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汽车卧铺真实艳遇经历,顶到了我太爽了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15 16:38:25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萧逸尘深眸中有怒火在燃烧,鄙夷地轻笑一声,一扬手狠狠撕碎了她身上的凤袍,“呵,不过给母后瞧了瞧病,就威胁母后让朕立你为后!”

 

一瞬间,女子那胜雪的肌肤便曝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司马月心下一惊,慌乱地去拢身上已被撕碎的凤袍,拼命摇头,“没有!臣妾只是给太后娘娘施针开药,和太后娘娘病情无关的事一个字都没提!”

 

萧逸尘深邃的眸子落在女人那白得雪亮的肌肤上,心念一动,嘴角邪肆地勾起,“既然这么想当皇后,朕就让所有人都看看朕是如何宠爱你的!”

 

言落,男人上前粗暴地扯掉她身上的袍子,中衣,亵衣……

 

不过须臾,司马月已然浑身赤裸。

 

“皇上,不要……”司马月恐慌极了,双手护在胸前,眼前早已经被一片雾气蒙住。

 

这是在宫人们众目睽睽的御药房……

 

他就这般恨自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萧逸尘邪肆地勾唇,大手钳住她的纤腰,一个挺身,从身后狠狠地刺入了她!

 

院子里所有的奴才丫鬟全都伏地而跪,没人再敢抬头!

 

那种熟悉的紧致让萧逸尘欲罢不能,身下的动作愈发猛烈,一下一下似是要把她贯穿一般!

 

“啊……皇上,不要……”司马月屈辱的眼泪,终是滚落了下来,心如刀绞。

第一章

“让开!本宫要见皇上!”

 

一袭凤袍的司马月一把推开挡在殿门外的太监,猛地推开了养心殿门。

 

“呜……皇上,轻点……臣妾疼……”

 

女子娇柔妩媚的呻吟声瞬间穿过幽幽大殿传了过来,不绝于耳!

 

心,骤然一紧!

 

司马月错愕地抬眸看去,一眼便瞧见龙榻上正在颠鸾倒凤交缠重叠的身影,男人身上那袭明黄龙袍刺得她双目一痛!

 

敛了一口气,她垂眸快速上前,“噗通”一声跪下,“皇上!臣妾父亲通敌之罪和臣妾欺君之罪可有确凿证据?臣妾想死个明白!”

 

今日是萧逸尘荣登大宝之日,她心心念念等来的不是封后的消息,而是父亲通敌卖国择日问斩,她欺君罔上、打入冷宫的圣旨!

 

她不相信!绝不相信!

 

不相信昔日那个独宠自己的男人,会亲笔写下这道荒唐至极的圣旨!

 

嫁给萧逸尘五载,她和父亲一起辅佐效忠于他,亲见他从默默无闻的五皇子被立太子,如今终于登上皇位……父亲和自己又岂是背叛朝廷之人?

 

听到声音,萧逸尘凉薄的唇讥讽一勾,身下的动作更加猛烈,“小妖精,两年不见,还是这么勾人!”

 

男人身下的女子低吟一声,“啊……皇上,姐姐来了呢……”

 

熟悉的声色撞入耳膜,司马月蓦地一惊,抬头看去,满眸惊诧,“初月?你……你没死?”

 

那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女子,竟是两年前坠崖失踪的太子侧妃风初月!

 

萧逸尘心满意足地从风初月身上抽离,一边慢条斯理地穿衣,一边淡漠地看向跪在下面的女人,“司马月,看到被你害死的月儿死而复生,是不是很害怕?”

 

司马月诧异,“皇上此言怎讲?”

 

男人还未开口,风初月起身摸索着拢了拢身上的凤袍,“姐姐,要不是我活着回来,皇上怎会知道当年我是被你推下悬崖的!幸亏我命大,只是双目失明、头脑失忆,如今想起了一切便回来了!”

 

司马月心中一震,怒斥道,“初月,圣上面前,岂由你胡言乱语!”

 

此刻再看过去,风初月的眼睛双目无华,似乎真的看不见!

 

“到底是谁在胡言乱语!”萧逸尘怒喝一声,拿起案几上的一支簪子,看向司马月凤眸微眯,“这可是你的?”

 

看到眼前那熟悉的凤簪,司马月无比惊讶,“这的确是臣妾的簪子,但在三年前,便莫名失踪了!”

 

“呵!”萧逸尘冷笑一声,狠狠将簪子摔到地上,“这是你当初把初月推下悬崖时,被她从你发上摘下的!”

 

“不可能!她撒谎!”司马月断然否认,她根本没做过!

 

“司马月!”男人突然一阵风过来,一把掐住了她的下颌,满眸冷冽,怒意滔天,“事到如今,你还想撒谎!这么多年来,若不是忌惮司马冥寒的右相之势,朕早就拆穿你的谎言,把你赶出东宫了!”

 

下颚上传来裂骨般的疼,但远远不及心中蔓延开的痛深。

 

昔日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突然变得如此暴戾,她的心骤然被撕裂,声音微颤,“臣妾何时骗过皇上?”

 

萧逸尘看到她眸中蓄积的眼泪,心头没来由地烦躁,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加大,咬牙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当年你得知朕给过月儿一枚定情的玉扳指,便用一枚假的玉扳指来找朕,若不是月儿早就识破你的阴谋,朕一开始就被你骗了!”

 

男人英挺的眉宇间透着刻骨的寒意,司马月错愕不已,“皇上,那玉扳指是臣妾救了你你送给臣妾的信物,岂会有假?”

 

萧逸尘冷笑一声,微眯的眸子里杀气十足,“朕已经亲自审问了那个玉匠,他亲口承认是你找他做的!”

 

“我没有!我根本没见过什么玉匠!”

 

“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欺骗朕的感情,用你父亲的相位逼朕娶你,之后又把朕最爱的月儿推下悬崖!”萧逸尘嫌恶地一把甩开司马月,负手踱过去坐在龙榻上,俊脸上是一派君临天下的威严,“如今,朕终于成为这万人之上,你欠朕的,欠月儿的,朕要你全部赔上!”

 

司马月心中一震,正要解释,只听男人冷厉绝情的声音从龙榻上传来,“来人!把这个贱妇的眼睛挖下来,给月贵妃赔上!”

第二章

萧逸尘话音刚落,几个太监宫女立刻从殿外进来,很快将司马月控制住。

 

“不许碰本宫!”司马月一边挣扎,一边看向龙榻上的男人,眼神哀怨急切,“皇上!臣妾的话你可以不信,但臣妾的父亲对你忠心耿耿,为了辅佐你登基,当年不惜冒着砍头的危险,谏言让先皇废了二皇子的太子,立你为储君……”

 

“住口!”提起往事,萧逸尘更加怒不可遏,“贱妇!你的意思是没有你们父女,朕就没本事坐上这龙椅?!”

 

“臣妾并非此意!”

 

“皇上息怒!为这些乱臣贼子气坏了龙体可不值当!”风初月抬手抚了抚萧逸尘的胸口,对着司马月的方向,笑道,“皇上这里已经掌握了右相写给敌国的亲笔信,人证物证俱全!姐姐,皇上念旧情饶你不死已经待你不薄,你还是早早谢恩吧!”

 

“挖!给朕把这贱妇的眼睛挖下来!”萧逸尘忍无可忍,咬牙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太监拿着刑具刚刚进来,只见太后身边的白姑姑从殿外匆匆走了进来,向榻上的男人福了福身子,“皇上,太后头风疾又犯了!传太后懿旨,请月主子前去为太后瞧瞧。”

 

萧逸尘负在身后的手攥成拳头,幽深的眸子微微一眯,看向殿下的司马月,“朕暂且留着你的双目!速速随白姑姑去给太后诊治!”

 

“臣妾遵旨!”司马月不由松了一口气,起身跟着白姑姑走出了养心殿。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风初月攒在广袖里的双手越攥越紧!

 

司马月,你早晚得死!

 

司马月从慈宁宫给太后瞧了病之后,又亲自去御药房配了药,这厢边刚从御药房出来,只见一道明黄闪过,萧逸尘怒气昭然地出现在眼前。

 

“皇,皇上……”司马月忙行礼。

 

可福下的身子还未直起,萧逸尘骤然伸手掐住了她的颈子,满眸阴鸷地步步逼她后退,“贱妇!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男人咬牙切齿,俊脸上的恨怒恨不得将她凌迟!

 

司马月满眸不解,被他逼得快速后退,直到腰身“嘭”一声撞到了院子里的晒药台上。

 

顾不上快要被捏断的脖子和被撞痛的后腰,她艰难地出声,“皇上,臣妾又做错了何事?”

 

御药房一众人等见龙颜不悦,纷纷垂首快步退到了一边。

 

萧逸尘深眸中有怒火在燃烧,鄙夷地轻笑一声,一扬手狠狠撕碎了她身上的凤袍,“呵,不过给母后瞧了瞧病,就威胁母后让朕立你为后!”

 

一瞬间,女子那胜雪的肌肤便曝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司马月心下一惊,慌乱地去拢身上已被撕碎的凤袍,拼命摇头,“没有!臣妾只是给太后娘娘施针开药,和太后娘娘病情无关的事一个字都没提!”

 

萧逸尘深邃的眸子落在女人那白得雪亮的肌肤上,心念一动,嘴角邪肆地勾起,“既然这么想当皇后,朕就让所有人都看看朕是如何宠爱你的!”

 

言落,男人上前粗暴地扯掉她身上的袍子,中衣,亵衣……

 

不过须臾,司马月已然浑身赤裸。

 

“皇上,不要……”司马月恐慌极了,双手护在胸前,眼前早已经被一片雾气蒙住。

 

这是在宫人们众目睽睽的御药房……

 

他就这般恨自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萧逸尘邪肆地勾唇,大手钳住她的纤腰,一个挺身,从身后狠狠地刺入了她!

 

院子里所有的奴才丫鬟全都伏地而跪,没人再敢抬头!

 

那种熟悉的紧致让萧逸尘欲罢不能,身下的动作愈发猛烈,一下一下似是要把她贯穿一般!

 

“啊……皇上,不要……”司马月屈辱的眼泪,终是滚落了下来,心如刀绞。

 

五年了!

 

同榻而眠五年,他在朝廷拉拢势力,她在东宫帮他笼络那些朝臣的妻妾;他出征讨伐,她熟读兵法,女扮男装陪伴君侧,做他最得力的军师!

 

何曾想过,他一开始就不相信她,昔日的恩爱全都是假,一切都只是为了他的江山……

 

司马月的心,随着男人一下一下狠狠的撞击,碎成了一瓣一瓣。

 

萧逸尘还未完全发泄完,只见李长青满脸惶恐地跑进来,“噗通”跪了下来,“奴才斗胆!月主子为太后娘娘施针之后,太后病情突然加重……”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