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b_名器尤物美妇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08 15:39:38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看到这里,心中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神色,不一会的时间之后,突然松将手抽了回来。

顿时大嫂一脸幽怨的表情,抛给我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手中的动作不知不觉的也停止了下来。

我看了看自己的下身,示意大嫂不要停止手中的动作。

大嫂会意,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轻呸了一声,但是其手中的动作却是继续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感觉到下身的涨裂的感觉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

于是我当着大嫂的面解开了皮带,退下了裤子。

瞬间我的小兄弟脱离了束缚之后,犹如标枪一般,直挺挺的站立在我的双腿之间。

“啊,好大···”

顿时大嫂看到了我的小兄弟之后不由得惊呼了一声,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随即我低头看了一眼大嫂的模样,只见红晕从来没有从大嫂的脸上消失过一般,而大嫂的眼神一种明显的蕴含着一丝渴望的神情……

但是碍于某种原因,大嫂犹豫着将眼睛转开了,不再注视着我身下的小兄弟。

但是大嫂的双手却是径直的握了上去。

大嫂的玉手之上一股冰冷的感觉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这种冰冷的感觉,不到没有丝毫让我下身的肿胀感缓解,反而如同又在火上浇了一桶油一般。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大嫂最终用双手帮助我解决了生理问题,一股股浓稠的液体射入到了透明的试管之中。

大嫂整理了一下衣服以后,暧昧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快速的走出了房间,向着病房走了过去。

向着不久之后,我的子子孙孙就要进入到大嫂的身体之中,我就不由得感觉到一阵莫名的高兴,虽然不是采取常规的爆发进入的,但是却始终是进去了不是。

而且看着大嫂的那模样,明显对于我那黝黑的小兄弟十分的渴望,虽然大嫂在帮助我的时候别过了头去,但是我还是发现大嫂时不时的会偷偷的看向我的腿根之处。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于是我走到了病房之前,等待了不久之后,张瑞匆匆的赶了回来。

“完事了?”张瑞看到我在病房前,犹豫了一下,冷冰冰的说道。

“嗯。”我看着张瑞的模样,心中微微的一动,淡淡的点了点头。

对于张瑞对自己的态度,就是这样不冷不淡,但是自己也没有必要放在心上,说到底不过和张瑞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一个交易而已。

她是自己的金主,想怎么对自己就怎么对自己吧。谁让她漂亮呢。

“你没对大嫂做什么吧?”这时候张瑞目光紧盯在我的身上,一副审判犯人的模样。

“呵呵,能做什么事情?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呀。”我听到这里,笑了笑对着张瑞反问了一句。

张瑞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警告道:“哼,你最好没做什么,不然的话···”

说着张瑞的目光看到了我的裤裆之上,那副模样明显就是在警告我不要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大嫂一脸高兴的从病房之中走了出来。

看见大嫂脸上的笑容我就知道这次的人工授精应该是成功了。

“啊,小妹,你怎么回来了?”大嫂看到了张瑞,惊讶的问道。

“嗯,公司那边出了一些小事情,结束之后,我不放心你自己在医院,所以就回来了。”张瑞沉吟了一声,对着大嫂说道。

“呵呵,小妹真是太谢谢你了。”大嫂听到这里,笑了笑对着张瑞说道。

随后大嫂的目光看向了我,笑着对我说道:“也要谢谢你。”

我听到大嫂的话,看着大嫂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大嫂看到这里,脸上顿时又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张瑞见状,疑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大嫂,显然是心中有着什么疑惑,但是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开口问什么。

“大嫂,我先送你回去吧。”

张瑞犹豫了一会,对着大嫂开口说道。

“你们回去吧,等会有司机来接我。”大嫂脸上荡漾着笑容,回应了张瑞一眼。

随后我和大嫂还有张瑞一起走出了医院,而我坐上了张瑞的车子,大嫂也被司机载了回去。

回到了张瑞的住处之后,我洗了个澡,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想象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切如同是梦境一般。

自己就这样结婚了?和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美女,就这样闪婚了?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是名义上却是一家人。

张家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对自己和张瑞的婚事,这一点倒是非常的奇怪,不过自己也没有必要去深入的想这个问题,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逢场作戏嘛,虽然不是演员,但是也不会太差。

事情结束之后,自己就能够一把收入三百万的巨款。

啧啧,这可是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无疑和一笔横财有什么区别,虽然时不时会受到张瑞的冷眼,想想上班的气候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顾客,有的对自己的服务更是百般的刁难。

这样比较下来,和张瑞的交易无疑显得更加的划算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四十分了,顿时我不由得一个激灵,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客厅之中并没有看到张瑞的身影,走到了张瑞的房间前,想到了结婚协议上的约定,自己并不能够进入张瑞的房间,想了想现在门前停留了一会,听了听房间之中并没有什么动静。

看来张瑞应该不在家里,可是自己要是出去的话,回来的时候自己并没有钥匙,进不来那不就完蛋了吗?

吗的,这下该怎么办?出去不是不出去也不是,不出去的话自己怎么去上班?

“叮铃铃···”

就在这时候我口袋之中的破旧的不知道几手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拿出了手机看了看,竟然是白姐的电话。

看来应该是夜场里面的事情,不然的话白姐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文学

白姐是我们夜场之中的经理,大约三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是保养的非常的好,那模样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五六的年纪,而去不只是样貌比较出众,白姐的能力也比较的厉害。

可能是久经沙场的缘由,据说白姐从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已经从事公关这一个行当了,这个夜场也是从刚开始的时候,白姐就跟着一起干了。

而去从我第一次进入夜场当男公关的时候,白姐就对我非常的照顾,这一点我能深刻的体会到,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白姐都会主动为我介绍一些优质的客户,这样的事情也让我一直记在心中。

想了想,接通了电话以后,白姐的声音就响起在了电话的那头,

“喂,你怎么还不来?现在已经有着几个客户在等着你了,还没从昨天的事情里回过神是不是?”

我和张瑞的事情已经和白姐提前打了一声招呼,这也是白姐为什么会知道的原因。

只是白姐焦急的声音让我不由得微微的诧异,于是连忙的开口对着电话说道。

“那个白姐,别着急,我现在就过去,你先招待一下他们,我立马赶过去。”

听见我这样说,白姐的情绪缓和了下来,语气之中的焦急也减缓了许多。

:“好,快一点,十分钟的时间。”

我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一阵苦涩,张瑞所在的地方距离我工作的夜场的距离算不上太远,但是想起云阳市之中的交通不得不感觉到头疼。

但是没办法,事情已经说到了这里,也由不得我拒绝。

应了一声后便挂断了电话,走到门口的鞋柜上旁准备换上自己的鞋子出门。

在鞋柜的上面一串钥匙和一张纸条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是家里的钥匙,车库中有一辆白色的轿车留给你用。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带朋友回来,更不准带不三不四的人回来,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

——张瑞!”

看着纸条上娟秀的字迹,我不由得笑了笑。

没想到张瑞的心里还是为自己想了的,想不到张瑞竟然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女人呀,难道她脸上面若冰霜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不过我也没有想那么多,而是拿起钥匙收起了纸条走出了门,向着车库走了过去。

车库之中,一辆白色的大众进入到了我的眼帘之中。

拿出钥匙坐进了主驾驶的座位之上,感受了一下车内的配置,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驾驶着轿车缓缓的驶出了小区,向着夜场缓缓的行驶了过去。

到了夜场之中,白姐看到我以后连忙说苏姐在里边。

我准备了一下立马进去了,看到我一丝不挂的模样,苏姐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羞意,只不过一闪而逝。

这并不是苏姐第一次看到我裸体的模样,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不过每一次看到我胯下硕大的人根的时候每一次都微微的震惊。

这样的反应,当然是令我非常的满意,随后我擦了擦身上的水珠,然后用浴巾裹住了身体,走出了同名的浴室,看着苏姐,笑了笑开口说道:“苏姐怎么这么猴急?”

苏姐听到这里,脸色微微的一红对着我轻呸了一声。

“每个正行,以后你发财了可不能忘了我啊。”

我听到这便知道苏姐说的是,她介绍我和张瑞认识的事情。

“呵呵,苏姐,您老人家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怎么可能忘记的。”我笑了笑对着苏姐回应道。

“哼,什么老人家,你的意思是说我年纪比较大是吗?”苏姐听到这里,佯装出一幅微怒的模样,看着质问到。

“呵呵,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苏姐你美丽动人,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我看着苏姐连忙的回应道。

说着我走到了苏姐的身前,伸出手在苏姐的丰臀之上摸了一把。

“不正经!”苏姐对着我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笑了一声,将苏姐一把揽入到了怀中,大手向着苏姐胸前的软肉之上覆盖了过去。

苏姐的样貌算不上出众,但是经过化妆打扮之后也能达到七八分的程度,但是苏姐的身材确实格外的好,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身上一丝的赘肉也没有,大致一米六八的身高,算的上是高的了,再加上高跟鞋,差不多要和我的身高持平了。

苏姐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便瘫软在了我的怀中,在我大手的作用下,苏姐附在我的肩头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

这样的一幕顿时让我身下的小弟弟昂首提胸,直直的站立了起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苏姐的模样,大嘴向着苏姐的樱桃小嘴印了上去,不给苏姐丝毫的反应的机会,撩起了苏姐的裙子。

在苏姐的裙子之下竟然是一片真空地带,这样的发现顿时让我心中不由的一愣,看来苏姐是早有准备啊。

“啧啧,苏姐,你这是有备而来呀?”我笑了笑,开口对着苏姐调笑道。

“冤家···真是讨厌,已经好几天没有品尝过你的滋味了,想死人家了,快一点。”苏姐白了我一眼,神情之中像是一个幽怨的小怨妇一般、

“嘿嘿,苏姐不要着急,今天让你好好的品尝一下我的滋味。”

我听见了苏姐的话之后,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了,看着苏姐的身体,犹如一块绝世的璞玉一般,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晶莹剔透。

“哦···快来吧,你真是我的冤家,我受不了了。”苏姐呻吟了一声,对着我祈求道。

我看着苏姐的模样,心中微微的一动,差不多时候了,将苏姐按在了沙发之上,撤掉了我身上的浴巾提枪向着苏姐攻击了过去。

足足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霓虹,已经高高的亮起。

苏姐将身体压在我的身上,均匀的呼吸着,明显是睡着了过去。我伸出手在苏姐的秀发之上抚摸了一下,苏姐顿时也惊醒了过来。

抬起头看着我,苏姐顿时向着我的嘴吻了过来。

我感觉到苏姐的动作之后,不停的回应着,并且大手不停的在苏姐的身上抚摸着。

过去了一会的时间之后,苏姐挣脱出了我的怀抱,白了我一眼说道:“哼,小色鬼,竟然还想要,我这把骨头可是快被你弄散架了,今天肯定是不行了。”

“嘿嘿,苏姐,我才是动作的发起者,你这是享受而已呀。”我看着苏姐模样,不由的笑了笑回应了一声。

苏姐听到这里,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道:“哼,男人每一个好东西。”

说完之后,苏姐便把头转向了一边。

“呵呵,苏姐这话说的,可是有些概括了,怎么能一棒子打死所有的男人呢,我对苏姐的心意可是日月可鉴的。”我说着顺势将大手插入到了苏姐的领口之中,不同的揉捏着苏姐胸前的软肉。

“嗯哼···”

顿时苏姐又是一声娇哼传了出来,随即转头看向了我。

“嗯···姐姐知道,知道你对姐姐的心意还不行嘛,你就饶过姐姐吧。”

我听到这里,将手从苏姐的衣服之中抽出,将苏姐揽入到了怀中,静静的抱着苏姐。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苏姐和我也没有在开口说过话,而苏姐的手指不停的从我的身上划过。

突然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上,我瞬间便感觉到了一阵水渍流淌在了我的腿根处,我的下身瞬间便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缓缓的抬起了头。

我看着苏姐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微微的诧异,女人啊女人,刚才的还说这不行了,这就等不及了。

而苏姐明显感觉到了我下身的异样,微微的抬起了屁股,调整了一下姿势,再一次的坐了下去。

“嗯···”

瞬间苏姐发出了一阵舒适的呻吟声,缭绕在包间之中。

又是一阵缠绵之后,苏姐依旧坐在我的身上没有丝毫下来的意思,一双杏仁眼瞪着我问道:“说,昨天晚上你和张总干了什么没有?”

“呵呵,哪里有干什么,为什么结婚的事情,相信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吧,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我笑了笑对着苏姐开口说道。

苏姐听到这里,顿时沉默了下去,过去了一会的时间之后,苏姐看着我缓缓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张总为什么会那么着急结婚的事情,但是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想到你。”

我闻言看着苏姐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说道:“谢谢你。”说完之后,我将苏姐揽入到了怀中,紧紧的抱着苏姐。

苏姐附在我的胸口之上,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苏姐的心跳声。

“呵呵,我们之间还需要谢谢吗?”苏姐轻笑了一声,开口对着我问道。

不等我说话,苏姐紧接着说道:“只要你以后不要忘记我就行了。”

“苏姐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忘记你的呢。这样的话,那我可真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了。”

我看着苏姐信誓旦旦的说道。

苏姐听到这里,抬起了头,在我的而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便从我的身上站了起来。

随后我和苏姐一起冲了冲身上的汗水之后,苏姐穿戴好了他的衣服,然后对着我说道:“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

从夜场之中出来之后,苏姐今天并没有喝酒,所以就由苏姐开车带着我缓缓的形式在街头,穿过了一条条大街,来到了一家夜市之中,看了看酒楼的装修,看起来就不是一个便宜的酒楼。

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的门头,醉仙楼三个字映入到了我的眼帘之中。

醉仙楼在云阳市之中,虽然不是最大的酒店,但是名声却是人尽皆知,原因无他,就是因为醉仙楼之中的菜品的味道算的上是绝佳的,所以有很多的人慕名而来。

虽然在夜场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再加上比较勤快的原因,每个月的收入也不少,但是家境原因,我的手中并没有余钱,每一次发工资之后,仅仅留下生活费之后,都会把剩余的钱如数的打会家中。

所以像是醉仙楼这样的酒楼在我的世界之中不过是敬而远之的存在。

每每听到身边的同事谈论到这里吃,到哪里玩的时候,我的心中都会有着一丝落寞,他们也曾邀请过我几次,但是都被我婉拒了。

这样的情况也让我和他们的关系发生了一丝生疏,如同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人一般,虽然在同一个地方上班,一起共事的次数特别的少。

所以在他们的眼中我就是夜场之中的一个另类的存在一般,有着白姐的存在虽然他们没有刁难过我,但是对我也是没有什么样好的态度的。

苏姐将车停好之后,便带着我走进了醉仙楼之中。

要了一个包间之后,我和苏姐便向着包间走了过去。

包间之中,苏姐将手中的菜谱递到了我的面前,开口说道:“看看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我请客。”

我看了看苏姐的模样,不由的对着苏姐笑了笑,没有做作翻开了面前的菜谱。

由于只有我和苏姐两个人,我只点了四道菜,一个汤品,随后苏姐又点了一瓶红酒。

不一会的时间之后,菜就全部上齐了,苏姐打开了红酒,我见状处于职业习惯,连忙的站起身子,想要拿过苏姐手中的红酒。

不过却是被苏姐婉拒了。

“呵呵,这不是在夜场之中,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姐姐就行了。”苏姐让我坐下来之后,笑着对我说道。

此时的苏姐一丝鬓发垂落在面前,身上的穿的是一个碎花裙子,为我倒着红酒。

我看到这里,顿时有一种梦幻一般的感觉,联想起刚才苏姐的话,心中顿时有着一丝落寞的神情,如果我真的有这样的一个姐姐是多好的一件事情。

但是事情却是不如人所愿,我是家中的独子,所以家庭出现了一系列的变故之后,家庭的重担就全都落在了我一个人的身上,之前自己的父亲没有出事的时候,有什么事情还能够和父亲商讨一下,但是父亲轰然倒下之后,我的世界的精神支柱也就轰然的崩裂了。

出事之后老板跑路,所有的医药费,全都是都落在了我家的身上。

后来我渐渐的明白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只能够依靠我自己,我必须得变得强大起来,不然的话,家中的父母,还有着家中所背负的债款,怎么办?

只有我便的强大起来,替代父亲顶起这个家,母亲才能够逐渐的从阴影之中走出来。

这时候苏姐将酒杯递到了我的面前,我看到这里,举起酒杯对着苏姐说道:“苏姐,这杯酒我敬你!”

“呵呵,好。干杯!”苏姐见状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对着我回应道。

随后苏姐便扬起脖子,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喝个一干二净。

我也将杯中的酒喝完了。

“多吃点,可是辛苦了你了。”苏姐为我夹了一道菜说道。

我看着并没有反驳苏姐的举动,而是静静的享受苏姐给我带来的这种幸福的感觉,虽然我的心里知道这样的感觉并不能长久但是我的心中还是十分的喜欢的。

同时我也没有闲着,给苏姐倒上酒,然后又敬了苏姐一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瓶红酒杯苏姐和我喝完了,桌子上的饭菜也吃的一干二净。

半瓶红酒下肚,看着苏姐的模样,面色之上带着一丝微红,呼吸也不由得粗重了几分。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苏姐的酒量已经到了,长久以来的相处,我深知苏姐的酒量并不是多好。

“我去上个厕所,你等我一会。”苏姐擦了擦嘴,对着我说了一声然后便向着厕所走了出去。

我从背后看着苏姐的身姿此时却是有一种别样的感受,虽然和苏姐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对于苏姐的身体十分的熟悉,但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的环境。

再加上苏姐刚才的话,一时间竟然让我的心中有一种想要将苏姐据为己有的冲动,但是我知道现在的自己并配不上苏姐。

随即我拿起了一旁的酒瓶想要倒上酒,但是拿起了酒瓶才发现,此时的酒瓶早已经空空如也了,我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拿出了一支烟开始抽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这其中我明显的听见了苏姐的声音。

当即我连忙的站起了身子向着外面冲了出去。

只见一个脸色通红的光头男人拽着苏姐的手臂,看着苏姐的模样脸上露出了一道淫秽的笑容,口中还带着脏字操着一口外地人的语气对着苏姐说道:“小娘皮,今天老子我高兴,只要你陪老子一晚,多少钱你开价。”

“滚开,你是谁,你给我滚开。”苏姐反抗着,但是怎么说苏姐也只是一个弱女子,力气上始终要吃亏。

无论苏姐如何的反抗都没有能够挣脱出那名光头男人的束缚。

而此时是深夜,在醉仙楼之中并多少的客人,围观的只有寥寥的几人,并没有一人上前去阻止,另外还有几个服务人员,但是看到那名光头男子脖子上拇指般粗细的金链子还收其手上的大金表,全都望而却步,心中想要打抱不平的想法也被压制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只见苏姐的另外一只手对着那名光头男人的脸上挠了下去。

“呲啦···”一声响起。

那名光头男人的脸上顿时多出了几道血痕,足以可见苏姐下手并不轻,鲜血瞬间从那名光头男人的脸上淋漓而下。

同时那名光头男人吃痛下意识的松开了苏姐的手臂,摸了摸他的脸颊,随即发出了一声怒吼。

“啊,小娘皮,今天晚上谁都救不了你。”

说着那名光头男人便向着苏姐抓了过去。

苏姐看到这里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