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跪着给老板深喉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1 08:16:28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黄昏时分,整个桃花村处于一种安谧的气氛之中,外出务农的人也早早的赶回了家里。

 

 

这时,一道道异样的声音响彻山林,顿时惊得无数飞鸟四蹿开来。

 

 

“你倒是使点劲儿啊!”

 

 

“出不来,太紧,卡住了!”

 

 

“你这么大个男人真是没用!”

 

 

“不好,那里流血了!”

 

 

一袭薄衫打扮的周寡妇微屈着身子,死死的拽住手里的狗链,香汗淋漓,凤眉微蹙,俏脸之上止不住的担忧之色,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胸前的饱满完全的撑破了内衣,隐隐有不堪负重而坠落的趋势。

 

 

在她的面前,一条中华田园犬硬是骑在一条体型弱小的金毛犬身上,发出各种亢奋的声音。

 

 

两条狗俨然连在了一起,像是抹了胶水似的,怎么拉也拉不开。

 

 

看到自家的金毛犬小花被折磨成那样,周寡妇忍不住骂道:“小波,要是我家的小花出事了,我跟你没完!”

 

 

用力拽着阿黄的陈波也是郁闷不已,他每天吃完饭后都有遛狗的习惯。

 

 

今天他跟往常一样,将自己家的中华田园犬阿黄牵出来散步,碰巧也看到了牵着狗的周寡妇。

 

 

周寡妇原名周凤仪,是村里出了名的俏寡妇,长得年轻貌美,只是名声不太好,三年来改嫁了好几次,也接连死了几任老公。

 

 

不过即便是这样,村里的男人也抵挡不住周寡妇的姿色,农村人本来就迷信,尤其是妇女,兴许是嫉妒周寡妇长得年轻漂亮吧,纷纷抱团挤兑周寡妇,给她取了个外号叫活阎王。

 

 

意思就是人间的阎王,专门勾男人的性命。

 

 

当时的周寡妇好像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衬衫,在夜里特别的明显,陈波还没走过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儿。

 

 

结果没等人激动,狗倒是先激动起来了。

 

 

陈波家的阿黄噌的一下就蹿了过去,硬是扑在周寡妇家的金毛犬小花身上,然后就开始现场直播物种繁衍了起来。

 

 

深山野林,孤男寡女,再配上金毛怪异的叫声,看得陈波尴尬症都犯了。

 

 

你说这狗交配就交配嘛,大家各自离开就行了,偏偏周寡妇担心自家的小花有什么问题,非要让陈波拉开阿黄。

 

 

“能有什么事儿,你看这畜生还挺享受的!”陈波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

 

 

尽管陈波的声音不大,可耳尖的周寡妇还是听到了,她俏脸一红,轻咀了一口道:“呸,回头我非得阉了你家阿黄不可!”

 

 

 文学

说完话后,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陈波的胯下看去。

 

 

“凤仪婶,你这也太残忍了吧!”陈波下意识的夹了夹腿,汗然道。

 

 

“不止阿黄,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陈波汗然:“婶,我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

 

 

“哼,看够了没有?把你放在老娘胸上的狗眼拿开!”

 

 

“看了能咋地?又不会怀孕!”

 

 

“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都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你咋知道我不行?我对自己向来都是很自信的!”陈波不服道。

 

 

“你要是有能耐,就来我家啊,看老娘不夹死你!”

 

 

夹死我?

 

 

“噗嗤!”

 

 

听到这么露骨的话,陈波再也忍不住流出了鼻血。

 

 

周寡妇一看到陈波怪异的表情,先是一愣,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瞪了陈波一眼后,俏脸微红道:“我说的是用门板夹死你,你想到哪里去了!”

 

 

“没多想,那啥,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我先走了啊!”

 

 

陈波丢下一句话就彻底逃之夭夭了,他是再也不敢和周寡妇继续待下去了。

 

 

这是在用黄段子强奸他陈波啊。

 

 

实在是太恐怖了,女人四十如狼,三十如虎,一点都没说错。

 

 

“这臭小子,真是越长越帅了!”看着陈波远去的背影,周寡妇忍俊不禁的笑道。

 

 

一想到刚才两只狗的动作,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落荒而逃的陈波并没有立刻返回家里,而是放了阿黄以后,他一个人去了山上的那个破道观。

 

 

破道观的年代很久远,一直荒废至今,目前只有老道士一个人居住,平时也没什么人跑到这里来。

 

 

刚一进去,外面就想起了炸雷声,随之下起了倾盆大雨。

 

 

“老家伙,小爷来了!”陈波进门后,擦了擦身上的雨水,随即打量起了道观。

 

 

眼见道观空荡荡的,除了竖立在正屋的那座祖师爷泥像以外,再无他人。

 

 

咦?人呢?

 

 

难道又是去给李寡妇挑水,或者是王寡妇挤牛奶去了?

 

 

陈波口中的老家伙是一个老道士,小时候陈波上山放羊迷路,无意中走到了破庙,老道士一看到陈波就惊为天人说陈波是什么九星命格,硬是厚着脸皮让陈波拜他为师。

 

 

九星命格是什么,陈波不清楚,不过据老头子说好像是一种很牛B的命格,如果放在是古代的话,注定封王拜相。

 

 

眼见老道士不在,外面又下着大雨,陈波索性就坐在了泥像面前的蒲团上面,成打坐的姿势,闭目养神。

 

 

以前老道士给了他一本《巫医经》,说什么是巫医派的镇派宝典,学会了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

 

 

可陈波练了这么多年,发现除了力气大了点,身体长高了点,外加小弟弟变长了点以外,别的屁都没有。

 

 

伴随着陈波默念巫医经的口诀,窗外的雷鸣声更大了。

 

 

陈波没注意到的是,他身后的那座泥像隐隐有颤动的趋势。

 

 

霎时,一道刺眼的闪电照亮整个道观,泥像轰然间倒塌,硬是砸向了陈波。

 

 

陈波感觉脑袋一晕,整个人就昏倒在地。

 

 

陈波不知道的是,泥像碎裂开来后,从里面暴露出一只鸡蛋大小的紫金蛤蟆,紫金蛤蟆在沾上陈波的血液,通体一震,旋即化为一道金光钻进了陈波的脑海之中。

 

 

骤雨初歇。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老道士撑着把女人用的小花伞走了进来。

 

 

如果村里的石匠看到这把小花伞的话,一定会很差异,尼玛这小花伞不是我老婆的么。

 

 

老道士酒糟鼻子,年级约莫六十岁,一身灰色道袍打扮,上面破破烂烂的。

 

 

重点是脸上布满了口红印。

 

 

他进门就打了个道号:“无量那个天尊,昨夜我夜观天象,算准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却没算准香香来大姨妈,害得我白跑一遭!”

 

 

“我的小祖宗诶!”等他看清昏倒在地上的陈波后,就跟尾巴着火了的兔子一样,顿时一个箭步上前将陈波扶起,伸手在其鼻尖一探。

 

 

老道士随即松了一口气,在注意到一旁的泥像碎片后,老道士面色一变,连连告罪道:“无量那个天尊,罪过,罪过,不肖弟子今日打破了祖师法体,还望祖师爷勿怪,待得他日我定为祖师爷重塑金身。”

 

 

老道士小心翼翼的用布包裹好地上的碎片后,然后将陈波给抱到了里屋的床上。

 

 

“咦,奇了怪了,以前我见这小子的九星命格暗淡,没想到在今日却被点亮了,是何理由?怪哉,怪哉!”老道士给陈波看了看面向,继而惊讶道。

 

 

他急忙掐指算了半天,硬是没参透其中的玄机。

 

 

陈波在梦里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四周昏暗而又朦胧,唯一能看见的是远处有道用白玉铺成的阶梯,阶梯很长很长,一直蔓延到云端。

 

 

与此同时,意识不清的陈波耳边响起了一道呢喃不清的声音:“巫者,篡天改命也,术精岐黄妙药长生……是故人定胜天!”

最令他害怕的是,他居然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一个紫金色的蛤蟆,有鸡蛋那么大,好在的是蛤蟆好像是死物,一动不动的。

 

 

老道士刚好端了一碗味道刺鼻的中药走了进来:“哟,兔崽子,醒了?”

 

 

“老头子,不好了,我脑袋里突然钻了只蛤蟆进去!”陈波急忙说道。

 

 

“没睡醒吧?你咋不说有条黄鳝钻了进去?”老道士哼哼道,换做谁也不信。

 

 

“我说的真的啊!”见到老道士不信,陈波急了。

 

 

难道我真的没睡醒?只是幻觉?

 

 

“少废话,来来来,把我给你煮的这碗药喝了,然后滚蛋,老子还要下山去办事儿呢,你个臭小子昨晚把祖师爷神像给摔碎了,好在的是你没出什么事情,要不然你这个桃花村唯一的本土男丁就光荣牺牲了!”老道士不由分说的就把药递到了陈波面前。

 

 

说来也奇怪,桃花村近五十年来,从未有过男丁,村里的汉子多半都是从外面招来入赘的,包括陈波的老爹也是上门女婿,本以为到了陈波这一代又是个女孩儿,可偏偏陈波却是个男丁。

 

 

这可把陈波父母给激动坏了,陈波出生的时候,全村的老少爷们儿集体给陈波送礼物,什么鸡蛋啊,奶粉啊。

 

 

“老家伙,你以前说的都是真的?我真要取九个老婆才能化解村子的诅咒?”忍者反胃把药喝了下去后,陈波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

 

 

闻言,老道士啧啧称奇道:“对,你们村是天然的孤阴局,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注定世世代代的孩子都是女性,但是却出了你这个变数,你只有娶满九个女人才能化解这个死局!”

 

 

陈波搓了搓手,一脸羞涩的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以前的目标是娶四五个老婆就够了,你现在让我娶九个,太多了吧,虽然小爷对自己的能力很是相信,可是人多了也架不住肾亏啊!”

 

 

“你怕什么?想当年老子可是有十二个……”老道士两眼一瞪,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一顿,干咳道:“咳咳,老子随随便便给你配一副壮阳药,别说九个了,保准你夜御十女!”

 

 

“……”

 

 

陈波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最后弱弱的道:“老头子,我真心觉得师门的名字应该换一个!”

 

 

“换成什么?”

 

 

“我觉得叫污衣派更好,你看看你穿得又破又烂,不修边幅的,还时不时下山往寡妇窝里钻,实在是太污了!”

 

 

“我打死你个兔崽子!”

 

 

“站住,别跑!”

 

 

离开破道观后,陈波嘴里叼着草根,一路哼着小曲儿往山下走去,刚过了山坳,远远的就看到了路边停了一辆小轿车。

 

 

仔细一看,陈斌认出了车子的型号,长安CX52,全村唯一的一辆轿车,也是村长孙长贵家的。

 

 

荒山野岭的,把车开这儿来做什么?

 

 

耐着好奇,陈波旋即走了过去。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