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奴巨乳女朋友,乖把它吞下去就给你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15 16:45:43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去,这个女人真的喝多了?王小野没有犹豫,赶紧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蛮腰儿,女人的肌肤像水一般滑腻,又像火一般的温暖。

 

“小弟,姐真的喝多了,站不稳了!”郑红梅娇妮妮的说着,绵软的身躯就歪到了王小野宽阔的怀里。

 

这样的接触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生过了,王小野已经不拘束了。张开双臂把她娇躯抱了个满怀,而且郑红梅比他矮很多,脑袋正好偎在他的胸口。他居高临下的视野,不偏不倚就看到了她那白花花的胸口。

 

王小野的眼睛顿时直了,虽然是在黑色的内衣里,但嫩白又挺拔的无限风光还是那样的耀眼。

 

“小弟,快扶我到卧室的床上去!”郑红梅在他的怀里像小猫一般拱动着。

 

王小野身心也在躁动着,他扶着她进了里间的卧室。卧室里有一铺半截的火炕,旁边是一张双人床,肯定是夏天要睡床的。

 

到了床边,郑红梅俯身就躺在床上了。眼神有点迷离,嘴里发出让人心痒的哼哼唧唧的,同时她的手没闲着,把自己小衫的扣子和短裙的腰扣都解开了。

 

一片嫩白的风光就展现在王小野的眼前,她是标准的小蛮腰,王小野感觉他两只手就能掐住的样子。或许是没生育过的原因,她的小腹光滑平坦,一丁点斑纹都没有,更没有多余的肉,皮肤细腻白嫩,在灯下反射着诱人的光泽。

 

而且,肚脐下面粉色内裤的边缘让人联想到下面更旖旎的春色。

 

王小野越发的血脉喷张,身体反应越来越大,他眼神都是灼热的。

第一章

自从尝到男人的滋味后,郑红梅就上瘾了,一开始还能缠着自家男人索取,可时间一长她男人孟凡义也受不了这大胃口的女人。

郑红梅正是需求很大的年纪,每次索取都得不到满足,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今天看到孟凡义与隔壁家的小媳妇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笑什么,吵了一架后直接跑了出去,可没成想晴天一声霹雳大雨就倾泻了下来。

  浑身被打湿的郑红梅,看到不远处的破庙直接小跑着冲了进去。

  看着身上被打湿的衣裳,郑红梅冷的瑟瑟发抖,在破庙没看到别人后,伸手直接将外衣脱了下来,露出那白皙的肌肤和胸前的傲人。

  将上身的衣服拧干穿在身上这才没那么凉了,郑红梅看眼下身的裤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了下来,可她刚拧到一半,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听到有人过来,郑红梅顿时慌了神,看了一眼四周,来不及穿裤子直接躲到了破庙的角落中,那位置黑漆漆的,不注意根本看不见这有人。

  可刚躲进去她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尿骚味,想要换个地方也来不及了。

  因为她刚藏好,扛着铁锹的王小野就正好骂骂咧咧几大步跑进了破庙中:“妈的,这贼老天下个雨也不打声招呼,害老子被淋成了落汤鸡!”

  他和郑红梅一样,走到半路就被这场瓢泼大雨淋了个措手不及。

  进了破庙的王小野浑身湿漉漉的难受,嘀咕了几句后直接脱掉了上衣拧干,丢到一边,没打算立即穿,这样的湿衣服穿着难受。

  很快他就将手放到了裤头上,根本不知道旁边还躲了个女人。

  郑红梅本来正强忍着角落里的尿骚味,可她目光很快就被王小野那精壮的上身所吸引,看到这小子把手放到裤子上,她的呼吸一下变得有些急促,两眼都不眨一下的死盯着王小野那只手,眼中透着慢慢的期待。

  要知道王小野那玩意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某些寡妇说的还有鼻子有眼的,说看到他那玩意就跟驴鞭差不多。

  她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亲眼验证!

  眼睛都不带眨的看着王小野将裤子脱下,虽然还没看到那玩意的真面目,可裤头那不凡的轮廓一下让郑红梅兴奋起来。

  当王小野拧完裤子,将手放到那贴身的裤头上面时,郑红梅兴奋得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王小野也没让她白期待,直接伸手将湿漉漉的裤子也脱了开。

  那吓人的家伙一登场,郑红梅的双眼猛地瞪得浑圆,伸手一把捂住自己嘴巴,呼吸粗重,心中被惊了一跳的同时,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凑近了看。

  天哪,这世上竟然有这么骇人的玩意!

  自己男人的那物和人家比起来也就是孙子辈,这玩意光是看着就吓人,这要是用起来,岂不是……

  脑海中刚一幻想,郑红梅顿时感觉心中一阵狂跳,下身一热,就有了反应。

  就在郑红梅这一呆滞中,王小野已经拧干了自己的裤子,穿了回去,挡住了那恐怖的家伙,看得眼热的郑红梅一脸的遗憾和不舍。

  可就在这时,王小野突然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藏身之处,还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郑红梅心中再度狂跳起来,难道自己被王小野发现了?

  正当郑红梅有些提心吊胆的时候,就看到王小野有些心不在焉站在她的面前,缓缓闭着双眼,同时双手放到了自己的裤头上,向下一拉。

  看到那恐怖的地方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不仅正朝着她,距离还这么近,郑红梅喉咙咕咚一声,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

  这一刻她甚至有种冲动,想要伸手去瞧瞧这是不是真的。

  “啊!”可看清王小野要进行的动作后,她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叫,直接把正闭眼准备放水的王小野吓了一跳,那玩意受到刺激一下就从龙变成了虫。

  身体本能地退后了几步,王小野一脸错愕地看着这漆黑的角落。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经常撒尿的角落竟然藏了个人,还是个女人!

  被王小野发现,郑红梅索性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毕竟这种充满尿骚味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可她刚从黑暗中走出,顿时感觉到了王小野那炙热的眼神。

  定住神的王小野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他没想到偷窥自己的竟然是村长的大儿媳妇郑红梅,她身上穿着的薄纱T恤被雨水浸湿后,里面黑色胸罩清晰可见,胸脯将薄纱撑起,格外诱人。

  可真正吸引王小野的不是这,而是下身那两条笔直光滑细腻的玉腿,刚才因为王小野来的不是时候,所以郑红梅根本来不及穿裤子。

  躲到那角落中后,更不敢穿,怕发出动静被王小野给发现。

  所以她现在站在王小野面前,两条几乎无遮拦的玉腿直接显露在了他的眼中,看得险些让王小野鼻孔喷血。

  感觉到王小野炙热的眼神,郑红梅短暂的慌神后,目光突然落到了王小野小腹下那再度产生反应的地方,眼中透着一丝贪恋和渴望。

  “臭小子,你这大家伙可真坏,竟然想尿姐姐一脸……”

  毫不在意王小野炙热的目光,郑红梅突然上前一步,香软的身子一下贴到了王小野身上。

  感觉到那异样的磨蹭,他红着脸,慌乱不堪地叫道:“梅姐,你咋在这里?”

  “姐姐等你呀……”郑红梅看着王小野的反应,咯咯一笑,突然凑到了他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温热的身体几乎贴到了他的身上,忍不住伸出了手。

  这一瞬间,王小野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全部奔涌向那个地方,他叫道:“姐,你快松开,我受不了啊!”

  “这就受不了了,姐姐还想试试你这大家伙,没想到你这么不中用。”

  郑红梅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更加用力,疼的王小野懵了一下。

  可转念一想,他的心一下火热了起来,一脸戏谑地看着郑红梅潮红的脸蛋:“姐,你敢试试?”

  “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一脸潮红的郑红梅,看着这吓人的家伙,喉咙咕咚一声,心中的那一丝忐忑很快就变成了渴望……

第二章

兴奋之下的郑红梅不自觉的一用力,王小野本能一声闷哼,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激荡着他脑海,险些就被她这一下给捏崩溃,连忙伸手抓住郑红梅的玉手。

  “怎么,你小子不敢了。”被他这么一阻止,郑红梅挑衅似地看着她,粉舌舔舐了一下嘴唇,动作分外勾人。

  郑红梅这么一说,王小野顿时不干了,看了一眼庙外,脸涨得通红连忙开口解释:“姐,这破庙人来人往的不安全,外面的雨差不多停了,要不去前面的荒废的果园?我记得里面可还有一张床……”

  “行,今天你最大,姐听你小子的。”郑红梅红着脸,不知道说的到底是哪大,可王小野却听出了她话中的撩拨,心中更加火热。

  妈的!等到了果园,老子一定要让着臭娘们跪着求饶!

  说走就走,王小野快速穿上裤子和上衣,然后一脸贪恋地看着郑红梅将那条湿裤子穿上,两条白皙的美腿在眼前不断晃荡。

  走到庙外只剩下濛濛细雨,可心口火热的两人却毫不在意,都加快了脚步朝着前面赶,不经意看了他手里的铁楸,郑红梅忍不住问道:“你拿铁锹干啥去了?”

  “今天是我妈妈去世的第三天,我去坟地给我妈圆坟去了……”王小野心中的兴奋一下就低沉了许多。

  “哦……”郑红梅想起王小野已经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怪可怜的,就不想提起他的伤心事,就又问,“你母亲的坟地不是在村西头吗,你怎么到破庙这边来了?”

  “我这不是过来考察果园吗,结果碰到这大雨……”王小野说到这里,突然想从这个村长的儿媳妇嘴里探听点消息,就问道,“梅姐,听说村里的这个果园想发包给个人?”

  郑红梅一阵警觉,水润的眸子转了转,问道:“你想承包这个果园?”

  “不是我,是我在职高的一个同学想承包……”王小野沉吟着说道。

  “你的同学承包果园做什么?这些果树已经结果不多了,会赔钱的!”

  “他当然不是指望这些果树受益了,是想办个生态养殖园……姐,这么说,村里真的想往外发包了?”王小野只想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准确的。

  郑红梅的丹凤眼里充满着抵触,说道:“村里是想发包,但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这150亩果园我们家承包了,村里正在研究着呢!”

  王小野不想打草惊蛇,便不再说果园的事情,就转了话题嘿嘿一笑。

  就在这时,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一声霹雳在头顶炸响。

  “啊!”郑红梅惊叫一声像受惊的小鹿一般窜到王小野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王小野,我怕……怕打雷!”

  王小野顿时被电流击穿了一般,女人的芬芳,女人柔软的身躯,尤其是她胸前的妙地弹着他。但他意识到她不是装的,她的身体确实在颤抖,这个女人真的怕雷。王小野忍不住紧紧地抱着她,说:“打雷有什么好怕的?”

  “我……从小就怕雷,怕的要死……”一道闪电又划过,郑红梅又是一哆嗦,更紧地抱住王小野,又是一声炸响,又开始有雨滴落下来。

  看到这雨又要开始下了,王小野急忙说道:“梅姐,我们还是快点去果园吧!”说着,拉着郑红梅就朝前面跑。

  带着郑红梅香汗淋漓地跑到果园旁边的小屋,王小野这才暗松了一口气。

  这是以前看果园子人住的房子,自从一年前果园荒废了,这个房子也就没人住了。

  外间是做饭的厨房,里间是卧室。房子里已经没有任何家具和物品,但里间的半截炕和一张大木床还在,只是火炕上已经没有了炕革,裸露着褐色的泥巴的炕面。

  倒是那张木制的双人床上的床垫和床单都在,而且上面还很干净,原因是这里经常有人来约会打炮,这里几乎成了偷情男女的炮房了。

  王小野拉着郑红梅直奔里面的卧室,因为那张床是整个屋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两个人跑进来都有点气喘吁吁的,而且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了。

  郑红梅本来就很薄的T恤紧贴在身上,前面傲人清晰可见,看得王小野差点流鼻血……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