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女神课桌下的吸吮| 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09 15:58:3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赵狗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心说这雪梅嫂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他记得昨天要雪梅嫂帮自己的时候,她还一脸害羞的样子呢……

一想到田瑶还站在一旁,赵狗蛋更是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刺激感。

就像偷情一样。

这时,田瑶突然出现在两人身旁,奇怪的看着张雪梅说道:“雪梅姐,你在和狗蛋说什么呢?什么吸蛇毒啊?你被蛇咬了吗?还有,你拿这么多好酒好菜过来干啥呀?”

张雪梅顿时羞红了脸,拉着田瑶说道:“田瑶妹子,我和你说件事情,你听了可不能生气,也不能怪雪梅姐……”

田瑶皱了皱琼鼻,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却还是说道:“雪梅姐,你说嘛。”

张雪梅眼角划过一抹狡黠,颇有一番奸计得逞的样子。

张雪梅瞅了一眼赵狗蛋,神情悲切的说道:“雪梅姐的身子被傻狗蛋看光了……”

田瑶大眼睛一瞪,张着嘴说道:“雪梅姐,你说的什么话?狗蛋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你的身子……你们不会……”

田瑶一下子就想到了好多种可能,脸色也变了变。

张雪梅一看自己这个田瑶妹子竟然反应这么大,顿时心中明了了。

看来田瑶对赵狗蛋肯定是动了春心了!

张雪梅拉着田瑶走到一边,笑着说道:“我的傻妹子,你想哪儿去了?是昨天……”

看着两女在一旁说着悄悄话,赵狗蛋也不打断她们。

赵狗蛋拿起桌上的腊肉和好酒,本打算就这么去赵大猛家找春娥婶。

可赵狗蛋又想了想,平日里赵大猛仗着自己是村里的生产队大队长,可没少给他们赵家穿小鞋。

大伯赵刚好歹还在,大伯母王翠兰也是个精明的女人,赵大猛也不敢太乱来。

可赵狗蛋这边只剩下他一个人,又还是个傻子。

以前父亲赵涛还在的时候,他们家还有好几亩果园和农田的,可是在父亲赵涛走了之后,那些田产都被赵大猛划到了自家的田地里。

这几年下来,唯一还剩下的就只有家里的一头大水牛了。

而且现在表哥赵刚也死了,赵大猛又把手伸到了嫂子这里。

毕竟之前表哥和嫂子已经和大伯他们分了家的,田产自然也一样分了。

现在嫂子和自己加在一起的家产,也只有两亩田、一头水牛,外加这一层土胚房了。

平日里田瑶还能在生产队找些活做做,勉强能够过日子,可最近赵大猛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好几次都来家里串门,想欺负嫂子,要不是赵狗蛋装傻充愣的搅和了,说不定就被赵大猛那个混不吝得逞了!

一想到这,赵狗蛋就咬了咬牙,将手里的一半腊肉和酒都留了下来。

赵狗蛋提着剩余的一半腊肉和酒,走出了门,回头对田瑶和张雪梅说道:“春娥婶,菜园,赔,赔。”

张雪梅这边早就和田瑶解释清楚了,只是把两人差点做那事的情景省略了去。

田瑶听完张雪梅的解释,也知道赵狗蛋并不是有意偷看张雪梅的身子,而且一想到自己的傻叔子还能给人治病抓药了,也有些欣慰。

“看来傻狗蛋的痴傻症也在慢慢恢复呢……要是刘老汉还没死就好了,还能让他再看一看……”田瑶心里想着,对于小叔子的痴傻症有所缓解,她下意识的也将这归功于刘老汉的手段,毕竟赵狗蛋也跟着刘老汉生活了好些年。

不过一看赵狗蛋自己去赵大猛的家,田瑶还是有些担心的看着赵狗蛋,说道:“傻狗蛋……要不你先等一下,嫂子陪你一起去吧。”

赵狗蛋脸色一变,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赵大猛,欺负姐姐。”

田瑶一听小叔子说起赵大猛,俏脸一白,神情也犹豫了起来。

张雪梅也有点着急。

昨天李春娥可是说好了,只能让赵狗蛋一个人去的,要不然她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张雪梅一拉田瑶的手说道:“田瑶妹子,你就让狗蛋一个人去吧,他又不是不识路。昨天李春娥那母老虎也说了,只许狗蛋一个人去的……”

田瑶咬了咬嘴唇,显得有些不忿,说道:“她怎么能这样?狗蛋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她分明就是想刁难我们叔嫂!”

张雪梅安慰道:“好啦好啦,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那个母老虎的,再说……你要去了她家,万一撞上了赵大猛,待会李春娥又得到处嚷嚷着你勾搭她家男人了……”

田瑶被张雪梅这么一说,顿时满肚子的委屈。

明明是赵大猛一直纠缠着自己,到头来大家却都只说她不守妇道,勾搭野男人。

田瑶越想越是委屈,鼻头一酸,顿时伏在好姐妹的怀里,泪珠子吧啦吧啦的掉了下来,哭着说道:“呜呜……雪梅姐,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张雪梅也被田瑶的情绪感染了,一想到自己也是年纪轻轻嫁给了陈二柱,结果还没享受幸福生活,就守了寡,一时也无比心酸。

一时间,两个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诉着。

而此时的赵狗蛋已经提着酒菜来到了赵大猛的家门口。

赵狗蛋和田瑶住的虽然偏僻,但也离村里其他住户并不远。整个山头村也就百十来户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脚,串门也很方便。

可是赵狗蛋一来到赵大猛的门外时,顿时就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这大白天的,怎么还关着门呢?

在赵狗蛋以为赵大猛家里没人的时候,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

“呀!死鬼……你着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门把严实了没有,万一让人看见了可咋办?”

“哎呀,放心好了!我来的时候都看了,每一个人,这时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点的……我等不及了!”

“啊嗯……别……轻点……哦!”

赵狗蛋早就不傻了,这声音一听就知道分明是一对狗男女在干那事啊!

女的是李春娥,可男的声音根本不是赵大猛的,那会是谁?

赵狗蛋刚想转身离开的脚顿时停了下来。

心说这李春娥还真是个荡妇,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男人了!

这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拿把刀砍死这两个狗男女。

赵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让嫂子过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装傻充愣下去,可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把本该属于自家的田产拿回来才行!

现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偷情,那可是个劲爆消息。

赵狗蛋一把脱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门外的窗沿上,抬头往里一瞧。

好家伙!

此时两个浑身赤条条的男女正伏在饭桌上呢。

男的背对着门外,赵狗蛋也看不到正脸,只感觉背影有点熟悉,想不出是谁。

可李春娥那美艳动人的熟妇脸,赵狗蛋可还是认识的。

一想到这张脸昨天还朝着自己抛媚眼,结果今天就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求欢了,赵狗蛋心里还有一点不是滋味。

可仔细一看,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还是没啥反应?!

女人一看半响都没动静,顿时也急红了眼,喘着气说道:“我说孙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每次都弄得老娘兴致起来了,你就焉了吧唧的!”

男人一听李春娥竟然鄙视自己,顿时一把将女人的身子转了过去。

顿时间,女人胸前的傲人之处压在了桌子上,形成了一道诱人的弧度。

啪!

孙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红着脖子说道:“我弄死你个臭娘们!敢说大爷我不行!”

女人嫩白的肌肤上挨了一巴掌,顿时显露出鲜红的五个掌印,可嘴上却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啊!打我……再打我……”

窗外,亲眼见证着这一幕活春宫的赵狗蛋早就有了反应了。

好家伙……原来李春娥这女人竟然好这口?

赵狗蛋看到男人一直没啥动静,手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女人的腰部上,惹得女人一阵轻哼连连。

最让赵狗蛋惊讶的还是这个男人竟然是村里的会计,孙德才!

生产队队长的老婆和村会计勾搭在一起……

赵狗蛋感觉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过眼下赵狗蛋却是在想,该不该冲进去撞破两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们眼中也就是个傻子……

正在这时,房里的男人突然发出一阵兴奋的呼喝声:“哈哈哈……再叫几句,我好了……好了!你越叫我越兴奋!快叫!”

女人也是身子一阵,身子更是摇摆个不停,嘴里叫着:“啊!快来……!”

可就在男人正打算办正事的时候……

砰!

一道剧烈的响声,大门竟然被人撞开了!

赵狗蛋一手提着酒菜,喘着粗气,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脑勺上,说道:“坏人!放开春娥婶,不许你,欺负她。”

孙德才感觉脑门子一黑,差点就要晕过去了。

自己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正要办事,却又被人打断,连转身看清闯进来的人是谁都没来得及,后脑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孙德才有点心虚,要是来人是赵大猛的话,估计他这时候就该凉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赶忙转过身,一把抓过地上的衣服盖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闯进来的人。

李春娥张着嘴说道:“赵狗蛋!怎么是你?”

孙德才这才揉着头转过身来,一看坏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赵狗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孙德才一把揪住赵狗蛋的衣领,凶狠狠的说道:“蠢狗子,你他妈活腻歪了是吧!敢打我!”

赵狗蛋身子连动都没动一下,他从小就被刘老汉拿来当实验品,吃了无数的中草药,他这些年就像是一个药罐子,吸收了无数宝贵药材的精华。

更重要的是,刘老汉在世的时候,还教他打过一套拳。

其实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刘老汉有每天打拳的习惯,和刘老汉一起生活久了,赵狗蛋也就有样学样的打。

他那时候虽然傻,但是照猫画虎的动作还是会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药,打完拳之后浑身就热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体就像个火炉一样。

孙德才还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几岁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树干一样,哪里是赵狗蛋的对手?

但是赵狗蛋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得装傻……

赵狗蛋一下子弱了气势,装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样说道:“春娥婶叫,我就进来,不许你……欺负她!”

李春娥很快反应过来了,因为她看到了赵狗蛋手上拿着的酒菜。

而且一听到这个傻狗蛋竟然是因为害怕自己被欺负,这才撞门进来的,心里一时竟有些感动。

李春娥推了一把孙德才,没好气的说道:“孙德才,咋不见你刚才这么能耐!狗蛋是个傻子,你和他计较什么……”

孙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来说事,顿时也有些恼火,咬着嘴说道:“他妈的要不是这傻子,我现在早让你哭爹喊娘了!”

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说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没兴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来了,我可要赖你非礼我了啊!”

一说到赵大猛,孙德才脸色顿时变了。

现在他可是在给赵大猛戴绿帽子呢,要是真让赵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计真得拿把刀追到村会计室砍了自己。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这么黄了,孙德才还是很不甘心。

只见孙德才狠狠的点了点赵狗蛋的额头,说道:“蠢狗子,你等着!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个黑寡妇!”

说罢,孙德才穿好了裤子走了出去。

在孙德才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看到赵狗蛋眼中迸射的凶芒。

“这个孙德才,竟然敢打田瑶嫂子的主意!”赵狗蛋心里已经开始想着怎么弄这个村会计了。

任何敢欺负田瑶嫂子的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李春娥见孙德才走了,这才走到门边,将门扶了起来。

赵狗蛋又恢复了痴傻的模样,目光盯着李春娥说道:“春娥婶,门,坏了,赔,赔。”

说着,赵狗蛋又将手上的腊肉和酒朝李春娥递了过去。

可女人现在的心思哪里在门上?

从赵狗蛋闯进来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身下的本钱吸引了。

李春娥接过东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赵狗蛋,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道:“傻狗蛋……你刚才是不是在门外偷看了?”

赵狗蛋心中一惊,心说自己装傻,难道被李春娥看出来了?

不过从李春娥的眼神中,赵狗蛋并没有看到那种惊讶。

赵狗蛋痴傻的笑着,说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顿时明白了,赵狗蛋是因为憋了尿,才会这么鼓胀的。

要不是知道赵狗蛋已经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刘老汉也束手无策的话,李春娥甚至都怀疑这个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为这个傻子现在知道想女人了!

李春娥媚笑一声,拉着赵狗蛋往茅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咯咯……你个傻狗蛋!来吧,婶子带你去茅房撒尿……”

赵狗蛋整张脸都涨红无比,不断的喘着粗气。

因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着自己那!

赵狗蛋涨红着脸说道:“春娥婶,难受……狗蛋难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丝,刚才和孙德才勾起的渴望,这一下又被撩拨起来了,让得李春娥感觉心口都烧了起来。

女人娇笑着说道:“好嘛……快点,婶子帮你!你可说了要好好赔婶子的……”

赵狗蛋脸红脖子粗,终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农村乡下的茅房,就是几块木板架着,然后里面有个镂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领着赵狗蛋一进入臭气哄哄的茅房,却没有转身离开。

赵狗蛋原本还没有那么强烈的尿意,可现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顿时尿意上涌,下身又有了反应。

李春娥的小手,顿时一震,俏脸一红,说道:“坏家伙……这么调皮!”

说完,另一只手就在赵狗蛋的裤腰带上一拉。

啪嗒!

还没等李春娥从满脸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一股尿液如同水龙头一样喷射而出!

哗哗!

伴随着急匆匆的水声,一些甚至溅到了李春娥的脸上。

可现在赵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哗哗的尿液如同长龙出海,一股脑释放了出去。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赵狗蛋才心满意足的提起了裤子。

赵狗蛋一转头,发现身旁的女人竟然满脸痴迷的看着自己,顿时傻笑道:“嘿嘿,春娥婶,我撒完了……”

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脸上被溅射的尿液,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说道:“傻狗蛋……你这回可得好好赔一赔婶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婶子的脸弄脏了……

赵狗蛋听到李春娥这么说,故意皱着眉问道:“春娥婶,我赔你了,腊肉,还有酒,我赔了。”

李春娥一听这傻狗蛋竟然还知道讨价还价了,也觉得和一个傻子调情没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导他,告诉他该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将赵狗蛋的手抓着,然后压在自己身上。

赵狗蛋下意识的一缩手,连忙又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个傻子,不能表现的太反常。

感受着手心触感,赵狗蛋知道李春娥里面根本没穿内衣。

李春娥媚笑着说道:“春娥婶才不稀罕你那点腊肉和酒呢,春娥婶要你好好赔我!”

说着,李春娥的手就伸向了赵狗蛋身下。

赵狗蛋涨红着脸,想要退一步,却发现茅房空间太小,容下两个人已经是很挤了,根本退无可退。

赵狗蛋被压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识的动了动,痴痴的说道:“春娥婶,怎么……怎么赔?”

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赵狗蛋的脸上,说道:“别急,婶子好好教你!”

说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衬衫扣子解开来,顿时间,春光暴露在空气中。

散发着熟女的气息。

“咕噜!”

赵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从刚才到现在,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女人身前。

对于赵狗蛋的反应,李春娥很是开心,媚笑着说道:“傻狗蛋……婶子好看吗?”

赵狗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讷点头,痴痴的说道:“好……好看……婶子好白……”

“咯咯……你个傻狗蛋!”

李春娥娇笑一声,对赵狗蛋的比喻似乎很受用。

女人又伸出两只手抓着赵狗蛋的手,说道:“傻狗蛋……想不想碰婶子?”

赵狗蛋痴笑的说道:“嘿嘿……想!”

李春娥刚想将赵狗蛋的手放在身前,却没想到赵狗蛋直接挣开了她的手,紧接着,两只粗糙手掌顿时盖在了自己身上。

李春娥哪里受得了这突然的刺激,当下一声:“啊……哦!你个傻狗蛋……轻点……”

感受着男人粗糙的手掌,李春娥媚眼如丝,整个人都瘫软在了赵狗蛋的怀里,情不自禁的将手伸向赵狗蛋的裤裆,喘着粗气。

赵狗蛋双手摸着女人的身子,下身反应更加强烈。

赵狗蛋面露难受的说道:“春娥婶,狗蛋难受,好难受!”

李春娥瞅了一眼茅房,然后强忍着内心的渴望,拉了一把赵狗蛋,说道:“别……别在这里……去婶子的房间……”

赵狗蛋眼瞅着近在眼前的诱惑,哪里还忍受的了?

只见赵狗蛋一个俯身,便贴了上去。

李春娥被赵狗蛋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紧接着便是一股酥麻的快感直冲天顶盖,不由得娇喘一声:“哎哟……不……不要在这里……傻狗蛋……不可以在这里……”

笃笃笃……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马达发动的声音。

声音慢慢进入李春娥门前的大平地,然后熄了火。

李春娥当下一个机灵,赶忙把伏在自己怀里的赵狗蛋扶了起来,喘着气说道:“狗蛋……你快走,从茅房走!你大猛叔回来了!”

赵狗蛋身子也是一震,暗叹一声好险。

刚才因为被李春娥这般撩拨,一下子没把持住,差点失去了理智。

两人这是在茅房,这要是被外人撞见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而且现在李春娥门口那熄火的马达声,分明就是赵大猛开着他的那辆摩托车回来了。

整个山头村,只有赵大猛有一辆摩托车的。

赵狗蛋赶忙整理好裤子,一把抱着李春娥,满脸的委屈,苦着脸说道:“春娥婶,我改天来……”

李春娥被男人表现出来的幼稚模样逗得一笑。

她也穿好了衣服,摸了摸赵狗蛋的头,说道:“放心吧我的小冤家……婶子一定会等你的。”

说着,李春娥伸出手在赵狗蛋身上碰了一下。

赵狗蛋舒服的叫了一声。

这时,一旁的房里传来一道粗狂的男人的声音,而且声音正朝着茅房这边过来:“春娥!春娥你在家吗?咱家的门怎么坏了?春娥?”

就在赵狗蛋刚刚走出茅房门,正打算朝另一个方向逃走的时候,身后男人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站住!你是谁?怎么到我家来了!”

赵大猛刚刚来到自家茅房门口,便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站在这里,顿时心里起了疑心。

赵狗蛋心说反正也逃不掉了,索性转过过来,傻笑着看向中年男人,说道:“大猛叔,尿尿,狗蛋尿尿!”

赵大猛一看是村里的大傻子,顿时心里的提防已经卸去了大半。

自己的老婆李春娥心眼高到天上去了,就算真的打算偷汉子,也不可能偷一个傻子。

不过对于赵狗蛋这时候出现在自己家的茅房外,赵大猛还是有点不爽。

赵大猛上前一步,一把扯过赵狗蛋的衣领,横着脸冷笑一声说道:“嘿嘿……你说你一个蠢狗子,撒尿哪里不能撒,怎么还会挑地方了呢?”

他这么说,并非是怀疑,而是觉得欺负一下这个傻狗蛋,让他心里很舒服。

因为好几次赵大猛去田瑶家串门,正要强迫田瑶做那事的时候,都被这个傻小叔子阻拦了下来,甚至有几次都闹得街坊邻居也知道了。

只是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傻子的胡言乱语,而田瑶那女人也根本没胆量敢说出去。

现在好不容易抓到机会能够好好欺负一下这个傻子,赵大猛心里可痛快了。

对赵大猛的行为,赵狗蛋心里很清楚,但是脸上依旧是一副痴傻的模样。

只见赵狗蛋突然一把挣开赵大猛的手,痴笑着说道:“大猛叔,你要狗蛋撒,狗蛋就撒。”

说着,赵狗蛋直接一扯大裤衩子,哗哗!

一股清白色的尿液直接冲着赵大猛飙射了过来。

赵大猛一个躲不及,顿时满身都被溅上了赵狗蛋的尿液,满身的尿骚味。

当下,赵大猛的脸色就黑下来了!

不过赵狗蛋也没撒太久,刚才那些尿也是努力憋出来的。

在赵大猛一个劲步冲上来找自己算账的时候,赵狗蛋已经提好了裤子,一个转身躲了过去。

赵大猛扑了个空,脸色越发的难看。

今天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傻子,没先到自己倒是先被戏弄了一番。

特别是刚才一瞥,看到赵狗蛋那本钱竟然比自己的还雄厚,心里更加不平衡了!

一个傻子,直是糟践了好东西。

赵大猛抄起身旁架子上的棍子就往赵狗蛋身上招呼过去,口中还恶狠狠的说道:“蠢狗子,今天我就教你怎么好好撒尿!”

赵狗蛋一见赵大猛都抄家伙了,脸上也急了,哭喊着说道:“大猛叔,打人了!大猛叔,打人了!打狗蛋,狗蛋死了!赔!”

赵大猛呸了一句,吐了一口唾沫在手上,嚷道:“你喊吧,蠢狗子!今天我非得打断你三条腿!我看看谁能拦我!”

哐当!

正在赵大猛拿着大棍子追着赵狗蛋满院子跑的时候,茅房的门突然开了。

李春娥整理好了衣服,从茅房走了出来,喊道:“你们在什么?赵大猛,人家狗蛋是来给咱们赔罪来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