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她的花蕾挺身而入,惩罚你不准把它拿出来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4-15 15:37:38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听到这诱人的声音,老赵更加卖力的挑拨了起来,他上下其手,不断的触动着少女的心弦,刘春春的脸色绯红一片,整个人如同发烫的烙铁。

 

 

忽然刘春春身体一颤,猛地睁开了眼睛,只不过她的眼神迷离,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不断的往外呼着热气,老赵见状心中一惊,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索性心一横,手底下更加卖力起来。

 

 

“啊!!!”刘春春之前积压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她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整个人像是没了力气一般瘫软在床上,双腿也松懈了下来,任由老赵放肆着却没有力气反抗。

 

 

老赵早就红了眼睛,他喘着粗气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裤头,然后翻身爬了上去,抱着刘春春俯下了头,印在了那张樱桃小嘴上。

 

 

在老赵高超的技术下,刘春春很快就沦陷了,两条柔腻纠缠在一起,老赵贪婪的吞咽着美味的香津,手开始不老实的在下面挑拨起来。

 

 

“啊……”刘春春被老赵挑拨的浑身颤抖着,细腻的腰肢不断扭动,她面色潮红,眼神迷离,手也开始在老赵的身上游走起来。

 

 

察觉到刘春春的变化,老赵喘着粗气跪在了床上,抓着她的两只小脚向上推去……

第一章

老赵退休之后就闲在家里了,孩子们事业有成他也帮不上忙,索性一个人在家没事浇浇花花草草,倒也过的清闲。

 

 

这天老赵正在家做饭,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忽然门铃响了起来。

 

 

“奇怪,这个点谁会来,难道是老刘?”老赵嘀咕了一声,拿着炒勺就去开门了。

 

 

打开门之后老赵立刻就愣住了,来的不是老刘,而是老刘的小女儿刘春春。

 

 

这刘春春刚满十八岁,生的玲珑俊俏,模样越来越漂亮了,大院里谁见了都得笑着夸上两句。

 

 

“赵叔,你家有吹风机吗?”刘春春正用手拨弄着湿漉漉的长发,看到老赵后甜甜一笑。

 

 

她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刚刚遮住腿根子,衣摆下露着一双白皙柔嫩如羊脂玉般无暇的大长腿,脚上还穿着拖鞋。

 

 

刘春春刚洗完澡,浑身湿漉漉的,上半身还是镂空的,单薄的T恤紧紧贴在身上,别看她才十八岁,身材发育的却非常好,老赵都能看到那一对浑圆饱满的柔软高耸,正直挺挺的对着自己。

 

 

咕咚……

 

 

老赵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偷偷瞟了刘春春一眼,只感觉口干舌燥,险些生出犯罪的冲动。

 

 

“赵叔?”刘春春见老赵在发愣,伸出小手在老赵脸前晃了晃,问道:“赵叔,你怎么了?”

 

 

“没,没事,有吹风机,在浴室你去拿吧。”老赵连忙让开了身子。

 

 

“谢谢赵叔!”刘春春没怀疑老赵,甜甜的说了句谢谢,从老赵身边走过,带起了一阵香风。

 

 

老赵的媳妇走得早,很久没有跟女人接触过了,见到这种阵势哪里受得了,顿时便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起来。

 

 

不过刘春春并没有发现老赵的异样,她拿着吹风机在客厅吹起了头发,顿时整个客厅里都充满了少女的体香味。

 

 

吹风机的风一吹,刘春春的T恤便随风鼓荡起来,衣摆不停的上下摇动,这美妙的风景简直要把老赵的魂都勾走了。

 

 

很快刘春春就吹好头发了,老赵连忙有些遗憾的收回了目光,说道:“春春,你爸呢?等会儿叫他过来喝两杯!”

 

 

“嘿呀,别提他了,家里的吹风机坏了,我说买个新的算了,他非要拿去修,老古董!”刘春春撅着小嘴哼了一声,拿着吹风机弯腰放在了桌子上。

 

 

她这一弯腰可把老赵给高兴坏了,T恤本来就宽松领口非常大,随着她这一弯腰领口立刻就耷拉下来了,粉色的少女内衣费力的包裹着两团雪白柔嫩,仿佛随时都会从领口中跳出来。

 

 

看到这风景,老赵顿时呼吸急促起来,目光炙热的盯着刘春春,狠狠的咽着口水。

 

 

“呀!”放下吹风机后,刘春春正要起身时脚下一滑,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赵眼疾手快,连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连忙将刘春春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心疼的说道:“怎么样,没摔着吧?”

 

 

刘春春侧着身子,一只手放在了身后的浑圆挺翘上,一边揉着一边说道:“哎呦,疼死我了!”

 

 

“哪里疼?叔给你揉揉!”感受着怀里的娇躯,老赵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第二章

“这里疼,赵叔你快帮我揉揉。”刘春春指了指背后的圆润,脸上还带着些许痛苦,看来是真跌疼了。

 

 

听到刘春春的话,老赵心中一震,随即便是又惊又喜,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缓缓的伸出手放在了那圆润的饱满上。

 

 

在触碰到刘春春的时候,老赵只感觉浑身像是过电一样,骨头都快酥了,忍不住在心中暗想道:“这手感,还真是年轻女人的身体,好有弹性,好大好软!”

 

 

老赵陶醉在这美妙的手感之中时,刘春春也像是触电一般,浑身一个机灵,只感觉老赵的手像是一块炙热的烙铁一般,刚刚跌痛了的部位竟然传来阵阵莫名的舒爽。

 

 

刘春春的脸颊有些泛红,生怕老赵发现她的异样,紧咬着下唇偷偷看了老赵一眼,见老赵眼神专注,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老赵心里都乐开花了,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身子,更别提这样的亲密接触了,刘春春身上散发的女性荷尔蒙以及那少女独有的体香,无一不让老赵兴奋不已。

 

 

“还疼吗?”为了掩饰自己的想法,老赵压下了心中的不舍,将手收了回来。

 

 

刘春春被老赵揉的舒服,正紧咬着嘴唇享受,忽然感觉到挺翘一阵清凉,原来老赵的手已经收回去了,她的脸颊微微一红,娇滴滴的说道:“这边不疼了。”

 

 

听到刘春春的话,老赵心里一惊,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边不疼了?难不成那边还疼?

 

 

一想到这里,老赵忍不住兴奋起来,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期待,于是试探着问道:“有没有摔着别的地方?”

 

 

“这边还有点疼,赵叔你家地板太滑了!”刘春春嘟着小嘴,一边说着撅起了另一边。

 

 

看到刘春春撅起另一边,老赵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只感觉口干舌燥,那里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全身的血液都涌了过去,下面立刻就支起了小帐篷。

 

 

为了掩饰尴尬,老赵连忙干咳了一声,侧着身子坐在了刘春春的另一边,强忍着心中犯罪的冲动,缓缓的伸出了手。

 

 

虽然老赵心里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动歪念,可当他的手覆盖在那柔软上的时候,那莫名的舒爽跟刺激感,立刻就将他的理智冲散了。

 

 

呼……

 

 

老赵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缓缓的在那挺翘柔软上滑动,那层单薄的T恤根本就无法阻隔两个人的体温接触,这一刻老赵感觉自己体内的激情被完全点燃了。

 

 

感受着老赵有些粗糙的手掌,刘春春也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只是懵懵懂懂的觉得,浑身都非常的舒服。

 

 

因为家教比较严,刘春春即便已经十八岁了,可却从来没有跟男孩子亲密接触过,所以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并不懂,否则她绝不会让一个老头子这样触碰自己的私密部位。

 

 

这个时候老赵已经红了眼睛,他呼吸有些急促起来,盯着刘春春上身傲立的柔软深吸了口气,又看向了刘春春那双白皙柔嫩的大长腿,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