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疯子?醒醒吧,人们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4-13 11:15:56归属于经典文章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这几日,我已经明显感觉身体有些不适。

    周围都黑乎乎的,却也不知当下是夜是昼。我只凭心中剩余的一些气力和信念在苦撑罢。

  “他们杀不死我。”我心里便这样想。

    不多时,房屋里走来两人。我知道是他们来了,两人与平常一样,很是熟练的拿出皮包里面的杂乱文件,穿西装姓周,是不知道姓名的,这里面的人都叫他周总,他只在门口站着,板着脸,单单张眼望着我,也不向前半步。另外一个也是一样没有名字的,只是听得周总一直叫他阿文,这便是他的跟班小弟了。

      阿文向我走过来,他手提包里面发出很多颗药丸撞击的清脆的声音来。我知晓,他又要来“施刑”了。

      “你今天要是不吃这药,便饿死你罢。”阿文恶狠狠的冲我说道,眼睛透露出来的全是凶光,眼神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刃,已经把我杀死一次了,他说出这句话时候,并没有露牙,但是我却很清晰的听到了他牙尖磨动的声音。

    他若是用四只脚走路,定会将我生吃了。

    “这害人的药,我是不会吃的,你就死了心吧。”我平静地说道。

    阿文听罢,用他那鸭脖般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叫喊了起来,他就要露出本面了。

    “吃完药然后再签认罪书,你不要这样固执,这样固执对你没有好处的。”站在门口的周总悠悠的说道,他还是用着很轻蔑的口吻。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转把脸转向一边,不再想看到眼前的两人。

    周总见我不搭理他,便招呼依然半疯的阿文离开了。二人临走时,在门口低头交耳细碎的说着什么,阿文伸着脑袋,竖起了耳朵来,认真的听着。

    不用去猜测,我也知晓他们在说什么,今晚他们要对我下手了!

    我并不很在乎他们会对我下手,因为在我决定做这件事情之前,我早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我猜想,他们杀死我后肯定会以窃取商业机密的理由,来将我的死因掩盖的毫无痕迹。

  入夜,周二人果然就来了,小人行事都是在暗夜里的,黑暗几乎是覆盖了所有罪行。

    还未等我醒来,我觉察自己进入了一个很窄小的空间,他们用麻袋套住了我!我于是本能的挣扎,身体在密窄的空间里扭动。

    “你们定会遭报应的!”

    我不甘的声音从内心挣跑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朦胧中清醒了过来,只觉得胳膊异常的酸痛,缓缓张开眼,是在医院,很是庆幸,还活着!

    正感到疑惑,熟悉的声音从后边传过来。

    “小丁,终于醒了。”

    我眼前的一切东西都模糊的很,我只努力的往前看,把一片片的模糊慢慢的推开,前面才缓缓现出几个人影来,是我的同事,心这才放了下来!

    听他们说,幸亏昨夜里他们去的及时,那伙强盗正要把准备要把我活埋!多亏了我的同伴,将我从一米多深的土里给挖出来!

    总算是死里逃生吧,倒是验证了吉人自有天相这句古话!

    那伙强盗已经销声匿迹了,但是他们的公司还在,还明目张胆的开张呢!

    这几日在里面拍到的所有素材,也全在昨夜毁于一旦。值得庆幸的是,我那被摔坏的手机里面,还留着一段录音,里面的内容是周总在写小黑板的一些对话,这倒着实让我觉得高兴。

    但是很快,同事阿福的一句话让我的兴奋一下就消失掉。

    “光有录音,证明不了什么。”

    这样的话,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完全白费了。

    沮丧的心情就像外面乌黑的云一样,沉重,悲伤。

    临街的公交站牌,依然是天胜公司的广告,现在看上去,貌似比以前还亮腾了许多,广告语还是那句让人着魔的话:

    “感冒生病,就上天胜自然医学理疗!”

    我走过大街,要去对面的饭店拿盒饭。在我抬头的不经意间,饭店上的招牌竟毅然写着天胜两个大字!天胜一家人,我又看了一遍,确认是没有看错。

    我还在惊愕间,店老板已经笑着脸向往招手了。“尝尝吧,本店换新人接手了。”他客气的语气,让我无法拒绝。

    “为何要跟天胜做事?”我于是问道。

    店老板似乎从我的言语中听出了几分味道,他只是苦笑摇头,两只手也不知往哪里放去才好,只能是在半空停顿着。

      “都是赚钱嘛,娃要读书。”良久,他才憋出这么一句,也就没了下文。我此时,也不想再与他过多的交谈,只是认为说再多都是无益。

    回的路上,远远的看见胡大婶正拉着一位银发老人对她滔滔地说道着什么。

    “吃了这瓶天胜丸,腰酸背痛全不见!好得快,好得快!”…………

    胡大婶又在行骗!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胡大婶,此前是见过几回,她专以行骗为生。那时,我初来乍到,并不知她有行骗的名头。她专以家中有喜事,或者家中遇大变等原由,来到我们办公处讨要酒水糖果钱,不论多少,她都收。

    后来,我们都知晓了她的套路,她骗不到钱也就不再来了。因为这样原因,我对她是由心底的感到厌恶,以消费人们善良为生的人,跟地狱里油炸的恶鬼的罪恶感是相同的!

    “你还在骗钱?快收手吧!”

    我对她喊道。

    她转身看见了我,是有几分疑惑,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老奸巨猾的骗子是不会心慌的。

      “你不要凭空污蔑我。”

      她用鸭脖的声音叫道。

      “老伯,不要相信她的话,她手里的药是假的。”

    我来不及去搭理她,只想劝银发老人快点离开。我心一急,便伸手去推了老伯,我没想到的是,老伯却对我十分的抗拒,对我的话根本半点都听不进去。

    “这是我的救命药,你不要害我了……”

      老伯的这句话,瞬间就把我拉开了很长的距离。

      我在害他!真正想害他的人就在旁边,而我是想帮他的人,想帮他的人,成了害他的人,我在他眼中成了害人的朋友,我依然是害人的人!

    我还来不及伤悲,老伯已经离去,嘴里还碎碎的念叨着,希望能这次能治好了病。

    胡大婶却是早已不见了身影,我也没有心思在意她又要去哪里行骗,此时只是觉得心里空空的。

    忽然觉得口袋有轻微震动,摸出来手机,屏幕上已经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全是奶奶用座机打过来的。

    回拨了过去,奶奶激动地说让我回去吃个饭。

    这才想起,明天是奶奶的生日。

    第二日,我起了个大早。

    老家离县城远,而且路也不好走,大多是山路。一个往返几乎要去一天时间,所以一般回去是要住一晚上。

    到老家时,已经是下午的两点了。

    来到家门前,周围却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正要敲门,却听见里面似乎很多人在说话,又或是在开大会一般。

    我伸手一推,门没有上锁。

    我看见大前院里,坐着有二十来个人,都是村里的人。他们现在正抱着大腿饶有兴趣的议论着什么事情。

    正中间,奶奶正坐在小板凳上,双手鼓着掌,嬉笑颜开的,而她身旁站着的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是天胜集团的人!

    我看到西装男人后,立刻大力敲打门,并且对他们大喊:

    “大家不要相信他,他们公司都是骗人的!”

    我边说边走向前,走到西装男人的前面,只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大家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更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进了这院子的,只是都愣住了,只是面面相觑,顿时就安静了很多。

    “丁,刚到家啊,这位是天胜的经理,他们公司的药很不错啊…………”奶奶拿着药瓶说道。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揭露,在曝光,在调查的黑心保健公司,却最终对我下手了。

    现在如果我再说什么,或者应该说些什么也许都没什么用了,因为眼前的这群人跟奶奶一样都是走火入魔了,现在天胜保健对他们来说就是他们的第二次生命,而我做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就是在剥夺他们的生命,执迷不悟的人们,多可怕!

    我想好了,我应该要做什么。

    我拿过奶奶手里的药瓶,狠狠的摔落在地上。

      全院二十多个人,四十多双眼睛,透露出四十多把光刀,将我刺杀了数十次,西装男人眼里透出来的是屠刀,沾满了血的屠刀,直向我的心脏,屠刀片上面,隐约雕刻着两个字: 资本。

    此时我也什么都不怕了,大有鱼死网破的决心,咬咬牙,心里总是记起那句话: 横眉冷对千夫指!

    “你这该死的疯子,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熟悉的声音?是周总来了。

      他一直在院子,刚刚是蹲在人群里,所以我没认出来,他笑着走了过来,还有阿文。

    “大家不要理他,他早先就疯了,总是到处乱说话。”周总大声的说道。他似乎是这里的领头人了,大家看他的眼神多出了一份崇拜。 

    “阿周啊,小丁还小不懂事啊,你要多帮帮他,你是我们的领导。”奶奶的语气却是那么急切,就像是基督教的信徒向耶稣祷告一样诚恳。

    “阿婆,你要放心,要相信我们天胜保健,我们什么时候骗过人。”周总边说边窝着奶奶的手,这份温柔至少来说是我平常没有的。

    周总说完向阿文使了个眼色,阿文便过来推壤着我进里屋去。

    他们气力比我大,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反抗是没有一点用的,因为此时在他们眼中,我已经是一个彻底的疯子了。

    对于一个疯子,他的所作所为,他说的真话,他做的实事,并没有谁会去在乎,相比下,他们更在乎的是你会不会按时吃药。

    很快我被他制服了,说制服是因为我彻底失去行动力,我双手双脚被捆绑了起来,只有天花板才知道我的绝望。

    “你们专门坑骗老人,迟早是要倒闭的!”

    我发出最后的怒喊。

    周总笑哈哈的说着什么,我已经没有心思去听只是看见阿文提着一包药袋走了过来,这次他还拿了一根电棒。

    屋外的人也都进了里屋来,大家都围观着,他们想看看天胜神药,能不能让一个疯子瞬间变成好人,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太神奇了。

    我看见奶奶过来了,心里莫名有点开心。

    “丁,没事的一下就好了,可不要怕,这药管用,管用。”奶奶摸着我的手说道。

    药我是非吃不可了,一个疯子最后的挣扎!

    如果有可能,希望明天太阳升起之前:

    “醒醒吧,人们!”

 


 

返回经典文章列表