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轻点好疼 /重生之夜谢青鸾h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5-15 16:58:54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这一次是不是董雪发来的短信?但陈聪都有些不敢看手机了,他担心又是垃圾短信。

  可时间不等人,陈聪终于举起了手机,手都哆嗦了一下,这一次果真是董雪发来的信息,信息的内容:我现在八楼818房间,你进来就冲我发火,骂我不知廉耻,带我离开,快。

  看着最后这个快字,陈聪心中发毛,他立即乘坐电梯,朝八楼奔去。

  出了电梯,陈聪顺着房间号码,很快就来到了818房间门前,毫不犹豫地抬手按响了门铃。

ZzBYUkZXWkVjaTJiT2V1MHJCbWtvNzAyTXRsaExCc3F2VGtXTks3cEE3YlJIR21IaWdwUGJ3PT0.jpg
  陈聪足足按了七八下门铃,房门才慢慢从里边打开。开门的是大肚男,大肚男才冲完澡,肥胖的身体上就披了一件浴巾。他还以为是酒店客房的服务员,开门就想发火,可他看到的是一个满脸铁青的年轻人,不由得愣住了。

  董雪很是聪明,她没去冲澡,而是让大肚男先去冲澡,趁此机会,她匆忙给陈聪发去了短信。她喝多了,快要支撑不住了,陈聪要是不及时赶过来,郭老板从浴室出来,肯定会立即上她。到时候,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此时的她,正缩在床角等着陈聪。

  陈聪抬手推了一把大肚男,大肚男恼火地吼道:“你是干嘛的?”

  陈聪朝里就闯,当他看到董雪后,立即破口大骂:“你果真和野男人来开房了,你这个贱人,不知廉耻,跟我走。”

  陈聪拉起董雪就要朝外走,但被大肚男挡住了。他费煞苦心好不容易将董雪给弄到房间里来了,要是被这个年轻人给带走了,他就等于白忙活了。

  “你到底是干啥的?”大肚男冲陈聪瞪起了牛眼。

  陈聪心中早就窝着一股火,他挥拳就要朝大肚男的肥脸上砸去,但却被董雪给拉住了。

  “郭老板,不好意思,他是我男朋友。”

  大肚男不由得一愣,陈聪明白董雪的意思了,她的目的就是让陈聪安全地把她带离这里,没必要冲大肚男动手,大肚男毕竟是她的大客户,她不想将事闹大。

  陈聪脸色冰冷,怒视着大肚男,厉声说道:“你别以为自己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她是我女朋友,你再敢打她的主意,我就弄死你。滚开。”

  大肚男傻了,他没有想到董雪的男朋友能找到这里来。满腔的欲火荡然无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男朋友带她离开。

  “你这个贱货,再敢和野男人开房,老子就灭了你。”陈聪拉着董雪,临出门时,又冲她恶狠狠地骂了起来。陈聪这不是演戏,而是发自肺腑地真骂。

  她虽然是逢场作戏,但却和大肚男卿卿我我,让陈聪在一旁光干着急上火,他心里是真来了气。

  出了门,董雪闪了一个趔趄,陈聪忙伸手扶住了她,眼角余光发现大肚男跟了出来,很不甘心地站在房门朝他们观望。

  陈聪索性伸手紧紧搂住了董雪,董雪本能地要反抗,陈聪忙趴在她耳边低声道:“那个色鬼还在后边看着咱们呢。”

  董雪会意,不再反抗了,任由陈聪搂着她朝电梯走去。

  自己冒充了她一次男朋友,不会就光搂搂她吧?要是这样,自己也太亏了。

  来到电梯门前,按下了电钮,陈聪灵光一闪,冲董雪训道:“你这贱人,你是不是离了男人没法活啊?”

  董雪有些懵了,她没有想到陈聪现在还这样骂她,陈聪突然又来了一句:“我让你犯贱。”话音落地,他突然将董雪紧紧拉入怀中,嘴唇闪电般就吻住了她的红唇,把董雪给吻的险些懵昏过去。

  这一吻来的太过突然,来的太过犀利,来的太过懵逼。陈聪心中大喜,终于没有白当她男朋友一把了。可董雪心中恼火,她恨不得抬手甩陈聪一巴掌,可郭老板还披着浴巾嫉妒羡慕恨地站在房门口朝这偷窥呢。

  嘀铃声响,电梯终于来了。陈聪不得不放开了董雪,很是挑衅地冲大肚男竖了一个中指,这才拉着董雪进了电梯。

  电梯门一关上,董雪就发火:“你怎么回事?没经过我的同意,谁让你吻我了?”

  “那个色鬼站在房门一直监视着我们,我要不假戏真做,他对你还不死心。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啊!”陈聪得了便宜还卖乖。

  董雪很是恼火地白了他一眼,道:“你就是再假戏真做,也得征得我的同意。”

  陈聪突然凝眸仔细看着她,沉声说道:“董雪,我为你着想,这才主动献吻。目的就是帮你将大肚男那个色鬼彻底甩掉。你怎么还冲我发火呢?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董雪一震,目光对着陈聪凝视起来。

U1BjY05IVFJyUmMvT1F6MnQ2UXJCdHNkOTEyY0kyNVh5V1BwSGZTbFMvVVZ4OE5pVnJOZVpRPT0.jpg
  董雪这一凝视他,他就感到心跳加快,全身发酥,恨不得再将她拥入怀中,再深深地吻她一次。

  他朝她贴近一步,但她却朝后退了一步。

  突然之间,陈聪发现她凝视自己的目光被一层薄薄的泪雾给模糊了,他不由得一愣,她鼻子发酸地道:“你把我的初吻给夺去了。”说完,她将头掉开,眼角滚出一滴泪珠。

  陈聪很是震惊,喃喃地低语道:“这是你的初吻?”

  董雪背对着他,再也没有搭理他。

  她天天逢场作戏,周游在各色大老板身边,自己主动献吻,竟然将她的初吻给剥夺了,真的假的?陈聪有些发懵,这丫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可看她伤心落泪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啊。

  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了,董雪一步跨出,快步朝大厅外走去。

  陈聪紧跟在她身后,出了酒店大厅,下台阶的时候,董雪一个踉跄,陈聪急忙伸手扶住了她。

  可她一下就将陈聪的手给甩开,满脸愠色地看着陈聪,怒道:“滚开,别跟着我。”说完,掉头朝前快步走去。

  陈聪没想到她会发这么大的火,很是委屈,紧跟了几步,道:“你别以为你吃亏了,我那也是初吻。”

  董雪忽地一下站住了,缓缓转过身子,但她脸上的怒色却更浓了,胸口还一起一伏,银牙紧咬,立马就会掀起暴风骤雨。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