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乖把它吞下去就给你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1 08:32:44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楚静瑶正准备开口训斥林昆,林昆冲她递了个眼神过来,示意她稍安勿躁,紧接着就见林昆轻轻的拍了拍小楚澄的背,笑着说:“儿子,既然这么想哭,那就大声的哭出来吧,刘德华不都唱了么,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小楚澄立马哇的哭了起来,一颗颗硕大的泪珠滚出了眼眶,落在了林昆的胸口上。

 

 

“姓林的,你……”

 

 

楚静瑶克制不住,严厉的冲林昆呵斥道,林昆马上抬起手,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楚静瑶还想继续呵斥,林昆干脆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

 

 

小楚澄很快就不哭了,抽泣了一下,回过头看着林昆和脸红的楚静瑶,哽咽的道:“爸爸妈妈……你们……你们别吵架,澄澄……澄澄不哭了。”

 

 

见儿子不哭了,楚静瑶的情绪平复了些,但依旧愤恨的瞪了林昆一眼。

 

 

林昆全然不在乎楚静瑶的眼神,还故意躲开了楚静瑶心疼小楚澄伸过来的手,他一脸严肃认真的对小楚澄说:“儿子,听着,男人可以流血不流泪,也可以无罪的放声大哭,但你作为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爸爸妈妈的乖儿子,你必须遵守一个原则,不能对爸爸妈妈撒谎!否则爸爸妈妈会生气,爸爸妈妈照顾你不容易,尤其你妈妈一个人带了你五年,你怎么舍得让她生气难过呢?”

 

 

小楚澄忏悔似的低下了头。

 

 

林昆顿了一下,接着道:“儿子,你也不用太自责,这世界就没人生下来后不犯错的,犯错没关系,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爸爸妈妈的乖宝宝。”

 

 

小楚澄抬起了头,楚楚的看着林昆,林昆露出微笑,“儿子,快向你妈道歉,解释一下为什么撒谎了。”

 

 

小楚澄点点头,从林昆的怀里下来,走到楚静瑶的身旁,牵起楚静瑶的手,摇晃道:“妈妈,对不起,澄澄知道错了,澄澄不应该撒谎,澄澄撒谎是因为刚才来找爸爸的是个漂亮的阿姨,我担心她抢走爸爸。”

 

 

看着儿子认错的楚楚模样,楚静瑶的心再次痛了,两颗晶莹的泪花闪烁在眼角,她连忙抬手擦了擦,抱起了小楚澄,道:“澄澄,妈妈不怪你了,刚才也是妈妈不好,说话语气有些重了,爸爸不会被抢走的。”

 

 

说着,楚静瑶向林昆看了一眼,林昆赶紧做出反应,道:“对,儿子你放心,爸爸是绝对不会被别人抢走的,爸爸永远爱你和妈妈……”同时走到楚静瑶的身前,张开双臂将母子俩深深的拥入了怀中。

 

 

楚静瑶没有反抗,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付出,看向林昆的眼神里也充斥着一丝柔情,仿佛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他就是她的男人,孩子的父亲,但这柔情稍纵即逝,仿佛烟花只绽放在瞬间,继之而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锐利的刀子,凛冽的扎向了林昆,因为……这流氓居然趁机摸了她的屁股!

 

 

好吧,林昆确实是冤枉的,他确实是无心将手放在了女神楚静瑶的屁股上的,可说出来谁信呢?既然没人相信,那就干脆摸的彻底一点喽……

 

 

楚静瑶的眼神变的越来越凶戾,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立马剁了这流氓的爪子!

 

 

偌大豪华的房间里,充满了爱液芬芳的味道,疯彪提着裤子站了起来,旁边李娟捂着脸趴在地上,疯彪好色不假,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劈头盖脸的骂他,所以他干完了李娟之后,果断的甩了她一个大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李娟彻底的清醒了,身旁站着的这个脸上插着大疤的男人,先是利用她逼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又强暴了她,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也没能逃出他的魔手,她恨这个男人,恨不得现在立马杀了他,但她却不能,非但不能,以后想要活的像样一点怕是还要靠他施舍。

 

 

这就是现实,赤裸裸的现实。

 

 

疯彪整理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间,阿狗一直守在外面,名曰阿狗,真就如狗一样忠诚。

 

 

疯彪点了根烟,同时也递给阿狗一根,道:“阿狗,去办那个小子吧。”

 

 

 文学

“彪哥,现在风声紧,我怕……”

 

 

“呵呵,怕什么,就一个黄光明被扳倒了,屁大点的事儿,本来还寻思先让他整整那小子,没想到这老小子那么不中用,还不如他老婆好用。”

 

 

疯彪吐出一团烟,道:“那小子必须给办了,现在中港市这些混道上的,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知道我的人被一个外来的愣头青给踩了,我要是不狠狠的踩回去,那些孙子还不得笑我笑掉大牙了!”

 

 

阿狗道:“彪哥,那怎么个办法?”

 

 

疯彪阴测测的一笑,道:“老套路。”

 

 

林昆开着老捷达,和楚静瑶一起送小楚澄去上学,在学校门口和小家伙告别之后,又调头送楚静瑶去上班,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的时候,林昆忽然发现身后有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和一辆面包车紧跟着他。

 

 

林昆眉头稍微一皱,暂时不动声色,他不想惊扰到楚静瑶,但看目前的情况,那两辆车很有可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追截上来,所以绿灯一亮,他脚上的油门就猛的一踩,手挡往前一推,老捷达嗷的一声咆哮就冲了出去。

 

 

楚静瑶被猛的晃了一下,差点磕了脑门,气急的喝斥道:“姓林的,你疯了!?”

 

 

林昆轻佻一笑,“老婆,坐稳了,我带你享受一把现实版的极品飞车!”

 

 

言罢,脚上的油门猛的踩到了底,老捷达的发动机发出一阵沙哑的嘶吼,冒出一团浓烟,以极限的速度冲向了前方。楚静瑶赶紧把好扶手。

楚静瑶以前看过极品飞车的电影,事后她总觉得电影里的车技都是经过后期特效加工出来的,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炫丽、疯狂的车技。

 

 

今天,她算是亲身见识到了。

 

 

老捷达喷着浓烟,在早晨八点钟的马路上横冲飞驰,早晨八点钟的马路依旧是上班早高峰,但狭小拥挤的缝隙,丝毫遏制不住它的疯狂。

 

 

楚静瑶紧紧的握着车扶手,心脏砰砰的跳乱起来,眼神里满是惊慌之色,但同时心里却也隐隐的感觉到一阵刺激,就好像是在坐过山车……

 

 

老捷达疯狂的咆哮,顿时将整条死气沉沉且幽怨压抑的早高峰马路搅和的沸沸扬扬,惹来了一片片惊讶的目光,和一阵阵惊声的尖叫——哇!!!

 

 

尾随的黑色吉普车和面包车也跟着加快了速度,但跟‘身姿轻盈飘逸’的老捷达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它们跌跌撞撞、笨拙不堪,时不时的还剐蹭到别的私家车,顿时惹来了一片怨声载道的怒骂和报警声。

 

 

楚静瑶一边心跳尤如鹿撞,一边忍不住的侧目看向林昆,真不敢想象这个流氓以前是干什么的,即便是在部队里服役过,开车也不应该这么霸道吧。

 

 

她哪里想象的到,坐在她身旁的这个流氓,过去曾一边叼着雪茄吐烟圈,一边开着野马吉普车在恐怖分子的枪林弹雨种冲锋陷阵、来去自如。

 

 

吱嘎一声急刹车,老捷达停在了楚静瑶上班的写字楼下。车子刚一停下,楚静瑶马上就推开车门,哇哇的吐了起来,随后掏出一张纸巾擦擦嘴,回过头来恨恨的瞪了林昆一眼,拎起香包转身向写字楼大门走去。

 

 

林昆咧嘴笑笑……

 

 

几乎楚静瑶前脚刚走进写字楼,后脚黑色的吉普车和面包车就追了过来,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嘴角轻描淡写的一笑,把手伸出窗外冲后头竖了一下中指,旋即脚下的油门一踩,老捷达咆哮一声又冲了出去。

 

 

楚静瑶闻声回过头,正好看到了黑色吉普车和面包车紧追着老捷达而去,恍然间,她的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浮上心头。

 

 

楚静瑶站在门口稍稍愣了一下,小声的自言自语:“算了,我才不管呢,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拎着香包,踩着高跟鞋哒哒的向电梯走去。

 

 

林昆不知道身后的那辆吉普车面包车到底什么来头,他刚才开着车一路狂奔,是为了送楚静瑶上班不迟到,现在开车狂奔则完全是玩心大起。

 

 

他是起了玩心,可老捷达毕竟闲置的年头久了,哪能经得起这么折腾,狂奔到沿海大道上的时候,发动机‘嗡’的一声悲鸣,就地抛锚了。

 

 

“我去!”

 

 

林昆恨铁不成钢的在方向盘上拍了一把,看了一眼后视镜,后面的黑色吉普车和面包车快速的靠近,他嘴角邪意的一笑,掏出了个根烟叼上。

 

 

吉普车停在了老捷达的车前,面包车停在了老捷达的旁边,两辆车的车门打开,一连串的下来了十多个人,但看这十多个人全都是一身戾气,脸上带着煞气,一看就是道上混的。

 

 

为首的是一个平头,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形魁梧相貌逼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疯彪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疯彪贴身的得力干将阿狗。

 

 

林昆风云不惊的坐在车里抽烟,一只胳膊搭在车窗框上,另一只手捏着烟卷,浑然把阿狗和他的手下当成空气处理。

 

 

阿狗阴沉着脸走过来,冷哼一声,道:“小子,你倒是特么的再跑啊!”

 

 

林昆斜的瞥了阿狗一眼,轻佻的一笑,道:“哥们儿,你瞎啊,没看到我车坏了啊。”

 

 

“呵……”

 

 

阿狗冷笑一声,不动声色,站在他两边的小弟却是怒了,他们的狗哥岂是随便被人辱骂的,当即就吵着嚷着要揍林昆,被阿狗给拦下了。

 

 

“小子,你特么的找死,谁都敢骂!”

 

 

“信不信老子弄残你!”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