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太粗太硬太深了太涨了轻点/后半生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4-13 16:08:06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过了一会儿,李洪红赤身裸体来到我面前。

“王叔叔,我明天就要搬出去了,我不会再在这儿陪你了。我想体验一下你以前说过的话。”Lihonghong拉着我说。

瑞德,别这样,好吗?别想为我难过。你想用这种方式报答我。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现在可以走了。我气愤地说,但我很期待。

第一章

自从隔壁搬来了个漂亮女人,我就魔怔了。

 

 

我今年已经50多岁了,老伴几年前去世后,我索性从中医院申请了病退,在小区开了个诊所打发时间。

 

 

到我这年纪,本以为生活没什么乐趣了。

 

 

可自从赵欣雅一家搬到隔壁,我的激情再次被点燃了!

 

 

这女人年纪不大却长得楚楚动人,或许因为刚生完孩子,她的身上透着一股子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是个男人都挪不开眼。

 

 

在看到这女人的第一眼,我就有些蠢蠢欲动。

 

 

不过哪怕我对这女人有想法,可因为她老公的存在,我也就只能在心里偷偷想想,每次坐在诊所看着她路过时多看几眼。

 

 

真的要对她产生什么冲动,我还没那胆子。

 

 

到了我这岁数,要真做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事,那就晚节不保了。

 

 

可我却没想到,我不去想,机会却来的太巧了。

 

 

本来只是邻里相见点头问好的接触,却让我对这女人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这一切都要从她老公黄克伟说起,这两口子虽然刚生完孩子,可因为年轻,再加上家里也没有老人来帮忙照看,不怎么会照看孩子。

 

 

因为我在小区开了个诊所,他们知道我是个老中医,所以在搬到我家隔壁后,时不时就会来向我请假一些照顾孩子的经验。

 

 

这一来二去,我们的邻里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

 

 

也因为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对赵欣雅这女人也越来越着迷,她身上所带有的那股女人味,总是让我半夜辗转反侧,无法自拔。

 

 

我本来认为能天天和她说说话,多看几眼饱饱眼福,闻一闻她身上的香味就满足了。

 

 

可那天,黄克伟突然跑到我家,他临时要去外地出差一段时间,留下赵欣雅一个人在家里带孩子不太放心,所以就拜托我多照应下她们娘俩。

 

 

我本来一直惦记着赵欣雅,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阵火热。

 

 

就是因为黄克伟的存在,哪怕对这女人很眼馋,可也不敢有什么逾越,现在他却说自己要出差一段时间,还拜托我照应,这不是给我趁虚而入的机会吗?

 

 

不过在黄克伟面前,我却强按捺下了心头的激动,一本正经地应了下,让他放心去出差,我会好好“照顾”她们娘俩的!

 

 

第二天黄克伟放心的去出差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一亲芳泽。

 

 

可我发现事情并没有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她老公一走,赵欣雅却一直没给我机会,不仅没再找过我请教经验,甚至好几天都没出门。

 

 

以前还能每天看到她,不时说几句话,可现在人影都见不着一次。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我也变得越来越焦躁。

 

 

正当我有些失魂落魄的时候,那晚她却主动送上门了!

第二章

这晚我在阳台偷看了几眼隔壁紧闭的窗帘后,轻叹一声就打算洗漱睡觉,可就在这时,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王叔!王叔,你睡了吗?快帮我看看孩子怎么了!”

 

 

我强忍住心中的激动,连忙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门外慌慌张张的赵欣雅。

 

 

可能太着急了,她只穿了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久违的视觉冲击,让我有一瞬间的慌神,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小雅你别慌,先说说孩子怎么了?”

 

 

我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的语气尽量淡定些。

 

 

“王叔,孩子一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克伟还不在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欣雅拉着我的手臂急哭了,丝毫没意识到她身子贴在我的胳膊上。

 

 

“哦?快带我去看看!”

 

 

虽然我有些心神荡漾,可一想到她家那可爱的小家伙出事了,我连忙强压下心中的狂跳带上门,赶紧向着她家跑去。

 

 

进屋后,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孩子,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小家伙哭个不停,我顺手拿起旁边的奶嘴,放在他的嘴边,这小家伙立即停止了哭闹,小嘴用力地吸哺着。

 

 

“你是不是没有奶水了?看给孩子饿的!”

 

 

见孩子哭得那么可怜,我有点心疼,也知道她没什么经验,把孩子饿着了。

 

 

赵欣雅低下了头,紧了紧睡衣,脸变得红了起来。

 

 

“你呀,太粗心了!家里有没有奶粉?”

 

 

赵欣雅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地说:“家里……家里奶粉吃完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买。”

 

 

我看了一眼表,对着赵欣雅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超市都关门了,要不去医院吧,找个医生来帮推拿下你就有奶了,要是实在不行……”

 

 

我看了眼她微红的脸颊,没有接着往下说。

 

 

说话间,孩子又哭了起来,安抚奶嘴治标不治本。

 

 

赵欣雅一把抱起孩子,焦急地说道:“王叔,怎么办呀?孩子又哭了,嗓子都哭哑了!”

 

 

孩子越哭越来劲儿,赵欣雅忍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

 

 

见她六神无主,我有些不忍心:“你赶紧换身衣服,我陪你去医院!”

 

 

我刚转身,小家伙的哭声突然不那么大了,还断断续续的。

 

 

我连忙转头看了一眼,只见孩子的脸憋得通红,连饿带哭,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心中突然生出一次焦急。

 

 

“快!倒点温水!先给孩子喂点儿!”

 

 

见赵欣雅还愣着,我赶紧轻轻地推了把她的香肩,怎么孩子都哭成这样了还发呆。

 

 

“王叔你抱下宝宝,我这就去!”将孩子交给我,赵欣雅急忙小跑去厨房。

 

 

随着她小跑的步伐,我忍不住将目光放了过去。

 

 

不一会儿,赵欣雅就拿着瓶子小跑了过来,她不经意地一抬头,四目正好撞到了一起,看得我老脸一红。

 

 

“我看着她喝,你去换衣服吧,我开车拉你去医院。”

 

 

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我错开话题连忙接过瓶子,放在了小家伙的嘴里。

 

 

可水是没有味儿的,这小家伙吃了几口后,就把奶嘴吐了出来,再怎么喂,他就是不吃,继续哭了起来。

 

 

“王叔,你是中医,一定会推拿要不你帮我吧!看着他哭,我心疼!”

 

 

赵欣雅哭着拉住我,眼底的羞涩,很快就消释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孩子的担心。

 

 

“我倒是会,可是…可是…我……”虽然这时候很想答应赵欣雅,可我表面上还是装作一脸为难,不然会让这女人产生警惕。

 

 

故作犹豫地看了眼哭着的孩子,我一脸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先给你检查下!”

 

 

我的表演显然很成功,赵欣雅对我完全没有戒备,有的反而是惭愧和羞涩,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又羞红着脸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就像有个虫子在蠕动着,对接下来的检查兴奋又期待。

 

 

我把孩子放在婴儿床里,然后让赵欣雅坐在沙发上。

 

 

赵欣雅羞涩地把衣服掀开,我顿时愣住了,喉咙中不自觉地咽下了一口唾沫。

 

 

“王叔,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愣神时,赵欣雅突然开口叫了我一声。

 

 

“啊?可以,可以开始了!”我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看着她,感觉老脸有些滚烫,坐在她的对面,颤抖着将手伸了过去。

 

 

那一瞬间,我顿时感觉自己这颗心脏受不了了。

 

 

因为心脏直接高速跳动了起来。

 

 

这种感觉是已经孤身这些年的我难以想象的,而且当我手触碰到的那一刻,她浑身一颤,俏脸变得越来越绯红。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的虫子不时地咬我一口,痒痒的,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我紧了紧心神,强忍着心中的狂跳为她检查起来。

 

 

虽然因为刺激让我脑海中有些浮想联翩,可我大部分心思还是放在给赵欣雅找病根上,所以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这应该是常见的乳腺堵塞,要解决这问题也不难。

 

 

“小雅,你忍一忍,可能会有些疼!”

 

 

我瞅着她,她脸更红了,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我手上加了点力道,她就疼的轻哼了起来,眼角含着泪珠。

 

 

看到她微闭着双眼,还有紧咬嘴唇的样子,虽然我心中默念着不让自己想歪,可却感觉格外的刺激。

 

 

“王叔,再用点力!”

 

 

赵欣雅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痛苦慢慢舒缓开来,口中竟发出了一声催促,听的我心头一跳。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