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欲望沼泽|王牌校花史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09 08:13:4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老张租的房子,属于自建房,一共两层楼,一楼是用来开诊所,二楼则是居住用的。

二楼隔壁虽是慕容雨租的,但因为不是一个房东老板,所以两边并不互通。

这会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老张暗想,可就在李姐准备开吃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她接了个电话,居然放过了老张,急匆匆地走了。

老张松了口气,赶紧下楼把门关紧了,生怕李姐再来。

自个搞了饭菜,用过后,已经是八九点了,老张又洗个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慕容雨那动人的娇躯,原本就躁动的心更加难以平静下来。

“砰,砰!”

隐隐约约楼下传来敲门声,该不会是房东去而复返吧?老张正犹豫开不开门的时候,恍惚间他似乎听到是慕容雨的叫声。

老张立刻下楼,去把卷闸门拉开,一看,果然是慕容雨,这可把老张高兴坏了,本来他还担心这小丫头生气会不理他呢。

“张,张叔。”

慕容雨竟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裙,衣摆很短,刚过大腿根部,露出了一双修长美丽的腿儿,看得老张差点移不开眼。

慕容雨很不习惯跟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老张,每次看她都仿佛像饿狼一般泛着绿光,但潜意识里,她似乎又很享受这种感觉。

想到下午清理蜂毒的事,慕容雨俏脸微红,那双水汪汪漂亮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老张一眼。

似嗔似喜的样儿,老张只感觉魂都飘到了天外,干咳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你咋跑过来了?”

“叔,我,我那里还疼。”

慕容雨羞涩地低着头,这才想起自己来敲门的目的。

“那应该是毒还没有清理干净。”

老张思索了一会儿,故作沉吟地说道。

慕容雨红着脸,“那叔,你再帮帮我吧,这里可难受了。”

听到她的话,老张心里高兴坏了,故意装作有点为难的样子,想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好,你进来吧!”

看到慕容雨像小媳妇一样跟在身后,老张突然邪念再起,“楼下灯光太暗了,你跟我去楼上吧。”

“嗯,好!”

慕容雨声如蚊呐,红着脸点了点头。

老张见她没有拒绝,再看她那婀娜的身姿,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尝到这尤物的滋味,心头顿时一片火热,

把卷闸门拉下,关好了门,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

老张的房间很简单,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慕容雨乖巧地坐在了床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文学

“你先躺下吧,我去拿消毒液。”

老张迈着激动地有点发颤的双腿,把桌上的消毒酒精拿了过来。

慕容雨很忐忑,其实这么晚了,她不太想来找老张的,不过下午老张摸得他很舒服,一想到那滋味,她就心里头痒痒的,手脚酥软。

胸口这会确实很闷又难受,就给了她来找老张最好的理由,所以她才敲开了老张的门。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的心也跟着砰砰跳得更加厉害。

“小雨,睡裙可以直接脱掉吗?不然操作起来可能不太方便。”

老张老脸一红,说话都有点磕磕巴巴的,但看着乖巧诱人的慕容雨就躺在床上,他的心更加迫切了几分。

“嗯……”

慕容雨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着她这幅任君采撷的样儿,老张兴奋地想哭,他蹲跪在慕容雨的面前,颤抖着双手,慢慢地去掀开她的睡裙。

压下心头的激动,老张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脱下,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女儿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睡裙慢慢被脱下,眼前的除了胸前和下面这两处遮掩,其他的一切曼妙风景都尽情地展露了出来。

老张两眼火热地打量着,喉咙不直觉地咽了口唾沫。

眼前这娇嫩的肌肤,雪白的饿颈,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还有那修长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清纯的气息,真的太诱人了。

“我把你把胸衣脱了吧。”

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但老张并没有直接下手。

“嗯!”

慕容雨红着脸轻轻一点头,羞涩地把头转向了一侧。

面对这近在咫尺的香软,老张微颤着手,终于将她胸前最后的那点遮挡物给褪去了。

那诱人的晕白,老张兴奋得老脸通红,他从来没想过这个年纪,还能跟像现在这样给娇花一般的女大学生治病。

“小雨,那我开始了。”

老张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把嘴凑了上去。

当他碰到关键的那一刹那,慕容雨浑身一震,身体立刻有了反应,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口气更是发出一声声哼吟声。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