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阿啊好大好烫老师_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说谎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26 14:52:13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之前,在这里,他没玩到田雨,现在,黄岩就臆想张梅就是田雨。

  他猛地拍打了下张梅,张梅浪叫一声,便将双手扶在文件柜上,将身体弯曲,挺起翘臀。

  黄岩见状,嘿嘿一笑:

  “我就喜欢你这样懂事的女人!”

  说完,再次从后面,前进!

第1章 护士田雨

  田雨从办公桌前站起来,整理了下文件,拿起包走出办公室去更衣间。

  田雨今年25岁,某地方学院毕业,目前在家乡的县城医院当护士,一年前得到了这所医院的编制。

  田雨刚结婚半年,面容俏丽,唇红齿白,皮肤白皙滑嫩,身材婀娜,是医院里公认的最美护士。

  在她身上,还未完全散去少女的清纯,又透着几份少妇的成熟韵味,两种气息交融再加上她娇美的外表,使她备受男人的注目。

  人红是非多,这一年,她也听到很多流言,说她能得到编制,全靠色诱院长。

  田雨问心无愧,完全不搭理这个流言,这一年她的表现也很优异,渐渐地非议她的流言也少了。

  今天田雨穿了一条淡黄色的连衣裙,半露着光滑白嫩的小腿。脚上则搭配了一双平底皮鞋,加上长发披肩随风飘动,使她犹如还未消散的春日美景,引人注目。

  如此靓丽的一道风景,院长黄岩也没错过。

  黄岩正好打开办公室的门,打算下班回家,但看到田雨迎面走来,动人的身形让他心头一热,顿时有了想法。

  他先退回办公室,合上门,从窗户看到田雨靠近他的办公室后,再打开门,假装偶遇田雨,惊讶道:

  “田雨?!真巧!”

  田雨愣了下,见是院长,驻足微笑道:

  “院长好。”

  黄岩笑着点点头,又道:

  “对了,我刚好有事要对你说,本来打算明天找你,既然遇到了,就现在说吧。你跟我来下。”

  说完,转身走回办公室。

  田雨秀眉微皱,下班时间独自进入院长办公室,这让其他人看到了,指不定又要流言四起。

  余光扫了一眼周围,田雨没有看到明显在盯着她的人,便拉了拉连衣裙,走进院长办公室。

  院长黄岩今年42岁,身材微胖,前额脱发,戴个黑框眼镜,面容红润,看起来有几分学者的气质。

  本来像他这么大的年龄早该晋级到市医院去了,但传言他早年猥亵过一个女医生,葬送了仕途。

  “黄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田雨站在院长的办公桌前,淡笑着问道。

  这一笑,犹如春风拂面,让黄某心神一荡,不由得轻轻咽下口水,笑道:

  “先坐,坐下说。”

  黄岩指了指办公桌侧面的椅子。

  田雨也没多想,道声谢,抹平裙摆坐下,双手自然的放在办公桌上。

  黄某瞄了眼田雨白嫩双手,继续笑道:

  “田雨,你这两年在我们医院的工作表现一直很不错,受到了很多患者和家属的好评,这两天上级让我们挑选一个名额前往市里培训,往管理层方向培训,你想晋升吗?”

  田雨微张开嘴,右手指着自己,惊讶道:“你是说我吗?我才工作两年,转正也才一年,有可能吗?”

  半张开的粉嫩小嘴,洁白的皓齿,让黄岩已经想入非非,难耐心火,不由的将左手搭到田雨的手上,轻笑道:

  “一年前,你入编面试时,不也是觉得不可能么,可结果不也成功了。这个这个难得的机会,我也会帮你的。你要好好表现。”

  田雨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手,心跳也猛然加速,低下头不敢看院长,轻声微怒道:

  “院长,你干嘛?请放尊重点。已经过去一年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黄岩被这冷声浇灭了欲火,收回手,轻声咳嗽一声,缓解尴尬。

  随后他推了推眼镜,正色道:

  “田雨,希望你好好考虑下,明天再来告诉我。”

  黄岩特意将“明天”两个字加重语气,所指的意思田雨也明白。

  田雨抬起头看向黄岩,眼眸中闪过一丝怒火,随后站起来,依然恭敬道:

  “谢谢院长,我会考虑的。再见。”

  说完,直接离开椅子,向门口走去。

  拉开特意留缝的门,田雨走出院长办公室时,恰好撞见陈海医生。

  陈海是儿科医生,今年二十八岁,体型瘦高,外貌普通,目前还是单身。

  他对田雨很有好感,虽然知道田雨已婚,但只要有机会,还是会言语调戏田雨,让田雨心里很讨厌。

  “田雨?!这是怎么了?”

  陈海眨眨眼,看到田雨脸上紧皱的眉头,又望了一眼办公室内部,接着仔细打量了一遍田雨全身,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猥琐笑容。

  田雨抬起头,见是自己讨厌的人,也没停步,直接从他身边跨过,边走边说:

  “你去问院长。”

  说完小跑到楼梯口,快速下楼。

  陈海琢磨着这句话,不禁冷笑,自语道:

  “难道当初那事是真的?”

  田雨当然听不到陈海龌龊的想法,此时她站在校门口,想起刚才在院长办公室发生的事,心情有些烦躁,看到一辆出租车驶过,便直接打车回家。

  ……

  今天是她和老公结婚半年的纪念日,她昨天就买好了食材塞在冰箱里。

  到家后,田雨换上居家服,系上围裙,暂时忘却烦恼,开始忙活一桌好菜。

  大约半个小时后,田雨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欣喜地喊道:

  “老公,你回来了?”

  门口传来一声低沉地“嗯”,有些冷漠。

  “怎么了?”田雨问道。

  刚问完,田雨就看到自己的老公走到厨房门边,靠着门框,一脸幽怨地望着她。

  田雨的老公名叫周聪,目前是一家国企的技术员工。

  周聪身材健硕,五官端正,很有事业心,当初田雨也是看中他这个优点,才答应交往。

  “老公,怎么了?”田雨又问了一遍,关火,走到老公身前,搂住他的腰。

  周聪也顺势搂住自己妻子的腰。

  看着妻子充满爱意的白嫩脸蛋,摸着妻子柔若无骨的曼妙细腰,还细嗅到妻子似有似无地体香,顿时让周聪喉咙动了动,脸上展露笑意。

  “没什么,就是这一次评级名单又没我。哎!”

  周聪抱住妻子,轻声叹道。

  “好啦,你才工作两年,不要着急。国企本来就没那么容易升级,慢慢来。”

  田雨安慰着,之后离开老公的怀抱,又走进厨房,继续做菜。

  “你先去洗手换衣服吧,饭马上就好。”

  周聪应了声,离开厨房。

  10分钟后,两人坐在饭桌上,望着数样好菜,周聪双眼发亮,问道: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田雨听到这话,有些不悦:“你说呢?难道你忘了?”

  周聪喝了口汤,想了想,还是摇头道:

  “不是你生日,不是我生日,也不是什么纪念日,真不知道啊!”

  田雨噗嗤一笑,夹起一块红烧肉,身子软踏踏地贴到丈夫的身上,将肉送到他嘴里。

  “猜对了,今晚就让你吃肉。”

  周聪心头跳动,今天的妻子如此主动,让他有些惊讶,顿时一股明火燃遍全身。

  他刚把手掌摸到妻子的胸前,正打算解开居家服的扣子,将手塞进去,就被妻子拦住,娇嗔道:

  “说了,说不出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晚上没肉吃!”

  周聪讪讪一笑:“老婆,你就饶了我吧。我今天被公司的会议搞得脑子一团糟,真的想不起来。”

  “今天是我们结婚半年的纪念日!”田雨哼了一声,挣扎开周聪的怀抱,坐到餐桌对面。

  周聪有些无奈:”我给忘了。“

  田雨自顾自的吃饭,也没理他。

  周聪嘿嘿一笑,也抓紧吃饭。

  他知道,虽然现在妻子看起来生气,但吃过饭后,他自有办法讨好妻子。

  晚饭接近尾声时,田雨想起院长对他说的话,便道:

  “我们医院最近有个机会,可以派一个护士去市里学习,院长说我有这个机会。”

  周聪有些惊讶:“真的?你才转正一年啊!”

  “我工作表现很优异啊!”田雨扁扁嘴,对老公的轻视有些不悦。

  “那你努力吧,要不要给院长送点礼?”

  “周聪,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周聪耸耸肩,笑了笑,没有说话,放下碗筷径直去卫生间洗漱。

  田雨皱着眉头,默默的收拾餐桌,将碗筷放进水池后却不想清洗。

  周聪的家庭条件不错,本人也是研究生毕业,在田雨面前一直都有些傲气,不觉得田雨这个三流学院毕业的女人有什么真本事。

  甚至一年前田雨能得到编制,都让周聪惊讶了许久,还不怀好意地问她是不是走了什么后门。

  田雨轻叹一声,又看了一眼碗筷,哀怨中还是洗干净碗筷。

  等田雨收拾好厨房,周聪也从卫生间出来,只穿了一条内裤,就跑到厨房心急火燎地抱紧了田雨,坏笑着在他妻子的耳边吹气。

  田雨心中还有怨气,但看到丈夫完美的身材,再加上耳边热气侵袭,不由得小脸发烫,原本白嫩的的脸蛋也泛起红晕。

  周聪的双手已经在她身前游离,使得田雨内心燥热,但她现在一身香汗,内里的衣服也黏糊糊的粘在身上,不可能就这样跟他老公亲热。

  “去去去,我先洗个澡,整天脑子里想什么呢?!”

  田雨推开丈夫,解开围裙,向厨房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周聪突然从后面又抱住了她,嘿嘿一笑:

  “老婆,今天我们玩点特别的姿势好不好?我试下会不会更有感觉!”

  田雨眼睛一亮,柔声回道:

  “你想玩什么姿势?”

第2章 丈夫的短处

  周聪手又不老实,边摸边说:

  “等下我们在厨房做吧,你趴在厨房的阳台上……”

  周聪还没说完,就被田雨推开,娇嗔道:

  “去去去,脑子里想什么呢!”

  嘴里说不行,田雨的嘴边却洋溢着娇羞的笑容。

  周聪被推开的一瞬间,又保住妻子,直接双手快速解开妻子的上衣扣子,笑道:

  “老婆,你做饭辛苦了,我帮你脱!”

  田雨身子一热,也没反抗,笑盈盈地看着丈夫熟练的褪去她的外衣,羞衣,还有短裤,内裤。

  仅过了十几秒,一个完美的,凹凸有致的美人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周聪的面前。

  这一刻,他全身的气血似乎都涌向下半身!

  咽下口水,周聪瞪大眼贪婪地享受面前的尤物。

  “老婆,你真美!”

  田雨微微仰头,哼道:

  “色鬼!”

  “嘿嘿,我只色我自己的老婆!”

  周聪说着,又要伸手去摸,却被田雨打开。

  “别闹,我先洗澡!”

  说完,直接跑进浴室。

  洗完澡后,田雨特意在腋下喷了点最近买的特别香水,据说能让男人更疯狂。

  她自己闻了闻,除了味道芬香,并没有让她有其它感觉。

  “或许只对男人有效吧!”田雨皱了皱鼻子,犹豫了下,又从卫生间的橱柜里拿出一套性感服饰。

  这是一套空姐主题的服饰,主料为透明蕾丝材质,款式纤细,极其露骨。

  像田雨这样的美人,穿上这套特别的服装后,在她滑嫩白皙的肌肤与完美身材的映衬下,必然会更显魅惑。

  但田雨内心有些纠结,这套衣服还有那瓶香水也不是她主动想买的,而是她的闺蜜谷凌推荐的。

  说来也是田雨的心结之一,看似健硕,身材完美,长相俊朗的丈夫,在房事的能力上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水准。

  刚结婚时,房事不佳,田雨还以为是没有过经验的丈夫不谙此道,也没特别在意。

  但三个月后,她的丈夫并没有什么改变,田雨就有些焦虑了。

  而且,她用了几次试纸,都没有检测到怀孕。

  虽然他丈夫每次时间很短,但从没有戴套,为什么一直不孕,她也奇怪。

  她自己婚前是检查过身体的,没有任何疾病,婚前也没有过性行为,可以说非常正常。

  之前,田雨也找丈夫谈过这个话题,但丈夫并不关心,他的心思都在事业上,不着急有小孩,也不觉得自己的能力和身体有什么问题。

  田雨当然也耻于跟他人提到自己的私事,但就在上周,她约已经结婚一年的闺蜜谷凌逛街,许久不见的姐妹两在咖啡馆的角落聊了一下午。

  谷凌长相虽不及田雨美貌,但打扮前卫时髦,身材火辣,两人走在一起,回头率爆表。

  谷凌性格比较开放,聊到后面就提到了房事,毫无羞耻感的把自己的丈夫猛夸了一顿。

  当田雨听到闺蜜的丈夫至少能坚持20分钟,而谷凌也快感不断的时候,一脸惊愕。

  谷凌看到田雨的反应,便直接问她是不是跟自己的丈夫不和谐。

  憋了许久的田雨一股脑的把事都说了出来,然后听了谷凌的话,打算主动出击,就在网上买了情趣服饰和香水。

  收回思绪,田雨轻轻呼了口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摆出一个妩媚的姿态,又故意拉下一边的肩带,半露一侧香肩。

  “老公……”田雨打开卫生间的房门,娇滴滴地喊了一声。

  周聪早已急不可耐,听到这声娇柔,全身都如触电一般,猛地就从客厅的沙发上弹跳起来,看向妻子。

  当看到妻子身着性感服饰,又咬着手指,摆出撩人姿态后,周聪顿时睁大了眼,惊愕道: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

  田雨有些郁闷,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给诱惑到了,眼前的男人居然先问她怎么了?!

  不过她也不气,她已下决心让老公变得正常。

  “我美吗?”

  田雨伸出手指勾了勾,放出一个勾魂眼。

  “美!太美了!”周聪咽下口水,立马到妻子面前,将她横抱,冲进卧室。

  妻子有多漂亮,周聪当然知道,但今天妻子一改往日的扭捏,平日里他人面前高冷的女神形象在他面前如此放浪,让周聪倍感兴奋。

  周聪将妻子扔到床上,脱掉内裤,就扑了上去。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空姐制服?”

  周聪爱抚着妻子的光滑的肌肤,笑问道。

  “我是你老婆,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浪?”

  周聪双手继续游离。

  田雨感到一阵酥麻,身体不自然的扭捏起来,娇声道:

  “想让你更疼我啊!老公,今天,我想体验一下快感,你能不能多来一会?”

  周聪已经吻着妻子的身体慢慢向下,听到这句话,抬起头不解道:

  “多来一会,什么意思?”

  “就是时间搞长点!”

  周聪突然坐了起来:“我时间短?!你什么意思?说我不行吗?!是不是你那个骚货朋友,叫什么谷凌的又跟你乱说什么了?”

  不等田雨解释,周聪带着怨气道:“我早跟你说过了,我很正常,我的能力也正常,身体也健康,时间长短根本就不是问题,只要能硬,能释放,就不是毛病!”

  田雨秀眉微皱,没想到丈夫的反应这么大,坐起来又趴到丈夫身上,来回蹭了蹭,撒娇道:

  “瞧你这反应,跟小孩子一样!我穿的这么好看,不打算继续吗?”

  周聪鼻子抽动下,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这味道不是他熟悉的妻子体香,但却让他莫名地兴奋起来。

  顿时,之前灭了大半的欲火再次燃烧,一个翻身,就把妻子压在身下!

  周聪粗鲁地伸手就把妻子身上布料极少的情趣服饰给撕了下来!

  丈夫亢奋的模样让田雨心中欢喜,以为今天的房事,必然会有所改观,她也能享受到从未体验过的快感。

  但她还是失望了!

  ……

  周聪点上一根烟,靠在床边,喘着粗气猛吸了一口。

  其实周聪平日不吸烟,只是喜欢享受“事后一根烟”的满足。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田雨脸上的哀怨。

  就在刚才,田雨有点感觉的时候,周聪却闷哼一声,结束了!

  这种痒了却不能挠的憋屈,让田雨很不舒服,甚至想发火!

  但她还是在深呼吸数次后,自我浇灭了欲火。

  趴到丈夫身上,田雨小声吹走周围的烟雾,说道:

  “老公,我想要个孩子。我们生个孩子好不?”

  周聪掐灭烟头,抚摸妻子光滑如壁的后背,笑道:

  “可以啊,怀上了就要呗,不过你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这都半年了,我也没戴过套,你怎么还没怀上?”

  田雨听到这话,眉头皱起,起身穿好睡衣,冷声道: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婚检毫无问题,为什么你不去检查一下?”

  “我?!”周聪呵呵一笑:“我怎么可能有问题?!我可是处男!是你有问题吧?!”

  丈夫的态度让田雨心寒,微怒道:

  “难道我第一次不是给你的吗?!你怀疑我什么?我的婚检报告都给你看过了,你呢?你根本就没婚检,现在去检查一下又怎么了?!“

  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田雨继续道:

  “我也不是很着急,但妈妈最近见到我总是问我有没有怀孕,还暗示让我去检查,他们以为我有问题,我真的很烦!”

  周聪直接躺到床上,盖好薄被,背对着妻子,不悦道:

  “行了,这件事别总是提了,以后爸妈提这事,你就让他们找我!这才半年呢,有什么好急的?而且我现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有了孩子会影响我升职的。我可不像你,工作无关紧要。”

  “你什么意思?我的工作怎么就无关紧要了?!”

  “你是女人,就该在家相夫教子,我的工资足够养活我们俩了,你非要上班。你要是在家歇一个月,保证就怀上了!”

  田雨听到这话,气的牙痒,他丈夫的直男癌已经深入骨髓了,根本就听不进去她的话。

  “等休息日,我们一起去医院检查行吗?你要是愿意的话,我让同事帮我们提前预约市一院的专家号。”田雨轻叹一声,幽幽道。

  没想到,就算田雨退让了一步,她的丈夫周聪还是继续固执。

  “不去,我又没病?是你有毛病吧?”

  “你没病?!”田雨彻底火了!

  “哪个男人像你这样,2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田雨还没抱怨完,突然看到周聪坐直了身体,转身就扇了她一巴掌!

  “啪!”

  清脆刺耳的巴掌声回响在卧室中,田雨惊叫一声,捂住了脸!

  “你……你打我!”

  两行清泪缓缓滑落,田雨望着枕边人,突然感到陌生与心寒。

  当初追求她时种种誓言,如今都付之东流。

  周聪喘着粗气,咽下一口吐沫,非但没道歉,反而怒道:

  “不要脸,不害臊,你到底被多少个男人玩过?要是没有对比,你怎么知道我时间的长短?!”

  “你……!”田雨气得说不出话来,掀开被子下床跑出卧室,跑到次卧反锁房门。

  泪水在此刻决堤,田雨蹲在地上,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要是此时,周聪肯放下姿态,过来跟她道歉,她或许还会原谅他。

  但五分钟后,周聪来到她房门前说的话,却说出了让她难以置信的话……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