美女,他就有反应,就想把对方放倒,现在有这么一个美女躺在面前,让常博启情何以堪啊?

 

 

常博启清理干净了秽物,这一对美胸更加让常博启馋涎欲滴,口舌生津,不住吞咽着唾液。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