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纯肉小说磨豆腐高潮了,做死你好不好小说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15 16:23:13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确实夹得紧,我的烙铁被她的大腿死死夹死了,动弹不得。

“金水,你、你好大啊!”嫂子又是颤声说道,然后,整个身体开始前后动了起来。

我被夹得有些疼,‘嗷嗷’叫了起来!

而这时也响起来我妈的声音:“傻小子,你倒是小声点啊,让别人听见了咋办?”

听到这,我有些哭笑不得,我妈肯定是以为我和我嫂子已经开始做了。

不过我虽然没有做过这事儿,可我是看到过嫂子和哥,还有张大龙和吴丽珍做过。

我和嫂子明显不对啊!

我的小祖宗不是要进入女人的身体里吗?可现在被嫂子的双腿夹着呢!

但尽管这样,嫂子那弹力惊人的胸脯还是让我很舒服。

我突然明白了,嫂子这是在糊弄我妈呢!

她的动作,还有她问我的话都迷惑了我妈!

当然,她也以为把我给糊弄了。

嫂子的腿慢慢松开了,我的祖宗就在她屁股外面,在她前后的运动中,不停的碰撞。

那感觉还真的很舒服,好像上了天似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嫂子也是若无若无的哼哼着。

第一章

今天当我第一次看见城里来的嫂子林晓慧时,我的心都没法淡定了。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白晰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可以迷死人!

 

 

尤其是那高耸的地方,看得我眼馋馋的,不知吞了多少口水!

 

 

吃过晚饭,我就回到屋里,守在窗子边,又是激动,又是期待。

 

 

因为嫂子坐了一天的车,她这样爱卫生的城里人,肯定是要洗澡的。

 

 

以前,家里的洗澡间很简陋。

 

 

两年前,我哥结了婚,在嫂子的要求下,重新在院子靠墙角处砌了一个卫生间。

 

 

月亮上了柳梢头,村子安静下来。

 

 

嫂子穿着睡衣,端着一个面盆从堂屋走出来,她先是检查了一下院门之后,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里面的灯亮了。

 

 

我悄悄的走出来,蹑手蹑脚的走近卫生间。

 

 

然后,我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显然嫂子已经开始洗澡了。

 

 

想象着嫂子那诱人的身体,此刻已经没了衣服的遮盖,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然后,我绕到卫生间的侧墙,轻轻的把上面的一块小砖头抽取出来!

 

 

两天前,当我知道嫂子要回来的时候,我就在墙上做了手脚!

 

 

没办法,光看照片上的嫂子就迷死人,今天见了真人,更是美极了!

 

 

我的眼睛凑了上去!

 

 

里面,嫂子在那里抹香皂。

 

 

她正对着我,身材真的是极好的。

 

 

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女人没穿衣服,还是我嫂子的,我下面一下就有了反应!

 

 

卫生间并不大,只有几个平方,因为院子是黑的,所以,嫂子根本发觉不了有人在偷窥。

 

 

何况她刚才检查了院门,而家里只有我和我父母。

 

 

看着嫂子白白的身子,我口干舌燥,心里有一团火在上下窜动。

 

 

自从我开始跑马之后,我对男女那方面就有了朦胧的意识。

 

 

在嫂子回来之前的那半个月里,村子里的妇女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喂奶,还有的在林子里撒尿时也并不避讳我。

 

 

让我着实大饱了眼福,然后,我就开始偷看她们,越发的让我了解了女人的身体和对她们的渴望。

 

 

为什么她们不避讳我呢?

 

 

因为,我是一个瞎子!

 

 

在我八岁那年,一场车祸,我的视神经受到压迫,于是,我就瞎了。

 

 

这一瞎就是十一年!

 

 

结果,半个月前,我莫名其妙的恢复了视力!

 

 

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尝到了甜头了呀!

 

 

所以,这个时候,嫂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这个瞎子小叔子会偷看她!

 

 

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我心里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我哥现在已经出国务工了,嫂子要在我家住一年,没有了哥哥,这让我心里越来越大胆。

 

 

放回香皂之后,嫂子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开始冲洗。

 

 

太馋人了!

 

 

在嫂子冲完水之后,我也爆发了!

 

 

我恋恋不舍的再看了一眼嫂子,把小砖头堵上,然后悄悄的回到屋里。

 

 

可我仍然无法睡着,脑子里还是嫂子白花花的身体。

 

 

不过呢,嫂子要在家里待上一年,我有的是机会偷看她呢!

 

 

快要睡着的时候,我被蚊子给叮醒了。

 

 

嫂子没有回来时,我是睡在她那屋的,那是她和哥的新房,里面装有空调。她今天回来了,我就搬到院子的西屋来了,没有空调,蚊子多,而我忘了拿蚊香。

 

 

于是,我下了床,准备去爸妈的房间拿蚊香。

 

 

堂屋的左边是爸妈的卧室,右边是嫂子的卧室,走到堂屋,我发现嫂子的房间还亮着灯。

 

 

为了不惊动父母,我就准备去找嫂子拿。

 

 

走到门口,听见里面有动静,好像电视开着。

 

 

于是,我敲了门。

 

 

“谁呀?”嫂子的声音响起。

 

 

“嫂子,是我,金水,我来拿盘蚊香!”

 

 

“哦,我给你开门。”

 

 

脚步声响起。

 

 

门开了。

 

 

我一愣住了。

 

 

嫂子居然光着身子!

 

 

当然,我是瞎子,她用不着忌讳我。

 

 

难道嫂子喜欢光身子睡觉?

 

 

我走了进去,瞟了一眼电视。

 

 

又呆住了!

 

 

然后,我看到下面的影碟机亮着,嫂子是在放碟片!

 

 

她居然在看这个?

 

 

我又开始有了强烈的反应!

 

 

乖乖,没想到嫂子居然是这样的女人,难道她就是村里人说的那方面很强的女人?

 

 

我想起了之前,我哥给我说过的一些话,虽然,他们在一个城里生活,但是双方的工作很忙,他们就是那种周末夫妻,聚少离多。

 

 

嫂子给我递蚊香的时候,她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我的裤档上,嘴巴震惊的可以装得下一个苹果。

 

 

不得不说,我的本钱是很大的。

 

 

为了怕她怀疑,我赶紧说道:“嫂子,我尿急,你快给我!”

 

 

嫂子‘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嫂子也想上厕所,我们一起去吧!”

 

 

然后,她穿上睡衣,拉着我走了出去。

 

 

在她穿睡衣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盘子里放着一根新鲜的黄瓜。

 

 

难道嫂子把这个当夜宵?

 

 

到了卫生间,嫂子让我先进去,然后,我发现她悄悄的把关上的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嫂子居然偷看我!

第二章

我发觉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说破呀!

 

 

难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听村里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本钱大,那样,她们才有充足感。不过,我没法理解,因为我还是一个童子娃儿。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侧着身子,然后扒下了裤头。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被嫂子这样看,我下面涨得厉害,那尿居然变成两股飚了出去!

 

 

嫂子眼紧紧的盯着我的裤档,竟然两只手摸起了自己身体下方,表情非常的迷离,这太香艳了!

 

 

虽然,我瞎了这么多年,并不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农村,你随处可以听见别人谈论男女那点事儿,而他们更不会在乎我这个瞎子的存在。

 

 

嫂子的这种行为跟我自己用手指差不多吧?

 

 

难道我哥真的满足不了她?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递给了我,然后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点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间里看那个!

 

 

那个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毛片吧?

 

 

她还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发断定嫂子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我哥现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样用手来解决问题了。

 

 

要是,我能变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要知道,这个手机是嫂子今天才送给我的,是一款盲人专用的手机,可以通过语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机上只有我嫂子还有我父母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拿了过来,一看,是嫂子打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给我做什么?

 

 

没有多想,我接了电话。

 

 

“金水吗,我是嫂子!”嫂子的声音响起来,有点急切。

 

 

“嫂子,你还没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水,把你吵醒了,你能来我屋里吗,我有点事!”

 

 

这个时候,叫我去她屋里,有点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难道嫂子看毛片,受不了了,让我去当她的手?

 

 

但是,我嫂子很爱我哥,她不可能做对不起我哥的事儿,而我也不能对不起我哥!

 

 

心里想着,我答应了一声。

 

 

放下手机,我就很忐忑的出了屋。

 

 

再次来到嫂子的门前,一推,门开了。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嫂子正坐在床边,还是光着身子,不过,电视已经关了。

 

 

她走过来,把门关好,然后,把我拉到床边。

 

 

“嫂子,啥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正大光明’的看着嫂子。

 

 

由于瞎了这么多年,我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差不多粘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得见了,不过也就是一条缝,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还戴着墨镜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纤毫毕现,那视觉的冲击比刚才在卫生间外偷看还要强烈!

 

 

我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嫂子欲言又止,脸已经红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说呀!”

 

 

“金水,是这样的——”嫂子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黄瓜放、放到身体里去了,结、结果断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张脸红得像苹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头柜,看到盘子里还有半截水淋淋的黄瓜!

 

 

“嫂子,你说啥,黄瓜放到身体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咙上了?”我下意识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没有看出异样!

 

 

要知道盘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黄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咙上,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她一个大人,怎么可能把黄瓜囫囵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水,黄瓜没有在喉咙上,是、是在我下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张开了腿。

 

 

我脑袋‘轰’的一下!

 

 

妈蛋,黄瓜原来在她下面!

 

 

可她怎么把黄瓜放在那里面去了?这可是一根大黄瓜啊!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嫂子把黄瓜当成男人那个了?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醋,村长的儿子张大龙对小卖部老板娘罗春花说,她男人没在家,她只能用黄瓜止痒,结果被罗春花给骂了一顿。

 

 

当时,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这黄瓜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